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黑虎也不再理少揚,張開虎口,露出兩顆可怕的獠牙,猛地咬向趙雲。

趙雲一驚,用盡全力,爆出自己的「氣元?真」,一下便在黑虎面前消失了。

卻突然出現在黑虎身後,一聲「孽畜」,趙雲的短刃已經划向黑虎的腰間。

沒想到黑虎猛地一聲巨吼,便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連氣也沒有一絲。

趙雲一刺刺空,卻也不敢大意,凝聚著體內之氣,找尋著這頭黑虎的蹤跡。

少揚更是感受不到這黑虎的氣,皺眉道:「這黑虎有些詭異,小心一些!」

天星卻是楞在那裡,一動不動。

就在趙雲和少揚四處尋找著這黑虎的同時,黑虎突然間從趙雲頭上猛撲下來,一下便將趙雲撲倒在地!

趙雲兩手被黑虎一雙大肉掌死死摁住,動彈不得。

黑虎猛地一吼,便要咬上去!

少揚急忙挺劍來救!

少揚的劍還沒到,天星的銅錘卻已到了!

那黑虎見到天星,像見到剋星一般,猛地向後一竄,放開趙雲,害怕的在天星面前左右踱步。

趙雲猛地爬起來,喝了一聲:「孽畜!」便要起身向那黑虎刺去,卻被天星一手攔住。

趙雲不解的看著天星,天星卻是放下銅錘,慢慢走向黑虎。

黑虎有些害怕的向後挪了一步,爪子也向後縮了縮。

天星卻是一把摸向黑虎的腦袋,順著它的背脊,撫摸著它的毛。

黑虎發出「咕咕」的低吼聲。

「你是誰?」天星竟然朝著黑虎問道。

只聽黑虎兩聲低吟,眼中凶光竟褪,溫順地開始蹭起天星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天星又問道。

黑虎又是幾聲低吟。

天星點了點頭道:「你想跟我走?」

黑虎竟然開始繞著天星身邊走起來。

「天星,到底怎麼回事!」趙雲忍不住問道。

天星摸了摸黑虎,對趙雲說道:「我也不知道,就在剛才我一直感受到的就是它。」

「你能聽懂這黑虎的話?」趙雲一臉驚愕。

天星點了點頭道:「我能聽懂。」

趙雲急忙走上去,想摸一摸黑虎,黑虎卻是露出獠牙來,惡狠狠地要去咬趙雲的手。

趙雲猛地縮回手來,站在天星身旁不滿地說道:「這虎太凶了。」接著又好奇地問道:「快說說,它到底說了些什麼!」

天星一邊摸了黑虎的頭,一邊緩緩道:「我問它是誰,它告訴我它是靈獸。我問它為何會在這裡,它說曾因某場戰爭而遺留於此。而後它說它想跟著我,因為它感覺到我身上有股氣和它曾經的主人很相似。」

少揚也是緩緩走向前來,道:「你問問它,它以前的主人是誰?」

天星點點頭,低下頭對黑虎道:「你以前的主人是誰?」

黑虎朝著天星低吟了幾聲。

天星會意,抬起頭來對少揚道:「它說它以前的主人是莫里行。」

「莫里行!」天星突然大驚。

「我也曾聽師傅說過這個莫里行!」趙雲也是一驚。

少揚見天星這緊張模樣,料想這莫里行定與魔族相關,便微微朝著天星點點頭,示意他別說。而後對趙雲道:「你師傅怎麼說?」

趙雲繼續道:「師傅說過以前魔族有四大高手,其中之一就是這莫里行。可我再問與之有關的一切,師傅也就搖了搖頭,說他也不知道了。」

「照這麼說,這頭黑虎也不一般。」少揚道。

「它竟能讓天星聽懂它的話,定然是不一般。」趙雲道。

「它告訴我,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才能聽懂它的話。」天星道。

少揚又看了看這黑虎,想了想,對天星說道:「你就帶著它吧。」

天星摸了摸黑虎頭,一下騎了上去,黑虎竟在洞內雀躍起來!

