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很快開口說話了。

「我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了,看見了不少的事情啊,您到山前鄉來了,鄉里就真的出現變化了,其實我們的要求不高,有飯吃就可以了,要說那掙錢的事情,後輩出去打工自己掙錢用,這不能夠怪幹部的,就說在城裡生活的人,要是一天到晚不做事情,也不可能有誰給錢用的,要做事情了,才有飯吃,才有錢用。」

「老人家,現在的情況不同了,鄉里的責任不同了,我舉個例子吧,假如您的晚輩想著要掙錢,他到什麼地方去掙錢呢,除開外出打工這個門路,就沒有其他的路子了,在鄉里無法掙錢,這裡面就有問題了,為什麼他出去能夠掙錢,在鄉里卻不能夠掙錢,我們幹部的責任,就是要做到,讓您的晚輩,就是在鄉里做事情,也能夠掙錢啊。」

「周書記,您說的這些,我不是很明白,不過我知道,您是真的為我們老百姓考慮事情的,就說這大橋,不知道多少年了,很多的領導都說修橋,可沒有誰真正的能夠動手修橋,您來了,這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開始修橋了,大伙兒心裡是明白的,上次集資的時候,集鎮上有幾個混蛋小子,想著提意見,我罵他們了,知道什麼啊,橋修起來了,這些混蛋小子,找媳婦都容易很多了。」

「老人家,謝謝您的支持啊。」

「周書記,其實應該謝謝您啊,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當初在部隊裡面,我就知道這個道理,您不會在山前鄉干一輩子的,遲早是要離開的,可我們這些住在這裡的農民就不同了,祖祖輩輩都在這裡刨食,您就是不修橋,也沒有多大的事情,今天您來了,有些話,我想著和您說說,我年紀大了,倚老賣老啊。」

「老人家,您儘管說。」

各種短篇微型故事 「有些事情,我是知道了,顧長順和顧長貴兄弟倆,也是我看著長大的,這人啊,做事情都要自己心裡有數,鞋子穿在腳上,是不是舒服,只有自己知道,都說鄉里窮,都說這裡困難,我看不少人都不安心,可他們不知道,難道其他的地方,就沒有困難嗎,好多人都說對面的雲和鄉好,我看啊,不一定。」

「要說出去見世面,我以前還是在京城附近當兵的,大場面都見過的,總是想著外面好,俗話都說了,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現在有些小子,出去打工了,看了外面的世界了,就覺得這裡不是人呆的地方了,這就是忘本啊。周書記,你不是我們這裡的人,可你踏踏實實為我們做事情,所以說,在我們的心裡,你就說大恩人啊。」

「老人家,您可不要這麼說,這些事情,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拿了工資,就要做事情的。」

「周書記,您聽我說完,我讀書不多,要說有些道理,還是在部隊的時候,明白的,是不是做事情的人,我能夠看出來,您到了山前鄉,做法完全不一樣,我聽說您到天鵝池村去了,而且是走上去的,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大橋一定能夠修好的。」

「大道理我懂得不多,就是明白,也說不出來,我就是覺得,您這樣的領導,要是得不到提拔,那就是天理不容了,您越是到上面去,能夠得到照顧的農民就越多。不滿您說,當初,我看好顧長順,可這小子,變化太大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這人要尋死路啊,老天爺都擋不住,他心裡想的已經變化了,你怎麼說都沒有作用了。」

「我已經給在外面打工的兒子說了,大橋修好了,盡量回來,找事情做,家裡也需要人啊,都走了,留下一些老傢伙在這裡,要是有什麼事情,誰來做啊,您放心,今後鄉里有什麼要求我們做的,您儘管開口,有些事情,我們幫著給您做工作。」

