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你負責上樹取蜜,我來策應……」

簡單安排了一下,很快行動開始。

北野雄王鳴二人悄悄躲到一邊,隱藏好之後,林昊抬手就是三箭。

三箭連珠!

儘管每一箭的力道都不是很強,才正常武王級別的水準,但三箭連續命中同一個地方,還是讓鐵皮熊感覺到痛了。

為了喜愛的蜂蜜,鐵背熊可以忍受青背蜂無意義的騷擾,但這並不意味著它能忍受一個人類的挑釁。

是以吃痛之下,它龐大的身軀人立而起,憤怒的咆哮聲過後,它邁動粗壯的四肢氣勢洶洶撞了過來。

想法很美妙,先吃掉這個不知死活的人類螻蟻,回頭蜂蜜估計也差不多了。

林昊卻沒有在原地逞能!

按照事先的計劃,鐵皮熊被激怒后,他轉身就跑。

鐵皮熊力量大,但速度不是長項,是以他也沒跑很快。

尤其在射出兩支寒冰箭成功減速后,基本上就是信庭閑步了。

正如所料,蜂群對於鐵皮熊的仇恨也還沒有消失,是以隨著鐵皮熊被引走,蜂群也同時追逐著離開。

趁此良機,王鳴果斷上樹,用事先準備好的容器採集蜂蜜。

等到蜂王示警蜂群大規模趕回,兩個偷蜜賊已經功成身退。

而這個時候,林昊還溜著狂躁的鐵皮熊。

雖然此行的任務是採集花蜜,但這並不意味著只有花蜜才能換取積分。

賞金工會也是長期有相關獵殺任務的,如此,只要殺掉這頭鐵皮熊,回去補個任務,很快就能獲得相應積分。 北野雄王鳴趕回,在林昊牽扯下,二人花了差不多三個小時,終於將鐵皮熊磨死。

星獸都有各自的領地,而這一片便是鐵皮熊的領地。

眼下鐵皮熊已經死了,那麼這片區域就變得很安全,短時間內基本上不用擔心出現更強的敵人。

隨便找了個地方安頓,之前那些淌落樹下的蜂蜜也不浪費,全都被收集過來。

接下來的時間,北野雄做了一些隱秘標記,以便下次過來還能找到這裡,王鳴則負責生火分解鐵皮熊屍體。

一天就這麼過去,當天晚上,蜂蜜烤熊掌,有滋有味,十分安閑。

轉天一早繼續出發!

憑藉北野雄王鳴二人新生排名前百的實力,外加林昊精妙箭術的牽扯,一連幾天,三人小隊高歌猛進,斬獲頗豐。

「爽死了!」

「六十斤百花蜜,一斤一百積分,王級高階鐵皮熊三頭,一頭一千積分,這就九千積分了。」

「九千積分,平均下來一人三千,這個任務裡面應該沒人比我們賺取積分更多了吧?」

「……」

這一日,剛剛獵殺了一頭鐵皮熊,順勢又取了它領地上的蜂蜜,北野雄心情格外的好。

通常來講,這個任務周期內,單人的積分收穫不會超過一千。

尤其新人隊伍,因為缺乏經驗,因為隊伍成員多,往往一趟下來能得到五百積分已經很不錯了。

而目前的情況,任務時間才過去一半,隊伍已經有了九千積分的斬獲,如何不喜?

更關鍵在於,陸續遭遇的三頭鐵皮熊讓個人實力得到不小的磨練。

原本二人合力斬殺一頭鐵皮熊需要近三個小時,期間還要依靠林昊牽扯。

而今,同樣實力的一頭鐵皮熊,最多一小時兩人就能完成斬殺,無需幫助,不得不說,進步很大。

王鳴要冷靜得多,聞言平靜道:「要不是有林昊,我們未必能這麼順利。」

事實的確如此,哪怕這一路林昊並沒有怎麼出手,作用依舊無可替代。

北野雄嘿嘿一笑:「這我知道,不過還是老規矩,交完任務得到的積分平分。」

說罷又問了林昊一句:「老林你沒意見的吧?」

「沒意見。」林昊回道。

便這麼說著,隊伍繼續往深處走。

不多久,「嗡嗡嗡嗡」,陽光下一道道銀光飛過,留下大片殘影。

好快!

亮得晃眼!

