至於她不是人類?他不介意。

她已非處子之身?他也不介意。

只要以後,她只有他一個男人……



先更5章,甜一下,今天還有,么么噠,讀者QQ群號:498269109 虎妞回憶起夜千羽對她說的。

嫁給一個人,就是每天和那個人在一起,被那個人欺負。

在虎妞看來,欺負就是打,就是罵,就是左以晴對她的那樣。

她喜歡和風哥哥在一起,但是她不想被風哥哥欺負。

於是她就耿直地說了,「可是風哥哥,我不想被你欺負……」

彷彿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澆熄了秦沐風所有的熱情。

她路上隨便抓個人,都願意被那人欺負,卻不願意被他欺負?

好好好,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秦沐風心裡壓抑著一股怒氣,爬起來,鑽進被子,頭朝著裡面。

只留給虎妞一個背影。

虎妞隱隱覺得有哪裡不對,不過風哥哥正病著,她還是不要打擾風哥哥了,讓風哥哥好好休息。

夜千羽和北流殤這邊,兩人都已經沐浴完畢。

北流殤用火系玄氣烘乾夜千羽和自己的頭髮。

夜千羽坐在他腿上,靠在他懷裡,心撲通撲通。

真的可以嗎? 邪魅總裁的醜寵 要不要等他恢復記憶?

北流殤將她的身體翻轉過來,讓她跪坐在自己的腿上。

「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他只穿了雪白的中衣,頭髮隨意地披散在肩頭,沒戴面具,妖異絕美的容顏攝人心魄。

夜千羽臉一熱,低下頭去,這種問題,幹嘛問她……

北流殤唇角漾起愉悅的笑意,逗弄她,果然很有趣。

而她含羞帶怯的樣子,是這麼的勾人。

她披著一件外衣,裡面只穿了肚兜和里褲。

胸前微微鼓脹著,大腿修長光潔。

他一陣意動,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低頭吻上她的唇。

品嘗過她的唇后,他開始慢慢移動。

耳根,玉頸,鎖骨……

他將手伸到她脖子後面,靈活的手指解開肚兜的系帶。

肚兜滑下,她胸前的美景一覽無遺。

小小的玉雪,尖端的粉色看上去無比可口。

夜千羽感覺到胸前一涼,本能地想要退縮。

他扣著她的腰,不讓她往後退。

就在這天雷勾地火的一刻,帳篷外響起一聲清越的龍鳴。

「千羽快出來,哥帶你上去!」

白洛影化龍了???他是怎麼積攢到怒氣值的?

夜千羽松下來一口氣。

他失憶著,就這樣和他……總覺得不太好。

北流殤已經起了慾望,但是只能停下,事有輕重緩急,先上去確實比較重要。

兩人飛快地穿好衣服,帳篷也不要了,直接跳上白洛影的背。

畢竟白洛影化龍要消耗積攢的力量,秒秒鐘在燒錢的感覺。

白洛影帶兩人飛上去后,立刻變回狗形態。

積攢力量不易,且用且珍惜。

夜千羽好奇地問白洛影:「你是怎麼積攢到怒氣值的?」

白洛影毛絨絨的狗臉上只有呵呵呵這三個大字。

時間往回倒退一點,小球兒咬著小玉瓶回到白洛影和幽影玄狼所在的大沙坑。

它飛到白洛影的正上方,口一松。

小玉瓶準確無比地砸中白洛影的狗頭,然後滾落下來,掉在他的爪子旁邊。

白洛影正要發作,一看,五品丹藥?