三人一虎剛走出黑暗洞中,便遇見正在走進來的趙家兵士。

趙雲大喊道:「沒事!都出去!」

趙家兵士這才緩緩退出深洞處。

就在這時,一個趙家兵士跑了進來,氣喘吁吁道:「報!慕容家開始繼續追擊了!」

少揚心中的那根弦一下便繃緊起來,對趙雲道:「安排出發吧!」

趙雲點點頭,對這洞中的趙軍道:「好了,都起來吧!繼續趕路了!」

趙軍紛紛從地上起來,整肅軍容,繼續冒著狂風驟雨往靈河走去……關穆州將關渡輕輕一推:「你先走。」

「走什麼。」關渡淡定的駁了回去,再抬頭時唇邊盪起一抹笑:「我要是現在走了,好像我們就有什麼似的,可是我們明明什麼都沒有,不是嗎?」

這樣的反問讓關穆州面色一沉。

……

《極致浪漫》061 半日天晴半日雨,雪陽東紅一片春。

趙家兵士在這冒雨狂風下傷了不少人,可沒人敢停下腳步,慕容軍現在就如同一隻瘋狗,一旦被其咬上,便是連命都要丟掉。

慕容南明卻也是不好過,烈日下行軍本就不易,雖然五路山頂稍平一些,但山路本就崎嶇凹凸,更是加重了行軍的難度。

慕容南明騎在馬上,煩躁不已。

這時一個探子奮力跑過來,喘道:「趙軍現往靈河方向趕。而之前趙軍在洞中發現一隻黑毛老虎,之前那次巨響便是這黑毛老虎發出的。」

「黑毛老虎?」慕容南明眉頭緊鎖,轉頭向將領問道:「這黑毛老虎什麼來歷?」

「我並未聽過五路山上有這樣的老虎。」將領也搞不清這黑虎的來歷。

「以那五路山都被其踩踏搖動情況來看,這隻黑毛老虎必是不凡之物。」慕容南明自言自語道。

「關於這黑毛老虎,還有什麼情報?」將領向探子問道。

「它極輕易便被風少揚的一個手下叫天星的降服,並且還一直跟著他們。」探子回道。

慕容南明用手摸著下巴,思索良久,才皺著眉頭緩緩說道:「難道這物是《靈物志》中所說的十大靈獸之一的黑虎?黑虎,全身黑毛,擁有極強的靈力,一踏震三山,一躍行百步,虎軀一震,萬獸皆懼。若是這等靈獸被他們所得,後果不堪設想。你再去探明情況,了解清楚這等靈獸怎會出現在此!」

探子得令,急忙飛奔而去。

「南明少主不用太過憂心,我們有若干強軍在此,還怕抓不到這等畜牲?」將領對慕容南明說道。

慕容南明冷哼一聲,滿臉嚴肅地說道:「你知道這靈獸有多強?你知道它為何會出現在此?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盲目自信,你就會和傅洪一樣,敗於風少揚之手!」

一提起傅洪,慕容南明就是滿肚子的氣。

「若非傅洪丟掉裕興關,我們早已拿下秦家,佔領秦地,還用在這裡追擊趙軍嗎!如若這次再將趙軍放跑,你們就提頭來見!」慕容南明喝道。

那將領閉著嘴不敢說話,只能聽著慕容南明的訓斥。

「做好準備,靈河全殲趙軍!」慕容南明話鋒一轉道。

將領莫名其妙,他不知慕容南明為何有信心能在靈河追擊到趙軍,以現在的速度,兩軍的距離應該不會被縮小,慕容南明那裡來的自信呢?可將領卻不敢問,只能執行慕容南明的命令,讓全軍做好準備,在靈河與趙軍一戰。

而另外一邊,少揚所領的趙軍處,狂風驟停,暴雨初歇,趙軍終於擺脫了這個惡劣的天氣,穿梭于山林之間。

一天一夜,趙軍終於快走到五路山南邊山腳,接近靈河了。

可看著傷痕纍纍的趙家兵士,少揚和趙雲卻是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趙軍探子也是來報:「慕容軍突然加快了行軍速度,由五路山山頂,直插五路山南角。」

少揚和趙雲這時也顧不得許多,只能催促趙軍也加快腳步。

靈河,一條貫穿南北的長河,南起秦家,北終於慕容家,而中間則跨越過風家。靈河兩岸也是群山連綿,青靈山和五路山便落於兩旁。上次慕容南明率兵便在靈河擊敗風異鳴。靈河,也成為風少揚心中不小的痛。

再次走到靈河,風少揚思緒萬千,想起自己和馨玥偷偷渡過靈河去夜摸慕容軍,卻被慕容霸將馨玥打下靈河,少揚便已是感慨無限,而如今自己竟然又被慕容南明逼到這裡。

而目前更尷尬的事情卻是他們雖到靈河邊,卻無渡河的工具!

