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江鶴鳴等人看見這一幕,也是蠢蠢欲動。

這種暴力競速的感覺,好像真的很爽!

似乎在那個屏幕世界里,自己可以為所欲為!不用考慮任何後果!

只需要放鬆!只需要爽!別的什麼都可以不顧!

然而更精彩的還在後面。

王胖子摸索一陣后,熟悉了遊戲里的操作,看見前面一個山坡,開著開著突然把前輪一提!

「嗚——」的一聲飛了起來!重現了秋名山那一幕!

而後面的觀眾們則是眼睛瞪大,這什麼摩托車,還可以這樣騎?

因為慫所以把san值點滿了 簡直跟耍雜技一樣!

「葉兄那招!是葉兄那招!」

江鶴飛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一臉激動地走到葉天面前:「葉兄!這個好玩,這遊戲好玩!快快讓我等體驗一番!」

大秦之絕世兵神 周圍一群公子哥也都是眼睛放光地看了過來:「是啊葉兄,你這老讓他演示,咱們也玩兒不上啊!」

葉老闆一看差不多了,這才微微一笑,鬆口道:「諸位可看明白了?這幾台特殊座椅的是《暴力摩托》專座,不開全息模式也可以玩,其餘電腦上也都有這款遊戲,大家隨便坐便是。」

突然想到什麼,又提醒道:「哦,對了,上機前最後先充值,本店開業大酬賓,充一萬,送兩千!一次性充十萬,還可以成為本店永久VIP會員,所有消費——」

話沒說完便被打斷了:「葉兄別說了,我等充還不行么?快快快,先給我來十萬!」

「我也要我也要,我充二十萬!」

「二十萬算什麼?本公子充五十萬!」

「一百萬!我充一百萬!葉兄可否先給我充?」

一群公子哥立馬圍了上來,把身子「柔弱」的大學士們擠得東倒西歪。

徐老學士一趔趄站位,捋著花白的鬍子道:「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太張狂啦~」

……

——————

(特別提醒,小說純屬娛樂,內容請勿當真!在現實中駕駛,請嚴守交通規則!切莫橫衝直撞!) 半個時辰后,看著前台統計出來的營業額,葉天和王胖子對視一眼,都是嘴角一勾,露出了欣(wei)慰(suo)的笑容。

王胖子更是興奮到眼睛放光,盯著屏幕嘆道:「半個時辰三千萬!葉子,咱們要發啦!」

看到屏幕上那個誇張的數字,一個3,後面7個0!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動!

一種馬上要成為暴發戶的感覺油然而生。

就在剛剛玩完第一盤,演示結束之後,他赫然發現,收銀台已經被圍了個水泄不通,而自己的好基友正在裡面笑呵呵收錢。

等充值大軍差不多完事兒后一看,乖乖,營業額居然高達3000萬!

雖然是存儲值,離徹底消化還差很久,但對比黑岩老店,經營了快三個月,如今也不過將將穩定了在五百萬!

儘管有周邊商城限制出貨的原因,卻彰顯出黑龍城這邊恐怖的市場潛力!

要知道,這才幾十位客人啊!

算上那群老學士,加起來進店的還不到四十個人!

其中充值的大都是年輕人,幾個老學究里,只有雲學士等人充值嘗試了下,其餘老學士對這種賽車遊戲在起初的新奇后都是興趣寥寥。

沒辦法,老人家們都是文壇大佬,吟詩作對,品茗喝酒,才是他們的喜好。

這種年輕人追求刺激的事情,他們並不怎麼感冒。

可饒是如此,僅僅是這三十多位客人,就一次性充值了三千萬,這要是把外面的人全放進來,還不得分分鐘破億?

甚至把整棟樓都給擠塌了?

這可是有整整六層!

其中五層是網吧,全部機器加起來合共上千!

「一千除以三十五……再乘以三千萬……」

王胖子用他從小學數學課本上學來的乘除法算了算,都還沒算出結果,就「嘶——」的倒吸一口涼氣!幾乎不敢想象!

