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聽到雨辰的回答之後,白刃的爺爺也是露出了微笑。而隨後白刃的爺爺便看向了雨辰身後冰雪帝國的那些武者說道:「關於冰雪帝國雪女的傳說,老頭子我也是有所耳聞,不過讓老頭子意外的是你們竟然可以為了雨辰而做到這一步!冰雪帝國此次的恩情,老頭子記下了。」

而在聽到這名老者的話后,南宮家的老祖頓時心中一喜,要知道他們已經是站在這樣的低級帝國的頂峰的人了,而現在竟然得到了一個比他們實力還要強大的老者的一份恩情,這對於冰雪帝國來說無疑是意外之喜。「前輩,言重了。身為冰雪帝國的一份子,這是應該做的。」

而對於南宮家族老祖的話,白刃的爺爺只是點了點頭。而隨後白刃的爺爺有看向了那冰城的老祖說道:「你便是冰城之人吧?此次冰城為雨辰所做之事,老頭子記在心裡了。他日若有所需,只管說一聲便是。」

「前輩客氣了,雨辰是雪女師祖當日託付給我們冰城照顧的,那就是我們冰城的朋友,所以即使是冰城滅亡,我們定不會讓雨辰有任何損傷的。」只聽那冰城的老祖說道。雖然這些天元境的老祖在各大帝國都已經是站在金字塔頂峰的存在了,可是在面對白刃的爺爺也只能夠稱自己為晚輩。 而在白刃的爺爺在於冰雪帝國的老祖說話的時候,一旁的白刃看了雨辰一眼,而當雨辰接觸到白刃的眼神之後也是微微一笑,現在雨辰終於知道為什麼當日白刃會說只要他爺爺到來,整個大乾帝國就沒有人敢動他的!確實是如此,畢竟白刃爺爺的實力已經超出了大乾帝國的限制了。

「雨辰,既然之前大乾帝國帝都雨家說你已經不是雨家之人了,你可願意隨我回冰城,當然你的家族也同樣一起跟我們回歸冰城。老夫保證,在那裡沒有任何人可以欺凌你的族人。」而就在這個時候,冰城老祖便對雨辰邀請到。其實在來之前,這個想法冰城就已經決定了,而現在竟然出現了一名超越天元境的武者,力挺雨辰,所以這個對於冰城而言就更加的有必要了。

而在聽到冰城老祖的話后,雨辰心中也是微動,不錯今日之事過後,雖然雨家和林家不敢明目張胆的對清風鎮雨家下手,可是暗地裡用一些小手段還是非常可能的!將整個家族搬離大乾帝國無疑是一個最好的決定,這樣就不會隨時隨刻受到來自帝都雨家和帝都林家的威脅。

可是一旦雨辰想到無論是爺爺還是太爺爺一說到帝都雨家,都有一種急切的想要回歸帝都雨家的同時,雨辰的這個想法就動搖了。雖然雨辰對於帝都雨家並沒有太多的好感,反而是充滿了負面的感情,可是雨辰改變不了的是,清風鎮雨家和帝都雨家的關係,以及爺爺和太爺爺幾代人對於回歸帝都雨家的渴望。

若是雨辰決定將整個清風鎮雨家搬到冰雪帝國的冰城裡,雖然那裡的條件對於雨家的發展可能會更好一些,而且雨辰也相信只要他將今日之事告訴爺爺和太爺爺,他們也不會責怪雨辰做出將清風鎮雨家搬離大乾帝國的舉動。可是雨辰相信即使是他們不說,這回歸帝都雨家將會是成為他們心中的一個巨大的遺憾,一個為之奮鬥了四代人,而最後放棄了,的遺憾。

雖然雨辰很像讓清風鎮雨家搬離,可是雨辰卻做不了讓整個雨家四代人都陷入遺憾的決定。畢竟清風鎮雨家從建立家族開始,他們的目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回歸帝都雨家,可是一旦搬離,清風鎮雨家將會失去這個為之奮鬥了四代人的目標,那個時候的清風鎮雨家將會是什麼樣子,雨辰也無法想象。

而就在雨辰猶豫的時候,一道人影便從遠處疾馳而來。而當這名武者來到這裡之後,便直接的站在了雨辰和雨易天兩人的中間,「不可!雨辰,清風鎮雨家不能夠離開大乾帝國!若是清風鎮雨家在這個時候離開大乾帝國,那麼我弟弟一輩子、甚至是為之所付出生命所做的事情就都沒有任何意義了。」而當這名老者來到之後便直接的對雨辰說道。

而雨辰在聽到這名老者的話后,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說什麼,而當這名老者看到雨辰的並沒有理解自己所說的之後頓時便解釋了一番。原來這名老者便是當初建立清風鎮雨家的那位先祖的親哥哥。

而當他弟弟也就是建立清風鎮雨家的哪位先祖當時被逐出帝都雨家的時候,雖然這名老者心中悲憤,不甘,可是當時他的實力低微,地位又輕,他的話根本就不能夠引起當時那些增長掌握雨家大權的人物的注意。

而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弟弟重新回到帝都雨家,所以這名老者便經歷了各種艱苦的修行,而時至今日這名老者已經是帝都雨家太上長老中的大長老,而在其手中也握著部分帝都雨家的絕對權利。

弟弟在被逐出家族之後,獨自一人紮根清風鎮建立清風鎮雨家,就是想要壯大清風鎮雨家從而重返帝都。而哥哥則是在帝都雨家之中,想盡一切辦法提升實力,向上爬,為的就是能夠迎回在外的弟弟。可是當哥哥已經在帝都雨家說的上話的時候,身在外面的弟弟卻已經長埋地下。

