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縴手持一柄時間、空間屬性的神劍,朝上萬名仙兵殺去!

「嘩啦啦!」

「撲通撲通!」

一時之間,血液染紅了虛空,一具具屍體,墜落在地。

僅僅三息間,上萬名仙兵全部死亡,無一生還!

譚雲和纖纖正要飛出諸天困神大陣時,他劍眉一皺,猛然回首,但見後方蒼穹中,有上百名臉色蒼白的仙人。

這些人皆是從噬魂深淵探寶歸來之人。

上百人見譚雲望著自己后,他們惶恐不安,紛紛求饒:「譚上仙,不要殺我們……我們什麼都、都沒有看到!」

「是,是啊……您不要殺我們……」

「……」

這時,纖纖抿了下朱唇,輕聲道:「譚雲,我們真的要殺人滅口嗎?」

「丫頭你誤會了,我為何要殺人滅口?」譚雲笑罷,回首望著眾人,沉聲道:

「我不會殺你們,至於你們今日看到的事,你們也可以告訴九天仙帝。」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麻煩你們通知一下夏侯仙城大元帥,就說他兒子白蕭,還有日天日地日玄黃四老禿驢,都被老子宰了!」 說完后,譚雲牽著纖纖凌空飛出了諸天困神大陣,出現在浩瀚的山巒間。

「譚雲,你為什麼主動說出,殺死白蕭之事?」纖纖憂心忡忡道:「這樣一來,白大元帥一定會瘋狂的尋找我們報仇。」

譚雲側視纖纖,嘴角微微上翹,「不久的將來,我要將九天仙界攪他個天翻地覆!」

「而現在,只是個開始!」

「走吧,我現在陪你前往通天仙城。」

聞言,纖纖想到老管家,會幫自己帶話給爹爹,於是,便道:「譚雲,我忽然又不想去通天仙城了。」

「我們還是尋找一個靜謐之地,閉關修鍊吧!」

聽后,譚雲點頭道:「好,可以,哦對了,你可知道,這裡是何處?」

纖纖搖了搖螓首,「我不知道,不過,我這裡有九天仙界的地圖,我一查便知,你稍等片刻。」

隨後,纖纖從仙戒中拿出一枚地圖玉簡,以仙識查看半晌過後,貝齒輕啟,動聽之音響起,「我們所處的山脈是,九天仙界中仙海山脈。」

「我們在仙海山脈的中部地域,以我們速度,飛出山脈需要三年之久,屆時,會抵達與山脈入口相連的九天仙海外圍區域。」

「我從小便聽說,九天仙海四面環山,風景優美,天地仙氣濃郁,是個非常不錯之地。」

「且九天仙海中,有上千個島嶼,每個島嶼中則有一到數個仙宗。」

「我們不如,就去那裡閉關如何?」

聞言,譚雲腦海中,對九天仙海還是頗為熟悉的,便點頭道:「九天仙海中,風景最美之地,便是一座叫萬重雲海島的地方。」

「我們就去萬重雲海島吧!」

「嗯。」纖纖莞爾,「都聽你的。」

譚雲說道:「你進入凌霄道殿,先閉關吧。」

纖纖想到四十多年後,便要和譚雲分開,於是笑道:「我現在不想閉關,我還是陪你一路飛行吧,順便觀賞一下沿途的美景。」

「如此也好。」譚雲笑了笑,便和纖纖在山脈上空的雲海中極速飛行……

飛行中,譚雲發現纖纖美眸中有些憂鬱,便關心道:「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怎麼了?」

「沒什麼。」纖纖應聲道。

「當我是朋友,你就說吧。」譚雲笑道。

纖纖輕聲道:「譚雲,若有一天,我死了,你會不會想我?」

譚雲劍眉一皺道:「好端端的你怎麼會說這些?」

纖纖撅著櫻桃小嘴,追問道:「你就告訴人家嘛,若人家死了,你會不會想我?」

譚雲點了點頭,「當然會想,你可是我的朋友。」

「不過呢,有我在,我是不會讓你出任何事的。」譚雲語氣堅定道。

「嗯,有你這句話,我就滿足了。」纖纖嬉笑間,心中篤定主意,將來待自己和九天仙帝成婚後,便自刎!

寧可死,自己也不讓方如龍這條狗,玷污自己的身子!

光陰似箭,一年後。

夏侯仙城,大元帥府。

「報!」這時,一名仙將驚慌失措的來到了大元帥殿外,單膝而跪,「大元帥,屬下有要事稟報!」

「進來吧。」大殿內,一名六旬老者,淡淡的道。

老者正是大元帥:白淵,如今已是大帝境十一階大能!

