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號:378377385

大家加的時候註明天荒讀者^_^ “你說什麼?”姬雪滿臉疑惑開口,她本就是奸商,人自然也機靈着,不可能被倩竹一下就框住。

倩竹沒有就此放棄,反而繼續開口“葉銘叫我來拿他購買的東西呀!”倩竹裝得很想,如同真有其事一般。

這次輪到姬雪蹙眉了,深深看了倩竹一眼,驚疑詢問“真的是葉銘叫你來的?”

姬雪語氣放緩,倩竹心中就知道有戲,看來葉銘還真和聚寶閣有關係。

“是呀,葉銘他什麼都告訴我了!他不就是那個神祕的丹銘大師嗎。”倩竹這丫頭很會裝,一席話下來還真將姬雪給哄住了!

“呵呵…倩竹,你說笑了!葉銘這葉家大少怎麼可能是丹銘大師?”姬雪搖頭,她感覺事情有些古怪。

若是葉銘讓倩竹來幫忙取他**的藥材,姬雪還有可能相信,但葉銘會說出自己極力隱藏的丹銘大師這層身份,那姬雪就不信了,感覺倩竹是在框自己。

“不是嗎?麻煩那混蛋又在騙我!”倩竹故意裝出滿臉疑惑受騙的樣子,隨後又咬牙切齒開口“混蛋!你給姑奶奶等着,我可不是這麼好騙的。”

看着倩竹影后級別的演技,姬雪不由懷疑起來!難道葉銘真的說出來了?

姬雪眼中一閃而逝的驚疑被倩竹捕捉到了,她心中不由大定,葉銘絕對就是丹銘大師!

“好了。姬雪姐,你先將東西給我吧!我回頭還要找那混蛋算賬,居然敢騙姑奶奶,他是不想活了…”倩竹心中已有答案,知道繼續留在這也沒用,反而會讓姬雪察覺。

“哦!”姬雪此時還在想葉銘到底是否說出自己身份了,聽到倩竹的話,迷迷糊糊的就將東西給了她。

“謝謝姬雪姐!”倩竹拿到納戒,查看了一下,發現裏面全是藥材,心中立即就偷着樂呵起來。

葉銘這混蛋又不是做藥材生意的,他買這麼多藥材做什麼?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葉銘是煉丹師,這些藥材全是他自己要使用的。而且這些藥材價值不菲,不是一般家族與煉丹師能收購的,那麼最終的答案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了…葉銘就是丹銘大師!

“這丫頭!”姬雪看着一溜煙跑沒影的倩竹,不由無奈笑着開口。她心中還是感覺哪裏有古怪!

不過葉銘就是丹銘大師這件事知道的只有四人!除了葉銘本人外就只有華烙、翎老和她自己,那些聚寶閣服務員也只是知道葉銘是“熟客”,並不知道他就是丹銘大師。

如今華烙和翎老兩人看見葉銘就跟條哈巴狗一樣聽話,比見到自己還恭敬,葉銘下令不許外傳,那他倆絕對不會多嘴。而自己也沒泄露,那麼倩竹知道這事就只可能是葉銘親口說的了…

這也是姬雪會如此輕易就將藥材交給倩竹的原因,其實她已經相信倩竹的花了!

經過這事後,姬雪的腦子感覺有些混亂,一股睏意襲來,她不由躺在椅子上假寐休息,想要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混亂的思緒!

由於地下城名氣大盛,再加上葉家弟子的駐入,丹藥的消耗急劇增加,葉銘不得不再次從聚寶閣購買靈藥,而且每日都得來取!畢竟他想將葉家沒一人都堆成天驕,那麼對於丹藥的消耗絕對是恐怖的,而且各種丹藥都需要!

嘎吱…葉銘推開緊閉的木門,雖然早有準備,但還是被躺在椅子上的姬雪那傲人曲線引誘的口乾舌燥,下面出現微弱的反應。

“你怎麼又來了?”姬雪看到推門而入的是葉銘,神色不由一呆!

呃…葉銘無語,什麼叫做“又來了?”難道剛纔我還來過?!

“我是來取我的東西的!”葉銘翻白眼無語的開口,心中不由暗想,姬雪不是將自己的事忘了吧!藥材什麼的都沒有準備…

呃…姬雪錯愕,此時她再笨也能猜到自己被騙了,何況她還奸猾無比。

姬雪有些歉意,並且將倩竹來找自己這事告訴了葉銘,所有過程都說了,同時還問了一句“她怎麼猜到你就是丹銘大師的?”