雖然為此哥哥也曾憎恨家族,可是那畢竟是他們所有人的家族,若是哥哥為此而毀了帝都雨家,那麼他將成為千古罪人,而且若是弟弟活著也絕對不會讓哥哥這樣做的。所以為了完成弟弟重返帝都雨家的心愿,哥哥便想盡一切辦法幫助清風鎮雨家,為的就是讓弟弟的後人可以繼承弟弟的遺願,重返帝都。

而當年資助清風鎮雨家並非是如同雨辰的太爺爺所說的那樣是帝都雨家,感覺到愧對於開闢了清風鎮雨家的哪位先祖。而是因為在雨辰眼前的這名老者在逐漸掌權之後,給帝都雨家開的小灶。目的就是讓清風鎮雨家壯大起來。

而當清風鎮雨家成長起來之後,哥哥便下令斷掉對清風鎮雨家的資助,目的就是讓清風鎮雨家可以不依靠他,而獨自面對風雨。而如今雖然清風鎮雨家要比當年強大的太多,可是依然沒有達到重新回歸帝都雨家的條件。

而哥哥雖然現在已經是帝都雨家的掌權者之一,可是在對於清風鎮回歸帝都雨家一事之上,有幾位掌權者是持反對意見,而其餘的都是保持中立。要知道在清風鎮雨家沒有達到回歸帝都雨家的條件之前,讓清風鎮雨家回歸帝都,那就是意味著當初對於弟弟的懲罰是錯誤的,所以那些懲罰弟弟的那一支都是堅決不同意。

而經過了這些年的爭鬥,可是哥哥依然沒有做到迎回清風鎮雨家回歸帝都。而清風鎮雨家想要回歸帝都雨家,就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就是整個清風鎮雨家強大起來,讓帝都雨家可以重視,第二個就是在每二十年的宗比之上,獲得前五,那就有機會重新回到帝都雨家、而奪冠就一定能夠回歸帝都。雖然清風鎮雨家為這個目標奮鬥了百餘年,可是距離目標依然還很遠。

而當日雨辰在死人墓之前所發生的事情,這名老者在前幾天也聽說了,所以這名老者便派人密切注意雨辰的一切動靜,可是在這段時間裡雨辰一直都沒有露面,所以這名老者派出的人便將目標鎖定在了真武學院。而當這名老者派出的武者看到雨易天和林鴻羽兩人分別代表雨家和林家擒拿雨辰的時候。這名老者派來監視雨辰的人,便有一人急忙的回到雨家將事情完完本本的稟告了一邊。

而在聽完稟告之後,這名老者便急急忙忙的往真武學院趕來,而就當這名老者在臨近真武學院之時便聽到了那冰城的老祖勸雨辰將清風鎮搬到冰雪帝國去。所以這名老者在聽到這裡之後便急急忙忙的出面勸告雨辰了。

而在聽到這名老者的話之後,雨辰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不過雨辰卻沒有那麼輕易的就相信了他。畢竟在之前自己面臨雨家和林家壓迫的時候,這名老者沒有出現,可是現在當事情解決了之後,他就出現了,這人情全都讓他一個人給領走了,天下間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而在那名老者看到雨辰的目光閃爍之後,那名老者便接著說道:「我知道你現在還不願意完全的相信於我,不過我所說的一字一句都是事實!而且我在此跟你保證,只要有我在一天,就沒有人可以動清風鎮雨家!」

而在雨辰感受到這名老者的真誠之後,雨辰心中的戒心也就稍稍的降低了一些,其實雨辰也是不太想讓清風鎮雨家搬離清風鎮的,畢竟那裡是雨辰從小長大的地方,不過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的如同這名老者所說的那樣,清風鎮雨家為了重新回歸帝都已經付出了四代人的心血,百餘年的奮鬥!無論如何,雨辰是不會讓太爺爺、爺爺以及雨辰的父親和兩位伯伯,他們一輩子的付出化為烏有。

「清風鎮雨家在四年之後的宗比之日,必定會重新回歸帝都!」雨辰看著那名站在自己身前的那名老者滿眼堅定的說道。而隨後雨辰便抬頭看著雨易天雙目之中充滿了殺意的說道:「四年之後的宗比,雨易天之名將從帝都雨家抹除!」而隨後雨辰又看向林鴻羽,雙目之間的殺意不減,「林鴻羽!四年之後,我定親上林家,我母親的那筆債,以及今日之辱我定親自討回來。」

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后,那名站在雨辰身前的那名雨家老者頓時滿臉欣慰,而雨易天和林鴻羽兩人這是臉色鐵青,他們堂堂人元境的武者,竟然讓一名陰元境的小子給挑戰了?這讓雨易天和林鴻羽兩人決定是恥辱!

