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提起茶杯,給丁峰斟滿,頓時茶杯上空出現了一片濃郁化不開的霧氣,須臾之間,有一道青色氣流沖了出來,融入霧氣之中。

「你看,霧氣宛若海洋,青氣似青龍,游移不定,因而稱為青龍鬧海茶!」老者笑著解釋,「別看這一小壺,可價值老夫十分之一的身家,嘗嘗?」

老者示意之後,給自己斟滿,端了起來,在唇前嗅了好一會兒功夫,才滿足的喝下一小口,然後儘是陶醉之色,「最少十年,我才會泡一次,如何?」

將茶杯放下,他看向了丁峰,就是一愣。

丁峰竟然一飲而盡,砸吧咂嘴,神色平靜道:「還可以!」

還可以?

可以?

怎麼能還可以?

老者要躁狂,這可是青龍鬧海茶啊,尋常的道君根本喝不起,哪怕是他,也只是十年喝一次罷了。

這種靈茶,有洗滌體魄,淬鍊本源之功效,甚至能讓下品法力蛻變成中品法力,何等珍貴,竟然被對方評價還可以?

想起丁峰的種種神奇,也就釋然了。

可實際上,以丁峰的口味,能評價一句還可以,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想當初。他吃的何等靈果,何等仙茶?

老者搖搖頭,略微嚴肅道:「正式介紹一下,我是墨羽道君,是天戈城。或者說是止戈學院的守護者,庇護這百萬里方圓。」

「丁峰!」

丁峰目光閃了閃,報了自己的名字。

「你可知武院會武的真正含義?」

墨羽道君詢問。

「不就是選拔人才嗎?」

丁峰已經想到了更深層次的東西,卻裝著不知的疑問。

「也就是選拔人才!」墨羽道君感嘆一聲,「可惜啊,十餘次的選拔。也不一定出現一個真正的天才!」

「怎麼說?」

丁峰知道重點來了。

「我先給你講講天下大勢!」墨羽道君又喝了一口茶,不疾不徐道,「世上有二十四大主宰,掌控天下,霸絕萬古。鎮壓蒼茫,真正的主宰人間!但凡有主宰的勢力,就稱為聖地!然而在主宰之上,還有一種存在,被稱為不朽。然而不朽之存在,不顯世間,不被傳頌,只有最丁峰的勢力才知道他們的存在!不朽啊。歷萬劫而不滅,經萬古而永存,他們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馨馨向榮 哪怕我也不知,咱們就不說他們了!」

「在聖地之下,有帝城,但凡帝城,都有道尊坐鎮。所謂道尊,道之極致。萬古之尊,乃是真正的萬古巨頭。絕世大人物!在帝城之下,又有王城。所謂王城,一般都有道君巔峰的存在坐鎮,再之下,就是大城,以及小城、村鎮之類的存在!」

「這就是這方天地勢力的存在形式,以城鎮壓一方,統御一方。」墨羽道君,「我們所在的天戈城,是屬於洪澤王城下,帝城天機道尊統御,再上就是萬衍主宰了!」

丁峰靜靜的聽著,窺一斑而見全貌,這種以城為基本的統御,看似鬆散,實際上非常嚴格,一級級的往下鎮壓,以絕對的實力進行統御,根本翻不了天。

但也會造成死水一潭的腐朽王國。

「這是我們所屬勢力的全貌,下到村鎮,上到聖地,一級級攀登。」墨羽道君又道,「說起來,所謂的會武,就是挑選天才,最終為天機道尊所在的帝城補充人才,往更大了說,是為了萬衍主宰儲備人才!」

「但為何要百歲之內的青年俊傑?」墨羽道君忽而神秘一笑,「因為有一個傳承,十分強大的傳承,可進去的資格只要百歲之內,而且戰力至少要達到道師後期,也就是至少擁有道師七重以上的戰力!這對於我們這種大城之民來說,在百歲之內,極難誕生這種絕世天才,可這一次,卻出來一個你!」

說著,墨羽道君看向丁峰的目光帶著火熱之色。

「到底什麼傳承?絕不可能是道君,否則不會讓你這麼在意!」丁峰推測道,「莫非是道尊的傳承?」

「要是道尊傳承,我也不會一直呆在這個地方等你這等天才降生了!」墨羽道君感嘆一聲,「想我也是道君後期的強者,卻在這個大成一呆就是三萬年之久,期間也遇見過幾個天才,可最終,都沒有取得什麼成績。」

道君後期?

