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范浪的聲音,獨尊魔帝先是一愣,接著沉下了臉:「范浪,是你。」

「沒錯,是我。」

「屍魔大王如何了?」

「他以前是我的一個分身,現在仍然是。」

「自從你回歸之後,就一直在攪風攪雨,現在又算計到了我們魔界的頭上。別忘了,我的手上掌握著創世魔神,隨時都能將他喚醒,把我逼急了,大不了一起完蛋。」

「你也別忘了,我們是有過約定的,雖然時隔幾十年,但是約定依然有效。只要你答應乖乖配合,那我們就是盟友,而非敵人。我們可以像當年一樣,一起研究如何對付創世魔神,沒必要搞的針鋒相對。」

「你說的倒是好聽,可現在的局面,還怎麼聯盟? 超級魔獸工廠 人道那些傢伙,一個個對我喊打喊殺,非逼我交出創世魔神。哼,他們嘴上大義凜然,實際上還不是各懷鬼胎,有的惦記著從創世魔神身上賺好處,有的惦記著把創世魔神喚醒,真心想要封印創世魔神的沒幾個。」

「現在是什麼局面,我自然是知道的,再亂糟糕的局面,也得一點點的收拾,總不能現在就放棄了。我范浪將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前幾十年沒有我在,才發展到了這一步,但是現在我回來了,一切自然大不相同。」

「我還是原來的立場,只要能保證創世魔神繼續留在我的管轄之下,我就可以跟你合作,這是我不可逾越的底線。」獨尊魔帝話風鬆動。

「可以,就依你之言,以此做為前提。這樣隔空對話很不方便,我這就去你那裡,同時給人族聯軍發消息,讓他們暫時收兵。像是這種混戰,只是白白犧牲,沒有任何意義。」

范浪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他帶著屍魔分身前去找獨尊魔帝談判,同時給女兒發去消息,讓女兒運籌帷幄,阻止人族大軍的進攻。

兩方面都還算順利,激烈的大戰終於偃旗息鼓。

范浪見到獨尊魔帝之後,與對方當面談了談,然後從中斡旋,發起了一場談判,邀請了六道位面以及天外天眾多巨頭人物,希望大家能在談判桌上解決問題。

將各方勢力拉到談判桌上,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需要絕對的號召力才行。

好在,范浪有這樣的號召力。

……

第二天,宇宙本源之內。

這裡做為六道位面的核心,被定為了談判地點。今天有資格來到這裡談判的,都是宇宙中一頂一的巨頭。

臨近開會時間,輪迴聖人、鴻天道祖、佛祖、暝不歸、獨尊魔帝、血夜妖皇、否天尊主等等巨頭一一到來。

至於身為啟發者的范浪,更是早早就在此等候。

當然,也不是所有巨頭都應邀而來了,有一部分巨頭並沒有給范浪這個面子,沒有前來參加這次的談判。

願意來的都到齊了之後,范浪望向了女兒范曌綾,說道:「你來主持大局吧。」

「爹……」范曌綾仍感猶豫。

「你是我范浪的女兒。」范浪強調道。

「好吧。」范曌綾這才答應。

這是范浪在有意的磨礪女兒,雖然范曌綾掌權幾十年之久,但骨子裡還是少了點什麼。

這一次群雄匯聚,巨頭雲集,正是磨礪的好機會。

范曌綾先是環視一圈,然後正色道:「各位,這一次請大家過來,是為了商談應對魔武紀元一事。自從我公開魔武紀元的秘密之後,引起了一系列的風波,之前是我有欠考慮。事已至此,再想彌補已經無濟於事,重要的是如何應對以後有可能到來的危機……」

范曌綾一人說話,周圍在座的巨頭默默聽著,暫時沒有誰插嘴。

一番不長不短的鋪墊之後,范曌綾說到了重頭戲的部分。

「我希望六道位面能夠暫時冰釋前嫌,一起聯手對抗危機,合作主要涉及到兩方面,一方面是聯手打造六道屠魔炮,另一方面是聯手加固創世魔神身上的封印。其實我之前就提過這個提議,但是一直沒能促成大家達成共識。」

說到這裡,終於有人插話了,就聽輪迴聖人說道:「聯手當然可以,我等願意以大局為重,以蒼生為先,只是牽扯重大,關係複雜,不是說聯手就能聯手的。現在最大的一個爭執,就是創世魔神的安置問題。由魔族來掌握創世魔神,實在是讓人太不放心了。」