葉銘臉頰抽搐一陣,沒有回答姬雪的話,而是趕緊轉身離開,他心中暗叫晦氣,居然遇上這種狗血事情了!

倩竹並沒有離開,而是坐在聚寶閣店鋪某處把玩着手中納戒,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她在等,等葉銘出來,或者說是在等丹銘大師出來。

聚寶閣雖大,但倩竹做的位置也算明顯,葉銘走出來一眼就看到她了。

“拿來!”葉銘臉色冷漠,伸手向倩竹索要納戒。

“這不是葉大少嗎?哦…不對!你還是丹…嗚嗚嗚。”倩竹臉露得意,口無遮攔的說話。不過卻被葉銘及時捂住了嘴,同時搶走她手中納戒!

不然此處人這麼多,要是讓倩竹這丫頭真的將“丹銘大師”說出口,葉銘也就別想安寧過日子了。

倩竹掙扎,臉紅心跳的同時感覺又羞又怒!但她後天巔峯的實力居然無法撼動葉銘絲毫,這讓她震驚。

上次她與葉銘交過手,雖然不敵,但也絕對沒有如此差距,如今後天巔峯的力量,居然連葉銘一隻手臂都搬不開!

“我放開你,但不許亂講話!”葉銘等倩竹不在掙扎,眼露兇光的威脅道。見倩竹點頭後才放開她…

“葉銘!你這混蛋…”倩竹退後一步如同發怒的母獅一般吼道,整個聚寶閣的人都能聽見,不由全都側目,看着葉銘指指點點。

擦!…葉銘此時真想繼續去堵住倩竹那張臭嘴,不過想了想還是沒有,真的激怒這頭小母獅子,沒準她還真的來個魚死網破。若是那樣,葉銘就悲催了,魚多半沒死,網倒是絕對會破。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保守祕密?”葉銘直接挑明,不想繞彎子,不然倩竹多半還會裝傻。

聽到這話,倩竹臉上露出了笑容,悄悄小聲問道“你真是那啥丹銘大師?”

如今丹銘大師這稱號可謂是響徹磐石城,在聚寶閣宣傳下,丹銘大師的名號響徹整個天藏帝國,磐石城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所有人都知道,有個大陸頂尖煉丹大師遊歷到磐石城,還被聚寶閣挽留,在聚寶閣邀請下打算開一場丹藥拍賣會!

而那爲煉丹大師的名號就是“丹銘”!如今丹銘大師的名號可是被傳得神乎其神。那種難得的靈丹妙藥,在他手中,如同炒豆子一般,一爐一爐的被煉製出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還問!”葉銘很不爽,居然被這個與他極不對眼的小丫頭抓住小辮子,他能愉快纔怪了。

而且自己還那倩竹沒有絲毫辦法!她不像聚寶閣那樣要來巴結自己,希望和自己做長久交易。這丫頭就是無法無天,你要是不隨她意了,她啥事都做得出來!

可以用“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來形容此時得意的倩竹,她並不代表皇室,完全就是一個小丫頭!就算得罪自己,自己也不可能遷怒帝國皇室,不然別人只會說丹銘大師小氣,居然和一個小丫頭較勁。

而且還有自己父親在身後力挺這丫頭,這是讓葉銘最感無奈的! 第七十一章製造出戰蟲大軍

大繭的直徑有一丈,將大繭放置在蟲巢中央,北辰宇製造出一枚神魂烙印,向著大繭落去。

穿透大繭柔軟堅韌的外殼,北辰宇的神念烙印沒入了液體之中。這種液體蘊涵著溫和而又極為充沛的能量,顯然是給荒的幼體提供能量的。大繭還可以從外界源源不斷的吸收能量,藉此補充消耗。

北辰宇估計,單憑這個繭,就可以保證裡面荒的幼體千年不死。這種液體對於神念烙印有著一定的阻擋能力,但是這種阻擋能力對於下位九重還有一些作用,北辰宇的神念烙印比下位九重強出百倍,可謂是長驅直入。

大繭中央,是一名沉睡的少女。少女荒的髮絲烏黑,雙眸緊閉,一張臉頰傾國傾城,精緻無暇。荒的身材也可謂完美,找不到一絲挑剔的地方。

神念烙印沒有停滯,向著少女的眉心落去。夢璃族是一個相當可怕的族群,族人稀少無比,但是每一個都有著巨大的潛力。

每一個夢璃族人的誕生,都是以其他生靈的一絲神魂為引的。最終誕生出來之後,這名夢璃族人的資質將會比神魂的主人低一個層次。

這種辦法有兩種方式執行,第一種便是種下神魂烙印,自然可以。

當然,夢璃族不會採用種神魂烙印這種方式,而是採用第二種——硬生生撕下一絲神魂。只不過被撕下一絲神魂后,生靈將會受到重創。獵殺一些天才,自然會遭到各族抵觸,所以夢璃族的大部分族人都是那種天賦很強,但是也不至於太過逆天的。

