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偏偏,這句話還有人信了。

對於周圍大多數武者來說,他們根本沒見過九級護身寶物,更沒用過,所以這樣的事情,其實已經脫離了他們能夠判斷真假的範圍,於是當即便有不少人用懷疑的眼神看向了洛辰。

「信口雌黃?」洛辰冷笑一聲,說道:「你的實力是星王第三重吧!按照你的實力,如果激活九級護身寶物,在正常情況下,應該可以

維持三個小時。」

「但是你別忘了,你是在沙暴中使用九級護身寶物,這種情況下,你能堅持一個小時就不錯了。就算你有丹藥,但短時間內連續服用丹藥,恢復效果是會遞減的,所以無論怎麼算,你都不可能堅持六個小時。」

「你……」

「最重要的是。」裘天雲想說話,卻被洛辰打斷了,「就算你能堅持六個小時,沙暴結束后你也應該筋疲力盡了,可是你看你,有一點筋疲力盡的樣子嗎?別忘了,沙暴才剛剛結束沒多久啊!」

「這……我……」裘天雲說不出話來了,洛辰說的有理有據,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而周圍的武者看到這一幕,已經明白怎麼回事了,一個個雙目噴火的看著裘天雲。

「裘天雲,你竟然想騙我們。」

「騙子,虧我們還推選你當總指揮!」

「就是,這也太無恥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罵著,氣憤不已,如果不是忌憚裘天雲的實力,他們估計已經動手了。

裘天雲的臉色青紅交加,氣的身體都在顫-抖,但卻不敢還口,他擔心引起眾怒,那樣即使以他的實力,估計也討不到的好處。

索性,他一甩袖子直接轉身走了,片刻之間便已經脫離了整個隊伍,他已經沒臉留下了。

「洛辰兄弟,謝謝你啊,要不是你,我們就被那個無恥的傢伙騙了。」廖勇感激的看著洛辰。

周圍的武者,也都是一副感激的模樣。

他們每一個積累資本都不容易,如果就這麼被騙走一些,那會讓他們很是心痛。

「沒事,我只是看不慣那傢伙的嘴臉而已,大家抓緊休息,然後我們抓緊趕路吧!」洛辰擺了擺手說道。

經過這一會耽擱,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又到了趕路的時候。

眾人都點了點頭,開始抓緊時間休息。

為了抵抗沙暴,他們白天幾乎就沒怎麼休息,現在如果不抓緊,晚上該扛不住了。

不過經過這件事之後,洛辰在眾人心中的地位,倒是有了明顯的變化。

兩個小時之後,天色徹底黑了下來,一眾武者在廖勇的帶領下出發了。

晝停夜行,轉眼又是五天。

第十二天天色亮起的時候,隊伍在一片沙丘的下方停了下來。

停下的瞬間,幾乎所有人都癱倒在地上。

連續不停的趕路,星元始終無法恢復,再加上沙暴的洗禮,一眾武者們,都已經顯得疲憊不堪了,現在他們甚至連修鍊的力氣都沒了。

「不想死的,都起來修鍊。」洛辰輕喝了一聲。以眾人現在的狀態,如果遇到界匪,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聞言,武者之中有些意志力強的,立即撐著身體坐了起來,開始運功修鍊。

不過,卻有更多的人仍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洛辰剛想再催一下,廖勇小跑著走了過來,說道:「洛兄弟,別催了。咱們再有兩晚上就能達到天龍城,這個時候界匪一般是不會來了,就讓大夥休息一會吧!」

「你能保證界匪不來?」洛辰看著廖勇問道。

「這個不能保證,不過界匪襲擊的話,一般不會等到這麼晚。」廖勇說道。

洛辰的眉頭一皺,「你這簡直是大家的性命開玩笑,趕緊去將所有人都叫起來。」

「這……好吧!」廖勇雖然覺得洛辰有些太過謹慎,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但就在他轉身,準備去叫人的時候。

