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步踏進這鑒寶室,楚澤卻是有些驚異地發現,在這個面積不小的房間之內,竟是被分割成數十個大小相等房間,想必是應該避免暴露寶物而設置的措施吧。

楚澤剛剛走進這間鑒寶室,便是有一名衣著火暴的侍女行上前來,那嬌滴滴的聲音,透著一股撩人的嫵媚:「這位先生,您是來鑒寶的?還是來拍賣的?」

「拍賣。」楚澤的聲音,在妖狐的幫助下,故意壓製得略微有些嘶啞。

「先生,請跟我來。」侍女清淺一笑,卻是蘊含著異樣的味道,那纖細的腰肢搖在行走之間勾勒出極為誘人的弧度,看得久瞭然是讓得人小腹有些冒著邪火,看來,這裡的侍女都是精挑細選或許還經過某種特殊的訓練。

跟在侍女身後行走了將近幾十米,楚澤便是停在了一個小密室前,侍女對著楚澤恭敬彎身,笑道:「先生,只要你將所需要拍賣的東西交給裡面的大師評估與審核,大師會根據您的東西估量其價值,在我們這裡拍賣,會收取一成的拍賣費。」

微微點了點頭,楚澤輕輕推開黑色的木門,然後行走而進,並且順手將門反關而上。

小密室中光線明亮,一個頭髮略有些發白的老頭正拿著銳利的目光從楚澤身上掃視而過,不過由於後者幾乎是完全掩藏在黑袍中,因此他倒是難以看出什麼來。

「請坐。」

隨意地指著桌前的椅子,老頭將一些檢驗拍賣品的器具整理完畢,低著頭淡淡地道:「把你所需要拍賣的東西拿出來吧。」

楚澤保持著沉默,也不說話,手掌一晃,一個玉盒出現在了桌面上。

「妖晶?」

聽得玉盒碰著桌面的聲音,老頭略微一愣,抬起頭來,目光停在玉盒中,眼中閃過一抹詫異,那玉盒隱隱間,一種令得無數人心悸的波動自玉盒中悄然擴散開來。

「嗯?炎晶妖虎的……妖丹?」那鑒寶大師陡然間驚呼道,這等層次的寶物,他們可是很少遇見,畢竟這等寶物尋常強者怎麼會捨得將其拿出來拍賣,即便是他也僅僅是經受過一次,可想而知,這妖丹層次的寶物有多珍貴。

「嗯。」楚澤微微點了點頭,聲音依舊嘶啞:「你眼光不錯,那幫我估算一下拍賣底價吧。」

「這個寶物我得申請下。」說著那老頭便是急匆匆的走向內閣深處。

片刻之後,兩道腳步聲響起,楚澤也是意外的看到紅錦,此刻紅錦帶著奪人人心魄勾人心神的桃花般的眸子對著楚澤投射而來,頗具視覺衝擊的豐滿胸脯,輕輕的划起驚心動魄的弧度。

「咳……」

坐在紅錦不遠處的楚澤,乾乾的咳嗽了一聲,將她驚醒了過來。

玉手輕輕的撫摸著溫涼的玉盒,紅錦黛眉輕挑了挑,流轉的迷人眼波在面前的楚澤身上掃過,笑意盈盈的俏臉上,充斥著誘人的嫵媚:「沒想到先生,竟是能夠拿出炎晶妖虎的妖丹。」

「什麼時候能夠拍賣?」黑袍下,傳出楚澤蒼老的聲音。

「馬上!」

……

在楚澤進入拍賣場時,此刻的這裡已是有著不少的人,他望了一眼那拍賣場的大廳,略作沉吟,整理了黑袍,確認好將全身上下遮掩的嚴嚴實實,這才尋了一處偏僻的位置坐下。

雖說這裡並不是楓陽鎮,應該沒什麼人認出他來,不過為了在拍買了東西后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謹慎一點,總歸是好的。

鏘!

