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聽到蘇茗雪道謝,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很大的成就。能跟前世的夢中女神,親密接觸,也是一件難得的機遇。

看著蘇茗雪與玄齊聊起來了,蘇秉霖以及薛天楠相視一笑,便紛紛離開了,將空間留給了這兩個年輕人。

他們知道,這年輕人之間應該比較有共同話題。

不過,蘇茗雪在跟玄齊感謝之後,仍然是那副清冷的表情,說話也偶爾帶著一些冷冷的意味,讓人根本不好接她的話茬。

玄齊這個時候這才感覺到,與美女聊天,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不過,玄齊還是很樂意接受這件事的。與蘇茗雪聊天,也是一件痛並快樂的事情。起碼,他對蘇茗雪的了解,越來越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梁子墨以及金少群兩個人跑了過來,道:「玄齊,這是你的朋友嗎?怎麼也不介紹給我們認識一下。」

無論是紅沁還是蘇茗雪,都是絕世美女類型的。這樣的貨色,在整個華夏範圍內都十分的難得一見。

梁子墨以及金少群這兩個人,自然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想過來打探一下,看看是不是有機會追求對方。

紅沁勝在嫵媚以及性感成熟,而蘇茗雪則是清麗脫俗,纖塵不染。雖然說她還沒真正的長成,但是卻別有一番氣質。

玄齊可不想他以前心目中的夢中仙子,認識這兩個混蛋,聞言他對著這兩個人道:「好了,你們一邊去吧,這裡美女那麼多,還不夠你們泡的嗎?」

他知道,梁子墨以及金少群這兩個人,都是屬於饑渴類型的那種。像是蘇茗雪這樣的少女,根本不是他們的菜。

他們之所以跑來搗亂打探一下,其實也是開一下自己的玩笑。

剛才他們見到了蘇秉霖以及薛天楠陪著蘇茗雪一起,就知道她的身份地位肯定不低。這樣的角色,肯定不是他們能追求到的。

就算要追求,起碼也要花費不少工夫與精力。

而他們兩個,可是饑渴類型的,對於這種花費太多精力泡妞的事情,還是有些不適應。

見玄齊將這兩個人趕走了,蘇茗雪不禁笑道:「你怎麼不把他們介紹給我認識,究竟是害怕什麼?」

「他們就是一些無聊的跑來尋歡作樂的傢伙。要是你真的想認識他們,我換一個地方再介紹比較鄭重一些。在這裡,不太合適。」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夜江南會所中現在的人越來越多了,而那些穿著暴露的女人也越來越多。這些人中,不少都是一些小明星或者社交名媛之類的。

這些穿梭於會所各個角落之中,把這裡的氣氛弄的十分熱烈。

尋歡作樂的男人以及這些貪慕虛榮的女人的組合,一下讓這會所的氣氛變的有些**。在粉紅的燈光之下,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誘人。

蘇茗雪打量著玄齊,如黑珍珠般的眸子中露出了一絲戲謔之意道:「對了,你怎麼會來這裡,究竟打算幹什麼?」

在蘇茗雪的眼中,玄齊來這裡,肯定是抱著尋歡作樂的心思。不然的話,他肯定不會來這裡。想到這裡,她對玄齊的觀感就差了幾分。

玄齊自然明白蘇茗雪話中的意味,聽到了蘇茗雪的話,他苦笑道:「我來這裡,自然跟他們差不多,來見識見識。不過尋歡作樂對我來說,還是太早了一點。畢竟,我年紀還沒有那麼大。如果再大一些,我說不定會考慮考慮。」

聽到了蘇茗雪的話,玄齊坦誠的說道。

聽到了玄齊的話,蘇茗雪道:「不錯,還比較的坦誠。好了,放過你了。我要準備一下,準備登台表演了。」

「登台表演?」聽到了蘇茗雪的話,玄齊有些詫異的道。

蘇茗雪點頭道:「對啊,這次我來這個會所,就是想上台表演一下,看看我的演出效果怎麼樣。最近,我可是選了不少地方登台表演,想增加一下舞台經驗。到時候我登台之後,你可不要喝倒彩啊!」