「轟隆隆……」

一陣劇烈的轟鳴聲,突然傳了過來……

(未完待續。) 「轟隆隆……」

就在廖勇轉身準備叫人之時,巨大的轟鳴聲突然從遠處傳了過來,強烈的聲浪,使得旁邊沙丘上的沙子都在不斷的流下。

「界匪,是界匪來了!」廖勇的臉色在一瞬間變的慘白,而後瘋狂的大叫了起來。

躺在地上的那些武者就彷彿被針扎一樣的跳了起來,一個個臉上都帶著驚慌、恐懼的神色。

已經筋疲力盡的他們,面對界匪,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此時,這些武者心中都不由的有些後悔了,後悔為什麼沒聽洛辰的話,趕緊恢復星元,哪怕只恢復一絲,這時候多少也能有些作用。

可惜,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聽到廖勇的吼聲,洛辰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最不想看到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身影一閃,來到了旁邊較高的沙丘上,遠遠的看了過去。

在距離他們千米之外的地方,漫天黃沙飛揚,足足四五百武者,騎著一中類似駱駝的坐騎,正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狂奔而來。

那坐騎的樣子雖然像駱駝,但是速速卻比一般的馬還要快幾分,那些人,正在飛快的靠近。

「快,所有人圍在一起,背靠背準備迎敵。」洛辰身影一閃,回到了隊伍跟前。

聽到他的話,隊伍里的那些武者才彷彿找到了主心骨,飛速的聚集在了一起,拿出了武器。

「轟隆隆……」

就在他們做好準備的同時,界匪已經到了。

四五百界匪,在靠近眾人的同時便分散開來,而後飛速的圍成圓圈,將眾人包圍了起來。

坐騎揚起的漫天沙塵,直接將眾人淹沒在了其中,不少武者直接被嗆的咳嗽了起來。

「戴上防塵罩。」洛辰的聲音傳了出來。

一眾武者這才反應過來,紛紛拿出防震罩戴在頭上。

片刻之後,煙塵緩緩散去。

看著面前的界匪,洛辰的臉色不由的微微一變。

人數超過了五百,每個人都穿著寬大的白袍,胯-下的坐騎,也都是一模一樣的。

最重要的是,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些人每一個都精氣十足,狀態極好。

這樣的武者,只要二十個一起出手,就足以滅掉他們這隻隊伍了。

隊伍里的武者們,在看到界匪恐怖的數量后,臉色就是齊齊一變,這樣的數量,就算他們都在巔-峰狀態,也不可能抵擋的住。

甚至有幾個武者,直接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他們死定了。

眾人打量界匪的時候,界匪也在打量眾人。

其中,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界匪往前移動了兩步,目光直接落在了洛辰的身上,「你是這隊伍的頭領?」

剛才,就是洛辰開口讓眾人戴上防塵罩的。

「算是吧!」洛辰淡淡開口。

看著洛辰,刀疤界匪微微一笑,突然問道:「裘天雲,出來看看,是不是他?」

「沒錯,古卓大人,就是他,他的手上一定有高級的護身寶物。」裘天雲突然從隊伍里跑了出來,停在了刀疤界匪的身旁。

他的身上穿著和界匪一樣的衣服,所以眾人之前根本沒發現他。

聽到這話,周圍的武者臉色紛紛一變,而後充滿怨恨的看著裘天雲。

事情很明顯,是裘天雲把界匪引到這裡來的。

洛辰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殺意,沒想到這個傢伙不僅無恥,還如此惡毒。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裘天雲卻是得意的笑了一聲,「沒錯,就是我帶著古卓大人他們來這裡的,但你們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你們馬上就是死人了。」

一眾武者的目光之中幾乎能噴出火焰,但是在聽到裘天雲最後一句話之後,卻紛紛的露出了絕望之色。

沒錯,他們快要死了,界匪手段殘忍,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這些人。

就在這時,裘天雲的目光又看向了洛辰,猙獰說道:「小子,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

「就憑你們,怕是還殺不了我!」洛辰的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不屑。

他說的是實話,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走的話,沒人能留的住,他之所以還留下,只不過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救下身後的這些人。