約莫是過了半個小時之後,一道清脆的鐘吟聲,緩緩在場的之內響起,回蕩在巨大的拍賣場中,頓時拍賣場中的眾多身影都是微微挺直了身子,目光火熱的望向那拍賣台,他們知道,這是拍賣會開始的徵兆。

在這嵐城,有著無數的武者,他們每一天都在和山脈中無數兇狠的妖獸進行著搏殺,同時在其中探尋著寶藏,而一般那種所獲,只要是質量過關的,大多都是會流向這座嵐城的拍賣場,所以這裡,基本算是嵐城這數千里之內所能夠出現的各種好東西幾率最大的地方。

而很多人,都是沖此而來,畢竟有時候,一件高階的寶物,就能讓得他們在那種殘酷搏殺中保存下性命,這對於很多武者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畢竟不論如何,小命始終都是最為重要的東西。

頓時,吵雜的聲音,猶如魔音灌腦一般,席捲而來,讓得他狠狠地甩了甩腦袋,方才保持下平靜,抬頭望著璀璨的水晶台上。此時,上面,一位類似拍賣師的白髮老人,已經笑眯眯地佇立其上。

「終於要開始了啊……」

望著那幾乎被擠得爆滿的巨大場地,楚澤低聲喃喃道,漆黑眸中,略有些期待。 「叮!」

隨著貴賓席上逐漸地圓滿,整個拍賣場中,也是近乎出乎滿座,一道清脆的聲音,終於是在拍賣場中響起,一名白髮老者,笑眯眯地出現在了那寬敞的拍賣台上。

「呵呵,老夫齊商,諸位稱我一聲齊執事便可,今日承蒙各位賞臉,老夫先在此處代萬寶商會,與諸位道謝一聲。」

白髮老者齊商臉龐上,掛著和善的笑容,笑呵呵的笑聲,在雄渾靈力的包裹下,響徹著整個巨大的拍賣場。

「這萬寶商會真是下了好大的血本,竟然直接派了一名天靈境中期的強者來主持拍賣會。」望著那自稱齊商的老者,楚澤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訝異,喃喃道。

情逢對手,神祕妻子買一送一 這拍賣會開始前的一些客套話幾句過後,白髮老人倒也並沒有太過的啰唆,話音一轉,便是開始轉向了正題,手掌重重一按面前的鈴鐺,頓時便是有著數名年輕貌美的侍女,手捧玉盒,裊裊行上拍賣台。

玉盒呈開啟之狀,一柄三尺大小的玉笛顯露出來,那玉笛之上蕩漾著濃郁的光芒,隨即光芒湧出來,隱約間看到一頭猛虎盤踞在峰頂上,一道吼嘯聲令得天地震動。

「呵呵,諸位。這是今日將要拍賣的第一件物品,風雷嘯虎笛,是一件靈品低級的靈器,其中封印了一頭實力堪比天靈境中期的風雷嘯虎獸,大家應該知道,風雷嘯虎獸擅長以音波攻擊而出名,虎嘯一出震山河,若是能夠將那種嘯聲運用在笛子上,更是令其威力倍增,如果是擅長音波武學的朋友,這等奇寶可不要輕易的錯過了。」那齊商笑眯眯的道。

「此笛,拍賣價,一萬下品靈石!」

聽得這個並不算便宜的價格,拍賣場中微微靜了一下,不過很快的便是被各種聲音所打破,一件靈品低級的靈器,並且還封印了天靈境中期的獸魄,倒也是值得這個價格。

楚澤望著那喊價聲此起彼伏的拍賣場,也是忍不住的苦笑一聲,這種地方可真是有錢人的天堂,即便是楚澤在炎晶妖虎的洞府中發了一筆橫財,但如此財大氣粗的花錢楚澤可捨不得。

拍賣場中,在這些人的爭奪下,那風雷嘯虎笛的價格,喊價聲持續了數分鐘后,終於是陸陸續續的減弱,最後那柄風雷嘯虎笛也是從一萬下品靈石,最終的價格直接漲到了兩萬下品靈石,最後方才被一名削瘦的中年男子成功拍賣而得。

在成功拍賣出這件「風雷嘯虎笛」后,這拍賣場中氣氛也是逐漸的被調動起來,那齊商顯然對於這種拍賣極有經驗,當即又是陸陸續續的取出一件件質量算得上是不錯的拍賣品,大多是上品武學之類,每一件的價格,都是過了數萬。