離開老人家的時候,周天浩的心情特別的暢快,他突然明白了不少的道理,包括他和向琳之間的事情,內心裏面,周天浩是知道的,向琳和毛曉莉比較,肯定是毛曉莉要優秀一些的,但因為不少的原因,自己選擇了向琳,既然選擇了向琳,就要有勇氣來解決一切的問題,依靠外面的力量是一個方面,重點還是自己需要有強硬的態度啊。 消失了的華夏部隊此時正在山間迅速的奔跑著,小軍不想坐等勝利,他要主動出擊,他要看看是不是有可趁之機偷襲一下三角洲,看看是不是有機會能夠讓讓約翰吃上一個大虧。

費明的仇在八歧的身上已經報了,現在就剩下約翰了,這個打冷槍的人,也讓他嘗嘗被打冷槍的滋味。

時間還有兩個多小時,賽會方面不僅沒有一點的輕鬆,反倒滿是愁緒,前幾天的黑鷹部隊幾名成員被弄成殘廢送回駐地,這幾天不斷的出現傷亡,那些還有部隊在島上的國家自然不會說什麼,可那些失敗部隊並且人員受傷的國家,就按耐不住了,不停提出自己的抗議,要求島上下狠手的部隊國家給予解釋。

看著競賽即將結束,賽會已經沒有精力來處理這些事情了,一個個的官員,一個個的救援人員,眼睛都盯著島嶼,盯著上面最後的決戰。

野小子和第九防衛隊匯合了,邊打邊退的他們撞在了一處,而追著他們的三角洲和a小隊,也算是碰面了,四支隊伍打做一團,已經沒有辦法分清敵我、分清主次了,互相牽制也讓局面陷入了焦灼。

三角洲打野小子本有把握,a小隊打第九防衛隊也有把握,可戰局焦灼在一起之後,誰都沒有辦法拿出全部實力去對付自己的敵人,所有的人都留有一分餘地,三分謹慎,因為旁邊同樣有別的敵人存在。

在一片靠近沙灘的山腳下,四個隊伍佔據四個方向,子彈飛奔四射,卻沒有一個部隊敢衝出去真正的試圖消滅敵人。

麻醉子彈在這樣的對抗中根本沒有太多的作用,除非一次性的把對方的人全部麻醉倒,也要在衝出去淘汰對方的時候旁邊的隊伍不會落井下石。

打中了一兩個人,麻醉了幾分鐘,又能重新戰鬥。這本來就是考驗單兵野外偷襲對抗作戰地競賽,成為團隊之後的大規模作戰,很難以消滅對方為根本目的。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遭遇戰成了消耗戰,天空中盤旋的軍用直升機紛紛停落在沙灘上,所有的人都在焦急地看著手上的手錶。等待著競賽時間的結束。

一場空前的世界規模軍事競賽,在初賽的冷酷淘汰、正賽初期的凌厲淘汰、中期的殘酷局面都讓大家看到了世界頂級特種部隊之間的頂級對抗,偏偏是這最後的局面是這麼地詭異、這麼的不堪入目,精彩有餘對抗不足啊!

這最後地一個多小時成了所有人地煎熬。

正當所有人都懷著鬱悶地心情在等待結束之時。三角洲部隊所在位置地身後突然傳來一陣猛烈地槍聲。這槍聲之中帶著急促。而也是這陣陣地偷襲槍聲讓本來相對平衡地消耗戰頓時大亂。兩兩對抗兩兩牽制地局面。瞬間打破。

三角洲在退。a小隊在追。野小子和第九防衛隊也不甘寂寞地偷襲。造成這個局面地華夏隊伍則在局面混亂之後又消失在山林間。

局面亂。自然就有人會被擊中。會掉隊。會拖累自己地部隊。野小子和第九防衛隊有人被擊中。隊伍自然被拖累。看著情況不妙。兩個隊伍也沒有了再偷油撿漏地想法。紛紛從剛才互相牽制地局面中逃竄離開。鑽入深山之中。

三支最強部隊。也終於真正地短兵相接。槍支完全成了擺設。在一處樹林中三支部隊混戰在一處。華夏是以逸待勞。三角洲和a小隊是苦戰頗久又被華夏突然偷襲。一時之間陷入了被動。