雨辰求一張推薦票啦,,,各位月票君,請打賞啊!!!魂武從發表到現在,成績一直都不是非常的理想,雨辰也知道這跟我每天更新太少以及內容的質量有些關係,但是雨辰還是希望,各位親們還是可以打賞一下、、、、 「四年之後恭候大駕了!」林鴻羽和雨易天兩人在留在這裡也只不過是讓人笑話,所以他們二人便紛紛的離開了。可以說今天雨家和林家幾乎丟盡了來那個大家族的臉面,本來雨易天和林鴻羽兩人聯手而來,就是為了擒拿雨辰,可是現在就是他們兩大家族出動天元境的武者都悻悻而歸。

「哈哈哈、、、有志氣!」而就在這個時候,南宮家族的老祖對雨辰說道,「雨辰,白刃,既然你們兩已經與大乾帝國只見存在了那麼大的矛盾,不如這次的十大公子之比,你們代替我冰雪帝國出戰吧!」本來參加十大公子的名額就已經是滿了的,不過在之前死人墓發瘋之後,有一名參賽者便慘死在了死人墓之內。

所以現在冰雪帝國參加十大公子之比的人數還有九個,雖然現在多邀請了一個白刃,不過到時候,直接的從原來的那九人之中踢掉一個也就是了。南宮家族的老祖心中已經這樣決定了。

而對於南宮老祖的話,雨辰也是比較心動的,因為在大乾帝國的那些參賽者之中,沒有一個人是可以讓雨辰信任的,以前或許還會有慕天華這個人,不過現在卻是已經沒有一個了。尤其是在之前雨家和林家壓迫他和白刃的時候,四大學院的態度就已經讓雨辰感覺到不滿了。所以雨辰對於大乾帝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好感。反而是與自己毫不相干的冰雪帝國一次又一次的幫助自己,雖然雨辰也知道他們是看在雪女的面子上,不過那畢竟是幫助過雨辰的。

而且在冰雪帝國那邊,雨辰還是有許多可以信任的朋友的,例如:冰城的風雪、木葉、陳玄三人、南宮家的南宮博雄,冰雪宗的萬心,等等都是雨辰覺得可以結交的朋友。所以在心裏面雨辰已經站在了冰雪帝國的這一邊了。

「既然前輩邀請,我們豈有不答應之理?」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和白刃對視了一眼之後便紛紛的答應道。雨辰心中向著冰雪帝國,而白刃既不是冰雪帝國的人,也不是大乾帝國的人,所以對於白刃來說站在那邊都一樣,而且在之前無論是四大學院還是雨家、林家都讓白刃感覺到反感,所以對於白刃來說加入冰雪帝國的一邊,也未嘗不可!

其實想雨辰和白刃這樣加入其他的帝國出戰,在原則上是允許的,畢竟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意願。就像白刃不是大乾帝國的人,依然可以來參加名額之爭,若是白刃繼續贏下去,那麼白刃依然是有資格代表大乾帝國的。

而那四大學院之人,在看到雨辰和白刃竟然代表冰雪帝國之後,也是微微的苦笑了一下,畢竟雖然雨辰才是引起這一場轟動的中心,可是四大學院的人還是更加的看中白刃一些,因為白刃是陽元境的武者,而且還是陽元境二層!而雨辰只不過是陰元境而已,不過既然雨辰和白刃已經做出決定,他們也不能夠干涉。

「前輩,晚輩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前輩能夠答應。」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轉頭看著了冰城的老祖,而對其說道。

「呵呵,雖然老夫今日是第一次見你,不過你很對老夫的脾氣,老夫之前就說過你是我冰城的朋友,所以用不著那麼客氣。老夫知道你心中所想,放心雖然清風鎮不在冰雪帝國的範圍之內,不過有我冰城在,老夫就不會讓你清風鎮雨家有任何損失的!」而看著雨辰之後,那名冰城的老祖直接的說道。

「多謝前輩!」而在聽到對方答應之後,雨辰連忙的謝道,雖然之前那名雨家老者已經承諾過,有他在,就清風鎮雨家就不會出事,可是雨辰卻不能夠完全的信任他!就連他之前所說的那些雨辰也沒有全部相信。

而對於雨辰不信任自己,並且讓冰城的人對清風鎮雨家照護一二,那名雨家的老者雖然心中有一些過不去,雨辰寧願相信一個外人,也不願意相信自己。可是他並沒有說什麼,畢竟若是他跟雨辰互換了位置的話,他也是回這樣做的。而雨辰的所做是在為清風鎮雨家負責,所以那名雨家的老者雖然心中有一些不過去,可是卻還是比較贊同雨辰的處事方法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四大家族的地位最高的老祖分別帶著四大家族的現任家主趕來過來,而四大學院的院長,也都紛紛的出現。畢竟在這裡出現了超天元境的武者,即使是身為四大家族的掌權者,他們也不得不過來。

「既然前輩來到我大乾帝國,不如來我風家坐上一坐,休息片刻。」而就在這個時候,大乾帝國皇室風家的老祖對白刃的爺爺邀請到。而同時慕家的老祖也同樣也對白刃的爺爺邀請道。而雨家和林家的兩位老祖在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經過,所以,在風家和慕家兩大家族都紛紛邀請之後,雨家和林家兩位老祖雖然臉色有一些尷尬,不過依然對白刃爺爺發出了邀請。

而在聽到他們的邀請之後,白刃的爺爺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老頭子今天是為了我的兩個孫子來的,既然事情已經解決,老頭子也就不在此久留了。不過老頭子還是那一句話,年輕一輩的事情,年輕一輩自己解決,縱然是他們敗了,老頭也不絕無任何怨言!但若是讓老頭子知道有人以大欺小,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而當白刃的爺爺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在其身上的殺意縱橫,就是四大家族的老祖在感覺到這種殺意之後,心中都是一凌。

「既然已經無事,那我們走吧!」而就在白刃的爺爺對那四大家族的老祖說完之後便對雨辰和白刃兩人說道。而在聽到爺爺的話后,白刃便點了點頭。而雨辰則是站在冰雪帝國的那幾位老祖的面前對他們鞠了一躬,道:「今日各位之恩,雨辰銘記於心!」

而隨後白刃的爺爺大手一揮,寬大的袖袍隨之舞動,而白刃的爺爺連同雨辰、白刃三人便消失在了空中。而看著雨辰消失的身影,慕天華心中微嘆,「當日我真的錯了嗎?」慕天華心中想到。而在人群之中的王鈺夢在看到雨辰脫險之後,心中也是非常的高興,不過在高興的同時,卻又有一些失落。

原本雨辰便要比王鈺夢的實力高強的多,而且雨辰的天賦也比王鈺夢的強的太多,所以雨辰和王鈺夢只見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尤其是現在竟然會有天元境甚至是超越了天元境的強者為雨辰出頭,這讓王鈺夢覺得自己離雨辰越來越遠了!