而在時間的推移下,拍賣台上所出現的拍賣物品,也是逐漸地變得有些分量起來,而場中的氣氛,也是被調動得越發火熱起來,在這種里很容易享受到什麼叫做一擲千金的感覺。

「金鱗冰芝,一種比較罕見的靈藥,拍賣價格,五千下品靈石。」

簡簡單單的介紹,卻是讓得楚澤緊閉的雙眼豁然睜開,目光滾燙地盯著拍賣台上那被玉盒所盛裝的靈藥。

這株藥材通體冰藍之色,猶如冰晶澆築而成而成一般,整體約有一個巴掌大小,一眼望去,猶如靈芝。這株藥材一出場,一股淡淡的清香便是蔓延而出,讓得水晶台附近的人精神一暢。

靈藥這種東西,總歸是搶手的,特別還是這種罕見的靈藥,所以,在當這東西拿出來之後,立刻便是引來不少人的叫價,短短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便已漲至一萬下品靈石。

對於這些傢伙的提價,楚澤眉頭也是微微皺了皺,但卻並沒有立刻跟進,而是靜觀其變。

「這是……金鱗冰芝?!嘖嘖,小字,真是好運氣啊,竟然連這種罕見的奇葯都是能夠遇見。這場拍賣會,果然來的沒錯啊。」在那血紅靈芝剛剛出場時,妖狐那驚異的聲音,便是在楚澤心中帶著幾分錯愕地響了起來。

「金鱗冰芝?」聞言,楚澤一怔,即臉上也是湧上一抹難以掩飾的喜色。

「嗯,金鱗冰芝僅僅只生存於冰山中,數百年的時間才能夠有這樣的尺寸,常人想要採集而得,極為困難。寒冰之地,就算是一些靈丹境強者,那也不敢輕闖進啊。」妖狐笑道。

楚澤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喃喃道:「這東西也不能放過啊。」

在楚澤與妖狐說話的間隙,水晶台上的那齊商,也是將金鱗冰芝的作用與來歷詳細地說了出來,而在他的解說下,場中反響倒也還不錯,看來很多人都對這金鱗冰芝有些興趣。

「呵呵,按照評估,這株金鱗冰芝的底價定在三萬下品靈石,諸位,開始吧。」齊商將價格報出來后,便是笑眯眯地望向場地中。

金鱗冰芝的價格,繼續漲動著,不過速度顯然也是開始變慢了起來,到得後來,便是只有著兩人還是競價,不過價格也是一直未能突破五萬。

雖說拍買這種材料的人,相對而言佔少數,但也有著不少人動心思,所以,短短几分鐘的時間,那塊魔鱗金心,便是被哄抬到了兩萬下品靈石的價格。

「七萬品靈石。」

拍賣場中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得不少人怔了下,然後目光順著聲音投向了後方一位帶著斗笠的人影身上,但緊接著便是移了開去,並沒有太過的在意。

帶孕娘娘改嫁去 另外的兩人也是只能悻悻的坐下,看楚澤的模樣,顯然是財大氣粗,搶下去的話,怕也是沒什麼用。

在這兩人罷手后,那那白髮老者齊商在詢問了三聲后,便是敲定了這筆買賣,而這「金鱗冰芝」,也算是收入了楚澤囊中。

「呼……」

見到拍買順利,楚澤也是輕鬆了一口氣,不管怎樣,總算是有一些收穫了

在接下來的拍賣中,楚澤又是遇見了一些他所需要的材料,雖說過程中略微有點小麻煩,不過最終在總共丟出了二十萬靈石時,這些材料,也都成了他懷中之物。

望著那如同流水般花出去的靈石,楚澤嘴角也是忍不住地抽了一下,如果不是意外的發了筆橫財,現在的他,恐怕也只能幹瞪著,不過饒是如此,這番採購,也是花掉了他將近五分之一的靈石資產。

就算是百萬富翁的楚澤都是有些心痛,到了這裡,才知道究竟什麼才叫做銷金窟。

不過,好在配合使用火源珠的所有的材料都是拍買齊全,楚澤也是鬆了一口氣,兜里有錢就是好辦事,不然的話,讓他一個個的去找這些材料,不知道得找到何年何月。

拍賣在起初出現一小段高潮,後面的幾種東西,便是再沒有拍出多少高價,有幾樣,甚至僅僅只是被提了一次價格,就被人成功拍走,這倒是讓得台上的齊商有些肉疼,這可關係他的業績與收入的啊。

