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丹師聯盟的人出現,也就是讓他們,會注意對方的出現,要怎麼樣應對,能對付得了這事情。

「還來找我們,看來這事情,先要這麼解決,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陳立明白對方的目的。

和源城有關,還是和源城無關,丹師聯盟不講究這個,只要看最終的結果。

陳立若是拿不出,足夠的證據出來,丹師聯盟的威勢,對源城必然是,會讓源城給出,一個交代給他們。

璃茉和杜升,都已經準備好了。

他們雖說問心無愧,那也是準備好,丹師聯盟的人,出現的這種可能。

無論怎麼樣,做好應付的準備,那還是有著必要的,也就是把這個準備做好,才能讓源城面對這種危機,能順利的解決掉。

「不知道這一次,你們來源城,所謂何事?」

陳立直接談正事。(未完待續。) 源城做好了準備,那也是一個,被對方質問的準備。

也許這些人來源城,未必是為了這事情,丹師聯盟和源城,還是有著另外的事情。

「不知道城主對我們被偷襲,有什麼看法?」

丹師聯盟的人也沒有客氣。

丹師聯盟派出的人,可不止他一個,他們只是其中一個,出來收集消息的人。

對於這一次,有可能出現的問題,他們是不會錯過,任何有關的線索。

即使只是懷疑,源城是和這事情有關,他們也不會就這麼,錯過這個機會。

「有些遺憾,只希望你們能儘快找到出手的人!」

陳立自然沒有什麼看法。

對這一次事情,感到遺憾,那也是一種隨意的態度。

他也用不著,太過於考慮,這些人的感受,說到這件事情,和源城是沒有一絲關係的,只是對方硬要,把這事情算到他們頭上。

陳立可沒有,要對對方要委屈了的習慣。

「城主真的不知道?」

丹師聯盟的人不相信陳立的話。

陳立的態度,也讓他感覺到,一種不爽的感覺。

他即使認為,這事情不可能是源城做的,也沒有必要讓源城,過的那麼的輕鬆。

讓源城過得太輕鬆,反倒是顯得,他們丹師聯盟,連這麼一個小勢力,都無法解決,讓人小看了。

源城一方也擔心,陳立的態度,引起對方的反彈。

這事實就證明了,對方的心眼,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小,對源城一定要拿捏住,才會放手。

「不知道,你要是沒有其他事情,我繼續去煉丹了,別打擾我修鍊煉丹術!」

陳立沒有空閑聊。

這丹師聯盟的使者,對他來說,算是可有可無的。

即使面對這個使者,對他有著不小的威脅,他也沒有客氣的面對,對這些人客氣,只會讓自己顯得心虛。

他不認為,對方能拿源城怎麼樣。

除非是出動,一位域主級別的高手,不然他又不用擔心,丹師聯盟這些來的人。

「城主,難道你心虛了?」

丹師聯盟的人忍無可忍道。

陳立的做法,讓他們不能忍了,在這麼一座小城池,都碰到如此蠻橫的城主,算是讓他們十分無語的。

一拂袖,那幾個丹師聯盟的人,已經在源城之外。

這一次來是,可有著至人期在其中,就這麼被陳立,隨手送到了城外。

「大人,我們怎麼辦?」

丹師聯盟的人有些拿不定注意。

事情出乎了他們的預料,陳立那麼的不給面子,那是絕對沒有考慮過的。

敢不給他們丹師聯盟面子,可是和這世間最強大的勢力作對,那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這源城城主的實力,有些出乎預料,我們回去稟告就是,看他能怎麼樣!」

領頭的拿定了主意。

陳立只出手一次,就證明了他的實力,是深不可測的。

看起來才是天人期,卻發揮出了,超越至人期的實力,這個問題還是讓上頭,慢慢去追究。

他們連怎麼被送出來的,都沒有弄清楚,想要找陳立的麻煩,那是回去送死。

「城主,你果然深藏不露,竟然有如此的實力,我們加起來都未必是你的對手!」

璃茉驚嘆於陳立的實力。

其他人也對陳立,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

以前的陳立,和現在的陳立,有著一種讓他們,無法看透的感覺。

以前也就是覺得,陳立是神秘了一些,那也只是在煉丹術方面,讓他們所不理解。

現在,連實力也不是,他們所能理解的。

隨手把至人期,扔到了源城之外,就這麼一份實力,可不是他們所能做到的。

甚至,他們在強大十倍,也未必能做得到。

他們是想不出,陳立是怎麼樣,做到這麼一步的,有些違背了他們的認知。

「好好打理源城,以後你們也能做到的!」

陳立沒有說是為什麼。

他能那麼輕易的,把這幾人扔出源城,其中一個原因,是對方沒有防備。

有著防備的人,是比較難送出去的,也就是那幾人在沒有防備之下,才會被陳立得手。

另外一個原因,在於源城的提升,讓陳立的實力,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兩者相加之下,也就有了那麼好的效果。