而在雨辰他們三人的身影消失之後,冰雪帝國的那些天元境老祖看著大乾帝國四大家族的老祖,只是冷哼一聲,便紛紛離去了,而大乾帝國的那些天元境的老祖並沒有阻攔。可以說經此一事,大乾帝國和冰雪帝國的關係更加的惡化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雖然其他三大家族的老祖感覺有一些失面子,可是也並沒有太過於望心裡去,畢竟他們都已經修鍊了無數的歲月,這份心境還是能夠保持的。可是雨家的哪位老祖心中卻是微微的發苦。

雨辰可是他雨家之人!雖然現在只是一個分家子弟,可是那也是雨家之人啊!而這個雨家分家之人竟然能夠動用超越了帝都雨家的實力,無論是冰雪帝國,還是白刃的爺爺,都是大乾帝國帝都雨家無法招惹的對象。可是這些強大的勢力卻甘願為雨辰出頭,這不得不讓雨家的老祖開始注意清風鎮雨家,注意雨辰了。

不過讓雨家老祖心中安慰的就是雨辰並沒有脫離雨家,而且在雨辰的心中還是想要回歸帝都雨家的,先不管雨辰顯然清風鎮雨家回歸帝都雨家是出於何目的,只要雨辰還是雨家之人,對於雨家老祖來說就是一個機會,一個讓雨辰融入帝都雨家的機會。畢竟能夠讓那麼多人為之出頭的雨辰,在雨家老祖看來絕對不會只是一個簡單陰元境武者。

雖然雨家老祖的想法有一些市儈,不過這幾乎是每一個家族當家的都會去做的事情,一切以家族利益為重!這是每一個世家人懂得,而且是必須做到的。所以今天之事,雨辰是讓雨家的顏面受損,可是利用的價值卻也凸顯了出來。若是雨辰只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分家子弟的話,絕對不會引起雨家老祖的注意。

雖然雨家老祖已經對雨辰產生了好奇心,不過卻並不會因為這種好奇心而就討好雨辰、討好清風鎮雨家,讓清風鎮雨家重返帝都的!雖然雨辰的分量在雨家老祖的心中已經非常的重了,可是依然沒有達到讓他為雨辰破壞族規,並且承認當年的事情是他們錯誤的地步。

「四年嗎?那就讓我看看四年之後的你能夠成長到哪一步?竟然膽敢放出如此豪言壯語!」雨家老祖心中想到。而隨後雨家老祖也沒有理會其他人便直接的離開了。 在白刃的爺爺將雨辰和白刃帶走之後,其餘四大家族和四大學院的武者們也都一一散去了。而今日之事引起的震動,也在瞬間傳遍了整個大乾帝國的帝都,而且還在以飛快的速度向著周圍的城鎮飛去。

而雨辰之名也將在今日震動整個大乾帝國!甚至是這周圍的五大帝國!無論是冰雪帝國不惜兩國開戰、也要千里疾馳,以七名天元境、幾十名地元境,以及近百名人元境的強大陣容強勢挺進大乾帝國的帝都為雨辰出頭。

還是超越天元境的武者現身大乾帝國,執手之間便滅掉一名林家的天元境武者,並且以強大的氣勢震懾四大家族,使得四大家族不得不對其低頭。這名超天元境的武者到來,不但解救了雨辰的危機,甚至是還主動認下雨辰為自己的親人。而雨辰也從一個卑賤分家子弟的身份,一躍而擁有了實力雄厚的背景。這一件件事情都像是一道道驚雷一般,讓人無法接受!

尤其是對於雨易天和林鴻羽兩人而言,在起先的時候,他們二人可是信心滿滿的前去,而且在他們的打算中,即使是南宮麟像當日一樣為雨辰出頭,雨辰的結局也依然會十分的凄慘,可是當結果下來之後,卻是他們不但沒有擒下雨辰,反而讓雨辰一巴掌一巴掌的狠狠地扇在了雨家和林家的臉上。

而對於雨易天而言,結果無疑是最讓他無法接受的,雨辰,他只不過是自己曾經一個手下敗將的兒子!可是今天雨易天不但沒有任何收穫,反而將雨辰主動的送到了帝都雨家的視野之中,雨易天自然是能夠想得到,今日之事發生之後,雨辰肯定已經走進了那幾位雨家掌權者老祖的手裡。

雖然雨易天的父親是現任雨家的家主,可是想雨家這樣傳承了無數年的家族來說,整個家族可是十分複雜的,雖然身為家主擁有很大的權利,可是並不是身為家主就可以號令整個雨家的!尤其是之前出面阻止雨辰脫離雨家的那名雨辰一脈的老祖在回的家族之後,其位子便再一次的往上提升了,而雨家如此決定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而被帶走的雨辰並不知道現在他的名字已經徹底地響徹了整個大乾帝都,當然白刃的名字也自然是一起震動了所有的武者,之前白刃在比試中的時候,便以自己的時候證明了自己,而現在白刃無疑又用自己的背景震驚了所有人。