軍手中地軍刺如同蛟龍入海。整個人也如一台鋼鐵坦克一般。沖入了交戰地中心。他地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約翰。長途奔襲過來地目標就是他。就是要讓這三角洲地隊長。嘗到被人偷襲和下黑手地滋味。

「左昊軍,我們三個隊伍這麼拼下去,非常容易三敗俱傷,那豈不是便宜了別的人!」到了這個時刻,看到華夏的人如此不顧一切的專門衝擊三角洲,對於a小隊甚至帶著一絲閃避。對方不攻擊自己絕對不還手的架勢讓約翰的心中頓時有些擔憂。華夏這是怎麼了,瘋了嗎?

柴可夫斯基也發現了這局面的詭異。猶豫了一下給了自己隊員一個手勢,漸漸撤出戰團的中心攻擊外圍交戰一起的華夏和三角洲隊員,這種時刻不存在什麼規則和正義感了,拿到好成績成為最好勝利地人才是王道,華夏這麼拚命地對付三角洲,這種機會怎麼會錯過呢?

「約翰,有些事情做了就要付出代價,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小軍根本都不躲避約翰手中的軍刺,舉著軍刺全部都是速戰速決招式與他拚命。

約翰一驚,馬上就想到了那天自己打冷槍對付華夏一名隊員地情形,既然他知道了,解釋已經沒有必要了,戰吧!

一個倒地,號碼牌剛要被搶,戰友又來相救;信號筒剛要被拉響,又被隊友把信號筒和號碼牌搶回來;剛打倒一個人還沒機會上前,後面又上來一個對手頭並沒有實現,小軍等人雖然想要找三角洲麻煩,也確實是這麼做的,但他們也並沒有給a小隊太多的機會,三方打在一起。

「噗!」這樣的混戰自然不可能避免受傷,從大山劃破三角洲一個隊員的手臂造成一道血痕之後,也正式的拉響了血戰的大幕。

身上一兩道傷痕根本就是小菜了,如大山等人,都在小軍的身上學到了如何在最關鍵最緊要的時候躲避可能遭受到的致命攻擊。這樣的訓練,三角洲和a小隊自然也沒有少訓練。

這激戰讓很多躲避起來和逃避的野小子和第九防衛隊的選手們都重新出來了,記者和媒體也都透過樹林中的縫隙,用攝像機和照相機記錄下這場面最激烈地最後大決戰,雖然只有隱約的一點畫面和鏡頭被拍攝到,可就這一點卻足以讓人熱血***了。

身體肌肉的激烈碰撞、拳腳之間的砰砰作響,兵器劃過身體飛濺的血跡。

此時此刻已經沒有辦法退避退讓了。不說是不死不休,但也要以讓面前的對手全部沒有反抗地能力為勝利條件。

戰,從最初的激烈,到了現在的慘烈!

什麼叫最強?這就是最強!

很多女記者的臉上都已經淚流滿面,那隱約可見的慘烈場面讓她們感動不已,這感動不是感動他們的強大。而是感動這些人的堅持,堅持想要為國家取得最高榮譽的信念,在這最後的時間內,這些手中已經握著足夠取得好成績號碼牌地最強部隊,本可以等待,等待競賽的結束。

可他們沒有,他們都在堅持著、都在努力著!

「轟轟轟!!」一陣劇烈的炮彈響聲在遠處響起,那停留在駐地旁邊另一個島嶼水域上地各個國家艦艇,同一時間的對著那空空如也的海面發射導彈。

外圍一直觀看的救援人員在炮響聲開始之後。端著手中的槍集體的衝進樹林,大聲的喊著:「時間到!所有的人住手。軍事競賽正式結束!」

「乓乓乓!!」舉槍對著樹林的上空不停地射擊,警示所有的還在動手的三個隊伍。

伴隨著槍聲。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參賽選手紛紛現身,沒有人說話,那些記者們也沒有如同最初預想的那樣衝上前唧唧喳喳的進行提問。