「城主,那些新收的人,要如何處理?」

杜升談起正事。

陳立的實力,比起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陳立的實力越強大,對他們的好處越大,也就是陳立在源城之中,能讓他們安心的,得到一個好的環境。

源城地處偏遠的地方,卻也是一個,非常合適的修鍊地方。

陳立只要保證,源城這麼發展下去,也不會比域主治理的城池,差到哪裡去的。

「你們先交給我,之前的你們一人統領一半,可不要辜負我的期望!」

陳立全部接手了。

之前收的五十人,他可是給出了一定培養,只要他繼續給丹藥,再過不久,也就能再突破更高的層次。

對於這些培養出來的手下,他還是寄以不小的期望。

「屬下一定不會辜負城主的期望!」

高冷前夫要復婚 璃茉和杜升感覺到了肩頭的重擔。

陳立對那丹師聯盟的使者不客氣,固然是展現了一部分實力,也讓他們得罪了一個大勢力。

即使丹師聯盟,沒有什麼證據,是證明他們做的事情,也會對他們不客氣的。

這種事情難免,就這麼無奈,實力比較差的一方,很多事情不以證據為準,反而是要以實力為準。

誰的實力更強,說出的就是道理。

丹師聯盟更加強大,源城面對如此強大的勢力,最終的結果,只能是一個慘淡的結局。

如此,還是要把自身的實力,儘可能的提升起來,才會讓丹師聯盟有所顧忌。

即使要滅掉他們,也要付出更多的代價。

在滅掉對手的同時,也會讓自身損失,這對丹師聯盟來說,也是不怎麼好接受的。

丹師聯盟的實力是很強,卻不能算是最強的,他們還是有著不少對手。

「三年之後,這一域,也就是我們的天下了!」

陳立自通道。

他想要進入本源之地,也就先要拿下一域之地,連一域之地都拿不下,也就不用想那麼多。

三年的時間很短,卻也足夠他,做出很多事情了。

璃茉和杜升,聽著陳立的豪言壯語,也沒有去打擊陳立,也許陳立能做到,這個讓他們看起來,是一個無法辦到的事情。(未完待續。) 「城主,你真的有信心,能在三年後,讓源城成為這一域的統治者?」

璃茉表示懷疑。

三年的時間,還是太短了。

域主,不是想要挑戰,就可以挑戰的。

一個神人期,那可是非常強大的,壽元無窮無盡的神人期,還不知道積累了多少底蘊。

「你想錯了!」

陳立搖頭道。

他讓源城稱霸一域,未必要收拾掉域主。

只是讓源城的影響力,比起域主更加的強大,讓這一域在源城的預想下,源城的聲音,也就是唯一的聲音。

想要擊敗域主,還是有著很長的路要走。

影響力,那可就不同了,有著無數高手,而源城的丹藥,也是這一域最多的。

擊敗了丹師聯盟之後,他的名氣也將會,傳揚到外域,那個時候可就不僅僅,是在域內揚名了。

域主是很強,可也是有對手的。

另外的域主,也會在暗中,或者明著幫忙,陳立是會過得很輕鬆的。

其他的域,能夠看到另外的域,會變得混亂起來,他們是不會介意,發生這種事情的。

「城主,你這個想法,估計讓域主坐立不安的!」

璃茉不得不佩服陳立的想法。

其他的頂級城池,也不是沒有考慮,挑戰域主的權威。

可是,沒有成為神人期,這個差距就顯得太大,最終還是只有死路一條。

域主不是那麼好挑釁的,陳立的這個做法,卻是能讓域主,變得非常的不安全。

「城主,這事情,還是不要再提為好,等到我們的實力足夠了,那麼這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杜升勸道。

他也想著,源城成為了這一域,唯一聲音的好處。

只有他們這一個聲音,那麼源城的提升,也是非常大的,他作為第一批加入源城的人,得到的好處,也是會更多。

才在源城這麼點時間,他得到的好處,讓他在未來的百年之內,修鍊無憂了。

一個強大的源城,以陳立的成長速度,未來很有可能,會讓他有機會,成就一域之主。

「三年,不會太久的!」

陳立自言自語道。

三年的時間,也就足以讓他,和源城有著一次騰飛。

他發現,源城的成長,對他的提升,有著極大的作用,也就是多了不少人加入源城,讓源城的力量變得更大了。

而他也正是,可以運用這些人的力量,發揮出超越他境界的實力。

源城的力量,可是能夠讓他一個人借用的,綜合了一座城池的力量,陳立目前的實力,面對十個至人期都不覺得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