雖然這些人跟他非親非故,但是這些人其實也都是可憐人,所以能救的話,他也不會坐視不理。

當然,這些都是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他可不會為了這些人犧牲自己,他還沒那麼偉大。

「你很猖狂。」古卓突然開口了,「面對我們還敢這麼猖狂的,你是第一個。」

聞言,裘天雲的眼中露出一絲喜意,他聽的出來,古卓已經怒了,洛辰死定了。

他之所以要引界匪來這裡,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要對付洛辰,是這個傢伙,壞了他的計劃。

「不過。」古卓的話風一轉,「我就喜歡你這麼有性格的人,如果你願意獻上你的寶物,然後再加入我們的話,我可以饒你性命,如何?」

「可以。」洛辰毫不猶豫的同意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說說看。」古卓露出一絲饒有興趣的神色。

「殺了他!」洛辰手一伸,指向了裘天雲。

「這……」裘天雲的微微一驚,連忙有些驚慌的說道:「古卓大人,是我將您帶到這裡來的啊?」

古卓看了裘天雲一眼,又轉向了洛辰,「我想要你的寶物,但裘天雲也確實有功勞,我不能殺他……」

裘天雲心中一喜,大大的鬆了口氣。

「所以。」古卓話風一變,「你們兩個決鬥吧,生死各憑本事,你們覺得這個主意怎麼樣?」

洛辰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絲笑意,他突然發現,這個古卓真的是精明的可以。

兩人決鬥,裘天雲死了,他要獻上寶物,加入界匪;如果他死了,那麼他的寶物還是古卓的。

反正不管怎麼樣,古卓都不會有任何的損失。

不過,他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反正他的目的也只是殺了裘天雲而已,當即點了點頭,「好。」

「我也同意。」裘天雲也答應了,他並不認為洛辰的實力會比他強。

而且親手殺了洛辰,他也能更加的解恨。

古卓微微一笑,揮手示意一眾界匪後退,而後說道:「你們可以開始了。」

(未完待續。) 「你們可以開始了。」

隨著古卓的話音落下,場中的氣氛,立即變的緊張了起來。

隊伍里的一眾武者,都是有些緊張的看著洛辰。

裘天雲的實力他們都很清楚,是星王第三重,這樣的實力,洛辰能對付的了嗎?

雖然現在的情況是,無論洛辰勝負,他們這些人幾乎都是必死無疑,但是他們還是希望洛辰能贏。

他們希望洛辰能保住命。

古卓則是饒有興趣的盯著洛辰看了半天。

他之所以提議讓兩人決鬥,就是因為知道裘天雲的實力,想要讓洛辰知難而退,這樣,他就能保住裘天雲,也能得到洛辰的寶物。

但他沒想到,洛辰竟然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決鬥,他很好奇,洛辰是不知道裘天雲的實力?還是對自己的實力更加自信?

「小子,敢破壞我的計劃,今天就是你的死忌。」裘天雲往前走了兩步,神情透著猙獰。

想到馬上就能殺死洛辰,這種感覺讓他很興奮。

「那你動手吧!」洛辰冷冷一笑,眼中卻透著一絲興奮,突破星王之後,他這還是第一次跟人動手,他也想要看看,他現在的實力,達到了什麼程度。

「那我成全你。」裘天雲說著,手一翻拿出了一把月牙一般的彎刀。

「嘩!」

下一秒,彎刀的刀身微微一顫,一道淡金紅交織的光芒浮現了出來。

這是金系和火系符文被激活的表現。

洛辰手一翻,拿出了青龍劍。

他並沒有激活任何符文,他已經看出來了,裘天雲的彎刀,只是一件七級的符文武器而已,就算他激活金系符文,也無法對青龍劍造成任何的威脅。

「哈哈,你的劍竟然連符文都沒有。」裘天雲滿臉譏諷的看著洛辰,「就這樣的垃圾武器,也敢和我決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