揉了揉眼睛,北野雄錯愕道:「銀背蜂?莫非咱們已經進入鐵甲熊活動範圍?」

蜂與熊乃是蜂花谷兩大主要星獸群體,其中蜂有青背蜂銀背蜂以及金背蜂,熊也有鐵皮熊鐵甲熊以及鐵甲王熊。

兩大群體相互依存,根據實力不同而分佈在不同的區域。

早些時候遇上的鐵皮熊青背蜂群,那是蜂花谷中兩大星獸群體的最底層。

最底層的群體實力相對弱小,所在區域鮮花資源也相對匱乏。

鐵皮熊青背蜂群之上是鐵甲熊和銀背蜂群。

鐵甲熊渾身鐵甲,已經是君級星獸,與鐵皮熊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銀背蜂也是高於青背蜂的存在,個體實力已經來到二級星獸水準,背呈銀色,尾針也呈現出令人心寒的銀白。

適才飛過的就是銀背蜂。

有銀背蜂存在,則意味著此處已經脫離最外圍進入中圈。

相比外圈,中圈要危險得多,因為不止極有可能存在的鐵甲熊他們無法應付,就連個體實力得到極大提升速度形同鬼魅的銀背蜂群也對付不了。

所幸通常情況下蜂群不會主動攻擊人類,是以一時半會也不擔心會有麻煩。

王鳴這時也停了下來,看了一會,道:「的確是銀背蜂,速度快得驚人。

不出意外的話,前面會出現鐵甲熊。」

說完又建議道:「以我們目前的實力,不應該再往前走了。

反正任務時間已經過半,我們不如弧線形從外圍往谷口返回,應該還能有不少斬獲。」

這是最穩妥的辦法。

相比鐵皮熊,鐵甲熊的防禦完全是質的飛躍,那是站著任憑劈砍都殺不掉的存在,完全找不到招惹的理由。

而最麻煩還是銀背蜂。

招惹了鐵甲熊,運氣好點能跑掉,可要是招惹了銀背蜂群,真是跑都沒地方跑。

對於王鳴的提議,林昊沒意見,反正他來一不為歷練二不為積分。

北野雄也沒意見,他也沒興趣去招惹那些完全招惹不起的存在。

就這樣,三人小隊準備後撤返回。

偏偏就在這時,彷彿發了瘋一樣,飛掠蒼穹的銀光驟然變得多了起來。

「怎麼回事?」

「我怎麼感覺好像出事了?」

頓住腳步,北野雄疑惑道。

商量斟酌了一翻,不出許久,一直沒派上用場的蒼穹咆哮者悄悄升空。

北野雄一個人去的,林昊和王鳴在原地等候。

饗桑 約莫一小時后,北野雄返回。

「大蜂巢,好大的蜂巢!」

「有幾間房子那麼大,銀背蜂少說十萬以上,還進化出了金背蜂。」

「……」

說著看到的情況,北野雄十分興奮。

他看到的不僅僅是巨大的蜂巢以及鋪天蓋地的蜂群,更有鐵甲熊八頭之多。

那是真正的蜂熊大戰!

他親眼看見八頭鐵甲熊想要圍攻蜂巢,卻被四面八方趕回的龐大蜂群狙擊,戰鬥場面無比激烈。

情況說完,平靜了一會,他又問道:「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去看看?

首先聲明,我不是想要坐收漁利,事實上我們也沒那資格。

我只是覺得這種場面生平罕見,如果你能見識一下,盡量還是不要錯過。」

不奢望坐收漁利就好,單純遠遠見識一下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王鳴表示沒意見。

林昊自然更加沒意見。

決定下來,一行三人迅速朝著蜂巢所在地靠近。

也就這個時候,另外一些地方。

「如此大規模的躁動,必定有情況,走,看看去!」

「連銀背蜂王都棄巢出走,看來是出大事了!」

末代異魔狩獵 「莫非是蜂王進化?難道蜂花谷又要出一絕世蜂皇?」

「太好了,前面就是百萬積分,兄弟們,隨本長老出發!」

「……」

銀背蜂群異動的範圍很大,自然而然驚動了不少蜂花谷活動的人。

對於這種異動,新人往往不明所以,可落入那些老學員眼裡,立刻一切就變得不一樣。 金背蜂皇,蜂花谷中群蜂之尊,乃是真正的皇級星獸。

偌大蜂花谷,數十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地域上,無數年來,金背蜂皇有且僅有一個。

金背蜂皇統治的金背蜂群乃是蜂花谷最頂級的群體,整個蜂花谷中,除卻那唯一的鐵甲王熊能與之抗衡,幾乎無敵。

而眼下,蜂花谷似乎要迎來第二隻絕代蜂皇!

