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別墅裡面,德納的人都坐在沙發上面,屋子裡面瀰漫著香煙的味道,房間里也凌亂不堪,一大群男人在裡面,肯定沒人收拾。

德納就坐在沙發上面,對著一旁的男子道:「情況怎麼樣?」

「不怎麼樣,」男子聳了聳肩:「他們的窗帘幾乎都是拉上的,刀鋒又是一個謹慎的人,不管到哪裡都會尋找掩體,所以想要用狙擊步槍來擊穿他的腦袋,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那就換班,二十四小時尋找,我就不相信他沒有露頭的時候。」德納冷冷道。

幾名手下俱是面面相覷,他們之所以會來這裡,就是抱著幹掉這名在地下世界久負盛名的刀鋒,可是這麼多天過去了,內心當中的激情早已經被耗損完了,只是敷衍的應著聲。

「不過這幾天我們也可以休息休息,」德納突然想起了什麼,拍了一下腦袋道:「根據我的消息得知,現在岡薩羅父子兩個人正在想辦法來對付他,我們還是當一個看客,看看好戲。」

幾名手下聽到這個,歡呼不已。

德納站起身來,隨意的瞥了一眼那邊的別墅,嘴角掛著一絲笑容,刀鋒啊,看來想要殺你的不只有我,你得罪的人太多太多了,你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 「我想跟她談談。」葉靈撫撫額,現在的情況再拖下去真的沒有意義,是時候作出決定了。但這個決定,像方家萱說的,很明顯影響了樂小舒以後的生活,要怎麼抉擇,還是她自己來定好了。

「原主同意相見。」

葉靈點點頭,等見著人,樂小舒眉頭緊蹙,看來事情她應該是知道的。

「抱歉,可能跟你想像的結果不太一樣。」葉靈雖然希望原主滿意,但是這一次,似乎又拿不到高分了。

樂小舒抿抿嘴:「其實,我應該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只是一直不肯相信……」所以做了那麼多傻事,想要告訴自己那結果不是真的。

住在樓上的女人 可是,她不得不接受這樣的結果不是嗎?

她回想起當初的種種,正如葉靈說的,那個人,真的從來沒有說過喜歡她愛她的話。他那樣子,是連哄騙她都不願意還是純粹覺得沒必要?她以前以為他只是羞於表達,但一個人心裡充滿的東西,會一次都不溢於言表嗎?

葉靈看著她的模樣,還是打斷了她的回憶。

「現在的情況,大概你也了解了。對於你想知道的事,我的看法,是否定的。我不否定你們當初在一起是不是因為彼此喜歡,畢竟我沒有參與在其中。不說也不代表沒有。但是以現今的情況來看,他應該是達不到你想要的標準的,他不可能做你想像中的那些事,甚至他的觀念都不會因為你而有絲毫的改變,反而要變的是你,必須你去遷就他。很明顯的,你們現在的處境就是他強你弱,強得沒有對比性,所以他對你的態度都是吩咐式的。像上司對下屬那樣。以後也都會是這樣的相處方式,即使結了婚,你能接受嗎?」

樂小舒抿抿唇,眼神灰暗,還是忍不住問:「如果我變強呢?」

「你覺得他媽媽是個強勢的人嗎?」

樂小舒不用考慮就點了頭。

葉靈又給她分析:「在董家,董筠睿和他母親的性格是很相像的,都是強勢形,如果這個家再匹配一個強勢的兒媳,你覺得問題會少嗎?所以我不覺得他們需要多一個女強人。」

「可是……」

樂小舒的猶豫,都在告訴葉靈一件事,那就是到如今,她還是不想放棄董筠睿。

葉靈斂眸,再次說道:「你一直說要看他對你的是不是愛情。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愛,我只知道,和他在一起,你不會開心。一起生活了那麼久,有多少日子是過得開心的你可以自己數數看。」

「雖然我不懂愛是什麼模樣,但是應該不是董筠睿那樣的。你是他女朋友,可是他對別的女人都比你熱情,他欣賞尊重別的女人,反而從來不在乎你的想法……這是愛嗎?如果有愛,首先應該是開心的吧?至少會做件讓你暖心的事吧?可是他有嗎?愛讓人心存希望,也對未來有展望。這些你有嗎?至少在這待了這麼久,我是沒有在董家體會到的。」

樂小舒被說得低下了頭,心中僅存的那一絲期望,正被抽絲剝繭,一點一點的失去。

「而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有前科,他在這方面很難再信任你。 神奇寶貝之系統不靠譜 沒有信任必定不會有尊重,連基本的尊重都沒有,傷害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葉靈有些無情的戳著她的痛處,不痛,就會忘記所受的傷。

只有記住痛了,才能決心走另外一條路。

https://ptt9.com/147791/ 「呃,最後我也想說聲抱歉,可能因為我處理不當的緣故,黎昳翼似乎……」喜歡上她了。

樂小舒長舒一口氣,緩緩的說:「我明白了。」

「還需要我再做些什麼嗎?」葉靈表示事情到尾聲了。

樂小舒想了想,反而問她:「你還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我嗎?」葉靈一時沒反應過來。

「對呀,你有沒有什麼地方想去的,或者什麼人想見……」

「倒是有……」

「那你去完成吧。」

「嗯,我就見個人就可以了。」

帶著愧疚,葉靈約了黎昳翼見面。

好像還在工作,所以只能等他晚上下班。

葉靈有些忐忑,還帶著點緊張,第一次主動的約一個喜歡自己的人,感覺有些特別。

「小舒!」

他大步來到她面前,抑制不住的欣喜。

做夢也沒有想到,朝思幕想的人會跟自己約會,而且還是她約的,自從上次被拒絕後,他努力的想要忘掉這個人,可是越努力,越是徒然。

能再見她,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他的開心!