場中,三個方向,二十多人,幾乎所有人的身上都帶著傷,約翰和另一個三角洲隊員癱坐在地上,他們身上的傷是最多的,那一道道地傷口全部來自小軍手中的軍刺。

如果不是周圍有a小隊的人在牽制。如果不是要時常的照顧身邊隊友們的安危,小軍早就把約翰和那另一名三角洲隊員拿下了。

所有參戰的隊員手中的武器都沒有放下,回到各自隊長的身邊瞪著眼睛望著前面的對手,鮮血從一個個戰士地身上、手上、腿上甚至幾個人地臉上都被割傷。但即便競賽結束的聲音響起,可這些人都沒有讓自己從競賽地狀態中出來。

「比賽正式結束!所有參賽選手回歸駐地!」賽會一個官員走上前,看著這些身上帶著傷痕,臉上卻異常堅定的真正戰士們,敬佩的宣布競賽的消息。

緊接著十幾架直升機載著一部分的救援人員升空,從各個方向在島嶼上進行喊話搜尋剩下的參賽選手。

「哼!走!」小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左臂上的手筋被自己挑斷但整個人卻沒有生命危險的約翰。算你走運,這條胳膊就當是你對著費明那一槍的交換吧!

大山擦了下臉上的血跡,葉海等人也都不顧身上的傷口,跟著小軍的步伐向著直升機走去。

「局長,我他見到戰友們這身上的傷痕,心中滿是愧疚之情,自己好無能,竟然沒有幫到局長!

軍拍了拍狗子的手臂。側著頭用只有他們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吉洪死了!」

狗子的眼睛一亮。被吉洪淘汰他無話可說,如果不是蘇國和王志湊巧趕來。也許自己會遭到這局長口中說到的神秘殺手組織的迫害,小軍的話狗子懂,對上吉洪你被淘汰不冤,我為了報了仇。

直升機上,狗子打開身上的外傷葯,有些手忙腳亂的為身上都帶著或多或少傷痕的戰友們塗抹。

駐地上,所有剩下的參賽選手站立在場地中央,400多人,最後也只剩下了不到50人。所有人的號碼牌都交到了賽會的官員手中,核實的工作不難做,華夏一枝獨秀,三角洲和a小隊緊隨其後,野小子和第九防衛隊位列他們之後,剩下的零零散散選手也都把手中僅有的幾枚號碼牌交上去統計了一下。

rb,yn。y國三個國家是這次的所有參賽國家中代表團臉色最難看的,rb十個人只回來了三個人還都是初期被淘汰地,沒有淘汰的全部在島嶼上失蹤;y黑鷹傷亡慘重;y國sas隊長失蹤。

這些人,在這個時刻已經無法成為這次競賽的主旋律了,這個時刻是屬於華夏的,手中超過半數的號碼牌超過了剩下所有人的號碼牌。無論是單人還是團隊,華夏都是當之無愧地冠軍、第一。

五星紅旗在代表團駐地的島嶼上升的最高,那來自華夏的國歌成為了此時島嶼上的唯一聲音。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身上包紮好傷口,穿上正式的軍裝,小軍等人站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這個時刻、這個榮譽是當之無愧屬於他們的。

「唰!」整齊地敬禮聲音從小軍八個人的胳膊上響起,左愛國等人站在小軍一行人的身後,這個時候他們無論屬於哪方勢力。心中都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為這些人驕傲。

無數地快門響動在這個時候響起,無數的攝影機都把這一刻作為了最重要的鏡頭來拍攝。洪慈的臉頰滿是淚水。從對左昊軍的不理解,到漸漸的改變這個男人在心目中的印象,而直到現在,到了這個時刻,她懂了為什麼左昊軍能夠在如此年紀成為將軍,為什麼他身邊的那些戰友能夠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這個男人地身上,有著一股濃濃的正氣,這不是看到的那種正義凜然,而是骨子中透出來的。那股對於軍人、對於華夏的榮譽感,讓這個男人能夠在這樣艱難的競賽中,尤其是最後樹林激戰,那種慘烈只有對國家有著強烈的歸屬感和軍人榮譽感的人,才能去死命堅持的。

