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進化以來,這是他第一次體驗到恐懼的感覺,朱義開始後悔得罪了方文。

方文回到樓外,站在大樓的側面,向上望了望。

“三樓,七點一米高。”略微活動了一下,方文將螳螂刃咬在嘴中,雙腿彎曲,大腿與腳掌同時發力。

“噌”的一聲,方文就像青蛙一樣蹦起,雙手抓住三樓走廊外的窗戶,穩穩的停在了窗戶上。

“叫你不安防盜欄。”方文將螳螂刃從嘴中去下,毫不費力的就在窗戶玻璃上破開一個大洞。

壓着腳步閃到樓道對着的一道門後,方文觀察了一下,整個三樓走廊裏只有一個房間門口有兩個大漢在把手着,顯然,朱義正躲在裏面。二樓跟四樓從樓道中傳來光亮,兩層樓應該有很多人在巡邏,若果直接對朱義發動攻擊,那麼樓上樓下很快就會有人來支援。

方文掏出一把***手槍,跟兩顆**。

方文將**拉環拉下,順着地面滾出去,朝上下兩個樓道各扔了一顆**,隨機,向兩名守衛連開兩槍。

槍聲和爆炸聲同時響起,兩名守衛剛剛從眼角看見亮光,頭部就各中一槍,子彈打爆了他們的頭部,身體也無力的倒下。

朱義聽見爆炸聲後,猛的一驚,握緊手中的大砍刀,吼了句“什麼情況?”又打開門探出頭去。然後,他看見火光連續閃了幾下。朱義連忙將頭縮回去,但還是有兩顆子彈打中了他,一顆卡在了他的眉骨上,一顆打爆了他的左眼。

在爆炸的煙霧散去後,二樓跟四樓的小弟們往樓到處看時,發現樓道被完全炸斷,不時的會有碎水泥塊從中掉落。實際上這並不能阻攔他們到三樓去,方文只是想給他們一個藉口,一個不用來送死的藉口。畢竟,在他們眼裏,方文一個人屠了維安社整個社團,他們去了也是找死,還不如躲在安全的地方。

實際上,如果這些人都來支援的話,方文反而會陷入麻煩,他一個人還做不到屠殺那麼多人。但方文抓住了他們怕死的心理,再給他們一個臺階下,就解決了這個麻煩。

在開槍打中朱義後,方文沒有貿然上前。他吃過胡海的虧,也知道二次力量進化者的防禦力有多強。

剛纔那兩個子彈對朱義的傷害確實不大,也只有打中眼球那顆子彈有些建樹而已。

方文摸出螳螂刃,掏出最後的兩顆**,向朱義所在的房間奔去。製造出腳步聲後,方文在房間前面猛地停頓下來,將兩顆**扔進了房間。

果然,一道寒光順劈而下。

朱義在受到槍傷後,立馬又站起身來,刀舉過頭,等待方文過來後想將方文一刀兩段。

他的設想很簡單,也很明確,不過方文吃過胡海的虧,自然不會吃第二次虧。

在朱義驚恐的目光中,他的大刀劈向了兩黑黝黝的**。 “轟轟。”

兩聲爆炸的轟鳴,方文站在走廊裏等待煙霧散去後,走到了房間門口。

金屬的門被炸飛到房內,門也被炸成了門洞,碎水泥塊連着鋼筋吊在空中,樓面上也多出了一個直徑一米的洞。

方文躍過門口的洞,站在了朱義面前,看着朱義的慘樣——人已經昏迷了過去,自胸口到大腿,衣服都被炸爛,裏面的皮肉也被炸的焦糊一片,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焦味。胯下那話兒也被炸飛半截,兩顆球球兒也不知道飛到哪去了。

方文沒有折磨人的習慣,在朱義昏迷時,他一刀將朱義的頭顱砍下,了結了朱義的生命。一腳將人頭踢飛,人頭從爆炸造成的洞中滾落到二樓。

從樓道斷口往四樓望了望,斷口周圍都站滿了義龍社的成員,不過現在的他們看向方文的眼神都充滿的畏懼,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畏畏縮縮。

方文也不管這些小嘍囉,繼續往樓下跳去。

二樓的嘍囉們早就已經逃跑光,整個走廊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從大樓內出來,方文徑直朝另外一棟大樓走去。沒走多遠,就看見一個小女孩衝着方文一路小跑過來。

方文笑了笑,走過去將李巧兒抱起,揉了揉她的頭髮:“巧兒這兩天有沒有害怕?”

“沒有,巧兒知道哥哥會來接巧兒的。”小女孩乖巧的答道。

“嗯。”方文抱着李巧兒往大樓內走去,走近纔看見其他人都站在大樓門口等着他們。

張龍看向方文的眼神中充滿了敬意,而何雨的眼中除了平日的畏懼,多出了一種別樣的色彩。

“找到住處沒有?”方文問道。

“嗯,那邊。”張龍朝方文身後一指。

“那?你不怕他們再把你綁了?”