說起表演以及舞台,蘇茗雪的臉上露出了興奮以及期待。原本清冷的臉上,也是露出了高興的表情。

看的出來,她非常的熱愛表演。

在上輩子,蘇茗雪就是十分熱愛唱歌表演。她的那些歌曲以及表演,讓人記憶深刻。作為她的粉絲的玄齊,自然也是對此了如指掌。

此時的他,如今能聽到蘇茗雪沒有出道前的歌曲,自然是無比的高興。

「行,我一定會努力給你喝彩加油!」聽到了蘇茗雪的話,玄齊點了點頭,十分高興的道。

「當然,我還要給你一個任務,就是在我唱歌表演的時候,你負責找出其中的不足之處,好讓我有機會改進。」

此時,蘇茗雪說道。

玄齊見蘇茗雪說的堅決,明白她肯定是心意已決,聞言他道:「好吧,幫你看看是可以的。 賊女皇后 不過,我不是專業人士,只能提出我的個人觀點,僅供參考啊!」

「沒問題,不是專業的人士更好。對我而言,普通觀眾的意見反而更加的真實。」說著,蘇茗雪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後台。

看著蘇茗雪走了之後,蘇秉霖走到了玄齊的面前,面帶無奈道:「小雪這個丫頭也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就喜歡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喜歡當戲子。哎,我本來不想答應她當什麼明星的。不過想到她的病,也就任由她這麼做了。」

說起這個,蘇秉霖嘆了一口氣道。

蘇家的地位,在整個華夏也是蠻高的。身為桂月宗長老的蘇秉霖,手握重權,操控著無數人的生死。

對於他們這樣的豪門望族而言,當所謂的明星,的確是不值得提倡的事情。

換成別人,肯定是達不到這個目標。不過由於蘇茗雪的絕症不能受到太多的刺激,要保證心情愉悅。

所以,蘇秉霖自然希望她能夠開開心心的。像是這登台唱歌做明星,也就這樣被蘇茗雪這樣爭取過來了。

換成健康狀態的蘇茗雪想要提出這個要求,怕是根本不能了。

聽到了蘇秉霖的話,玄齊道:「其實無論做什麼,只要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就值得了。我覺得,小雪喜歡唱歌跳舞,倒是一件好事。在舞台上這樣活力的表現,反而會讓她的心情會開朗不少。」

薛天楠也在旁邊道:「是啊,這種舞台運動,反而會讓她的經脈鬱結的速度延緩一些。不過,這也是權宜之計。以後的事情,還得你多多幫忙了。」

此時,薛天楠對著玄齊期待的道。看的出來,他是希望玄齊力挽狂瀾,能夠真正的治療這蘇茗雪的病。

蘇秉霖也是道:「小雪那個性子,一般人可是受不了。以後,你可得多擔待一點。到時候你們朝夕相處,要學會互相體諒啊!」

提起這個,玄齊就實在是有些鬱悶。雖然說蘇茗雪是他的夢中情人。但是,天天跟她住一起,負責照顧她,這樣的事情,對於玄齊來說,實在是太沉重了一點。

玄齊還是希望自己能夠有一些屬於自己的空間,這樣也會更加的自由自在一些。

如今,他得成為蘇茗雪的保姆。這樣的生活,還真的是不那麼的愉快。

俗話說,距離產生美。要是天天跟蘇茗雪在一起,他說不定就找不到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了。

不過,既然答應了蘇秉霖以及薛天楠,他也只能硬著頭皮道:「行,我會盡量照顧好她,不讓她受傷害。」

「行,一看你就是可靠的孩子。」此時,蘇秉霖讚賞的拍了拍玄齊的肩膀,道:「好,我相信你。不過小雪現在還小,你們之間可不要發生什麼哦。這樣的話,會影響她的病。等以後她的病好了,我支持你們發展……」

聽到了蘇秉霖的話,玄齊實在是無語了。他沒有想到,蘇秉霖竟然會跟他說這些話。這,讓他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老黿的聲音在玄齊耳邊響起來道:「以後你可是跟他孫女同居在一起,朝夕相對了。在行針的時候,說不定還會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東西。所以,他自然提前給你打打預防針,讓你好有個心理準備。」

說著,他感慨道:「想不到你小子的命可真好,竟然有一具絕世鼎爐任憑你採擷,真是好運氣啊!」

此時的老黿,大概又是想到了什麼不純潔的事情了。

對於體內老黿的話,玄齊只能置之不理。他發現,一旦提起雙修或者是鼎爐之類的事情時,老黿總會特別的興奮。

「你這隻老龜,果然是個色龜!」

玄齊無奈的對著老黿說了一句,隨後注意力被這會所高台上的表演所吸引了。這夜江南會所里特設了一個表演台,供在場的嘉賓表演各種才藝。

像是唱歌跳舞魔術武術之類的,只要是你會才藝,都可以上台表演,出出風頭,吸引一下眼球。

當然,唱的好會贏得掌聲,若是表演的不好,說不定會引來臭雞蛋西瓜皮之類的。畢竟,在場的這些觀眾們,都沒有多好的脾氣。

眼光很高的這些人,在才藝要求方面會十分的苛刻嚴格,沒有水分可言。 蘇茗雪在玄齊重生之前的日子之中,非常的火。雖然說她只是在歌壇影壇短短的呆了兩三年時間,但是影響力卻非常的大。