葉靈看著某人無處安放的手,一米八幾的人嘴角一直往上翹,不自覺也跟著笑了起來。

喜悅似乎是能感染人的。

「走一走吧?」葉靈沒想到自己要做什麼,只是想臨走前見一見這個人。

黎昳翼拚命點頭,然後走到她旁邊,看她沒拒絕,心裡又一喜。

她想不到要說什麼,畢竟自己不能脫離了這個身份和他說話,不然會很怪異。但是真正想跟他見面的其實是自己。

「那個……」她想解釋這個,可是該如何解釋?

「沒什麼。」望著他期待的眼神,她忽然說不下去了。

樂小舒的決定她無權阻止,若然是回去董筠睿那裡,那黎昳翼這邊一定是斷得死死的,加上他已被離職,以後能見面的機會應該是少之又少,而且董筠睿那態度,巴不得方圓十里之內不會出現黎昳翼吧?

若是樂小舒選擇了董筠睿還跟黎昳翼有來往,那絕對是自己坑自己,樂小舒應該還不會笨到這種地步吧?

樂小舒會選黎昳翼嗎?

從方家萱口中就知道,黎昳翼已經被她們劃分是兩個世界的人,這種等級,就像樂小舒與董筠睿一樣。

所以,這會是最後一次吧?

樂小舒最後一次主動見黎昳翼。

葉靈最後一次見他。

若是這樣,那就做點想做的事吧。

葉靈想起那天在異鄉的城市,和這個人吃吃喝喝,到處玩樂,其實蠻開心的。

葉靈轉身,對著黎昳翼展開笑顏,伸出了自己的手:再次邀請這個人開開心心的玩一次吧,最後一次,然後把話說清楚,好好做個告別,既然來了,就不帶遺憾走…… 葉靈想起那天在異鄉的城市,和這個人吃吃喝喝,到處玩樂,其實蠻開心的。

葉靈轉身,對著黎昳翼展開笑顏,伸出了自己的手:再次邀請這個人開開心心的玩一次吧,最後一次,然後把話說清楚,好好做個告別,既然來了,就不帶遺憾走……

「你喜歡什麼?我……」請你去吃呀,這個城市住了這麼久,還沒有真正的好好品嘗過,若是這個人願意帶著自己,應該也是件愉快的事吧?

「我喜歡你!」黎昳翼握著她的手往回一拉,把她整個人抱在自己的懷裡,這種真實的感覺像把他的心都填滿了,整個人暖過來,活過來,充滿了力量一般。

不讓她掙扎,不讓她逃開,想要真真切切告訴她自己的情感。

黎昳翼垂首,摘取了一直想品嘗的芬芳。

果然跟想像中一樣美好。

葉靈本欲掙扎,推開,但是相觸的瞬間,她似乎能感知他的情緒,那一剎那,她忽然順從了下來。

自己不是說來告別的嗎?

就要走了。

從此與這個世界告別,去往別的地方。

這個人,這個瞬間似乎讓她感覺,他是在乎她的人。

好像是真的在乎她,而不是原主?

她不確定。

可是如果這是他想要的……

她願意……

給他。

當是一份離別的禮物吧。

他滿足,他喜歡,他激昂,從眼裡溢出來的情感濃烈得跟夜金香一樣。

看著他開心得跟個孩子一樣,葉靈也笑了。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小舒!離開他,不要跟他在一起,你一直不開心的對不對?你沒看到嗎?他根本不喜歡你,你們在一起不會幸福的。他是有錢,可是錢不能給你幸福呀!你給我三年的時間,三年!我一定賺很多的錢給你用,你想要什麼就買什麼,想用多少就用多少……三年……」

葉靈只是笑著看著他,讓他的心一點一點的往下沉。

喜歡還不夠嗎?

「三年太久了嗎?我……」三年已經是他想盡一切辦法后的結果,不能再快了,錢又不能不規矩得來,他不單希望賺到錢,他還希望陪她一輩子呀,如果用不正當的手段……

「不是你的問題。」葉靈看見他的掙扎,並不想這樣一個人做什麼傻事,即使她不在了,他也應該好好活在這世上。

葉靈伸手撫了撫他的臉。

輕輕說了聲謝謝。

她給不了他任何承諾,她也很抱歉,如果時間再多點……大概也不會多多少,不能保證圓他一輩子的心愿,她哪有承諾的資格?

