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趙不敢怠慢立刻下令命令,除了拆彈專家其他警務人員,均要撤出大樓。並立刻派人檢查各個樓層是否有遺漏人員,如果有要全力將其帶出大樓,以確保公民的人身安全。

一陣忙碌之後,警察終於將所有人撤離到爆炸範圍之外的安全地帶,此時老趙等人心急如焚,因為距離簡訊發送時間,已經過去了18分鐘。可手台里依然沒有傳來任何拆彈成功的消息。

「真是急死人了!」老趙跺著腳。所有人都緊繃著神經,手裡捏了一把汗。甚至在空氣中都能嗅到緊張的氣氛。

正在眾人焦急等待的時刻,拆彈專家從樓內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枚液壓式炸dan。 雖然大家有點疑惑,拆彈人員為何急沖沖的走了!但在現場的任何人,都不想和爆zha物產生親密接觸。所以大家對這個問題,並不關切。

在拆彈人員驅車離開后,老趙趕緊命令刑偵人員回到18樓繼續調查。

可當眾人重返18樓后,所有人都驚呆了!18樓的空氣中,瀰漫著血腥的味道。一具男性的屍體被割喉后,一絲不掛的被掛在了牆上。男屍的嘴被刀割裂,遠遠看起來像是在微笑。他的眼皮被針固定。成睜開的樣子。屍體的目光注視著地上的瓷罐。

罐子的蓋子已被打開。裡面是竟是一顆男性的頭顱。看到這一幕簡直是太驚悚了,新上崗的幾個小警察見了這樣的場面,立馬嘶吼著嘔吐起來。

就在短短的20分鐘內,竟然發生了這種駭人聽聞的事!老趙的腦袋嗡嗡作響。在場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切嚇傻了。不對!要冷靜,冷靜,老趙一聲斷喝:

「大家都鎮定、鎮定!聽我說!牆上的死者,應該是真的拆彈專家!那麼剛才的走出門的冒牌拆彈專家,一定是兇手!」

在場的警員這才回過神來。接下來老趙開始冷靜的安排著工作。偵查組立刻搜查現場證據。看看兇手是否遺留下了指紋或者dna樣本。其他警員立刻聯繫交通部,通過路面監控實時監察所有車輛,看是否出現過拆彈車。如發現異常情況要立即上報。並要求交警在各個主要路口設卡,認真檢查路面上所有過往車輛。武裝警察將協助交警一同辦案。

此時老趙則親自帶一組人追擊逃犯。老趙命令所有跟隨成員檢查槍械。一旦形勢危急,可立即擊斃逃犯。

香邑山地處開發區附近,又是新樓盤,公路兩側沿途的監控設備還來得及鋪設,而開發區通向市區的道路竟有7、8條之多。這對追兇工作,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究竟到要選哪條路呢?老趙閉起眼睛,細心琢磨起殺手的心裡。

罪犯這麼自信,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兇。證明殺手是一個集冷靜、冷血於一身的怪物。

所以站在殺手的角度,他必然選擇一條最好走、最快捷的大陸。於是老趙打定主意,立刻下了命令沿著迎賓路追擊。追擊車輛在道路上飛馳著,車內的警員嚴陣以待。每個警員都緊繃著神經。不敢有半點的鬆懈。

在追擊車輛在行駛了60多公里后,老趙發現了被遺棄的拆彈車,並在拆彈車內找到兩具隨車人員的屍體。

「md!md!md!」老趙大聲咒罵著!「他m的沒人性的怪物!」如此草菅人命,簡直罪大惡極。

憤怒鬼憤怒,現在首要任務是抓住逃犯。老趙立刻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地形,研判兇手的去向。他發現路旁有一條河流,河流兩旁停靠著不少快艇。

這時老趙身邊的偵查員建議老趙,疑犯很有可能乘快艇從水路逃跑。老趙點了點頭,於是將現有的人員,兵分兩路一路從水路追擊調查,另一路人員沿著案發地點為基點,向著周邊進行地毯式的搜查……

兩天過去了,各種偵搜人員將疑犯車輛方圓60公里翻了個底朝天。卻一無所獲,兇手像屁一樣,在人間蒸發了!雖然警隊上下很不甘心,但再搜下去也無濟於事,只能泱泱收隊。

在一個寂靜的深夜,一個身影從距疑犯棄車不遠處的堆肥中爬了出來,他渾身上下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臭氣。原來這兩天,兇手一直一動不動的潛伏在堆肥之中,他不吃不喝,只憑一根蘆葦桿換氣,在糞堆里堅持了整整兩天兩夜。終於在警察全部都撤離后,他才小心翼翼的趁著夜色鑽出來。