新人們對此懵然不知,可大多數老學員似乎都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而事實上,類似的情形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熟悉蜂花谷歷史的人都知道,蜂花谷不止一次有銀背蜂王進化成金背蜂皇。

但以往那些時候,不論進化成功還是失敗,最終留下的皇蜂族群有且僅有一支。

一山不容二虎!

冬雪學院不允許蜂花谷同時存在兩個金背蜂族群,以免失去這一處新人歷練場所!

兩方面的原因疊加起來,最終促成了多年蜂花谷相對平靜的格局。

而對於學員們來說,這種數百年難得一見的情景又是喜聞樂見的。

因為這種時候往往意味著海量積分!

雖然沒有確切的任務,但蜂皇之巢中大量的百花蜜,百花王漿,乃至傳說中的蜂皇漿,每一種都價值連城,也在私底下也能在賞金工會兌換成大量積分。

尤為重要的地點,一旦金背蜂皇真正完成蛻變出世,那麼便會在第一時間產卵。

金背蜂皇產卵,孵出的將不是普通銀背蜂進化而成的三級星獸金背蜂,而是蜂皇之子,五級也就是君級星獸之資的金背皇蜂。

金背皇蜂卵不會很多,第一次往往只有四到六枚。

正常情況下,除非有金背皇蜂死去,否則金背蜂皇終其一生不會再產卵。

而論優秀,嬌小的體型,堅硬的身軀,再搭配上閃電般的速度以及無與倫比的尾針鋒芒,金背皇蜂還在同為君級星獸的嘯月風狼之上,堪稱極品星獸。

便因為此,相比之下,金背皇蜂卵更加珍貴,更加讓人趨之若鶩。

跟許多由老學員帶領的新人隊伍一樣,林昊三人並不知道這麼多。

三人只是單純抱著一股看熱鬧的心情往事發地點靠近。

一路上沒有遭遇任何阻攔,因為領地的主人鐵甲熊已經去圍攻蜂巢了。

只是來到那巨型蜂巢所在的孤峰腳下腳下不遠只是,依然與聞風而至的許多隊伍不期而遇。

神箭營的隊伍,一共二十一人,由長老楊林風燕二人親自帶隊,前兩日被羞辱的李宇鴻赫然就在其中。

青虎盟的隊伍,人數二十五,帶隊者也是老熟人,辛亮和楊坤。

天地會也有人在,人數偏少,只有十二個,領頭的是至尊榜排名前五十的白雲飛。

冬月閣只有四個人,其中就有新生爭霸賽排名第三、將北野雄打成重傷致使北野雄止步百強開外的董華天。

為首之人冬月浪濤,出自冬月世家旁支,排名至尊榜前十,是冬月閣至強者之一,同時也是此處學員中最強之人。

在這幾個強大的隊伍之外,還有三支隊伍,不過相對比較弱勢,人數也不算多。

這就是加入團隊的好處。

有團隊中的老學員帶隊,哪怕是新人也能進入相對危險的地方歷練,賺取積分。

原本這些團隊也相安無事,只是隨著林昊三人的出現,瞬間氣氛就不一樣了。

「區區三個人也敢來到這裡,我說林昊,你們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還是說,以為有那兩個女人護著,真沒人敢動你們?」

此處臨近戰場,再沒有確定的計劃之前,已經不能再往前了。

眼下,冬月浪濤白雲飛楊林等實力強勁的老學員正聚在一處商量著接下來的計劃,剩下的新學員在一旁休息,順便觀察情況。

便是這些人,林昊三人的出現很快被發現。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李宇鴻第一時間走上前來,身邊還跟著幾個新入神箭營的成員。

說話十分不客氣!

仗著此處不在學院,身後又有諸多老學員壓陣,他渾然不將林昊三人放在眼裡!

林昊也根本懶得搭理這種人,彷彿根本不知道有這個人一般,他看都沒看一眼。

反倒是北野雄不忿,譏笑道:「是啊,我們三個就是膽大包天,所以跑來這裡。

那你呢?

就問你,要是沒有人護著,你夠膽自己過來嗎?

沒膽就別廢話,放心,胖哥我絕對不嘲笑你膽小!」

「你……」並非什麼有氣量之人,李宇鴻當場面色漲紅。

不過還是很快平靜下來,又眯著眼笑道:「不用激我,論作死的程度,我李宇鴻自問拍馬不及。」

說罷話鋒一轉:「話說回來,能憑自己走到這裡,你們的實力也算不錯。 絕世醫仙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