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虛影,一個武裝的美女,慢慢的出現在小雪跟前。

她們排列站立,當聚齊七十二位的時候,所有人單膝跪地:「七十二魔神,遵從我主旨意。」

這時候魔笛的光芒依然在閃耀,好像還沒結束一樣。

三木皺眉:「看樣子還有最後一句。」

高燕站在高健身邊道:「那小雪為什麼不念?」

芊芊道:「因為小雪不忍心。」

高健道:「傳說中的聖母?」

眾人:「……」

小雪沒管他們,而是放下魔笛笑道:「打擾你們休息了,我叫林曉雪,你們可以叫我小雪。困的話,就回去休息吧。」

七十二魔神詫異的看向小雪,最後才恭敬道:「多謝主人寬宏大量。」

「主人,有事可以叫我,我們大部分人都要陷入沉睡了,一到二十甚至都很難出來,請主人小心些。」一進去三十七就給小雪傳音。

葉初在一邊說不出話,憑什麼呀?

魔笛明明是他帶回來的,為什麼他用的時候總是一個人出來,出來的時候不發光也就算了,還得等很久。

瞧不起人是吧?

小雪怎麼就可以了?

一出來還七十二全出來。

小雪看著葉初道:「你不開心了?」

「很不開心,憑什麼區別對待,我明明那麼厲害。」

高健淡淡道:「是適不適合的問題,就比如小雪穿起來很好看的衣服,你不能奢望穿你身上也好看,能穿就不錯了。」

小雪在一邊點頭,她也不知道剛剛是怎麼回事。

就是覺得自己應該說出那句話。

葉初嘆息,不過無所謂了,他還有曠世大招。

隨後葉初問小雪:「剛剛真的還差一句?」

小雪嗯了一聲:「最後一句是永為奴,不過這都什麼時代了,就不用這樣了。身不由己挺難受的。」

葉初他們愣了下,實際上,小雪從一開始就身不由己。

不過她懂事,從沒給家裡惹大麻煩。

唯一的大麻煩就是前不久仙靈秘境發飆。

把所有人差點嚇死。

小雪不讓她們為奴,葉初也不好說什麼,他問道:「那剛剛三十七說的一到二十為什麼無法出來?你問問她。」

這句話葉初聽到了,至於為什麼,大概是前任主人餘威尚存吧!

「是壓制,」

三十七回答道:「有東西壓制了我們,我們無法反抗。」

「壓制?」三木詫異道:「不會是……」

「藏著的那位超越天境的存在?」葉初看向三木。

三木搖頭:「我不確定,你的魔笛明明很強,理論上他應該壓制不住。」

這時候三十七又道:「不是人,也不是意志,是一種毀滅性的東西,它的存在能壓制一切,尤其是我們這樣的造物,我們身上多多少少有一絲神性。」

很快葉初就想起什麼了,他知道是什麼壓制魔笛了。

被它壓制,葉初無話可說。

芊芊道:「葉初知道了?」

葉初翻白眼:「能不要感知我的情緒波動嗎?隱私很重要的。」

在後花園,沒人權,回來也得接受芊芊窺視,這世界真難受。

三木又一次躺了下去:「芊芊早就不窺視情緒波動了,有一種東西叫讀臉術。」

「……」

隨後葉初解釋道:「我想壓制魔笛的,應該是神劍,還記得四年前降臨的神劍嗎?我想知道它去哪了。」

高燕問道:「難道不是被劍網的拿了?」

高健摸摸高燕的頭,道:「傻呀,在琴姐他們眼中,劍網算什麼?世界能人那麼多,神劍那麼厲害,肯定都會動心。在劍網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高燕不停的翻白眼,回去高健死定了。

三木點頭:「神劍確實不在劍網,但是那把劍的來歷就是一個迷。據我所知,魔笛有超越天境的存在吧?那把劍真能壓制住她們?」

葉初想了想,又掂量了掂量,最後還是如實道:「那是你們不知道那把劍的來歷。」

這下所有人都看向葉初,高健問道:「你知道?」

葉初點頭:「神劍其實是一個超級強者的佩劍,掉落我們這只是一種意外。」

小雪問:「那他為什麼不取回去?」

「因為他死了。」

眾人:「……」

三木皺眉:「可是佩劍而已,真的可以壓制魔笛?她們強大的能打爆地球吧?」

葉初笑道:「再說一件你不敢相信的事實,神劍真名弒天劍,我們所看到的只是它的影子,掉落的神劍只是指甲蓋大小的碎片。」

「騙人的吧?」三木驚呼,世上哪有這樣的強者。

這還是人嗎?