在老者身旁,還站著兩名中年人,第一人叫白順,是白淵的長子,大帝境四階實力!

第二人叫白昌,是白淵二兒子,大帝境八階實力!

虎父無犬子,用在白淵父子身上,再合適不過。

那仙將慌慌張張的進入殿內后,單膝跪在了白淵身前,顫聲道:「大元帥,大事不好了,三、三少爺,在噬魂深淵內被一名叫譚雲的男子,和叫纖纖的女子給殺了!」

「轟!」

白蕭的死訊,對於白淵而言,不亞於五雷轟頂,他老軀一顫,怒目切齒的大吼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大元帥息怒。」那仙將戰戰兢兢道:「三少爺被譚雲、纖纖給殺了!」

「蕭兒……我的兒子吶!」白蕭老淚縱橫,憤怒道:「譚雲、纖纖二人是何來歷,他們膽敢連本大元帥的兒子都敢殺!」

那仙將如實道:「回稟大元帥,根據從噬魂深淵探寶回來的一百多人透露,譚雲和那叫纖纖的女子,應該都是帝皇境的仙人。」

「至於二人來歷,無人得知。」

「此外,還是譚雲主動說出了,他殺害三少爺之事,這個天殺的畜生,這是在挑釁大元帥您啊!」

「還有……」

不待那仙將話罷,悲痛不已的白淵嘶吼道:「還有什麼!」

那仙將說道:「譚雲此子膽大包天,不僅殺了三少爺,聽說,還將墨戰仙城少主墨子府,和墨二老爺墨長風、墨三老爺墨長生也給殺了!」

「不僅如此,譚雲還把九天仙帝身旁的大紅人,萬寶山和一萬多名九天仙府的仙兵,統統都給趕盡殺絕了!」

聞言,白淵和兩個兒子,也不禁愣了一下。

旋即,白順咬牙切齒道:「父親,不管譚雲是何許人也,他敢殺我三弟,我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父親,大哥說的對,一定要逮住譚雲報仇!」白昌雙拳緊握,雙目赤紅的附和過後,又盯著那仙將,追問道:「譚雲和纖纖的畫像可有?」

「有有有。」那仙將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張畫像,將畫像遞給白昌,恭敬道:「二少爺,這畫像是親眼見過譚雲、纖纖的探寶仙人所提供。」

白昌看著畫像中的白袍青年、藍裙少女,仰頭長嘶道:「三弟,你放心,二哥和大哥,還有父親,一定會為你報仇!」

長嘯過後,白昌看向白淵道:「父親,快下令,尋找這對狗男女的下落吧!」

白淵遏制著心中的滔天憤怒,悲痛不已道:「譚雲,自然要捉拿!」

「不過,你方才也聽到了,譚雲還殺了墨戰仙城少主,重要的是他還殺了萬寶山!」

「那萬寶山是誰?當初,方如龍還未登基上位時,便是方如龍的狗腿子,是方如龍身旁的大紅人。」

「我們暫且按兵不動,為父猜測,一個月內,必有九天仙府使者,前來我城,讓為父前往九天仙府議事!」 一個月後。

他改變了羅馬 一座氣勢磅礴,極為浩瀚的巨城,屹立在天地間:墨戰仙城!

今日是墨戰仙城,全城同慶的大喜之日,因為城主墨長空,衝刺境界成功,邁入了大帝境十二階,邁入了鴻蒙九天仙界頂級大能之列!

此刻,城主府,年約七旬的墨長空,臉色陰沉的看著管家,沉聲道:「成何體統!」

「本城主昨日出關,今日要全城同慶,可是我二弟、三弟、少主卻不見人影!」

「你這個管家怎麼當的?連他們去哪裡了都不知道嗎?」

那管家嚇得跪在地上,「城主您息怒,屬下這就派人去找少主和二老爺、三老爺。」

就在這時,城主府總執事墨無聞,行色匆匆而來,望著墨長空,臉色蒼白道:「表叔,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

「無聞,怎麼了?」墨長空白眉一皺。

墨無聞顫聲道:「表叔,事情的經過,侄兒三言兩語也和您說不清,我還是讓別人和您說吧!」

話罷,墨無聞回首對著院門,吶喊道:「進來!」

「小的遵命。」隨著一道恭敬之音,一名七旬老者,邁入了院內,面朝墨長空叩首道:「小民劉翁叩見城主大人。」

「起來回話。」墨長空擺了擺手。

「小民遵命。」劉翁起身,面朝墨長空躬身道:「小民一年前,在噬魂深淵外的諸天困神大陣內,親眼目睹了,一名叫譚雲的青年,將墨二老爺給殺死了……」

劉翁話音未落,墨長空晉陞境界的喜悅蕩然無存,他怒髮衝冠,「你說什麼?」

「撲通!」

劉翁嚇得跪在地上,硬著頭皮道:「墨二老爺,被譚雲殺、殺了。」

墨長空氣得面紅耳赤,可劉翁接下來的話,更是氣得他悲怒攻心!