「你很好。要幸福哦。」

黎昳翼拚命搖頭:「沒有你,怎麼會幸福?一輩子都不會幸福。」

二十八年了,才遇到她,他能有多少個二十八年?

「我不過是個過客。」即使在你生命里留下了一點痕迹,但隨著時間,這點痕迹也會隨之抹去,像以往那些人一樣,要麼開始他們的新生活,要麼也只是保持著一些聯繫,有人進來,有人離開,不是正常的么?

「過客?你也這樣看我嗎?」黎昳翼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越明白,越痛啊。

「你這樣,我會不安心的。」 農門婆婆的誥命之路 葉靈已經後悔當初讓他牽自己的手了,如果始終保持著拒絕的態度,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結果了吧?

「那就不要拒絕我呀!」黎昳翼一把把她摟在懷裡,聲音哽澀。

葉靈想給他一個安慰,可是始終不敢伸手。

給得越多,他是不是會越難過?

她剛剛也做錯了,是不是她給了,反而讓他更難過了?

「不要難過好不好?」

她的心好像也會……跟著難受。

「樂小舒!你明明也喜歡我的對不對?喜歡我就和我在一起!為什麼偏偏要……」他不想說她虛榮的話,她在自己心裡那麼美好,像白紙一樣單純……

「黎昳翼,我不喜歡你。」

拒絕似乎才是更好的解決方式。

「可是,可是……」這明明就像是謊話啊!剛才不是沒有拒絕他的嗎?

葉靈撇開臉去。

「我只是最後滿足你一個願望。因為你幫助過我。」

「呵,願望?我的願望就是和你過一輩子,你為什麼不滿足?為什麼不滿足?……」巨大的落差,讓他沮喪得要哭出來。

「對不起,黎昳翼……」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要你愛我啊!」黎昳翼搖著她的雙肩,彷彿要把她搖醒一般。

但她是清醒的,一點也沒有迷糊的樣子。

「如果剛才那樣是錯的。我收回我的方式。」

原來不是給了想要的東西就是對他好呀?

「你!混蛋!」

黎昳翼失控的把她按進懷裡,想要再次親近她。

可是葉靈反應過來后緊緊的抱住他,把臉埋在他胸前:「黎昳翼,不要這樣……」

「樂小舒,沒有你以後的日子怎麼過……」黎昳翼抱著她,像要把她摟進骨肉里,聲音灰敗。

「不會的。或許忘記需要一定的時間,但你會好起來的。要好好活著,每個人都應該好好活著……」這是星河告訴她的,沒有哪一個人會因為別人的離去而無法生活。

「呵,好好活著?」

「嗯。好好活著。」

一一一

葉靈在黎昳翼如熾又絕望的目光中離開。

她不敢回頭,如果董筠睿的感情是冰,那黎昳翼就像是火一樣。

她感覺得到他的隱忍,或許是他自己也明白彼此的差距,所以離開,也沒有阻止。

但他阻止得了嗎?應該是不的,就如她,怎麼可以不離開?她不知道。

他是真的喜歡了吧?但她左右不了原主的決定。

至於樂小舒會如何選擇?

她後來問星河。

星河說,樂小舒最後誰都沒選,而是離開了那個城市,與一切告別,開始新的生活去了。

葉靈聽完,有些失落,又有些欣然。

她還想問黎昳翼怎麼樣了,可是問了之後呢?不管他過得好不好,他都沒辦法再做些什麼了不是?若是這樣,還不如不問……

「星河,我想休息……」

「可以的。」星河馬上給她切換了布置。

浩瀚星空,是她最愛的世界。

葉靈蜷縮著抱住自己,緩緩閉上了眼睛。 ……

湛藍的大海,蔚藍的天空,還有那一大片的沙灘,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有三個女人正走在這鬆軟的沙灘上面,望著這一望無際的大海和沙灘,林若煙黛眉輕蹙,望向了一旁的櫻子:「這一望無際的大海,我們到哪裡找林逸?」

櫻子無奈道:「沒辦法,你問的地方實在是太寬泛了,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這一片大海上面。」

「那怎麼辦?」林若煙焦急道:「要不然告訴林逸算了。」

「不行不行,堅決不行,你要是告訴林逸了,這傢伙指不定會借題發揮,生你好長時間的氣呢。」櫻子道。

林若煙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事情,當下點了點頭:「算了算了,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等把林逸在什麼地方搞清楚了之後再來。」

「嗯!」櫻子應了一聲,和美姬子一左一右把林若煙保護在了中間,準備離開。

而一旁沙灘上面已經有人注意到了林若煙,一位帶著墨鏡穿著泳褲的男子,靠在沙灘椅上面,有些貪婪的望著林若煙的美貌,林若煙穿的很清爽,紗質上衣,短短的熱褲,露出了她那一雙修長的美腿,尤其是那胸前的飽滿,彷彿呼之欲出一般。

男子對一旁的手下使了一個眼色,手下立刻給了一個會意的眼神,三五成群,掛著冷笑,不動聲色的包圍了林若煙等三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