(本章完) 這番話的矛頭明顯指向了獨尊魔帝。

對方不甘示弱,立即冷笑道:「不放心魔族?難道你們人族就靠得住么?別忘了魔族是怎麼來的,正是你們人族惡念難除,才催生了我們魔族,好比是太極的陰陽兩面。不妨告訴你們,我掌握了創世魔神多年,這麼多年的時間,如果我想把他喚醒,早就動手了,豈會等到現在?你們一個個都應該感謝我才對,正是我這個群魔之首救了你們。」

「這些只是你一面之詞,豈能當真?我歷經七次宇宙輪迴,曾經見過創世魔神,知道他是何等的深不可測。這些年裡,也許你一直在嘗試著喚醒他,只是沒能成功而已。要封印創世魔神很難,要喚醒他也許一樣困難。」輪迴聖人反駁道。

「你不相信也罷,我也懶得解釋,就算我說一千句,一萬句,你該不信還是不信。反正我把話放在這裡,我絕不會交出創世魔神,你們想要加固封印,就得按我的吩咐來。要是敢聯手逼我,那我就撕破臉,直接把創世魔神喚醒!」

「你這是在威脅整個宇宙,與在場所有人為敵!」

「哈哈,那又如何?別忘了我是魔族,你們最深惡痛絕的魔族,沒有我做不出來的事情!不想魚死網破,那就順著我的意思來,別忘了,創世魔神本來就在我的手上,由我做主天經地義!」

雙方針鋒相對,大有打一場的架勢。

范浪暗中提醒女兒,讓女兒站出來表態。

做為主持大局的人,必須要有自己的立場與態度。有些爭端,不是和稀泥就能解決的,有些決定,必須用損害某一方的利益為代價,換取另外一方的利益。

「聖人,魔帝,以及諸位,請稍安勿躁,再聽我一言!」范曌綾加大聲音,重新吸引了全場的目光,「正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如果大家誰都不肯讓步,那便會僵持不下。現在這種局面,已經持續了很多年,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代表星雲盟的立場,支持繼續將創世魔神安置在魔界,不要輕舉妄動。為了大局考慮,只要獨尊魔帝提出的要求不算過分,就盡量滿足他。」

「你要支持獨尊魔帝?」輪迴聖人皺眉道。

「準確的說,我不是在支持他,而是支持以大局為重。現在是非常時期,只能暫時放下人族與魔族之間的爭端。聖人是人族領袖,應該深明大義才是。」范曌綾道。

「正因為我深明大義,才知道魔族不可信的道理,你這樣讓步,只會被魔族牽著鼻子走。要是他真的把創世魔神喚醒了,一切就都晚了。」

「聖人放心,我當然不可能讓一切都由獨尊魔帝全權負責,而是要駐兵在魔界,嚴格監控創世魔神的狀況,不容半點閃失。只有我們讓步了,魔界方面才會做出讓步。其實只要我們齊心協力,把創世魔神安置在哪裡都是一樣的。更何況,移動創世魔神有很大的風險,最好還是讓他留在原地為妙。」

「讓創世魔神留在原位,除非獨尊魔帝讓出那一片區域,帶著他的兵馬離開,將控制權交給我們人族處置,這樣倒是可以考慮合作。」

說到這裡,獨尊魔帝聽不下去了,打斷道:「那裡是我的地盤,憑什麼讓我走?現在封印創世魔神的結界,可都是我親手布置的,我要是走了,那些結界就有可能出問題,到時候你們能承擔得起嗎?我可以允許你們派人過來,但是這些人只能用來幫忙加固封印,不許做多餘的事情,要是敢做什麼小動作,就別怪我魚死網破。」

各方互不相讓,又出現了難以調和的分歧,再這樣吵下去,恐怕永遠都達不成共識。

范浪覺得自己必須得出面了,否則光靠他女兒的威懾力,不足以懾服群雄。

「合著你們過來,就是為了吵架的?都這種時候了,你們還算計著自己那點得失,簡直讓人覺得可笑。這就好比是水煮青蛙,一群青蛙在鍋里吵架,全然不顧鍋中的水變得越來越熱。我的性格,並不適合當和事老,所以我不打算苦口婆心的勸你們。既然你們要自尋死路,那我就成全你們。」

說到這裡,范浪拔劍出鞘,將最強龍劍重重的拍在桌上,氣勢洶洶道:「從現在起,我要求全宇宙六道位面上上下下所有生靈都無條件聽從我的安排,凡是不同意者,殺無赦!」

此言一出,全場都炸開了鍋。

誰也沒有想到,范浪會如此囂張,竟然要求全宇宙都聽他的,不同意就要死!