華夏地軍人,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軍人!這個念頭在洪慈的心頭湧起之後就不可抑止。同時洪慈的心中還有了一個讓她自己都感覺到一絲絲不可置信的念頭,華夏軍魂,這樣一個稱呼遲早會成為這個男人的代名詞。

升旗這樣一個儀式是最終獲得第一之人之部隊的特權,也是屬於他們的榮譽。在全世界人的面前擁有這麼一個被很多國家同時關注而且還是唯一地一個,不說至高無上也差不多了。

這一刻,是全世界直播,雖然很多國家地心中並不願意看到這個場面,可這是事先所有參賽國家約定好的殊榮,是屬於為第一準備地殊榮。

華夏天京,一間屬於只能召開最高會議的房間中,電視前,幾位老人臉上帶著微笑。看著畫面中那面紅燦燦的五星紅旗。聽著那激昂壯闊的義勇軍進行曲,還有那贏得這一切的功臣。華夏特種小隊。

「小軍這孩子,果然不負眾望啊!」d狠狠的抽了一口手中的香煙,滿臉帶笑的讚揚道。

「是啊,沒想到他們會創造這樣的奇迹,單人團體全都是第一,功不可沒啊功不可沒!」葉帥的臉上也堆滿了難得出現的開懷大笑。

而天京軍區和華夏所有的軍區部隊,在這一刻,除了例行警衛之外的所有官兵,都坐在部隊操場上的大熒幕面前,看著畫面中激動人心的場景,淚水與掌聲在此時填滿了華夏各地軍隊中。

「看,那是我兒子,那是我兒子!」葉海的家鄉,兩位老人坐在村中唯一的電視機前,看著畫面中閃過的葉海面孔,兩位老人異常的激動,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老人,臉上也滿是淚水,兒子完成了村中老人們的心愿。

當年的這個村子是被八路軍救下的,村中所有的年輕人從小被灌輸的一個思想就是當兵為國效力,以報效國家為人生目標。

「小海是好樣的,是我們村子的驕傲,好,好,好!!」村中年歲最大,從清朝被推翻一直到新華夏成立,直到動亂結束都親身經歷過的老人,撫著雪白的鬍鬚一臉的激動。眼圈濕潤地第一個為葉海鼓掌叫好。

全村在這一刻***了

「哇!!二表哥太棒了,第一,哦,第一!」玉兒在地上又蹦又跳,指著畫面中可以說出現最多的小軍大聲的喊叫。

左家今天很熱鬧,周家、張家、劉家齊聚在這裡。幾大家子的人聚在一起,就為了等待著今日這最後時刻的揭曉場面,雖然大家都知道小軍一定能夠取得好成績,可這成績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預計,在強手如林地世界性質軍事競賽當中,小軍帶領著華夏的幾個人,取得了讓任何人都沒有權利發出質疑聲音的成績。

華夏的大街上,不說舉國歡慶也差不多了,那揚眉吐氣的感覺充斥著每一個人的心頭。在這個信息還不是太發達的時代,小軍等人的表現就如同整個華夏的軍隊全部如此一樣,太讓人興奮了。那些人是真正地英雄。華夏怎麼會有那麼年輕的將軍,有很多總是能夠聽到一些小道消息的人大聲地喊道:「當年在yn戰場上就有一個這樣年輕的將軍,是不是一個啊!」

如果小軍在此看到這大街上的場面,心底一定會非常的震撼,不說比記憶中華夏獲得奧運會舉辦權要轟動,但也不須多讓了,而此時還比較淳樸的民風表達出來的感情卻比那個日子要強烈得多。所有駐紮軍人的場所此時成了最歡騰的地方,那在電視畫面中看到的場景中對於小軍等人崇拜之情和敬意,轉到了所有穿著綠軍裝地人身上。