她出的幾張專輯,每一張都是經典。而她拍的唯一兩部電視劇以及一部電影,也都是被人們久久的懷念。

當初的玄齊,就是蘇茗雪的腦殘粉。蘇茗雪的那些專輯以及電視劇電影之類的,玄齊不厭其煩的看了很多遍。

萌寶一對一:傲嬌厲少追上門 不過當年的他,只是通過網路分享來看這位傳說中的蘇仙子。至於說現場演唱會之類,他卻沒有條件去看。

當年的他,也曾經想過去看蘇茗雪的演唱會。但是蘇茗雪只開了幾場演唱會,每一場演唱會的票都十分的難搞,算得上是一票難求。

而傳說中的黃牛票,價格又實在是太貴了,他根本買不起。

如今重生之後,能看到蘇茗雪的表演,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對此,他非常非常的期待。

不過相對於他,蘇秉霖以及薛天楠都十分的不屑。看的出來,他們對於蘇茗雪這種登台露面的表演,十分的不屑。

看著他們兩個人離開了這裡,紅沁走了過來,給玄齊遞上了一杯紅茶,道:「是不是很期待雪兒的表演?」

玄齊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雪兒的表演是不是很驚艷?」

聽到了玄齊的話,紅沁搖頭道:「還不錯,不過還達不到驚艷的地步。她現在的風格,似乎很平常。不是特別的吸引人。似乎,還欠缺一些什麼。」

不過紅沁話鋒一轉道:「的確,雪兒現在舞台的表現還略顯有些幼稚不成熟,不過雪兒很喜歡舞台,她覺得在舞台上能燃燒自己,證明自己的價值。在這一點上,她非常的堅持。」

玄齊贊同的點了點頭,在前世他雖然沒有現場看過蘇茗雪的表演,但是對於她的作品,玄齊還是十分了解的。

熱情,執著,以及對生命的渴望以及讚美,是蘇茗雪作品的主題。從她的那些歌曲之中,玄齊能感受到她對未來的憧憬希望,以及熱情。

正是因為如此,玄齊這個宅男才愛上了蘇茗雪的作品。從她的歌聲中,玄齊找到了很多感動以及共鳴。

特別是蘇茗雪出道的神曲《渴望》,更是讓玄齊記憶深刻。那首歌傳唱度之高,幾乎到了老少皆知的地步。

「不管如何,我們給她加油助威就好了。」玄齊這個時候沒想太多,如同一個普通的粉絲一樣,興奮而激動。

看著玄齊這副模樣,紅沁感覺十分親切。

在紅沁認識的人中,大部分都是那種心機深沉之輩,一個個的暮氣沉沉,沒有什麼朝氣。稍微年輕一些的,都是一些紈絝子弟,面目可憎的類型。

或許有些青年才俊,在她的面前也是失去了方寸,喜歡拚命表現自己。那種孔雀開屏的表現,反而讓紅沁感覺好笑。

倒是玄齊這樣的表現,讓紅沁感覺十分的親切。她覺得這迷迷糊糊的玄齊,反而更像是一個鄰家的小弟弟,讓她感覺很舒服。

之前的她與玄齊打交道,是希望他能出手救蘇茗雪。不過當初在衛生間內的親密接觸,讓她對玄齊生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紅沁雖然一直修鍊媚功,但是實際上內心卻十分的保守。她一直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可靠的男人,託付終身。

但是這殘酷的現實讓她明白,這個世界上沒什麼好男人。她一直也不相信那些男人的話,覺得男人都是不可信的。

表面上,她是一個女強人,但是實際上,她卻是一個小女人。她,一直就是這樣的矛盾的綜合體。

蘇茗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大步的朝著舞台上走去。一直以來,能夠在舞台上發光發熱是她的夢想之一。

