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在「斗戰大陸聯合會」裡面當衛隊的人,其實力又豈會弱。

加上慕榮派幾人多是魔法師,被如此眾多的斗師給圍住,形式極其不利。

「勸你們不用做無畏的反抗,不然的話,就休要怪我們出手不留情!」

「我們可以跟你們走!」思前想後,慕榮派覺得暫時不宜起衝突,「你們總要告訴我們這是為什麼吧?」

「很簡單,『鐵秦帝國』代表殺害他國代表,意圖破壞爭霸賽,還大鬧『望水之閣』……」(未完待續。) 這兩天,南宮齊被他的妹妹南宮燕纏得一個頭兩個大。.

這不,在南宮燕的軟磨硬泡下,他不得不再次陪這個妹妹出來逛街。

「咦,那些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好像是『鐵秦帝國』的代表,他們竟然集體出來逛街。」

就在南宮燕與一位攤主砍價時,南宮齊眼睛一亮,在人群之中看到了報名處時遇到的「鐵秦帝國」代表。

對於這個「鐵秦帝國」的代表,給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剛剛報名便差點與西門家族的代表起衝突。

當然,還有一點也是讓他比較在意,那就是這個「鐵秦帝國」很有可能與東方家族有關係。

「哥哥,你看我剛剛買下的這支鳳釵如何?」

這個時候,南宮齊的耳邊想起了妹妹南宮燕的聲音來。

南宮齊只是扭動瞥了一眼,便是有些敷衍地說道:「恩,很好,妹妹你很有眼光。」

南宮燕很開心,拉著南宮齊的胳膊,準備殺向下一個攤位。

「等一下!」

南宮齊神情一變,一把將妹妹拉住,眼神凝重地望向天空。

「哥哥,你看什麼呢?」

南宮燕也好奇地抬起頭,不過卻並沒有看到讓她感興趣的事物。

「別說話,有好多高手正在向這裡衝來。」

南宮齊一邊說著,一邊將妹妹拉到了一處茶樓前。

幾乎就在兩人剛剛停**形,「嗖嗖嗖」,一道道人影在房屋之上快速閃過,最後組成一個包圍圈停了下來。

一瞬間,熱鬧的街道好像被凍住一般,安靜得鴉雀無聲。

這些突然出現的高手,將視線對準了下方的「鐵秦帝國」代表,各自釋放鬥氣,如臨大敵。

「『斗戰大陸聯合會』捉拿要犯,閑人閃退!」

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突然高聲喊道。

短暫的沉默之後,街道好像一下子炸開了鍋,膽小的行人一邊奔逃,一邊呼喊著。

人擠人,人踩人,竟然在此時此地上演。

「快逃啊,要打架了!」

「晚了就來不及了,必須快點離開這裡!」

「我不想被涉及到,快閃開……」

只不過片刻的工夫,原本擁擠的街道,竟然一下子走掉了一多半人,頓時使得整個街道顯得寬敞無比。

「哥哥,好像有熱鬧可瞧,我們要不要走近看一下?」

南宮燕一別不知「懼」字怎麼寫,在別人紛紛逃竄時,她竟然還想往前湊。

「不要胡鬧!」

南宮齊少有的嚴肅,攥著妹妹手臂的手掌,不經意間加大了一些力道。

「哥哥,你弄痛我了!」

南宮燕試圖甩開南宮齊的手,結果試了幾下,卻沒有用。

「安靜,不要再胡鬧,對面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被牽扯進去,會有姓命危險。」

南宮齊壓低著聲音警告道。

平常他會由著這個妹妹的姓子,但是此刻,他必須拿出做兄長的威嚴來。

南宮燕還算不傻,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該收斂,頓時安靜下來。

此時的南宮齊,一臉的疑惑,他雖然能夠看出這些突然出現的高手是針對「鐵秦帝國」的代表,但卻不知道為什麼?

「難道是西門家族搞得鬼?」腦中閃過這個念頭,不過馬上便被他否決。

西門家族雖然是四大家族之一,不過還無法左右「斗戰大陸聯合會」。

「奇怪,被這麼多高手包圍,這『鐵秦帝國』的代表,為什麼一個比一個淡定?」南宮齊此刻腦中在思索著這個問題。

在他還沒有得出答案時,對面的局勢變得愈發緊張起來。

親密關係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乖乖束手就擒,不然的話,你們將罪加一等!」

先前說話的那位老者再次喊道。

「給老娘滾一邊去,現在沒有心情搭理你們,再敢惹我,小心滅了你們!」菲米莎冷哼一聲,怒道。

她不找這幫傢伙的麻煩,對方反倒找上來了!

聽到這話,這幫聯合會的高手還沒有覺得什麼,那邊的南宮齊卻是一愣,心說話:這個女人還真是強悍啊,這樣的話也敢說出來。

南宮齊自認為,就算讓他們的家主在這裡,也不敢說出如此囂張的話來。

要知道,聯合會的強大,可不是任何一個家族可以招惹的!