就在這軍事競賽結束之後的一年中。兩次徵兵遠遠的超過了以往,那本就競爭激烈的當兵名額,在這一年中表現的尤為強烈。

看到的都是榮譽,看到的都是光鮮的一面,在那升旗儀式和授獎儀式結束后的島嶼上,本應該歡慶地場面此時卻陷入了好幾個國家代表團與賽會之間的爭吵和抗議。

整個競賽當中出現的意外很多,失蹤的人直到所有人撤離,救援人員大批量進駐搜尋了幾個小時后,還是沒有任何的線索。只得以被野獸和自然災害迫害為理由來對這些失蹤人員的去向作為解釋了。

可這解釋並沒有得到那幾個人員失蹤國家的認可,rb更是公然的隱晦指出八歧隊員的消失肯定與華夏有關。

左昊軍這個名字在rb很多人地心上已經掛上了號,那神跡放棄在亞洲巡展只到華夏進行展出地因由,所有人都放在了這個索菲亞公主公開承認的男人身上。而這次地軍事競賽,又是這個左昊軍,有多少人研究過他的歷程,對於這個人的脾氣秉性還是了解一些的,華夏部隊中的費明死了,身上的彈孔已經證明是出自八歧部隊人員的子彈。這個左昊軍不可能如現在這樣平靜。那失蹤的人肯定跟他有脫離不了的關係。

他們如此懷疑沒有毛病,可是提出來就讓人感覺到幼稚了。搜尋幾個小時沒有見到蹤影,而且失蹤最多的就是八歧的人,要說島上被猛獸襲擊一個兩個還說得過去,足足七個人不見了,那就說不過去了。

這種事情知道歸知道,懷疑歸懷疑,但要是沒有確鑿的證據絕對不能說出來。最重要的一點,華夏的人是先死的,是先被八歧的人用槍打死的,這個是鐵證,你們rb又是運作這,又是運作那,最後只是取消那三個人的比賽資格為代價就混過去了,現在你們的人失蹤了,也可以說是死了,沒有任何的證據你們就引導性的指向華夏部隊,還大言不慚說什麼要嚴懲違規者!

這貽笑大方的舉動讓一直支持他們的m國也都不再開口,只是如同看著病人一樣的看著他們,直到這幾個自以為是的rb代表團官員打電話請示國內高層時,遭到一頓痛罵之後才幡然悔悟自己等人的自不量力,趕緊的閉上嘴巴。

駐地上的各個國家部隊,在正賽結束后已經沒有了繼續留在這裡的興緻,吃了十幾天的生食讓他們第一時間都跑回了自己的艦艇上,享受艦艇上廚師們為他們準備的美味。

剩下的一些官方外交方面的儀式和會議之類地場合,小軍等人都沒有參加,左愛國也懶得去應對那一張張虛偽的面孔,同小軍等人一起,等到華夏的飛機開過來之後乘坐飛機一起返回華夏。那充當門面的艦艇還需要參加剩下的一些官方活動。

本來獲得好成績的幾個隊伍都應該留在島嶼上接受各種慶祝場面地宴會和在聯合國駐地舉辦的最後聯歡,可沒有一支隊伍留下,小軍等人作為冠軍隊伍更加應該留下,他以戰友身亡心情悲痛為由拒絕留下,堅持離開。

費明的屍體由左愛國做主在駐地火化,那骨灰承裝在罐中。一路上小軍等人輪番抱著罐子捨不得鬆開,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嚴肅,戰友的離去沖淡了他們獲得第一名的興奮心情,也沖淡了到達天京軍用機場,那承諾來為所有功臣接風的首長們的慶祝之情。

身上的傷還沒有好,幾個人地身上都帶著繃帶,葉海和蘇國兩人胳膊上掛著弔帶,軍裝只能披在身上,王志和大民的腿上都有傷。走起路來還一瘸一拐的。

這一行人從飛機上走下,迎接他們地是鮮花和掌聲,那鮮花是由一群肩膀上扛著金星的將軍們送上來的。那掌聲是華夏首長們猛烈拍擊的,送行時是期盼的目光,來接機時卻都是帶著欣慰的目光。