丁峰瞳孔一縮,追問道:「主宰?」

「不是!」墨羽道君搖搖頭,「是一位不朽留下來的傳承,或者說考驗,這對於二十四大主宰來說都是莫大的誘.惑,有沒有興趣?」

「具體點?」

丁峰哪能沒興趣?

如是一夢 不朽啊,那可是真正的頂尖強者,相當於洪荒世界的道主,何等身份,留下來的傳承又是何等強大?哪怕丁峰也不能無視,畢竟這裡是唯一真界,他需要借鑒很多東西,才能在攀登更高境界的路上走的長遠。

「我只知是不朽傳承,具體是哪位就不得而知了!傳承每百年開啟一次,裡面有大兇險,亦有大機緣,哪怕只要過了第一關,我們所屬的天機道尊就會賜下豐厚無比的獎勵,若是過了前三關,或許會得到主宰的接見,甚至成為主宰的弟子都可能!」

說到這裡,墨羽道君略顯激動,可又幽幽一嘆,「可惜啊,裡面只讓百歲之內的人進去。否則,我也會闖一闖?」

「第一關,前三關?」丁峰疑惑,「莫非每闖一關還能出來?」

「裡面有大兇險,死亡率可達九成以上。每一關都有不同的考驗,只要完全通過,就有機會出來。」墨羽道君沒有保留,繼續說道,「這些已經是公開的秘密,然而每次的考驗又有不同!」

「肯定是這樣。否則也沒有意義了!」丁峰接話道,「是不是過了第一關,就會賜予資格,以後隨時進入,直至最終的不朽傳承?」

墨羽道君有些意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就是這個意思,所以說,只要百歲之內,只要是真正的天才,一般都會進入,哪怕死亡率很高!否則一旦錯過。就再也沒機會了。我的任務,就是等這樣一個天才,否則我就要一直呆在止戈學院。當然。要是我推薦的天才過了一關,除了可以離開這裡之外,還有大量的好處。」

他沒有隱瞞自身也能得利,顯得很坦誠。

「什麼時間開始?」

丁峰沉默一會兒問道。

「十年,還有十年時間!」墨羽道君很激動,「你答應了?以你的戰力。雖說不能橫行裡面,可你境界畢竟很低。若是這十年內好好的培訓,讓你達到道師之境。或者道師巔峰,這一次的無盡天才,絕對以你為尊!」

「你能提供我修鍊的資源?讓我達到道師之境?」

丁峰露出了古怪之色。

「我不行!」墨羽道君當即搖了搖頭,「你的積累太深厚了,哪怕是我,也沒有把握將你鎮壓,這樣的底蘊,要想突破,絕對千難萬難,以我的身家,根本無法做到!不過我身後也有人,以你的天資,絕對會得到培養,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丁峰頓時沉默。

墨羽道君微微一愣,心中恍然,笑道:「放心,每個人都有秘密,特別是天才,哪個沒有天大的機緣?否則天才又怎麼會是天才?你先看看這個!」說著,他取出了一個金色的令牌,正面是『天機』二字,背面是『預備』二字。

「這是?」

丁峰將領牌子抓在手中,略顯疑惑。

「煉化之後就明白了!」

墨羽道君只是笑笑,抬手示意。

丁峰點點頭,不再多說,轉眼便將令牌煉化,頓時得到了很多信息,並且隱隱和遙遠處的一個東西聯繫上了。

「怎麼樣?」

看著丁峰神色變化,墨羽道君笑道。

「公開透明!」丁峰說道,「天機道尊做的果然不錯!」

「那是當然!」墨羽道君自豪道,「天機道尊,推演天機,窺測未來,為人最是公正透明。像你們這樣的天才,一旦成為準備進入傳承之地的預備人員,煉化令牌之後,你的信息就會在遙遠的帝城出現,留下備註信息。有了這個,誰敢暗中對你動手?哪怕道尊都不可以,畢竟一旦有了備註,甚至會得到主宰的關注!」

「好,幾時出發!」

丁峰終於做了決定,詢問道。

「越快越好!」

「給我一年時間!」

丁峰沉思,便作了決定。

「好,不過最好快些,等到了帝城,再對你進行培養,爭取突破現有境界,達到道師之境!」墨羽道君嚴肅道,「得到全力培養,有無盡的資源,一旦突破,可以想象得到,未來就是你的天下了!」

丁峰笑笑,約定之後,就返回了住處。

「丁峰,你終於回來了!」

看到丁峰迴來,楊世恭才鬆了口氣,露出了笑容。

「放心,都過去了!」

丁峰坐下之後,看了看聚過來的龍老等人,點點頭。

「那、梁廣等人呢?」

楊世恭終於忍不住,詢問另外幾個弟子的情況。

丁峰稍微沉默,便將秘境中的大部分事情講了出來。

「湯林和閆偉光,唉,怪不得你會殺那麼多人,要是他們地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楊世恭幽幽一嘆,「雖然比不上止戈學院的天才,但在我們學院,他們是最好的學生,等回去后,學院會給他們家族進行照顧!」