在這兩天里,他曾與刑偵人員有無數次的擦肩而過,甚至時不時的被各種路過的人尿液淋頭。但他宛如一塊掉進糞坑的石頭,紋絲不動,靜靜的躺在那裡。瞞過了所有人。

他踉蹌的來到河邊。跳進河裡,把自己沖洗的乾乾淨淨。並找到自己事先藏好的山地自行車,慢悠悠的向市區騎去。 art-藝術,簡單的說藝術是社會意識形態的一種。是人類實踐活動的一種形式,也是人類把握世界的一種方式。

藝術家按照美的規律塑造藝術形象,以人為中心對社會生活做出感性與理性、情感與認識、個別性與概括性相統一的反映,把創照性的生活與表現情感結合起來,並用語言、音調、色彩、線條等物質手段將形象物質和外觀,成為客觀存在的審美對象。是人類文明的結晶。

當然每個人對藝術的理解是不同的。學識的差異,世界觀的差異,鑒賞能力的差異,導致對於藝術的品味大相徑庭。俗與雅,美與丑。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會得到不同的結論。就像是讀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1000個人的心中也許就有著1000種形象。

但人往往忽略了死亡之美。死亡的剎那是凄美的。如櫻花般的散落,令人神往。

我叫宋傑!出生在一個貴族的家庭,我的出生即是不凡。從小呼吸著,這個世界上最頂層的空氣。過著與常人完全不同的優質生活。

我的父親和母親常年在國外工作,很少與我見面。於是爺爺便成為我兒時的唯一伴侶。從小到大,只要我向爺爺張嘴,這個世界上,沒有我得不到的東西。

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去動物園。第一次看到老虎。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我非常的喜歡,於是便跟爺爺說要在家裡養一隻。爺爺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家裡就多了一頭小老虎。高中的時候,我喜歡上了我的自然課老師,爺爺知道后便讓老師來家中補習。

當然,當我見到那個老師的時候,她穿著性感至極的內衣站在我的面前的。

是啊!這就是金錢的力量。只要有它,任何的事物都會屈服在我的腳下。

有錢真的能為所欲為。但……。

有一天當我遇到了她。

一個有著精緻的五官,甜甜的笑容,完美的身材的女孩!天賜的神韻。簡直美的不可方物。她似陽光般照射著萬物,使它們發芽、生長、成熟。這樣的一個女人,但從這一點就會讓任何一個男人,欲罷不能。不僅如此,她的才智也同樣過人。要不怎麼會成為我的校友?預防醫學和遺傳學雙碩士學位,嗯,從某種程度可以說和我一樣優秀呢,哦錯了!還是我更優秀一些。

遺傳學有什麼意思呢?垃圾的基因生出來的垃圾的後人,這有什麼可研究的呢?

相反解刨學卻來的真實。不光用眼睛,而是結合雙手去感受事物的本質。一切生物在解刨刀下都會變成*裸的真實,沒有任何秘密可以隱藏。

我個人喜歡活體解剖,那種掌控生死的感覺。讓我充滿了力量。

當你看見躺在試驗台上的生物,眼睛里漸漸失去生命的光輝,那一刻才是藝術的最高體現。

所有的物種一生,也僅僅有一次去綻放的機會,死亡之花散發著令人回味的香氣。總是讓我心動不已。

我想,她應該能理解我!畢竟在我眼裡,我們是同類,是貴族!

名車、名表、名牌服裝、別墅、美食、旅行。女人這輩子,無非就是喜歡這些東西。而這些東西我應有盡有,在以前,我每天都可以讓一個或者幾個校花,模特,脫光了躺在我的床上。

可這個人!趙可兒,我用盡了財富來引誘她,可她卻笑笑說:

「她喜歡美麗的靈魂,而我不配!」哈哈!真他m的可笑啊,人哪有什麼靈魂!我解刨了這麼多生物,也沒有見過哪個靈魂從身體里跑出來!也許人不一樣,也許將來可以嘗試一下!

另外她的話真的讓我暴怒啊!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人拒絕我呢?不可饒恕的!不過說到不可饒恕,也只是氣話。

在她的面前,我只能變成天真的孩子,也許這就是愛的力量。愛情,它能影響著你,改變著你,把你雕琢成一個全新的形象!

有時候就算不說話,只要靜靜的看著她,內心裡就會盪起幸福的波瀾。慢慢的我發現自己被愛改變了。變的不再嬌縱,變得謙遜文雅。

我說這些,不是說一個人可以輕易的改變另一個人。而是當一個男人愛上了一個女后,心甘情願為她而活著。

大學里的時光過的很快,2年過去了。

從她對我厭煩,到慢慢接受。2年的時間讓我磨去了稜角。漸漸的開啟了,我心中善的大門。而我對可兒愛也越來越深,終於有一天,我鼓起勇氣想對她說出那壓抑了很久的三個字!