榮譽可以加註在小軍等一行人的身上,可卻沒有辦法加註在已經犧牲的費明身上。

看到為首的小軍手中捧著地骨灰,在場所有的人都對著那為了國家而犧牲的骨灰敬上了莊重的一禮。

幾位首長依次走過來,與站成一排的小軍等人握手致意,每個人的臉上的情緒都比較複雜,既有對小軍等人為國家取得的榮譽而喜悅,也有對在這場軍事競賽中意外犧牲的費明地悲傷。

「好好養傷。國家不會讓你們的鮮血白流,犧牲的戰士國家永遠不會忘記他!」

沒有準備慶功宴,沒有準備多麼盛大的歡迎儀式,只是冷冷清清的幾個人對為國家爭得榮譽的小軍等人的深切問候和關懷,這已經超過了所有的一切,有多少人能夠讓這幾位老人親自送行親自迎接,又有多少人能夠讓這幾位老人放下手中的一切,單獨空出時間來慰問。

沒有軍功章,沒有獎狀。從最後那決戰時刻最初所有人認為地華夏隊伍手中號碼牌不足地堅持。到結束后那超過半數的號碼牌被展現出來,這些人如果只是為了單純地勝利,不會這麼做,華夏的軍威也不是靠一些數據能夠體現出來的。幾位首長都知道,如果僅僅是為了軍功章和獎狀,小軍等人不需要那麼的拚命去進行最後一戰,手中握著超過半數的號碼牌靜等比賽結束就可以了。

今天的一切只是序幕,這一次的軍事競賽上軍安局戰士所創造的輝煌和功勞,在d的心中已經有了腹案。小規模的隊伍已經在世界上展現了。那麼軍安局也應該正式的出現在民眾的眼中了,這次的表彰大會。絕不會暗中舉行了。

解放軍總醫院的醫護專車,把剛剛下飛機的小軍等人直接拉走,首長下命令了,不把這些功臣們身上的傷徹底的治好,醫院要承擔責任;而小軍等人不把身上的傷養好,哪裡也不能去。

而在小軍等人被送到醫院以後,左愛國就跟著幾位首長到了中南海開會,有許多事情上面是要通過左愛國了解的,譬如費明的死因、rb八歧隊員失蹤的真相、小軍等人在島上的一些情形-回來之後國家肯定會先把這一切了解后才能給出相應的處理方式,別看在駐地上這件事情浪乍起就被按下,可過後就不一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了。

聽完左愛國的報告之後,幾位首長也都陷入了沉思,這件事情的後續變數現在誰也說不準,早就猜到小軍這麼一個愛護手下的人絕對不會那麼平靜的對待戰友的犧牲,沒想到他會這麼做,雖說有些偏激,但也算是符合他的性格,又顧全了國家方面的因素,不完美中的完美吧。

而關於如何對這次地功勞進行表彰的問題。d這邊的人也有自己的想法,手中握著已經亮出來的王牌,就看能夠贏得多少的籌碼了,誰都知道軍安局是左昊軍一手建立起來,並且被他經營得如同鐵桶一般,也都知道左昊軍是d不說最信任但也是貼心地一個晚輩和同僚了。這次左昊軍帶著軍安局的戰士在國際上為華夏露了這麼大的一個臉。整個國內的民眾也都對於華夏軍隊重新充滿了當初一般的信心,這份功勞,很大,至於能為軍安局換取多少,換句話說就是為自己這一派系獲得多少的利益,就看如何操作了。

這些東西小軍已經沒有心情去考慮,什麼功勞啊,什麼名望啊,如果可以那這些換來費明的一條命。小軍不會猶豫就會去換取,他身上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被約翰劃了兩個口子。但也被送上了病床。