「這樣做最好!」

丁峰點點頭,不管如何。湯林兩人也算是為學院而死,無論如何,學院都該表示表示。

「梁廣他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楊世恭再次詢問。

丁峰沉默。

楊世恭一顫,頓時有種不好的感覺。「他們……!」

「看造化了!」

丁峰知道,除了牛小蠻相對而言比較安全之外,恐怕梁廣等人,活著出來的機會不會超過兩三成。

相對而言,梁廣等人在重華學院是天才,但在天戈城就什麼也不算了。要想最終超脫而出,其中的困難可以想象的到。

「等到一年之期看看吧!」

丁峰又道。

楊世恭默默點頭,然後走了出去。

「主人……!」

龍老這才來到丁峰面前,十五個人無不帶著驚疑和敬畏的目光看著他。

「如今你們已經出來,脫離了樊籠。打破了禁錮,以你們的積累,恐怕也能儘快的突破了吧?」

丁峰笑問。

龍老當即激動道:「我有把握,半年之內,絕對能夠突破,達到道君之境!」

「我也可以!」

白蠶也露出了笑容。

他們十五個,有近十位,有絕對的把握在一年之內突破。沒有了絕望,沒有了死氣沉沉,雖然認了丁峰這個主人。但他們也發現,這個主人並不錯,甚至可以說算是老好人了,這也讓他們徹底的放下心來。

「那好,你們這一年之內,什麼也不用干。全力修鍊,將修為提升上來!」

丁峰剛剛說罷。外面就走進來一位道童,這是燕長空專門給他們配置的。隨時召喚。

「公子,歐陽勝傑求見!」

道童恭敬的說道。

「哦?將他請過來!」

丁峰微愣,將龍老等人打發走了,讓他們全心修鍊,他則等著歐陽勝傑。

不管怎麼說,他和對方也算有一面之緣。

「丁兄,當日一別,如今只能仰望了!」進來之後,歐陽勝傑拱手感嘆,想當初,雷谷之內,他還能感應到丁峰的強大,雖和對方有差距,但也十分悠閑,可如今才短短多少時間,對方已經可以轟殺道君了,簡直不可思議之極。

恍若做夢,特別現在看到丁峰,他感覺到了非常大的壓力,他本不想過來,可卻想知道妹妹的信息,不得不來。

「歐陽兄,請!」

丁峰笑著將他引了過來。

「丁兄,在這裡先謝過了!」歐陽勝傑走進以後,深施一禮,「聽從裡面走出來的俊傑說,小妹勝雪遭到追殺,是你將她庇護,這才安然無恙的進入了道宮,不知舍妹現在如何?」

丁峰沒有遲疑,將傳承裡面的事情說了出來。

「悟道……!」

歐陽勝傑一顫,「這麼說,要是達不成條件,就、就……!」

丁峰點頭,安慰道:「歐陽兄放心就是,雖有一定的危險性,但也遠遠沒有後來進入的大!一旦等到出來,歐陽勝雪絕對會脫胎換骨,得到大造化!」

這一點絕對不假,哪怕沒有試煉的機緣,只領悟幾種道,再修鍊千道萬法經,定會有不俗的成就。

「但願如此!」

歐陽勝傑幽幽一嘆,卻無可奈何,只能看造化了。

等他離開之後,道童接連稟報,說外面有天才學子,世家長老前來拜見,卻被丁峰一一擋住了,讓楊世恭前去接待。

他才沒那個功夫。

「接下來……!」

丁峰將要做的事情推算一遍,就靜下心來,仔細體悟王品法力的特性,進行沉澱,同時掌控暴漲的力量。

但論修為,法力品質蛻變,他的實力何止強大了十倍,需要用一些時間進行精微掌控。

悠悠時間,恍然而過,一年之期已經到了,傳送出來的弟子卻不多,顯然都去了千道宮。可千道宮的傳承,除了他出來之外,就再也沒有第二個人了。

為了這件事,燕長空都找了他好幾次,詢問裡面的情況,可相比百無血被殺,眾多強者損落,也算不了什麼大事了,最後也不了了之,只當做那些天才弟子在裡面接受傳承。

「丁峰,我們要回去了,你什麼打算?」

楊世恭神色略微暗淡,來時十位弟子,現在卻只有一位出來,哪怕見慣了生死,他心裡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