不過好在,這樣的低潮在持續了十幾分鐘后,終於是被陡然提升了起來,甚至是連楚澤,都因為這拍賣之物,而有些滿臉錯愕了起來。

水晶台上,齊商小心翼翼地將一卷由古玉製造而成的捲軸捧起,對著場內,滿臉神秘。

「各位,接下來需要拍賣的東西是一種靈識的秘技,螺旋波。想必一些魂師會對它有不小的興趣,拍賣價格,兩萬靈石。」

齊商的這番介紹,楚澤心神一震,舔了舔嘴唇,喃喃自語。

「竟是……靈識秘技!」 拍賣會場前排的大勢力,先前未曾有太多動靜,而此刻在聽到那螺旋波之後,都有些騷動起來。

隨即,一道道聲音開始傳出,顯然對於這個靈識秘技都有志在必得。

「兩萬五下品靈石!」

夜少的二婚新妻 「兩萬七靈識!」

「……」

望著那在瞬間火暴了許多的場面,楚澤眼睛皺了皺眉,看來這些大勢力顯然是對這個東西提前了解到,頓時間那提升的價格速度也是以一種恐怖速度在遞增。

在拍賣場中眾人搶拍著那靈識秘技時,拍賣場中的一處貴賓室中,也是有著幾道目光注視著場中。

「紅錦小姐,此次拍賣會倒是有幾件連老夫都極為垂涎的寶物。」一道身著白色衣袍的老者,也是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場中,笑道。

「呵呵,若是石宣大師也有興趣的話,紅錦便將那些寶物撤下來。」一旁的席位上,身著紅色裙袍,赫然是紅錦,嫣然笑道。

「此次,是想借著這個拍賣會邀請一些煉丹師來參與此次嵐城煉丹公會的煉丹比賽。」那石宣大師笑著搖了搖頭。

「哦,紅錦也是有幸能在這裡見到這聞名四海的煉丹比賽。」紅錦微笑道。

「炎晶妖虎的妖丹……」石宣大師見到這一幕深吸了一口涼氣。饒是他,此刻也是免不了心臟加速了跳動,目光中充滿著震撼。

這種級別的寶貝,怕就是那些大陸所謂的一流勢力,也定是要當做重要之物悉心保管吧,而如今,卻竟然還真的有人捨得拿出來。

而在他們談話間,那螺旋波競價也是到了尾聲,由於那價格急劇攀升的緣故,那爭奪的價格人數也僅剩數人,而此時的價格,已經抬到了七萬左右。

「……」

「十萬!」

就在場中價格僵持的增加時,一道懶洋洋的聲音終於響起,無數道目順著聲音移動,最後停留在了那緩緩站起身來的黑袍人。

突如其來的爆增價格,也是讓得前方的那些人詫異地轉過了頭,最後那剩下幾人在估摸著是否划算,其中還有著一人最後在加了一次價,就沒有了聲音。

最後以十一萬的成交價落在了楚澤的手中,這樣大手筆的花費,令得楚澤相當的肉疼。

時間在楚澤迫切的等待中緩慢的流逝,而拍賣會也逐漸到了尾聲,不過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會場中此刻的人氣卻越發的沸騰,楚澤眼睛終於陡然間明亮起來,他的東西要出來了。

「炎晶妖虎的妖丹。」

在那台上,在齊商的掌心處,一顆帶著暴戾氣息的赤紅妖丹便是浮現而出,那股凶厲的氣息竟是將整個拍賣場都是籠罩在了其中。

整個拍賣場一時間都是有些安靜,目光灼灼的盯著那渾圓的妖丹,在那光芒深處,他們能夠見到,那妖丹的表面有著一道迷你型的炎晶妖虎浮在表明,那極端凶厲的氣息散出來。

隨著齊商的那輕輕的聲音落下,瞬間便是讓得整個喧鬧的拍賣會陷入了寂靜,旋即震耳欲聾的嘩然聲以及駭然的吸涼氣之聲,將拍賣場上空頓時瀰漫。

無數道赤紅目光,豁然向齊商手中的那顆妖丹,急促的呼吸聲,猶如拉風箱一般,呼呼響起。目光皆是死死地盯在那枚妖丹,這種級別的靈丹境級別的妖丹,在場地幾乎超過大半數的人,一輩子都沒資格見到,而如今,那僅在傳聞中的妖丹,竟然便是出現在了眼中,豈能不容得他們激動失態?