他不想去解釋自己在島上做的一切,也不想為身邊地大山等人歌功頌德般的索取更多的利益,他知道他們不會去在意,所有人更在意地都是怎麼去面對費明的爺爺。

在飛機上所有的人都向小軍表示,要一起去看望費明的爺爺,把費明的骨灰帶回他的家鄉,他們知道如果自己不說,局長肯定會獨自面對這一切,無論費明的爺爺是打是罵。大家一起去承受。

等到小軍住進病房的時候,這些人甚至還指派狗子這個沒受傷的人守候在小軍地病房門口防止他獨立離開,對於局長恐怖的恢復能力他們可是早有所知。

左家一大家子在第二天就集體的來到醫院,緊接著張家、周家、劉家都紛紛全體到達,看望受傷的小軍,直到看到他身體已經復原,只是在靜養的時候才放下心來,表達自己的祝賀之意,都知道。這次再想淡化小軍的功勞已經不可能了,神跡巡展和穩定xg經濟兩次的事件都以平衡為目的而過去,三功並賞,張天養站在小軍地窗前甚至已經隱晦的提出他的肩膀上可能要多加一顆金星的話語。

家中親屬探視過後,薛雨煙和霜兒也來到了病房,本來一直懸著的心在看到小軍安然無恙之後,也終於放了下來,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誡小軍一定要在公事全部處理妥當之後怎樣怎樣。

這麼多人來探視過小軍,都覺得他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有猜測他是擔心這次可能又會白辛苦。但這想法一冒出來就自己給自己撲滅了,小軍如果是追逐名利的人。那他絕對到不了現在這個地步。

所有人的傷剛好了七七八八,都已經在病床上待不住了,他們的心中始終都惦念著費明地身後事,始終惦念著要去費明地家鄉見一見那位古稀之年的老人。

一行八個人,在王志和大民地腿傷不影響行動之後,沒有理會醫院中上至院長下至護士的謹小慎微,直接在一個夜晚離開了醫院,憑他們的身手想要離開這裡不被發現,實在是太簡單了。

左局長等人的失蹤在醫院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早就接到最高命令,一定要把這些人身上的傷全部調理好后才能放他們出院,現在這些人突然之間的離開,讓整個醫院都忙碌了起來,向上面報告的報告,出去尋找的尋找。

醫院的電話直接打到了天京軍區司令辦公室,接到電話周為民只是笑了笑:「讓他們去吧,不要影響你們醫院的正常工作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吧!」

這個小軍,還不放心軍區的辦事能力嗎?

周為民和左愛國早就猜到小軍一定會到費明的家鄉去,提早一步已經在那邊為他準備好了一切,甚至連費明的撫恤金都是左愛國到醫院看望小軍的時候留在他的枕頭邊上的,本來下面的人想要直接處理此時也被兩人攔住,這件事情無論誰做都不合適,只有小軍去,也只有他自己親自去了,才能讓戰友犧牲壓在心底的痛楚,去面對費明的家人之後洗刷掉。

那裝有費明骨灰的瓷罐,從小軍等人在醫院出來,到坐上火車,都沒有離開幾個人的手上一下,這是戰友的魂,這是戰友曾經存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痕迹,他們放不下!

一份存摺,一塊手錶,幾枚軍功章,幾張受獎立功的獎狀和一張費明穿著軍裝的照片,還有一封當初九個人都曾經寫過的遺書。

這些東西小軍等人不敢看,看到它們,費明的身影就會在腦海中浮現,這股痛楚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一路上,小軍等人正襟而坐的模樣,面無表情的誇張行徑,都讓火車上的旅客側目。 回到鄉政府之後,周天浩仔細思考了向琳說到的事情,任何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向琳提出來這樣的要求,肯定是內心有一種想著自我實現價值的想法,恐怕也是想到了,僅僅是做家庭婦女,事業上沒有什麼建樹,將來男人出息了,是不是能夠保住家庭,這不能說是向琳想法的錯誤,因為向琳的父母之間的關係,就出現了這樣的問題,言傳身教之下,向琳當然會有想法的。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