戰鬥一解及發。

雙方展露出來的強悍實力,令南宮齊震驚無比。

「想不到這『鐵秦帝國』的代表竟然個個如此厲害,看來這一屆的爭霸賽必將是一場龍爭虎鬥。」

「咦,那個皮膚黝黑的少年使用的是『烈炎鬥氣』,果然是東方家的人!」

「咦,那個女人,她的鬥氣怎麼是黑色,天啊,她的身體竟然能夠冒出刀刃來!」

南宮齊是越看越震驚,竟然有幾次他與他的妹妹差點被涉及到。

「這裡太不安全了,走,我們進茶樓,去頂層的話,還能夠看得更清楚!」

南宮齊說完便拉著妹妹的手跑進了身後的茶樓。

當兩人好不容易來到茶樓的頂層時,並且好不容易找到適合觀看的最佳窗口時,卻是被外面的一幕給驚呆了。

炙熱的火焰在燃燒著,整個街道處於火海之中,撲面而來的熱浪,讓人有些睜不開眼。

「怎麼會這樣?」

南宮齊呆立在窗口前,驚恐的眼神,目睹著「鐵秦帝國」代表的背影,越走越遠。

戰鬥,竟然已經結束了!

那數百位高手,竟然全都葬送在了這火海之中,甚至有幾具屍體還沒有完全被燒盡。

「到底發生了什麼?」

南宮齊整個身體好似僵住了,任憑他的想象力如何豐富,也無法想象出,只是在他與妹妹跑進茶樓的這點時間,數百名高手是怎麼沒地?

回到了住處,鳳王鷹還在自我得意著:「那幫傢伙,如果再敢來,見一個我燒一個,一群蝦米小魚而已,竟然也敢如此霸道。」

菲米莎白了鳳王鷹一眼,沒好氣地道:「拜託你下一次出手提前打個招呼好不好,沒有看到嚇壞了好幾個小朋友么?」

其實主要被嚇到的是李二牛,畢竟他見過的世面太少。

幾人正在聊著,突然房門被推開:竟然是離去的東方修哲回來了!(未完待續。) 見到東方修哲回來,大家都是非常高興,只是在高興的同時,又多了一絲疑惑。

「小壞蛋,我怎麼感覺你長高了好些?」

菲米莎一臉奇怪地走到東方修哲近前,用手比劃了一下。

在這之前,她明明記得東方修哲的身高只到她的胸前,可是現在,已經和她只差半頭了。

東方修哲走進房間后,他的身後拽著的一個被藤蔓纏得像球的東西,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里。

「小壞蛋,你這回又帶回來什麼稀奇的東西?」

菲米莎俯下身,好奇地打量了一下。

然而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奇怪的物體,竟然說話了,而且聽聲音還十分耳熟。

「修哲,是不是可以把我放出來了?」雷牙在裡面喊道。

為了能夠快速地趕回來,同時也為了讓雷牙的傷勢快速好轉,東方修哲才想到了這個辦法。

可別小看了包裹雷牙的這些藤蔓,它們對於雷牙傷勢的恢復有著神奇的效果。

東方修哲對空打了個響指,然後就見緊緊包裹的藤蔓突然鬆開,露出了裡面一頭銀髮的雷牙來。

「雷牙,真的是你,你怎麼被少爺給抓回來了?」

辰星笑著問道。

「我這不是被抓,只是乘坐的交通工具有些特殊而已!」雷牙解釋道。

大家對於雷牙的回歸,都感到高興,在聊了一會兒后,話題回歸到了「被取消參賽資格」這件事上。

就在大家詢問東方修哲有什麼打算時,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這個時候,會有誰來呢?

房門打開,竟然是神情有些焦急的俞搏天。

俞搏天好不容易將屠樂苛的眼線給擺脫掉,便急急忙忙來到了這裡,從他的一身裝束不難看出,他不想被某些人認出來。

俞搏天帶來了一個壞消息,那便是慕榮派等人被拘留的事。

「不過你們放心,他們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屠樂苛的目的我非常清楚,他是想搬倒我,以達到他獨掌大權的野心!」喘了幾口氣,俞搏天接著說道。

「你可知道他們被關在了什麼地方?」菲米莎皺眉問道。

「這我不清楚,儘管我用心去打聽,但屠樂苛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俞搏天說這話的時候,用眼偷瞄了一下東方修哲。

此時的東方修哲,神情沒有太大的變化,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沒有在聽俞搏天的話。

「屠樂苛是誰?」

「我們聯合會共有三位會長,除了我外,屠樂苛是另外一位,此人陰險狡詐,而且十分記仇。」

「這件事可麻煩了,我們剛剛解決掉數百位聯合會高手,他們會不會報復慕榮派幾人?」菲米莎比較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