一天夜裡天氣晴好,星光璀璨,微風輕送,空氣中飄蕩著丁香花的香氣。我約可兒去學校的操場見面。皎潔的月光灑在她的肩上,一襲紅衣,不惹風塵,紅唇微張,未語先有情,讓人不禁心生憐愛。

我忍不住迎上去,笑著說:

「可兒你來了!」

「是呀!」可兒露出了萌萌的笑容。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今天的月色真美啊。師哥你找我來賞月嗎?」

我竟被這一問給問蒙了。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啊著,那個……。。」

可兒笑了銀鈴般的嗓音讓我更加不知所措。我強裝鎮定,從懷裡掏出了cartier克拉鑽戒。

突如其來的對可兒說了一句:「嫁給我好么!」我這輩子第一次感覺自己,是如此的不自信。兒時那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心態,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我靜靜的等著,等著一個答案。一個可以讓我飛入天堂,或是墜入地獄的答案。可兒看著我,圍著我踱著步轉了兩圈說道:

「我說師哥你今天怪怪的!我們男女朋友都不是,怎麼就要求婚了?這戒指我不能收!」

天堂到地獄就在一念之間。我想路西法墮天時,也不過是一念之差吧!我的驕傲在這一刻被蹂躪砸碎。自尊蕩然無存。

可兒接著說:「不過,也許我們可以先從男女朋友做起呢!」

什麼? 二婚不昏,繼承者的女人 說話大喘氣么? 剜情 可惡啊!等等!可兒好像說了從男女朋友做起?

幸福來的那麼突然。我竟流下了激動的眼淚!從來未有過的喜悅感湧上心頭,可兒看看我,笑著說:

「哎呀,師哥你哭了?掉金豆了?哈哈哈哈哈這麼大人了怎麼還哭上啦!」

我慌忙抬頭,抑制住眼中的淚水,用手揉著眼睛。狡辯道:

「我沒哭!剛才風大,眼睛進沙子了!」

「哎呀,哭了就哭了還不承認?」

「我說趙可兒你小聲點,旁邊還有其他校友呢!」我抱怨道。

「我才不管呢!師哥哭了!哈哈哈!掉金豆啦~~~。」

「趙可兒你給我站住,看我怎麼收拾你!」我疾奔兩步,一把將她抱起。

「不許再說了!聽見沒?」

可兒臉突然紅了!眼睛不好意思的看看著我。低聲嗯了一聲,小聲的說道:

「師哥你能不能放我下來!旁邊還有人呢!」我笑著說:

「現在知道旁邊有人了?晚了!讓我在多抱一會!」

是啊,抱著她就像擁有了整個世界。誰願意放開這個世界呢?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金錢買不來的東西!直到今天才我懂了。

可兒在我出神的時候小聲的說:「師哥咱們以後能不能以哥、妹相稱?」

我笑著說:「拍戲啊?用這麼神神秘秘的么?」

可兒一嘟小嘴說道:「你不答應,我就不做你女朋友。」我一聽這話,嚇的差點把她扔到地上。

緊忙連聲說:「好、好、好、好、好、妹妹!」

可兒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說:

「還不趕緊放我下來,你看看周圍的同學都跟看外星人一樣看咱倆呢!」我一抬頭,果然操場上的校友無不投來異樣的目光。於是我趕快把可兒放在地上。拉著她的手,逃離了操場…………

炸裂的雷鳴驟然響起,如獸王的嘶吼,震徹天空。我在夢中驚醒!頭上沾滿冷汗。我討厭雨天!尤其是在我想起她的時候。

老天!難道只有這麼一點點與她相遇的時間,你也要打擾我么?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發了瘋的砸著眼前一切能看到的東西。將它們一件件粉碎,毀滅!直到力竭。 朝朝暮暮,不忍分。瀟瀟洒灑,過人生。可兒是我唯一的愛人,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燈塔!她照亮我人生。如果她不再了,那麼我將墮入黑暗。

在於可兒的交往中,我慢慢的從童年的紈絝中走了出來。嬌縱,任性,暴虐離我遠去。就像是枯木逢春,我重新活了一回。我的生命里充滿了陽光的力量,當然滋潤這顆枯木的,就是趙可兒的愛。

受到她的影響,我積極的參加到了慈善事業。幫助山區貧困兒童。在我們家族的財力幫助下。為山區兒童興建立了20多座希望小學。並撥款給與去支教的教師以高薪回報。就這樣我家族影響力,在s市全面上升。有的人說我瘋了!做慈善簡直就是在撒錢。

可我並不在乎,我做錯的事,別人要罵我!我現在做對的事,別人還是要罵我,無論我做什麼,都會被別人罵,但罵不罵,那終究是別人的事,不是我的事。其實人生不就是這樣。習慣了也就釋懷了。更何況這一切都是為我愛的女人所做的。又有何不可呢?