而就在帝都之中傳遞著有關於雨辰和白刃的令人震驚的消息的時候,雨辰和白刃兩人去已經來到了帝都南部的一個偏僻的庭院之內。而當雨辰被帶來之後依然有一些恍惚,雨辰在今天之前可從來都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今天發生的事情,不但震驚了五大帝國的武者,就連當事人雨辰也是被震驚的不輕。

「好了,已經到了!這裡便是我暫時居住的地方。」白刃的爺爺,看著雨辰對其說道。「爺爺,你怎麼又找了個這樣的破地方?也只有您老人家能夠找到這樣的地方了!」白刃看著這周圍的破破爛爛的庭院而嚷道。其實這些年來,白刃的爺爺帶著白刃跑過無數的地方,而且每一次白刃爺爺找的落角的地方都是類似於這樣破落庭院。

「哈哈哈、、、怎麼?就連刃兒也開始嫌棄我著糟老頭了?」白刃的爺爺看著白刃而笑道。雖然白刃看似不滿的抱怨,可是卻沒有任何不滿的情緒,而白刃的爺爺依然是那麼的慈愛的看著白刃。

「刃兒,折騰了那麼久,我想你們也該餓了吧!你先去買一些吃的回來吧。」而在雨辰和白刃回來片刻之後,白刃的爺爺對白刃說道。其實像雨辰這樣已經達到了陰元境的武者,雖然還離不開乾糧,可是即使是兩三天不吃也不會感覺到餓,就是十多天不吃也不會餓死。所以白刃的爺爺只不過是順便找了一個借口白刃支開而已。

而聰明的、又了解自己爺爺的白刃自然是知道自己爺爺的意識。不過在聽到爺爺的話后,白刃並沒有起身離去,而是目光不移的看著自己的爺爺。而白刃的爺爺在看到白刃的目光之後,頓時沒好氣的笑罵道:「怎麼?現在連爺爺也不信任了嗎?」

而在聽到爺爺的罵聲之後,白刃也是微微一笑,因為白刃對於自己爺爺的了解,既然爺爺已經這樣說了,那就應該不會為難雨辰的。「爺爺!他以前是我朋友!現在是我兄弟!」而後白刃起身對自己的爺爺,一言一語的鄭重的說道。

而隨後白刃給了雨辰一個放心的眼神之後,便離開了。而對於白刃爺爺將白刃支開,雨辰自然也是知道的,而在看到白刃的動作和對他爺爺說的話之後,雨辰還是有一些感動的。「這小子!」而在看著白刃離開的背影之後,白刃的爺爺笑罵道。

「雨辰,我跟刃兒相依為命近二十年,你是他第一個承認是他朋友的人!看見他有自己的兄弟、朋友,老頭子我也為他高興。既然刃兒都把你當成兄弟,那麼我現在只問你一句話:你可是真心結交刃兒這個兄弟的?」白刃的爺爺雙目緊緊的盯著雨辰的眼睛問道。

而在被白刃的爺爺注視著之後,雨辰感覺自己彷彿都要被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洞穿了一般。不過雨辰卻並沒有迴避這樣的目光,而隨後雨辰便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跟白刃認識越久,我就越發的感覺,彷彿在我們倆體內都流著相同的血液一般,甚至是有時候我能夠感覺到白刃心中的想法!我想白刃應該也是一樣的!從昨晚我開始喊他那聲大哥起,他便是永遠是我的大哥了。」

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后,白刃的爺爺並沒有說明什麼,不過白刃的爺爺一雙眼神從來沒有離開過雨辰的眼睛。「嗯!雖然我也有一些不相信你們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可是確實是刃兒跟我說過,他也有過你說過的那種感覺。」白刃的爺爺移開了注視著雨辰的目光,而淡淡的道。

「雨辰,刃兒相信你,那我也就相信你了!雖然之前我便認下了你,不過接下來我會告訴你我和刃兒的身世,若是你到時候還願意認我這個爺爺的話、我會把你跟刃兒一樣當成親生的孫子一樣看待的。若是你不願意,我便放你離開的。」白刃的爺爺在周圍布下了一個結界之後對雨辰說道。

「我、、、」而在聽到白刃爺爺的話之後,雨辰便回應道,可是雨辰的話還沒有說出來,便被白刃的爺爺打斷道:「不急,你先聽我說完再說不遲。不過今天我跟你所說的一切,希望你都不要讓刃兒知道。」而在聽到白刃的爺爺這樣說之後,雨辰點了點頭之後,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其實我們並不是大乾帝國的人,而我也不是白刃的親爺爺。」白刃的爺爺緩緩地對雨辰說道。原來白刃的爺爺原本是五大神域之中的中級領域劍神域之中的一個中級王朝天峰王朝玄劍宗的大長老。可是在十八年前,當時玄劍宗宗主的親弟弟白長風,以下犯上,暗中勾結外人,暗算了當時玄劍宗的宗主,並且謀取了玄劍宗宗主的位子。

而白刃正是玄劍宗宗主唯一的兒子,而在白長風奪得宗主之位之後,便想要殺掉白刃,可是卻被白刃的爺爺等一批忠誠於宗主的長老所阻止。而白刃的爺爺為了能夠就出白刃脫離虎口,更是用自己的親孫子頂替白刃,讓其他的長老帶走,引開白長風。

而這狸貓換太子的計謀雖然成功了,可是那一戰,除了白刃的爺爺帶著白刃離開了玄劍宗,四海為家之外,其餘的長老盡數戰死,而在襁褓之中,白刃爺爺的親孫子也同樣在那一戰之中死去了。