劉翁瑟瑟發抖道:「城主大人,還有,小民從譚雲的語氣中聽出來,墨三老爺和少城主,都……都被譚雲殺了。」

「不可能……不可能!」墨長空聲嘶力竭的咆哮道:「這絕對不可能!」

「城主您息怒,老奴這就前往燈魂殿,去看看二老爺、三老爺和少主的生命燈。」管家應了一聲,化為一道殘影消失不見。

片刻后,管家折返回來,哭喊道:「城主啊!二老爺、三老爺、少主的生命燈真的熄滅了……嗚嗚……」

「不!」

墨長空渾濁的淚水奪眶而出,他仰頭長嘯間,噗出一口血液!

「表叔,人死不能復生,您要節哀啊!」墨無聞一邊抹著淚水,一邊安慰道。

「氣煞我也!」墨長空再次噴出一口鮮血,頃刻間,彷彿蒼老了數十歲。

他渾身發抖的盯著劉翁,厲吼道:「我二弟、三弟都是大帝境一階的實力,那個譚雲,究竟是何人?他有什麼背景,膽敢殺我的兄弟!」

「膽敢殺我的獨子!」

聞言,劉翁戰戰兢兢地道:「回稟城主大人,小民不知譚雲身份。」

「還有城主大人,譚雲和一名叫纖纖的女子同夥,他們一年前,還將萬寶山將軍,和九天仙府上萬名仙兵,給殺死了!」

「現在相信九天仙帝應該早已知曉了……」

就在這時,一名侍衛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單膝跪在墨長空身前,恭敬道:「城主大人,一個時辰前,九天仙府總管,親自來到了城外,說,九天仙帝有令,半個月後,十大仙城城主,務必前往九天仙府。」

……

同一時間,周天仙城,城主府議事殿。

老城主周公,帶著迷惑,邁進了殿內,望著當今城主周霆道:「霆兒,你找為父來所為何事?」

周霆這位中年人,哈哈大笑道:「父親,好事天大的好事啊!您知道嗎?現在九天仙界十大仙城都轟動了!」

「看守噬魂深淵的萬寶山死了,而墨戰仙城的二老爺、三老爺,少主也都統統死了!」

「什麼?我們的對頭,墨長風、墨長生也死了?」周公迷惑道:「我是知道墨子府在噬魂深淵,被譚雲給殺了,可是我居然不知道,墨長風、墨長生也死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周霆笑道:「父親,您之前和我提到的譚雲那小子,他根本沒死在噬魂深淵,正是此子,離開噬魂深淵后,將萬寶山、墨長風給殺死的。」

「還有,譚雲此子還說,墨長生在噬魂深淵內,也被他殺了!」

聽后,周公搖頭道:「不對,肯定不對。譚雲我見過,他只是帝王境七階,而墨長風、墨長生可是大帝境一階,實力相差太多,這兄弟二人,斷然不是譚雲殺的。」

「父親,您說錯了,譚雲根本不是帝王境七階。」周霆言之鑿鑿道:「我們周天仙城有人親眼看到,是譚雲殺死的墨長風。」

「而且,墨長風在譚雲面前毫無抵抗之力,更為重要的是,譚雲哪裡是什麼帝王境七階,而是帝皇境五階!」

「父親,譚雲此子,真是了不得啊!帝皇境五階,便能滅殺大帝境一階……」

不待周霆話罷,周公連忙擺手,橫眉豎紋道:「等等,你說什麼?譚雲此子是帝皇境五階?」

「是啊父親,千真萬確!」周霆點頭道。

「這怎麼可能!」周公神色駭然道:「為父見譚雲時,他明明是帝王境七階,在噬魂深淵內沒死也就罷了,居然還暴漲了如此多!」

「怎麼回事?這到底怎麼回事?」

「莫非那小子,在噬魂深淵內遇到了天大機緣?可是不應該啊!機緣再大,還能從帝王境七階,竄到了帝皇境五階?」

周公此刻,著實想不通!

「父親,這個譚雲身上一定有秘密,否則,您想,就算他是帝皇境五階,可是大帝境一階的墨長風,怎會在他攻擊下毫無還手之力?」

周霆說道:「還有父親,這個譚雲的膽子,可不是一般的大,他居然把九天仙帝,最親信的狗腿子萬寶山給殺了!」

「如今九天仙帝震怒,讓我們十大仙城城主,半個月後前往九天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