政府由於我的一系列善舉,也為家族大開綠燈。於是我們家族拿下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黃金地段。企業的競爭力蒸蒸日上。爺爺,甚至許久不見的父親。都對我讚不絕口。

與可兒交往這1年,財色雙收。正可謂一順百順。眼看來到年根底,當我提出見與家長見面的時候,可兒的臉刷一下紅了,低著頭不好意思的玩著自己的頭髮說道:

「唉,這麼快就見家長啊!我還沒準備好呢!」

「唉?」我急了:

「咱倆不是說好的么?只要我一年內表現良好,咱倆就互見家長!」

可兒抬起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說道:

「對呀!我是說了!可是你表現的並不好啊!」

「啊?什麼?我已經很努力了!」我多少有點喪氣。

「哪裡做的不好你說么!」

「你看,你手機里這個女人是誰?」我一看手機!鼻子差點沒氣歪了。不知道哪來個二線模特,加我微信,上來就是寶貝,親愛的,約么。c的!這不給我添堵么?

我當著可兒的面,打電話給模特,對面很快就接了,一個酥麻的聲音傳了過來!老公!是不是想人家啦!

我對著電話大吼道:

「我想你馬勒戈壁!你他m的滾遠點。要不今天我就讓你少一條腿。」嚇的模特「媽啊」一聲,把電話掛斷。

我對可兒嘿嘿一笑:

「你看,問題解決了!」可兒傻傻的看著我,彷彿我是天外來客。我拿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她才回過神。可兒嗔訴道:

「你是不是太暴力了?剛才你也太嚇人了,好像要把她吃了。」

我急忙解釋:「你看!我這不是著急了么!我保證下次了不罵人了!哦!不對,是沒有下次了!」

可兒甜甜一笑說道:「傻樣吧!」接著說到:

「那這樣吧!下個星期一,正好我爸放假。我帶你去見家長。不過有一點我可要說清楚。我爸是個保守的老古董!另外他是個警察!你可要小心被他斃了!」

我嬉皮笑臉的說:「哎呀,我這個人最正直啦!老丈人也就是跟我敘敘舊。」

可兒白了我一眼:「去去去,和你說正事呢!你就在這貧!」

我急忙安撫:「放心拉!我知道怎麼做。交給我把!」

可兒半信半疑的點點頭。

見家長的日子轉眼就到了!

這一天我將價值360萬的百達翡麗放在表盒,愛馬仕的皮帶扔在床上。把和我身材相仿的小管家叫來,要了兩套他平時穿的襯衫西褲。穿在身上,雖然有點不舒服。但為了趙可兒我也是拼了。但心裡還是咒罵著:

「m的,這便宜東西就是不能買!要買就買最貴的!貴有貴的價值!」

這行頭換了,跑車自然也不能開了!我走出莊園,讓管家給我叫了一個計程車。使向了可兒家!坐在車上,我不由得來了句我一拍腦門:艹!忘買禮品了!把銀行黑卡送給他?是不是有點太砸人了!送煙?不行那玩意對身體有害!送酒?唉也不太好!正當我躊躇的時候。開車司機轉過頭來!

「小夥子相親吧?」我下意識的:「啊」了一聲,司機笑笑說:

「哎呀,第一次都沒經驗。我那會啊,跟你一樣。也不知道送啥好!我看你就買點水果,買點酸奶帶過去得了!千里送鴻毛禮輕情意重啊!」

對啊!想那麼多幹啥!唉,沒想到送禮這麼難,以前都是別人送我,今天輪到我送別人。真的是有點要命呢。不過司機大哥說的倒是對。別兩手空空就好!於是下了車,讓管家挑了全市最好的水果和剛剛從廠家出產的酸奶,用跑車給我送了過來。

走到可兒家門前,輕聲敲門,不消一會門打開了!一個中年*在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下。趕緊說:

「丈人好!」

對方也是一愣說道:「你剛才說誰丈人好!」

「啊~~那個,叔叔好!叔叔好!」艹的一緊張,說走嘴了!

眼前的中年男人!像是審犯人一樣,上下打量著我!看得我心直發毛。可兒這時候突然冒出來!

「爸,你又犯職業病了吧!快讓人家進來啊!」

中年男人,退了一步,冷冷的說了一句:「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