那他們追求的天境算什麼?

葉初拿出行竊指南:「這裡記載著某些寶物,神劍的消息也是我從這東西主人家得到的。總之你們看看裡面的記載,就知道其實世界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大,還要可怕。」

高健驚駭:「行竊指南?你跑去偷東西了?」

葉初尷尬道:「這個,這是意外。」

三十七突然道:「我們就是偷出來的。」

眾人:「…………」

小雪一臉為難:「偷的呀!」

這時候三十七立馬解釋道:「主人不用擔心,我們的創造者沒把我們當有用的東西,掉了他都不想撿回去的那種,不影響主人的。」

眾人:「……」

你家創造者究竟有多生猛啊。

三木看著天花板不由得嘆息,好像他們也要退休了。

第一個退休的就是小盲,再不久他們大概也要退了。

對於葉初說的話,他吃驚,但是並沒有不信。

他依稀記得琴姐對他說過,什麼九為極,什麼天境受限,打破了就是。

看來琴姐是對的。

「那不說這些,那把神劍到底在哪?」小雪問道。

芊芊道:「被藏起來了,其實房東去過一次,只是沒得到。準確的說是沒找到。」

這時候三木看向葉初:「你想要神劍?」 葉初收起行竊指南,既然他們不看,他也樂的高興,這裡面可是有禁忌的東西。

對於三木的問話,葉初點頭:「我是想找到,能拿到就更好了。」

三木毫不猶豫道:「現在不行,你太弱了,沒有九階,還是不要去嘗試了。」

額!!!

雖然可惜了點,但是葉初也沒說什麼,實際上他確實弱。

雖然六階很強了,但是比起三木他們,還是弱爆了。

沒有一身裝備,他也囂張不到哪去。

重點是一身裝備,關鍵時刻還用不了,主要還是劇情太超前了。

四階就有事沒事懟七八階,現在九階都懟過了,就差去懟極境跟天境了。

所以為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最近還是老實點吧,做點正常人應該做的事。

弒天劍的事先放著,被盯上的事,也先放著。

仙山的事也放著,時空轉輪也不用管。

源火空間也先丟著。

那麼,他還能幹嘛?

然後葉初問道:「這段時間,我應該幹嘛?」

眾人:「……」

這是不去玩點驚心動魄的,你就無事可做了是吧?

最後還是高健道:「要不,陪我們去拍婚紗照?」

葉初還沒回答,小雪就興奮道:「好啊,我們什麼時候去?」

葉初也是無語,人家兩個人到時候卿卿我我的,我們這不是去礙眼嘛。

而且吃狗糧有什麼好的。

「好,那就去。」

小雪笑道:「把小莉他們也帶去。」

葉初:「為什麼要帶上他們?」

「到時候讓貝貝跟小雅當燕子花童。」

「花童不應該是一男一女嗎?」

「花童,又稱小儐相,是指婚禮儀式上為新人(新娘)托婚紗或者在新郎新娘前面拋灑花瓣的小女生,一般都是4-5歲的小女孩,有些地方講究用5、6歲的「童男子」來陪伴娘,大概是求「早生貴子」之意。」

小雪拿著手機對著葉初一臉得意道:「看到沒有?網上是這麼解釋的。所以讓貝貝跟小雅當花童,是很正常的。」

葉初是一臉的黑線,解釋起來需要幾百字的,完全可以忽略嘛。

不過小雪都這麼說了,葉初能說什麼,好在沒說要把小雅帶出來,不然又是不停的吃。

崛起美利堅 要吃過界了。

幾天後,葉初他們出院回別墅。

葉初躲小雪身後,三木也是虛的可以。

他們就怕琴姐又來一頓。

在別墅大門口,葉初問道:「琴姐應該不會發飆了吧?再說,視頻不也上交給她了。」

三木心裡也是沒底:「琴姐很多年沒這麼生氣了,應該沒事了吧。」

「我覺得有點懸,要不去跟她賭兩把?」

「琴姐戒賭很久了,這是黑歷史,跟她賭不是找死嘛。」

「那你給我下點buff,我不經打。」

葉初剛說完就聽到有人道:「你們站在門口這麼久,是在想怎麼死嗎?」

來人正是琴姐。

葉初,三木:「……」

三木立即道:「琴姐大概是餓了,我去做飯。」

說完三木就直接跑了進去,葉初也立即道:「我去幫三木燒火。」

然後葉初也跑了。

芊芊舉手道:「我……」

「你也玩?」琴姐淡淡道。

芊芊笑道:「我陪琴姐。」

小雪也道:「琴姐不生氣了?」

琴姐開口道:「五十塊,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