“反了這羣雜種!”張龍大吼一聲,然後他意識到自己口氣不對,趕緊壓低音量:“對不起啊文哥。我……”

“沒事沒事,你繼續說。”方文擺擺手表示不介意。

“嗯,義龍社原本叫黑龍社,是我在末日之前就建立起來的,手底下也有一百來個人,都是些混子,重秦嘛,文哥你也知道的。”

“嗯,當年打黑也沒給你們打盡嘛。”方文點點頭,讓張龍繼續說下去。

“後來就末日了,到處都是喪屍,我帶領我那些沒變喪屍的手下,將這棟大樓佔領了,我是力量進化者,也是黑龍社的老大,到了這也自然而然的就當起了大哥。軍隊將市區內的喪屍清理之後,我這也陸陸續續的收留了不少人,得到了不少東西。因爲上頭有關係,我就在這開了個以物易物的店鋪,有吃有喝有女人的,日子過的也還算滋潤。可後來下了場紅雨之後,又有一部分進化人類產生了第二次進化,那個朱義原本是維安社的,他第二次進化之後想當老大,結果打不過胡海,被攆了出來。然後他就跑到我這,把我的位置給搶了,黑龍社也給我改成了義龍社,我這個大哥也就變成看二把手。”

“意思是那些小嘍囉們現在還得聽你的嘍?”

“他們敢不聽!”張龍怒道,然後又壓低聲音,點頭哈腰地向方文道歉。

“哈哈,那走,人多睡着也安心。”

隨後,一羣人又向義龍社的大樓走去。

義龍社的小嘍囉們早就從四樓上下來,把樓後面被方文扔出去的發電機給撿了回來,發上電,整棟大樓也重新亮了起來。

在張龍一腳把會議室的門踹開時,小嘍囉們正商量着誰來當老大。

聽見踹門聲,所有人都回過頭,甚至有人舉起槍來對着門口的衆人。

“他.媽.的,就不認得老子了?”張龍大吼道,衆人在看清楚來人是誰,那個拿槍的也連忙將槍放下,訕笑着道:“龍哥好,嘿嘿……嘿嘿。”

“你笑個錘子,還敢拿槍指着老子?”張龍說着,往前走了兩步,一腳將那人踹飛出去,重重的撞在牆上。

不待那人起身,張龍快步走過去,提起那人的衣領,又是一拳砸在那人的臉上,鮮血伴着兩顆染紅的牙齒從嘴裏飛出,張龍用力一摔,那人像爛泥一樣被摔飛出去,癱倒在地。

不得不說,張龍這一招殺雞儆猴是十分受用的,原本鬨鬧的氣氛在張龍的威懾之下安靜了下來,衆人也都紛紛埋下頭,生怕張龍下一個找上自己。

“都把頭給老子擡起來!”張龍再次吼道,衆人也緩緩的擡起頭。

張龍帶着猛虎般的氣勢站在會場中間,環顧着四周。

“黎飛跟趙宏那兩個混蛋呢?”

衆人左顧右盼之後,發現兩個人把頭埋的更低了。

張龍伴着虎入羊羣的氣勢,一隻手揪着一個人的衣領,將那兩個人揪出來甩在會場中間。

“老子把你們當心腹,結果你們把老子賣了?”張龍陰沉着臉,看着伏在地上的黎飛跟趙宏。

“對不起啊龍哥。”

“你聽我們解釋,我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啊。”兩人爬到張龍的腳下,抱着張龍的腿哭喊着:“我們,我們……就是看不慣你當老大!”

異象突生,兩人瞬間從衣服中掏出手槍,指向張龍。

張龍沒有兩手也當不了老大,在二人掏出手槍的同時,張龍就瞥見了他們的小動作,立馬一腳踹飛趙宏,一手捏住黎飛的手腕。

兩聲慘叫,趙宏被踹飛後,頭撞在了桌角上,暈了過去。黎飛的手腕骨被張龍捏碎,手槍從手中掉落。

斷骨之痛不是人人都可以承受的,張龍放開黎飛之後,黎飛抱着自己的右手,嚎叫着在地上打滾兒。

張龍撿起地上的手槍,連開兩槍,打爆了黎飛跟趙宏的腦袋,鮮血腦.漿流了一地,也濺了旁人一身。

衆人縮着脖子埋着頭,連大氣都不敢出。

立威完畢,張龍也退回到方文身邊:“文哥,你講兩句?”

方文擺擺手道:“算了吧,這兒的老大還是你,我呆不了多長時間的。”

張龍大喜:“謝文哥,以後文哥有事,兄弟我一定幫忙!”