雖然假的白刃騙過了白長風一時,可是最終依然暴露了,所以整個玄劍宗便開始滿天下的追殺白刃的爺爺和當時還在襁褓之內的白刃。而為了躲避玄劍宗的追殺,白刃的爺爺幾乎帶著白刃跑遍了天下,而最終白刃的爺爺便離開了劍神域,而躲在了這個雪神域之內。

不過即使是這樣,白刃的爺爺依然不放心,所以每過一段時間,白刃的爺爺便會帶著白刃換一個地方居住一小段時間,而這十八年來他們祖孫倆都是如此的度過的。雖然現在已經十八年過去,可是玄劍宗對於他們的追殺並沒有停止過,只不過大乾帝國距離劍神域天峰王朝距離遙遠,玄劍宗的人並沒有追來而已。

相信只要白刃的身份一暴露,並且讓玄劍宗的人知道的話,他們肯定會派遣大批的殺手前來除掉白刃這個隱患的。雖然現在的玄劍宗宗主白長風是白刃的親叔叔,可還是白長風可是一個連自己親大哥都能夠殺害的人,對於白刃他更加的不會有什麼惻隱之心了。 而白刃的爺爺為了不讓白刃從小便背負著如此沉重的深仇雪恨,所以便一直都沒有告訴白刃實情。「雨辰,我告訴你這些,只是想要告訴你,跟刃兒做兄弟,很有可能會隨時性命不保。所以你若是選擇離開,我能夠理解。」白刃的爺爺看著雨辰而緩緩地道。

以白刃爺爺超越天元境的實力都要躲躲藏藏的避開玄劍宗的追殺,就足以想象玄劍宗的實力有多麼強大。雨辰在聽完白刃爺爺的敘述之後,雖然很震驚,可是卻沒有絲毫畏懼,非凡沒有想要遠離白刃的想法,反而有一種想要跟白刃站在一起共同承擔這份重擔的想法。

「爺爺,在清風鎮雨家,我有一個跟你一樣慈祥的爺爺,他對我的寵愛,就像你對白刃的一樣。我說過,既然我已經認下白刃這個大哥,那麼大就永遠是我的大哥!既然那是大哥的血海深仇,那也就是我雨辰仇人!總有一天,我會跟大哥聯手踏上玄劍宗的宗門,親手結束了白長風的性命。」雨辰對爺爺,肯定的說道。

「哈哈哈、、、好!刃兒果然沒有看錯你!能夠看到刃兒有你這麼個兄弟,我就是死了,也安慰了。」白刃的爺爺看著雨辰而安慰的笑道。雨辰既然還喊他爺爺,那麼就表明了雨辰的立場,而白刃的爺爺也不希望白刃永遠的都是這樣是一個沒有朋友,沒有兄弟的孤獨的人。

「雨辰,既然你還願意喊我爺爺,那我以後就喊你小辰子了。小辰子,其實爺爺有一件事情想讓你幫忙。」爺爺看著雨辰對其說道。「小辰子,其實今天爺爺跟你說這些,一方面確實是為了試探你,這一點,爺爺跟你認錯。而另一方面也是想讓你幫我這個忙。」

其實白刃的爺爺一開始確實是為了試探雨辰,若是雨辰真的有因為畏懼了玄劍宗而跟白刃劃清界限的話,白刃的爺爺確實是會放雨辰走,畢竟他答應過白刃了的。不過卻也不會那麼容易的就行雨辰離開,畢竟只要多一個人知道白刃的身世,那麼白刃便多一份危險。

「爺爺,您說,只要是雨辰能夠做到的,雨辰一定辦到。」雨辰在聽到爺爺的話后,頓時便應道。雖然雨辰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可是既然事關白刃,雨辰自然是要幫忙的。

「呵呵、、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想讓你在刃兒的實力達到地元境的時候,將刃兒的身世告訴他!讓他可以為自己的父母報仇!不過爺爺希望你可以幫忙看著刃兒,雖然刃兒這個人平日看起來來好像對任何事情都無所謂,其實在刃兒的心裡卻是極其的想要知道自己父母的事情。我怕刃兒在知道了真相之後,會做出傻事來!」爺爺繼續跟雨辰說道。

「爺爺,我知道,不過為什麼這件事,爺爺自己不跟他說呢?我想以爺爺在他心中的地位,你的話他一定會聽的。」雨辰問道。

「恐怕我等不到那一天了!」爺爺看著雨辰,而緩緩的道。而在他的話語之中,充滿了一股濃濃的不舍,和不甘。

「怎麼會這樣?」而在聽到這話之後,雨辰也是一驚,要知道天元境的武者可是活上千年不是問題。而超越天元境的武者那存活時間可就更加的長了。

「這話說起來可就長了。」爺爺說道,而隨後爺爺便詳細的將前因後果所了出來。在當初逃離玄劍宗追殺的時候,爺爺他便已經開始暗中建立自己的勢力以便於以後殺回玄劍宗,而為了給他們提升時候,爺爺他曾經去過冰雪帝國以北的冰海。

而在那冰海之中,爺爺他曾經與一隻天元境的冰蛟大戰了數天,而終於將冰蛟斬殺,並且獲取了冰蛟的妖元。雖然在那一場大戰之中冰蛟被殺,可是爺爺他也被冰蛟的所傷,一股極為強大的寒氣囤積在了他的體內。雖然時隔已經數年了,可是這股寒氣不但沒有被驅逐,反而越來越壯大了。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這股寒氣時常發作,若是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的話,這股寒氣徹底的爆發之時,也就是爺爺他喪命之日。所以可以說今天就是爺爺他在交代自己的身後事了。而且爺爺身上的傷勢,即使是白刃都不知情。