雖然說,這個夢想在蘇秉霖等人看起來,十分的幼稚可笑。但是在蘇茗雪的心中,卻是十分的堅持。

蘇秉霖雖然是她的爺爺,覺得她在舞台上又蹦又跳,根本沒有什麼價值。這種拋頭露臉,是給蘇家丟人。

在之前,蘇秉霖一直反對蘇茗雪這樣做。不過由於蘇茗雪的疾病,蘇秉霖已經不反對蘇茗雪這樣去做了。

身患玄陰絕症這樣的病,能活多久都是疑問。能讓自己的孫女做自己開心的事情,看著她幸福微笑,對蘇秉霖來說,也是一種幸福。

胭脂血:兩朝豔后太勾人 雖然說,這個時間可能會很短暫,如同煙花一樣,持續不了多久。

「下面,我給大家帶來一首《彩虹》。」此時,蘇茗雪怯生生的站在舞台中央,被燈光照耀的感覺,讓她感覺十分幸福。

蘇茗雪很享受這種全場矚目的感覺,手持話筒的她,臉上很燦爛,看的出來笑容是發自內心,十分的真誠。

不過,蘇茗雪過於激動,竟然一下忘詞了。在說完之後,頭腦有些空,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反應了。

當音樂響起來之後,她已經錯過了節奏,伴奏已經走到了前面。對於追求完美的蘇茗雪來說,這是不可饒恕的。

此時的她,臉色漲紅,不知道還該不該唱下去。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之中演唱,是需要極大的勇氣以及舞台經驗的。

現在的她,還沒有遇到這種情況。所以現在的她,實在是有些慌亂。

「好,趕緊唱吧!」

「小姑娘長的還不錯,趕緊唱啊!」

此時,台下的這些觀眾們,見蘇茗雪久久不唱,開始鼓噪起來了。

這些人中雖然都是一些有權有勢的人,但是裡面暴發戶同樣不少,沒素質的也很多。他們並不清楚,蘇茗雪的真正身份。

在這種情況之下,叫喊催促幾聲顯然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們可不知道,蘇茗雪乃是蘇秉霖的孫女,地位超然。

寵妻指南:傅太太超甜 這裡面,叫嚷的最厲害的就是金少群的那位便宜小舅子何南了。這個傢伙,在遇到這種情況時,總是十分的激動。

如同白蓮花一樣清純可人的蘇茗雪,讓他看的怦然心動。對於這樣的小姑娘,他早就忍不住內心的騷動了。

剛才的他,並沒有留意到蘇茗雪跟蘇秉霖他們是一起的。此時的他,只是想好好的調戲一下蘇茗雪,然後再找機會搞定這個小妞。

在他看來,在會所里登台的小妞,應該都是可以搞定的那種。

一想到蘇茗雪清純的面孔,何南的心中就忍不住激動,口哨也吹的更加的激烈了,一點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

喝了一點小酒的他,顯的十分的放蕩。

看到了這一幕,紅沁十分的生氣,正準備去制止何南的行為,卻發現蘇秉霖從角落中出現道:「不要制止他,讓雪兒長點教訓也好。」

薛天楠聽到了蘇秉霖的話,不禁苦笑道:「蘇老,你就這麼反感雪兒加入娛樂圈嗎?」

蘇秉霖道:「是,我要讓雪兒知道,做戲子就是這樣的沒有地位。她好好的大小姐不做,要當戲子,就得明白這一行的規則。她現在加入娛樂圈,我不會反對,但是也不會支持她,更不會為她在背後撐腰。我要讓她明白,娛樂圈的殘酷與黑暗。」

若是在平時,看到孫女被這樣的起鬨侮辱,蘇秉霖早就忍不住了。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卻克制住了心中的脾氣。

這位桂月宗的長老,顯的無比低調,就是希望給自己孫女一點教訓。不過,話雖然這樣說,他還是深深的看了何南以及其他幾個起鬨的最厲害的人。

此時的蘇秉霖,已經在心中給他們記了一筆賬。到時候,他們一個人都逃不掉。

「快一點唱吧,別在這裡磨蹭了。」這個時候,何南將喝了一口的啤酒瓶扔上了台。此時,裝滿了液體的啤酒瓶啪的一聲,在台上炸開了,讓蘇茗雪嚇了一跳,臉色一下蒼白了起來,直接後退了好幾步。

這種情況,也是她事先沒有想到的。

「怎麼會這樣!」

在這種情況之下,蘇茗雪感覺有些委屈,臉上的表情一下變的失落了起來,眼淚就快要從眼眶中掉下來了。

她原本以為唱歌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可以給她與其他人帶來歡樂。但是她現在還沒唱歌,就引來了這樣的事件。

這一下,直接打破了她心中對這唱歌熱情與憧憬。

「加油,別管別人怎麼說,唱你自己的,我支持你。」此時,玄齊的聲音很大,直接壓過了其他人,傳到了舞台上。

此時的他,如同一個熱情的粉絲一樣,大聲的給著蘇茗雪鼓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