「等等,到底是多少來著……怎麼算不明白?」

正自掰手指頭琢磨,耳邊突然傳來一句:

「別算了,如果一千人都像這樣充值,一天的營業額將達到八億五千萬。」

葉天淡淡開口。

以他高中三年沒及過格的數學,自然是無法心算出來,還是讓系統算了一下。

不過那只是想象,在座的各位都是五大家族的闊少爺,即便不是,也是十四皇子這般非富即貴,消費能力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

但真要是全面開放,天天客滿,以兩百塊一個時辰的網費來算,營業額也將達到一個極其誇張的地步。

王胖子卻沒想這些,聽到八億五千萬這個數字后,頓時驚出了聲:「多少!?八億五千萬?那不是,一天就能回本了?」

葉天搖搖頭:「當然不是。本網吧的利潤比永遠是百分之百,售價的百分之五十。這三千萬網費,只有一千五百萬是利潤,至少需要……反正好多天才能消化。」

王胖子這才恍然:「對噢,你之前說過……不過百分之百,好像太低了點,我特意打聽過,黑龍城這邊,很多成衣店丹藥鋪,利潤都是兩三倍三五倍,更奢侈的甚至超過十倍幾十倍!咱們這好歹也是全世界獨一份,就不能調高點嗎?」

如今作為店長,王胖子也有自己的想法,關於利潤比這件事,其實他在黑岩城的時候就想說了。

賣兩塊賺一塊,的確能發財,可對於一份舉世無雙的產業來說,未免也太低了。

換做是他,起碼再加個十倍,反正一定會有人玩。

世界之大,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

黑岩城百姓消費不起,黑龍城百姓可以。

黑龍城百姓消費不起,傳說中的聖城一定可以!

如此一來,以超出目前十倍百倍的利潤比營業,很快就可以完成資本累計,再進行下一步擴張,速度比現在快多了。

之前是客人所以不說,可現在是店長,網吧賺得越多,他的工資也越多,自然希望看到更好的景象。

只可惜,他不清楚葉天心中的顧慮……

「不能。」

葉天淡淡瞅了王胖子一眼,臉色一肅道:「胖子,你要記住,本網吧的宗旨,是用心創造快樂。賺錢只不過是順便。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現在,凌風他們開心地玩遊戲的樣子。我想讓這裡盡量多的人能玩得起遊戲,也許不是所有,但一定會越來越多。」

「我的夢想,是要打造一個無憂無慮,快樂無比的遊戲帝國。在我的帝國里,既沒有殺戮,也沒有強者為尊,以後你當店長,一定要記住我這句話。用心,創造快樂。」

也許是感受到他話語中的堅決,和那種對夢想的堅定,王胖子陡然一驚,心中莫名地震顫了一下:「用心,創造快樂?」

也許他現在還不能理解葉天的心意,但不知為何,此刻竟想起了當初在百花樓對面那家狹小逼仄的小店,第一次玩遊戲時的感覺。

那款遊戲,叫《三國群英傳》。

他付了四塊靈石玩了一個時辰,隨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完全沉浸在那個新奇有趣的三國世界!

點將,出征!使用武將技!全軍出擊!

那種沉澱在記憶里的快樂,讓他忽然有些感動。

再想到後來和基友們一起打CS,一起玩《英雄無敵》的畫面,赫然發現自己,有些明白了葉天的心情。

是啊,用心創造快樂。

一起開心地遊戲,不正是這年紀最有趣的事情嗎?

「嗯!」

一念及此,王胖子眼中隱隱泛淚,對葉天說道:「我知道了,用心創造快樂,我們要讓全黑龍城的百姓,都有可以進來自由自在,開開心心玩遊戲的那天。」

葉天聞言,點了點頭,竟然與死胖子有了一絲心靈相通的感覺。

趕緊從旁邊冷櫃里拿了瓶可樂,扯開拉環大喝一口,壓壓驚。

「靠!你小子吃獨食?我也要!」

一雙小肥手也伸進冰櫃拿了一瓶,然後與他碰杯:「來!咱們幹了這瓶82年的可樂,慶祝咱們的新店,生意興隆,財源滾滾!」

兩人閑聊結束,葉天提議道:「去外面看看吧,不知道拳賽舉辦的怎麼樣了,可別出什麼意外。」

這次拳賽的規則是無限制格鬥,但禁止使用真元。

參賽者都只能憑肉體能力戰鬥。

雖然以黑龍城武者們的水平,身體素質之強不至於打死人,可打瞎打殘也不好啊。

吳三和李四畢竟只是普通武者,真遇上硬茬子,未必能壓得住。

可正準備出門的時候,一群老學士卻是走了過來。

為首的徐老學士上前說道:「葉賢侄,你這店中,可還需要老夫?沒事的話,老夫便先與諸位同僚先行一步,改日再來拜訪。」

話說得很客氣,實則是興趣缺缺,不愛玩那個什麼賽車遊戲,準備回去品茶下棋。

葉天皺皺眉頭,心中竟有些不舒服。

他奶奶的,自己偌大一個網吧,多新鮮的玩意兒,居然留不住幾個老學究?