而在聽到爺爺的話后,雨辰心中也是一驚,冰雪之地北方的冰海雨辰也曾經聽聞過,那裡可是一片冰域,而且在那裡可是極致的冰冷,就是陰陽境武者到了冰海之後也無法承受那裡的寒冷,甚至是還很有可能會被那寒冷的氣候所凍殺掉。

可是爺爺他竟然深入冰海,而且還斬殺了一隻冰蛟,可想而知那種難度!「爺爺,可否讓我看一下?」不過讓雨辰聽到爺爺他是被冰蛟所傷之後,雨辰便想要查探一下,因為在雨辰的體內可是有著比冰蛟妖元更加厲害的玄武精元珠,而且玄武精元珠之中就具有著一種強大的寒意。所以雨辰向看看自己的玄武精元珠是不是可以吸收掉這股寒意。

而在聽到雨辰話后,白刃的爺爺,不,也是雨辰的爺爺,也沒有在意,便將自己的手遞給了雨辰,而隨後雨辰的手指的指腹便壓在了爺爺的經脈之上,而同時一股股陰元之力便從雨辰的手指之中湧入到了爺爺的體內探查那股寒氣了。

而當雨辰的陰元之力順著經脈行走之後,當雨辰的陰元之力行走到爺爺的丹田之處的時候便發現了在丹田的旁邊,有著一團異常的元力。而這股元力擁有著強大的寒意,即使是雨辰的陰元之力在觸碰到這股寒意之後,也是直接的被冰凍,而後吞噬了。

在這股寒意剛剛入侵到爺爺他的體內的時候,並沒有那麼的強大,可是這些年來,這股寒氣不斷的吞噬爺爺的元力而逐漸地壯大,可是爺爺他有沒有任何辦法能夠將之驅逐出去,所以就只能夠用強大的元力將這股寒氣鎮壓起來,可是越是鎮壓,這股寒氣也就越發的壯大。

「果然好強!」而在察覺到自己的那股陰元之力被冰凍吞噬掉之後,雨辰心中感嘆道。而隨後雨辰便開始調動一絲絲的玄武之氣融入到自己的陰元之力之中,繼續的向著那股強大的寒意涌去。而當這股融入了玄武之氣的陰元之力在接觸到那股寒氣之後,這一次並沒有在將雨辰的陰元之力冰凍吞噬。而是不斷地後退最後龜縮在了那團寒氣之中了。

「額?」而在察覺到這種情況之後,雨辰和爺爺兩人同時遲疑了一下。爺爺是吃驚,而雨辰則心中暗道了一聲:「果然有效。」而隨後雨辰便操控著自己的陰元之力向著那團寒意涌去。而當雨辰的陰元之力接觸到這股寒氣之後,雨辰可以感覺到這股寒意在畏懼,不過雨辰卻不但算放過去,而是用自己的陰元之力一點一點的將之包裹吞噬。

由於雨辰的實力太低,而且爺爺他的實力太高,尤其是那團寒意也非常的強大,所以雨辰每一次的吞噬,只不過是其中的萬分之一都不夠。雖然效果不是太理想,可是卻是有著一些作用的。

「小子,像你這樣吞噬,你要將它吞完要到什麼時候?」而就在這個時候,火麒麟的聲音在雨辰的耳朵里響起。而在聽到火麒麟的聲音之後,雨辰心中頓時一喜,「小火,你有辦法嗎?」雨辰問道,既然火麒麟這樣說,以雨辰對他的了解,火麒麟肯定已經有了什麼方法了。

「要想將這團寒氣都抽出來,雖然那老頭的身體承受的了,可是你的身體卻承受不了,若是你擁有朱雀精元珠的話,那麼這個問題自然是不存在的!以朱雀精元珠的力量,想要消滅這一點點的寒意簡直是輕而易舉。」火麒麟說道。

「難道你是讓我將朱雀精元珠找到之後才來處理這團寒意嗎?可是那樣的話,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畢竟另外的一份殘圖雖然有了一些下落,可是想要那麼快找到朱雀精元珠還是不太現實的。」雨辰說道。

「誰讓你一定要找到朱雀精元珠了?朱雀是五大神獸之一,可是我麒麟一族也同樣是五大神獸之一,我的本源之火雖然比不上朱雀火焰,可是這一點對我來說卻還是小事情。」火麒麟淡淡的說道。

「也對啊!我怎麼沒有想起來這一茬?」而在聽到火麒麟的提醒之後,雨辰說道。「那小火,你要怎麼做呢?」雨辰接著問道。

「這個老頭好像有一點本事,而我現在不想讓他發現我的存在,所以這一切就交給你了。你只需要進大程度的動用玄武之力將這團寒意吞噬進入到自己的體內,其餘從就交給我了。」火麒麟對雨辰說道。

其實在雨辰還在真武學院面對雨易天和林鴻羽兩人的時候,火麒麟就一直注意著外面,尤其是雨辰被白刃的爺爺帶走之後,火麒麟更是不放心雨辰,而時時刻刻的注意著雨辰的動向,因為白刃的爺爺實力很強大,現在沒有恢復的火麒麟根部就不是他的對手。 「爺爺,你體內的這團寒氣也許我有辦法,不過我也不能夠一定的保證將這團寒氣驅逐出去。」雨辰對其說道。而在聽到雨辰的話后,白爺爺頓時心中一喜,畢竟這幾年來他可是被這團寒氣折騰的夠慘,在這團寒氣沒有發作的時候還好,可是一旦發作了,就是他超越天元境的實力也有些承受不了。