每一代,夢璃族也會謹慎的獵殺一些天才,這樣的話族中總是會有絕世天才。

除了這一種,夢璃族還有第三種方式,那便是使用整個神魂獻祭,誕生出的族人天資和神魂主人一致。這種方式用的很少,因為成功率不高。

北辰宇知道這些,只要他種下神魂烙印,就會得到一名聖體荒!神念烙印緩緩飄入幼體荒的神念海洋中,這隻荒是下位九重的水準,但是神念之力比普通下位九重強出了很多。

即使如此,北辰宇還是毫不費力的來到了她的神念海洋最深處。虛空之中蜷縮著一名少女,美麗絕倫,楚楚動人。北辰宇看了一眼雙目緊閉的少女,控制著神魂烙印種下。

外界,北辰宇緩緩睜開雙目。大手一揮,上千枚紫心精華便出現了。紫靈擁有著紫竹之心,自然是比紫心精華強出許多,但是北辰宇不準備太過浪費,而是讓紫靈在荒突破時助她一臂之力。

孵化荒並不需要太多的能量,十枚下品紫心精華足矣。北辰宇將那些紫心精華都對方在蟲巢中,這些都是荒將來的資源。

伸手一揮,十枚下品的紫心精華飛出。將十枚紫心精華煉化,北辰宇控制著濃郁的紫色能量,向著大繭緩緩注入。有了他的神魂烙印,荒已經被喚醒,現在只需要足夠的能量,就可以徹底蘇醒過來。

一枚又一枚的紫心精華能量注入大繭,北辰宇感知到,荒的意識漸漸蘇醒了。有著一絲神魂與荒的神魂相融,北辰宇能感知到,這名荒的心思很是單純。

隨著十枚紫心精華全部注入,大繭中的液體也全部被少女吸收。隨後,少女荒睫毛微顫,緩緩張開了雙眼。一隻纖纖玉手輕揮,磅礴的金色神念之力斬出,將大繭斬出一道裂縫。

北辰宇盯著大繭,很是期待荒的誕生。紫靈也出現在了一旁,看向大繭的目光清冷中帶著幾分好奇。

只見先是一截晶瑩的小腿從大繭中踏出,隨後整個少女都來到了大繭外。看到眼前的一幕,北辰宇瞬間感到臉上一熱。

急忙轉過身去,他知道荒的紗衣是能量凝成的,所以就沒有為荒準備衣服。可是北辰宇沒有想到,荒沒有穿衣服就從大繭中踏了出來。

紫靈清冷的目光中浮現出一絲笑意,早在紫竹林中,他就發現北辰宇很容易害羞。

荒睜大了眼睛,一雙大眼睛中滿是蘊裊水霧,美麗異常。清澈的目光投向北辰宇,荒沒來由的感到了一陣親近。

純真的目光掃了一眼紫靈,隨後荒催動神念。身形一閃間,荒便來到了北辰宇身邊,玉臂抱住了北辰宇的胳膊,話語中很是輕快,聲音清脆,「主人!」

感受著胳膊上的柔軟,北辰宇心神一盪,目光急忙望向蟲巢上方。荒對此渾然不覺,看到北辰宇看向上方,荒很是疑惑,輕快地跳到北辰宇的面前,宛若一頭小鹿般,「主人你在幹嘛呀?」

控制住有些翻湧的氣血,北辰宇努力無視眼前的雪白,尷尬的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一旁的紫靈忍不住玉手掩輕紗,偷笑了起來。終於,紫靈還是開口,「荒,穿上衣服。」

「哦。」荒乖巧的點點頭,素手輕揚,一襲輕紗便浮現而出,將tongti包裹了起來。旋即,荒來到了紫靈身前,很是疑惑的開口,「姐姐,主人他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是呀,主人生病了。」紫靈控制住笑意,點點頭。

荒清澈的眸子中浮現出一絲焦急,又來到了北辰宇身邊,拉住了北辰宇的胳膊,「主人你怎麼了?蟲巢可以療傷的!」

北辰宇狠狠地瞪了一眼偷笑的紫靈,將目光投向荒。此時的荒披上了一層輕紗,玉體朦朧。荒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魅惑之意,再配合原本的清純,殺傷力極大。