都怪那該死的系統,說什麼為了維持熱度,先推這款《暴力摩托》,等客人們玩兒得差不多了再把其他遊戲推上來。

現在好了,老大人們不喜歡,要走。

若是不能挽回的話,這面子就丟大了。

——辛辛苦苦把人家請來,讓人家乘興而來,敗興而去?

這不是本網吧的風格!

心頭一動,葉天嘴角一勾,展顏笑道:「徐大人何必著急?本店別的沒有,新鮮玩意兒可不止遊戲,這飲料沒喝過,冰淇淋沒舔過,電視劇沒看過,怎麼能走呢?」

「諸位大人請留步,葉某給諸位推薦一部電視劇,我以王店長的人格保證!絕不會讓諸位大人失望!」

說起這個,徐大學士倒有些興緻。

聞言眉頭一挑:「哦?這電視劇,便是你說的那個,話本小說演化出來的故事?老夫倒有意一觀,就是不知諸位同僚……」

轉頭看向身後的幾個老學士。

後者也都眼神微亮,看著葉天說道:「葉賢侄都這般說了,老夫豈有不應之理?」

「不錯,葉賢侄的人品老夫信得過,那老夫便拭目以待吧。卻不知,這話本故事叫什麼名字?寫的又是哪朝哪代?」

葉老闆神秘一笑:「本劇的名字叫……《三國》。」

…… 「打他!」

「打他!」

「打他!」

……

葉府門外,數千名黑龍城群眾正在圍觀拳賽,看著擂台上的兩名武者赤著胳膊搏鬥,都是忍不住神情激動,放聲大喊。

卻說此刻在擂台上對戰的這兩名武者,一個是化靈境五重,一個是化靈境八重!都是本地略有薄名的武道強者。

按說以往想一見面都難,只能從其他人口中聽說,卻不想,今日居然能近看這兩名高手肉搏!還真是一場盛宴!

而最關鍵的是,以往比武決鬥,不是刀光劍影,就是槍戟長毛,打起來驚天動地,漫天都是真元爆散。

可今日不同。

這兩名對戰的武道高手,竟都是脫了衣服,穿條褲子,就面對面打起來了。

原以為元力都封了,肯定精彩不到哪去。

可萬萬沒想到,這兩位高手對戰起來,明明只是拳來腳往,精彩刺激程度卻比以往刀劍交加還精彩許多!

這「拳皇爭霸賽」,果然非同凡響!

台下觀眾看得興奮,台上兩人也激戰正酣。

只見左邊那漢子一身腱子肉,一頭短髮更顯彪悍,眼神凌厲至極,此刻,他猛地爆出一聲怒喝:「姓姚的,你別想贏我!化靈境八重又如何?沒了元力,你就是個娘兒們!老子一拳打爆你的狗頭!」

跟著一拳打出,勢若雷霆!只聽「呼」的一聲,拳風呼嘯,吹的對面那面如冠玉的青年長發飛舞!

單憑氣勢已然勝了一籌!

不過後者也怡然不懼,當下大笑道:「哈哈!就憑你?我白龍劍姚若龍怕過誰?封掉元力又如何,老子一手《落葉隨風掌》,也絕非你能抵擋!」

說著探手一抓,竟扣住對手手腕,用力一抖,將對方勁力化去五分,身體更好似隨風飛舞,飄著往後退了數步。

前者自是不甘,一拳被化解,另一拳又出,身形極速往前逼近,一拳猛過一拳,把姚若龍逼得毫無還手之力,只能不斷抵擋!

混在大唐做駙馬 顯然,這姚若龍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厲害。只是也不弱便是,面對對手狂風驟雨般的攻擊好似一艘孤舟,在海上隨浪翻湧,卻始終不倒。

直把觀眾們看得緊張不已。

「嘶——」

陡然,那壯漢使出一招大力鞭腿,直抽姚若龍頭部。快如閃電,力逾千鈞,驚起一片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