不夠在高興之後,白爺爺又有一些擔憂的道:「還是算了!這些年來,我可是清楚的知道這團寒氣究竟有多強大,即使是我都沒有任何的辦法!這團寒氣若是被釋放出來,恐怖在一瞬間便足以將你凍殺的。」

「相信我吧!若是有危險,我會立刻停止的!」雨辰說道。而在看到雨辰鄭重的眼神之後,白爺爺便同意了讓雨辰嘗試一下,這倒不是因為白爺爺虛偽、矯情,而是因為白爺爺確實已經將雨辰當成親人了!這不光是雨辰跟白刃兩人給人的感覺非常的相似,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白爺爺無法看到自己的親孫子長大,可是對於像雨辰,白刃這樣類似於他孫子的人,白刃爺爺確實是發自內心的慈愛。

而隨後只見雨辰的手掌不停的移動,手指不停的變幻,頓時一道道印記在雨辰的手掌之中被結出,而在這道印記被結的出的同時,頓時一股恐怖的氣息伴隨著強大寒意從雨辰的周身涌動而出。

而在察覺到從雨辰身上湧出的這股強大寒意之後,白爺爺也是心中猛地一震,尤其是從雨辰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恐怖的氣息就是白爺爺也感覺到了一種壓迫。這倒並不是這股氣息強大到超越了白爺爺,而是因為這股壓迫感並非是氣勢上的而是來自靈魂深處的。

要知道玄武可是五大神獸之一,尤其是這棵精元珠還是第一代玄武留下來的,其氣息之中自然是帶著那股霸道和尊貴!「看來小辰子,也是一個有著自己故事的人。」白爺爺心中想到。

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已經操控著玄武之力湧入到了白爺爺的體內,而當這股霸道的玄武之力接觸到白爺爺體內的那團寒意之後,那團寒意頓時畏懼的顫抖,而玄武之力彷彿是發現了自己的獵物一般,在雨辰的操控之下,頓時將那團寒意分割出了一小部分,而後將之包裹容納。

而在玄武之力將這團寒意包裹之後,雨辰便控制著,玄武之力將這團寒意慢慢的從白爺爺體內拉出來。而就在這股寒意被雨辰拉出來的剎那,頓時這團寒意便猶如有意識一般,順著玄武之力向著雨辰的體內沖了過去。

而看著這一幕,白爺爺還以為是雨辰自己要將這團寒意吞噬掉了,白爺爺臉色一變,頓時便喊道:「不可!」可是白爺爺的話音還沒有落下,這團寒意就已經鑽入到了雨辰的體內了。這團寒意的強大,白爺爺可是深有體會,雖然雨辰所吸收的不過是百分之一而已,可是對於現在實力的雨辰來說還是無法承受的。

而這吞噬了這團寒意之後,雨辰便盤腿而坐,靜下心來,將一切都交給了火麒麟。不過在這股寒意進入到雨辰體內的瞬間,這股恐怖的寒意便雨辰的周身都蔓延了。不過在雨辰的體內因為有著玄武之力,所以,這股強大的寒意卻無法奈何的了雨辰。

不過在外界,恐怖的寒意從雨辰的周身爆發,而且這股恐怖的寒意還在不斷地向著四周蔓延,而周圍的地面都在瞬間結出了一層厚厚的冰晶。不過在雨辰的身上確實一塊冰晶的蹤影都是沒有出現。

而在這團寒意湧入到雨辰的體內之後,火麒麟的本源之火頓時便化作了一團團炙熱的元力在雨辰的體內流淌,由於這炙熱的元力是由火麒麟操控的,所以在短時間之內以雨辰的肉身而言並不會有太大的傷害。

而外界的白爺爺在看到雨辰靜坐不動之時,百爺爺還以為雨辰出事了,頓時白爺爺一步走在了雨辰的面前,而隨後白爺爺手指點動,頓時一股強大元力便在白爺爺的手指之上流轉,而隨後白爺爺便將自己的手指點在了雨辰的胸膛之處。

可是就在白爺爺的手指點在雨辰身上,想要幫助雨辰將那股寒意鎮壓下來的時候,頓時在雨辰體內的玄武精元珠猛地一顫,頓時一股強大氣息從雨辰的身上爆發,而白爺爺也被這股強大的氣息所震退了數步。

而在被震退之後,白爺爺依然沒有緩過神來,要知道白爺爺可是超越了天元境的武者,在大乾帝國,單對單能夠將他逼退的武者,絕對不存在。可是之前在那股氣息之下,就是白爺爺也感覺到了一種渺小,就如同螻蟻仰望天空一般!

要不是因為白爺爺的手指還在顫抖以及後背冒出的一聲冷汗真實的存在,恐怕白爺爺還會認為之前那隻不過一個夢而已。而在這一刻,白爺爺看待雨辰的眼神,也有一些變化了,在之前白爺爺純粹是將雨辰當作是一個孫子輩的小子那樣對待。可是現在,雨辰的位置無意提升了很多。

「難道這就是雪女留下用來保護雨辰的手段嗎?真不知道雪女又該死何等的強大!」白爺爺心中感嘆道。其實白爺爺這倒是誤會了,雖然雪女是給雨辰留下了報名的手段,可是在雨辰沒有達到生死一線的時候,那個手段是不會自己觸發的。而這一次純粹是因為玄武精元珠的力量而已。

「果然如此!」而在於這股侵入到雨辰寒意接觸之後,火麒麟便發現了這團寒意的秘密。其實這團寒意並非是純粹的力量,在這股寒意之中還有著一絲微弱的冰蛟的意識。想來應該是當初白爺爺在擊殺了冰蛟的時候,冰蛟將自己的神魂融入到這股寒意之中,給予白爺爺重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