精妙絕倫的戰術,竟被一個小小的現實給打破。這也便是慕容南明有自信能追到風少揚的理由。

趙雲苦笑道:「沒想到慕容南明竟將船塢渡家盡數毀掉。」

少揚望著靈河洶湧河水,也是嘆道:「不愧是慕容南明,早已將這些細微之事想到。」

趙雲卻是突然前胸一挺,攥緊拳頭道:「不如我們在這與慕容南明決一死戰!」

少揚環視著傷痕纍纍,站都快站不起來的趙家兵士,輕輕搖了搖頭道:「我們的人已經成這樣了,就算是死戰,能有多少勝算?」

趙雲也是轉身看了看周圍,一下子心中的那股氣焰便被澆滅。

這時,天星卻道:「黑虎有辦法渡河!」

少揚和趙雲均是眼前一亮道:「它有什麼辦法渡過靈河?」

天星摸了摸黑虎頭,緩緩道:「黑虎告訴我,這靈河內藏著一隻青蛟龍,如若能將這青蛟引出降服,便能用它將趙軍運送過河。」

「如何引出這青蛟龍?」少揚問道。

黑虎低吟兩聲,天星點了點頭道:「這青蛟最喜吸人體內之氣,需有一人潛下水去,與之纏鬥,方有機會將其引出。」

「我去。」少揚往靈河邊上一踏,便要跳入河中,卻是被趙雲一把拉住。

「風大哥,還是我去吧。萬一慕容軍追上來,主帥不在怎行。」趙雲說著便是不是分說地跳下靈河。

少揚還沒來得及問其水性如何,趙雲便被大水淹沒其中。

冰冷的河水浸在趙雲周圍,趙雲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用力睜大眼睛,凝著氣,奮力往水底游著。

遊了許久,除了些許受驚的魚兒從趙雲身邊劃過,根本沒有發現一絲青蛟的蹤跡。

「天星雖然說出來的話欠揍,卻是沒有騙他的理由,這青蛟定是藏在某處。」趙雲心想。

「天星說這青蛟喜歡吸人體內的氣,便用氣將其引出。」

於是,趙雲快速運轉體內氣元,猛地將其爆出,周圍的水迅速在他周圍形成一道漩渦,將其包圍在裡面。

終於,一隻巨大的青蛟被這強大的氣吸引過來,緩緩靠近趙雲。

趙雲卻是沒有發覺,仍然不斷將體內氣元爆出。

只見那青蛟搖了搖尾巴,觀察了趙雲半天,卻在瞬間猛地躥出,張開大口,準備一口將趙雲活吞掉。

趙雲見終於引出青蛟,嘴角一揚,也不躲閃,直接朝著青蛟口中鑽!

趙雲清楚,在這水中不易展露身形,速度更是比在岸上慢了許多,與其以己之短,不如直接進到青蛟肚中,再想辦法將其弄上岸去。

少揚在岸上感受到趙雲在河底發出的氣元,心中為其捏了一把汗,與此同時,少揚也感受到身後有一大團氣正在向他靠近,慕容南明也快來了!

前不能渡河,后又有追兵,少揚及趙家兵士又陷入到危機之中…… 「趙軍就在不遠處了!」將領興奮地對慕容南明說道。

慕容南明心中暗舒一口氣,若是繼續在五路山這種惡劣環境下急速行軍,保不齊什麼時候軍心就渙散了。好在他們終於到了。

「現在趙軍是何情況?」慕容南明問探子道。

「稟少主,現在趙軍在靈河岸邊,因無船渡河,只能在停留在岸邊。」探子回道。

「風少揚雖路線選得對,卻是忽略了渡河需船這一事實。我早已將靈河附近所有船塢渡家盡數清空,任誰也無法將大批量的兵士很快的帶過靈河。」慕容南明一臉驕傲之色。

身旁的那個將領也是滿臉堆笑地奉承道:「南明少主果然英明神武,原來早已將此計算在內。這風少揚哪裡會是少主對手!」

「你這馬屁拍得倒是及時。」慕容南明冷哼一聲,那將領老臉一紅,低下頭去。

「不過,就算風少揚有些小聰明,他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去將行軍中受傷的兵士清理出來,留下精兵強將,這次要一次將風少揚和趙軍全滅掉!」慕容南明卻是不忘主心骨,對將領嚴肅說道……

趙雲久久未回,而他的氣元也是越來越弱,岸上的少揚則有些微微不安,難道趙雲有不測?

少揚越想越心寒,急忙定了定神,心中勸慰自己道:「不會,以趙雲實力,即使遇到再強的敵人,跑是肯定能跑的,總不至於丟掉性命。」

少揚再看了看橫七豎八躺在岸邊的趙軍,更是不敢與慕容南明交戰,這樣去打除了白白丟掉性命,便是什麼也得不到。

少揚忽然想到什麼,轉而對天星道:「這黑虎既然知道青蛟之事,它定然是知道如何降服青蛟。」

天星卻是搖了搖頭道:「黑虎已經告訴我,他雖然知道靈河內有此青蛟,卻不知道該怎麼降服。它們之間未曾交過手,青蛟占著靈河,它占著五路山,兩不相犯。」

少揚感到慕容南明那邊的氣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而水中趙雲的氣則是越來越弱,越來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