“哥哥,我困了。”李巧兒開口道。

“嗯,哥哥帶巧兒去休息。”

“我帶路,嘿嘿,我來帶路。”張龍快步走到前面:“我帶你們去,三樓的住宿條件比較好……呃,這……?”

看着眼前廢墟般的樓道,張龍一時愣住了。

“哈哈,我炸的。”方文笑了笑,將李巧兒抱在懷中,一下直接從二樓躍上了四樓,隨後回身道:“小東,你載他們上來。”

小東將何雨跟張龍載起,也一躍到了四樓。

“文哥,三樓的住宿條件比較好,怎麼不去那?”張龍問道。

“那還有幾具屍體,血腥味也濃的很,聞着睡不着。我們就在四樓隨便找兩個房間住了,你隨意。”

“哦對了,你最好儘快將屍體弄出去,將血腥味洗乾淨,那玩意兒能將半個重秦市的獵手吸引過來。” 叫了幾個小弟上來,花了幾分鐘將兩個房間打掃出來。

“叫幾個人把樓梯給碼上,磚石什麼的都行,總不能一直跳上跳下的。”方文轉身對張龍說。

“好的,我馬上去辦。”

方文又蹲下來摸了摸李巧兒的頭髮:“巧兒,你今晚就挨着何雨姐姐睡吧。”

“不要,我要挨着哥哥睡。”小女孩的頭似撥浪鼓一樣搖着。

方文皺了皺眉:“巧兒聽話,讓哥哥好好休息一晚,行嗎?”

李巧兒咬了咬嘴脣,眼看着眼淚就要流出來,委屈道:“是不是巧兒不聽話,哥哥不要巧兒了。”

方文笑着捏了捏李巧兒的鼻子:“巧兒很聽話,只是哥哥這幾天很累,想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哥哥還抱着巧兒睡,好嗎?”

李巧兒破涕爲笑,點頭道:“嗯,好!”

“好,去吧,早點休息。”

何雨領着李巧兒進了房間,方文也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進了浴室,將自己整個人都浸泡在了水中。方文在水中看着自己的身體,堅實而飽滿的肌肉交錯,充滿了爆發力。小麥色的皮膚下能清楚的看見血管在微微跳動——那是強大的心臟跳動帶來的血液快速流動。

以方文現在的身體強度,即使什麼都不做,消耗的能量也是常人的數倍,所以血液流動也比一般人快出許多。

“力量方面,應該已經接近二次進化了,敏捷稍差,相當於一次進化左右,加上強大的自我癒合能力跟動態視力能力,不知道現在的生命波動有多少了呢。”看着自己的身體,方文呢喃着。

自從紅雨過後,方文每天都會覺得自己在變強,雖然變強的幅度不大,但是卻不可否認——時間一長,他真的變強了許多!特別是在這幾天持續的戰鬥之後,方文覺得自己起碼比之前強出了一半!也就是說,他現在的生命波動應該在4.5以上。大自然不會偏向任何一種生物,紅雨不僅導致了全體生物的進化,也加快了人類的進化歷程,普通人的生命波動也從1普遍增加到了1.2左右。

不過生命波動的數字並不是直接代表着戰鬥力,就拿胡海來說,他力量二次進化以後,生命波動起碼在5以上,但是仍舊不是方文的對手。也就是說,生命波動只是代表着生命的強度,而並不是直觀的戰鬥力體現。

不過量變總會產生質變的,當生命波動數字大到一定程度,那就會進化爲超強生物個體,比如方文所遇見過的蛟,或是那頭章魚,它們的生命波動起碼是數千或是上萬。

所以,以方文現在的程度,還是很弱。甚至,小東這隻變異貓都比方文強出不少。

“算了,飯還得一口一口吃呢,一口吃成胖子也不見得是好事。”從浴缸中站起身來,帶起嘩嘩的水聲,裹上浴巾,站到了窗前。

窗外看不見盡頭的夜色,高聳的樹木穿插於城市之間,讓方文產生一種錯覺——自己是處於一個建立在森林中的城市中,而不是從城市中誕生了一片森林。

朦朧的月光下,微風帶起樹葉“沙沙”作響,一股只屬於森林的味道涌入鼻腔,貪婪的將這清新的空氣吸入肺中,方文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方文已經記不清自己多久沒有好好的睡過一覺了,不管身在何處,他總是那麼小心翼翼,一點風吹草動都能將他從夢中驚醒,這也是他能在處處都是殺機的末日中生存下來的原因——小心駛得萬年船。

不知何時烏雲已經散去,月光透過薄薄的霧氣,似冰霜一般灑落在雪白的窗臺上,凝結。

乾淨的夜空上懸掛着一輪明月,方文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爸媽……你們,還好嗎……”

已經多久沒見到過父母了?方文也從那個躲在房間裏哭泣的少年,成長爲現在能夠肩扛起責任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