就算范浪實力強大,也不可能隻手遮天,鎮壓住整個宇宙!

別說是旁人,連范曌綾都大為吃驚,瞪大了眼睛看著父親。

輪迴聖人第一個反擊道:「范浪,你是不是昏了頭,竟然說出這種話來,難不成你把自己當成了創世魔神?」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我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從現在起,全宇宙古往今來的第一暴君誕生了。要怪就怪你們冥頑不靈,不肯配合。既然你們想要把全宇宙推進火坑,那我就成全你們!」范浪厲聲道。

「你真以為自己有稱霸宇宙的本事?」

「我自己當然沒有,但是別忘了,我有一個好女兒,我們父女聯手,宇宙誰人能敵?」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倒是要領教一下高招了。你多年未歸,也不知道實力有多大變化。」

「好,就先拿你開刀。」

「你要父女聯手,我當然也要找個幫手才行。」輪迴聖人轉頭望向四周,周圍每一個都是強者中的強者。

鴻天道祖輕咳一聲,接著道:「如果只是好勇鬥狠,我沒什麼興趣參加,如果是比武來決定誰高誰低,我倒是有些興趣。范浪,要是我跟輪迴聖人聯手打贏了,你當如何?」

「你們贏了,讓我怎樣都行。」范浪直接道。

「好,要的就是你這句話。」鴻天道祖轉頭望向輪迴聖人,「聖人,你我多年亦敵亦友,這次又有了聯手合作的機會。范浪剛才的話,你也聽到了。既然我們誰都說服不了誰,那就只能用武力解決了。」

「與道祖聯手,自然是榮幸之至。」輪迴聖人微笑道。 就這樣,一個二對二的局面形成了,一邊是范浪父女倆,一邊是輪迴聖人與鴻天道祖。

後面這兩位亦敵亦友,明爭暗鬥了很多年,此時卻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要聯手力抗范浪父女。

交戰的地點,就定在了宇宙本源之內,這裡的面積足夠大,而且有宇宙意志的屏蔽,可以放手一搏,不用擔心造成災難性的破壞。

交戰雙方遙遙對立,戰鬥一觸即發。

那些參加談判的大人物們都在遠處觀戰,各有各的想法。

「范浪口出狂言,要稱霸宇宙,倒要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

「范浪失蹤幾十年,這幾十年變化很大,尤其是鴻天道祖,他參悟了蓬萊島的奧妙,得到了最原始的道法傳承,實力突飛猛進,聽說已經半步仙人之境。」

「要是鬥不過輪迴聖人與鴻天道祖,也就遑論什麼稱霸宇宙了。想讓我們全都聽他的,真是無稽之談。」

「其實一開始就是范浪在危言聳聽,都是他說創世魔神如何如何的危險,這都是他的一家之言。也許事情根本不像他所說那樣,創世魔神辛辛苦苦創造了這個宇宙,又怎會親手毀滅掉?」

「是啊,沒準這一切都是范浪的陰謀,他先是用創世魔神來製造恐慌,然後再以救世為由站出來登高一呼,讓我們都聽他的。我甚至懷疑,連創世魔神本身都是假的,根本不存在。這麼大一個宇宙,怎麼可能是魔族創造出來的?」

大人物們各自交流,看法不一。

另一邊,戰鬥的帷幕已經拉起。

鴻天道祖遙望對面的范浪,說道:「想當年,你用調虎離山計,用蓬萊島把我引走,害我被困在那裡。結果我因禍得福,花費多年時間,破解了蓬萊島上的秘密,參悟了原始大道,讓自身的道法更上一層樓,甚至摸到了仙人之境的門檻。算起來,本道祖還得謝謝你呢。」

「你要是真謝我,那就該站在我這一邊,而不是站在輪迴聖人那邊。」范浪道。

「一碼歸一碼,總不能因為蓬萊島的事情,就讓我支持你稱霸宇宙。」

「不支持我,那就別說其他的了。」

范浪目光一凜,戰意爆發開來,整個宇宙本源為之震動,無窮能量向他匯聚過來。

「女兒,你與法碟融合,然後我再複製過來,我們兩個一起出手。記住,不要對他們手下留情,記得下狠手。」范浪暗中傳達意念。

「難道真的要殺了他們?他們可是道庭跟無上神盟的領袖,要是殺了他們,會一發不可收拾的。」范曌綾擔心道。

「不殺他們,難道現在的局面就很好收拾么?整個宇宙一盤散沙,各方勢力自私自利,照這樣下去,直到創世魔神醒來都成不了事。唯有用雷霆手段,強行整合所有的力量,才有希望抗衡創世魔神。」