「此乃「炎晶妖虎的妖丹」,想來諸位都或多或少聽說過,若是能夠將其煉化,一舉突破天靈境成為一位靈丹境的強者。」

「它的珍稀程度,想來已不用老朽明言,這顆「炎晶妖虎的妖丹」,拍賣價格,二十五萬!」

當齊商的話一落下時,頓時引來無數震動之聲,想來這個高昂的價格讓得不少人望而卻步,但又忍不住的眼神垂涎。

不過這種安靜並沒有持續太久,終於是被人打破,拍賣場的氣氛便是進入了最火爆的高潮時段。那些前方的大勢力,也終於是開始了讓得無數人目瞪口呆的赤膊紅臉競價。

在那齊商手中拍賣錘剛剛落下的霎那,價格便是猛然飆上了四十萬高價,這等恐怖增速,令得楚澤目瞪口呆。

此刻楚澤方才感受比先前一波更為震撼的一擲千金,如此豪氣與氣魄,被那些勢力在這炎晶妖虎的妖丹的誘惑面前,展現得淋漓盡致節節攀升的價格。

「四十五萬!」

出價的人,是一位面目冷厲的中年男子,在其周身,也是有著強橫的靈力波動,那靈力的波動赫然是天靈境後期巔峰,而顯然這寶貝是為了突破到靈丹境這個層次。

「四十八萬!」

不過他的價格維持了沒多久,便是被立即打破。

「五十萬!」

接連的競價,立刻打破平靜,整個拍賣場都是騷動起來,一些對「妖丹」有心思的強者再也忍耐不住,紛紛競價。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那價格,已經是高達六十萬下品靈,這個價格,看得不少人眼睛都紅了,畢竟如此龐大的靈石,他們中絕大數都沒有見過。

拍賣場的氣氛一直維持在震耳欲聾的競價吼聲,在巨大的場地中回蕩著。那股吵雜巨響,幾乎要掀破天花板,衝上雲霄。

而在那急速翻倍的天價之下,即使很多人都清楚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再打那東西的主意,可能夠親眼看見這般驚心動魄的金錢競爭,倒也是讓得他們感到此行不虛了。

最後的競價,在前排座位的黑袍人一道令人震撼和羨慕的目光,以一個百萬靈石劃為句號。

炎晶妖虎的妖丹,價值,百萬天價。

拍賣會寂寞無聲的拍賣場在持續了將幾分鐘后,終於是逐漸回復,一道道目光互相對視皆是被那恐怖的天價震撼得渾身發粟以及熱血沸騰。

這款是一百萬啊,這種龐大數量,需要一個勢力多久的積累?

這種天價令得周邊的幾大勢力都不由得面面相覷,皆是臉色難看地縮回了到口的喊價。

「呼……這才真正的廝殺啊,百萬巨款……不過,這次他可是賺翻了啊!」

望著緩緩落幕的殘酷競爭,楚澤卻是浮現出一抹的笑容,一百萬靈石,便是即將要流進楚澤那已經乾癟不少的口袋裡了。 隨著那炎晶妖虎的妖丹拍賣結束,場中的氣氛也是逐漸降下來,那齊商原本剛欲宣布此次的拍賣會,卻在此時,後台來了急匆匆的來了一個侍女,在齊商的耳旁輕聲私語。

揚了揚手,隨即齊商清了一下嗓子,正色道:「抱歉,在耽擱各位一些時間,此次煉丹公會的會長想藉此機會向各位的朋友打個招呼。」

「諸位,現在有請石宣大師。」

「煉丹大師……石宣!」

聞言,下方的一些當地的大勢力都是一愣,旋即臉色微變,剛欲說話,心頭突然一動,抬起頭來,望向那拍賣場最中心的巨台,那裡,一道身影緩步走出。

隨著走近,眾人方才發現那來者是一名身著白袍老者,白袍老者面色古井無波,並沒有因為被那無數帶著遵從於經緯而有絲毫的動容。

眾人都將目光投向從後台走出來的老者,老者面色略顯蒼白,鬚髮皆白,但是從其身上散發出一種奇特的氣息,那種氣息並不同於靈力,而是魂師特有的一種能量,靈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