立刻不客氣地將爪子按上去,將小玉瓶收進儲物戒。 白洛影有了儲物戒之後,就開始積攢財物了,跟夜千羽要了一枚龍涎果,屯著,地下斗獸場,夜千羽贏的錢也分了一半給他。

他現在雖然還用不上,等他解除了封印,就要用上了。

白洛影抬頭看到小球兒,以為小球兒在討好他:「算你識相,以後有好東西,都拿來孝敬哥,哥以後罩你。」

小球兒給完棗,開始對白洛影發動慘無人道的攻擊。

咬他,用翅膀扇他,用尾巴抽他。

白洛影怒氣值滿格后,成功化龍,想要懟死小球兒。

小球兒立刻將夜千羽身處大沙坑面有愁容的畫面重現出來。

白洛影這才明白過來,小球兒在幫他化龍。

「特么的,就不能跟老子商量一下嗎?」

小球兒烏溜溜的大眼睛里閃過一抹不以為然,商量了你還能積攢怒氣值嗎?而且本寶寶不會說話,怎麼跟你商量。

……

有人上來了就好說了,北流殤放下繩索,將他的那些手下拉上來。

這會兒沒人窺視,夜千羽用光系玄氣幫他們祛除了侵蝕他們傷口的黑暗之氣。

緊接著,端木祁帶著人將其他兩個大沙坑裡的人全拉了上來。

包括芙念瑤和左以晴。

拿出羅盤定方向,一行人往北而去。

因為行動的速度都不慢,天亮后沒多久,一行人就出了沙漠,回到沙漠邊緣的黃沙鎮。

路上,因為有外人在,並沒有交流什麼。

到了黃沙鎮,一行人停下休息。

夜千羽將自己人召集到一起,將北流殤失憶的事說了一下,又分析了一下現在所面臨的形勢。

那座幽冥宮的主人隨時可以將關在裡面的幾萬頭魔獸放出來。

北流殤往回撤,說明那幾萬頭魔獸已經被放出來了。

黃沙鎮沒淪陷的原因應當是,昨夜那場沙暴改變了魔獸潮的走向,暫時阻攔了魔獸潮。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魔獸潮繞完彎,最後還是會衝出來。

夜千羽又將厲川告訴她的,說了出來。

在那些魔獸里,隱藏著一些魔族。

魔族有五大特性。

第一,有黑暗之氣。

第二,吞噬人類或者妖獸的血肉后,可以獲得一兩種能力。

第三,會吞噬人類的靈魂,增強自己的靈魂,吞噬靈魂,可以獲得相應的記憶。

第四,會變化成人類的樣子,躲藏進人類里。

第五,喜歡吃心臟。

「可以說是極度危險的,以後大家都要注意了,千萬別被魔族暗害了去。」

端木祁緊接著說了魔獸的特性。

「除了有黑暗之氣,還是不死之身!」

夜千羽驚訝:「不死之身?」可是那時候殤不是扔了一頭死掉的魔獸出來。

端木祁道:「傷口會自動癒合,主子扔出來的那頭魔獸,我們殺了好多遍,才將它殺死。」

總覺得事情更加大條了。

夜千羽皺眉:「必須馬上撤出黃沙鎮,將魔獸潮的事通知炎旭帝國的皇帝,做好抵禦魔獸潮來襲的準備,至於魔族的事,就不要說出去了,免得引起恐慌。」

確實如此,那麼問題來了,誰去通知呢? 夜千羽想了想,朝著秦沐風:「就由你去通知吧,你在大陸上的影響力比較大,換成其他人去,炎旭帝國的皇帝可能會不信。」

秦沐風剛被虎妞打擊了,又迎來新的打擊,小殤竟然失憶不記得他了,可以說是萎靡不振。

但是事態重大,由不得他任性,在出發之前,他拉北流殤說了幾句悄悄話。

自然是關於夜千羽的。

在地下斗獸場和陌生男子牽扯不清,還讓他不要多管閑事。

以及在綠洲紮營的時候,深夜私會另外一個陌生男子。

「前一件是我親眼所見,后一件是聽說的,空穴不來風,你最好問問看吧。」

秦沐風正要走,天龍學院和炎旭學院的人回來了。

昨夜,他們發現有沙暴卷過,立刻連夜往回走。

因為大多是學生,實力不濟,反而比夜千羽他們晚出沙漠。

在夜千羽的授意下,秦沐風和他們說了一下魔獸潮的事,讓他們趕緊的回程,也和黃沙鎮上的人說了一下。

風公子的大名果然是好用的,小半天後,整個黃沙鎮,已經人去屋空。

黃沙鎮北邊,是一座叫做南平的城市,築有城牆。

夜千羽和北流殤,以及北流殤的那些手下在南平城停留了下來。

一則,厲川說魔獸腦袋裡有魔核,是否破壞了魔核,就可以破解魔獸的不死之身,有必要弄清楚。

二則,看看能不能趁著魔族還沒和人類接觸上,擊殺一部分。

三則,等左影。

夜千羽將那一小瓶十幾滴的天地聖水都喝了,提高了一點精神力,感知力相應的提升了一點。

北流殤因為忘了雲姬的事,悠然地陪夜千羽對練,指導夜千羽戰鬥技巧。

這一次,他下手很有分寸,沒再弄傷夜千羽。

到了晚間,找酒樓吃飯。

吃完飯,找客棧過夜。

要房間的時候,北流殤的那些手下自然有端木祁安排,不需要操心。

夜千羽給虎妞和小球兒要了一間房,給白洛影和幽影玄狼要了一間房。

客棧掌柜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獸寵和寵物狗還要住房間?

而且,這麼大頭狼,萬一跑出來咬人怎麼辦?

「不行的,這絕對不行。」

白洛影蹲在幽影玄狼頭上,朝著幽影玄狼:「坐下。」

幽影玄狼一屁股坐下。

「起來。」

幽影玄狼一屁股爬起來。

「抬爪。」

幽影玄狼抬起一隻前爪。

左耳(終結版) 一番表演后,白洛影朝著客棧掌柜:「看到了吧,這麼聽話的蠢狼,怎麼可能跑出去咬人?」

這下子,客棧掌柜的下巴真的掉下來了,一隻寵物狗,不但會說人話,還將這麼大頭狼馴得服服帖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