「他們兩位都是宇宙最頂尖的強者,抗衡創世魔神,很需要他們的力量。」

「那也得他們肯配合才行,要是不肯配合,那他們就是拖後腿的,根本指望不上。」

「可是……」

「沒有可是,你只要相信我,按我說的去做就是了。」

「好吧。全聽父親安排。」范曌綾只得妥協。

雙方四人都已經蓄勢待發,如同乾燥的引線,就等著一團火星引燃。

范曌綾按照父親的吩咐,先一步出手施展手段,催動體內的法碟,進入了融合形態,整個人頓生變化。融合了法碟之後,她的頭髮變成了能量形態,與四周相連,接受來自六道位面的能量供應。有六團光球從她背後飛出,排列成為了扇形,每個光球代表一個位面,綻放出不同的顏色。

終極鏡像!

范浪在一旁複製了法碟效果,也進入了這種融合狀態,只不過他融合出來的是個複製品。在他的身後,同樣浮現出六個光球。

對面的那兩位對手可沒有乾瞪眼的看著,在范曌綾動手的同時,他們就已經出招了。

幾十年過去,果然今非昔比,尤其是鴻天道祖,比起當年強大了很多。

原始太極陣!

巨星從演太監開始 鴻天道祖掐訣念咒,鬚髮飄舞,腳下升騰起一面巨大的陰陽太極圖,陰陽轉換之間,能夠顛倒世間的一切,甚至能讓大道法則都翻轉過來。

在鴻天道祖體內,誕生了一種有別於神力的力量,要更上一層樓。他為其取名為「半仙之力」,認為這種力量已經接近了仙力,是飛升成仙的關鍵。

「范浪,讓你見識一下本道祖的『半仙之力』!」

鴻天道祖悍然出招,揮掌對著范浪拍出,他那一頭灰色長發瘋狂暴漲,一根根髮絲化作了一頭頭長龍,咆哮著圍攻范浪。

「半仙之力?」

范浪倒是有了幾分興趣,拔出最強龍劍,與周圍的長龍展開交鋒,劍光來回繚繞,一瞬就是千劍萬劍,將那些髮絲所化的長龍斬斷。

戰鬥之間,范浪確實感覺到了鴻天道祖的特殊之處,對方所用的力量與神力有所不同,而且是根本上的不同。

「仙塵前輩,這老傢伙說自己用的是半仙之力,難道他真的快成仙了?」范浪暗中問道。所謂的「仙塵前輩」,是他給那一粒仙界塵埃所起的尊稱。

「這不是什麼仙力,只不過是神力的變種而已,與其說更上一層樓,不如說他走歪了路。就算讓他修鍊一億年,十億年,甚至更久,也別想把這種力量修鍊成真正的仙力。」仙界塵埃道。

「既然走歪了路,那就沒什麼參考價值了。」

范浪失去了興趣,攻勢陡然變化,連人帶劍化作寒光,從圍攻之中殺出重圍,直奔鴻天道祖斬去。

這樣一來,范浪就進入了原始太極陣的範圍,陣法立即啟動,釋放出了顛倒陰陽的效果。

「我要把你身上所有的法則統統顛覆過來,看你還如何撒野!」

鴻天道祖大喝一聲,催動整個原始太極陣瘋狂運轉。

這門大陣的效果確實強大,能夠顛覆一切,要是連身上的法則都被顛覆了,還拿什麼戰鬥。

好在,范浪有自己的應對手段。 修改·時間停止!

修改·威力銳減!

修改·消耗翻倍!

范浪動用自己的老本行,對原始太極陣進行修改,一連串的負面效果釋放出去,直接就把原始太極陣給搞殘掉了。

時間停止凍結了陣法的運轉,同時威力減少幾十倍,消耗增加幾十倍,這還只是其中一部分的負面效果而已。

這就好比是把一個健健康康的人,一下子變成了渾身是病的十不全。

讓鴻天道祖引以為傲的原始太極陣,就這樣殘廢了,再也構不成什麼威脅。

范浪以劍破陣,直接將陣法斬斷,劍光餘威不減,繼續向鴻天道祖逼近。

鴻天道祖取出一柄道門木劍,出劍擋住了劍光,震得倒退了兩步,面露驚駭之色。

「你竟然一下子就破了我的原始太極陣,怎麼會這樣……這可是我參悟了原始大道之後才創造出來的陣法啊!」鴻天道祖難以置信。

「我要破掉的,可不止是你的陣法而已。」范浪目露凶光,將作弊效果用在了鴻天道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