心中泛起幾許無奈,荒都是有傳承記憶的,但是初生的荒,心性卻是十分單純。迎著荒清澈的目光,北辰宇開口了,「你叫什麼名字?」

「還沒有。」荒搖搖頭。

北辰宇犯愁了,他最怕起名字,當即將目光投向了紫靈。紫靈盯著荒,又掃了一眼北辰宇,開口道:「晴荒吧!好像晴朗的天氣一樣,讓人很舒服呢,不像某些人整天就知道修鍊。」北辰宇頭上冒出黑線點點頭表示沒意見。

「晴荒好!謝謝姐姐!」看到北辰宇點頭,少女很是高興,跑過去拉著紫靈的胳膊。紫靈清冷的眸子中也難得的多出了笑意,揉著晴荒的腦袋。

看到兩個人玩得很開心,北辰宇開口了,「紫靈,晴荒以後就交給你照顧了。」他可不想整天被小孩子似的晴荒纏著,還是讓紫靈來吧,正好能讓紫靈萬載的孤獨排解一下。

紫靈在紫竹林中獨自一人呆了那麼久,出來后又遇到北辰宇這個不懂的交流的主人,可謂鬱悶之極。如今碰到活潑的晴荒,自然是求之不得,當即很高興的點頭。

晴荒卻是眼中掠過一絲委屈,聲音中帶著幾分恐懼,「主人不要晴兒了!」

北辰宇先是一怔,隨後走到晴荒面前,露出一絲微笑,「不是不要晴荒了,是主人要修鍊。以後就讓紫靈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怯生生盯著北辰宇的眼睛,不久之後,晴荒才委屈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最後還加了一句,「主人以後要叫我晴兒!」

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北辰宇點點頭,繼續開口,「晴兒,你把傳承記憶中關於蟲巢和戰蟲的這部分傳給主人。」雖然北辰宇可以直接讀取,但是他不想這麼做。

其實晴荒能夠傳給他的,也只是那些人盡可知的部分,真正的秘密,夢璃族人也無法外傳,有禁制守護這一切。不多時,晴荒就將這一切傳給了北辰宇。

北辰宇閉上雙眼,消化著這些傳承記憶。紫靈看到這一幕,帶著晴荒離開此處,去其他地方玩鬧去了。

隨著對這些東西的消化,北辰宇愈發心驚。夢璃族,果然是恐怖之極的種族!

夢璃族一出生,就是下位九重。每一名荒,都可以製造出一隻本命戰蟲,實力驚人。除此之外,下位的荒可以製造蠕蟲,赤甲蟲,青甲蟲,金甲蟲四種蟲子。

這四種蟲子北辰宇都見識過,如今則是對他們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製造蟲子需要能量,而夢璃族將這些能量單位化了。

一頭最低級的赤甲蟲,需要大概十點能量,實力為下位四重。蠕蟲的戰鬥力幾乎為零,作用就是採集能量,製造需要五點能量。

最低級的青甲蟲,實力為下位五重,製造一隻需要十五點能量。一頭最低級的金甲蟲,實力為下位六重,製造需要二十五點能量。

如果要製造高級的蟲子,那就需要更多的能量點數。本命戰蟲為九重戰蟲,耗費的能量驚人,需要五千點能量。一頭八級戰蟲,也需要一千點能量。

北辰宇估算了一下,一枚下品的紫心精華,可以提供一萬點能量,中品三萬,上品十萬,極品三十萬。

通過神魂烙印,北辰宇將紫靈和晴荒找了回來。北辰宇指了指地上的一對紫心精華,北辰宇開口道:「晴兒,你講這些能量都攝入蟲巢,然後開始製造戰蟲。」

晴荒乖巧的點點頭,玉手輕揮。頓時,蟲巢四壁就亮起蒙蒙光輝,那些紫心精華全部融化進入蟲巢。隨後,在北辰宇的示意下,晴荒開始孵化戰蟲。北辰宇並沒有干涉,荒是天生的戰爭家,自己一個門外漢還是不多加干涉的好。

向紫靈要了一小團極其濃郁的紫心精華,將她和晴荒留在了這裡,北辰宇離開了蟲巢,準備去陪陪漓,然後閉關。

PS:兄弟們,想要和凡塵探討劇情嗎?想要和作者聊天嗎? 醫妃權傾天下 加這個群吧!天荒,你~值得擁有!

群號:378377385

還有,咳咳,第四十七章出了點問題,已經改了^_^ 第七十二章落影木風的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