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到了醫院,林天佑並不在醫院,反倒是遇見了冤家對頭的霍萍萍。

霍萍萍在這裡照顧她表哥,看到葉青,頓時杏目圓睜,一臉看色︶狼的憤怒表情。

「死當兵的,上午怎麼樣?是不是被人直接掃出門了啊?」霍萍萍最終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沒有,我拿到了競標資格。」葉青道。

「什麼!」霍萍萍剛喝到嘴裡的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上下打量著葉青,道:「你……你怎麼拿到的?那老王八蛋,不會連男的都喜歡吧?」

葉青不知道霍萍萍這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無語地搖了搖頭,道:「是我一個朋友幫我聯繫的。」

「喲,這麼說來,你這朋友還挺有能耐的嘛!」霍萍萍瞪著葉青,道:「以前怎麼沒聽說過你有這樣的朋友呢?」

以前林天佑跟葉青也不算朋友啊,當然,這話說出來,霍萍萍肯定不會相信。因為,她沒法相信,一個見了兩三面的人,竟然成了至交好友。事實上,葉青和趙成雙之間的友誼也是這樣的。兩人認識的時間不長,趙成雙對葉青卻佩服到了極點。

葉青進了趙成雙的房間,上午又有不少人來探視,桌邊擺滿了東西。趙成雙坐在床上,正唾沫橫飛地跟旁邊的護士吹噓自己救人時的英勇無畏。那小-護士估計剛進社會沒多久,完全被趙成雙忽悠,看著趙成雙的眼睛都在冒小星星了,一臉都是崇拜啊。

見到葉青進來,趙成雙的吹噓立刻戛然而止。他在裡面那點事,葉青可是一清二楚,他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吹噓了。

「葉兄弟,吃飯了嗎?」趙成雙轉移話題,小-護士也匆忙離開了房間。

葉青走到床邊坐下,上下看了看趙成雙,笑道:「恢復得挺好啊?」

趙成雙晃了晃胳膊,道:「也就這樣吧,傷筋動骨一百天,反正這兩三個月是下不了床了。再過半個月,差不多能回家休養了!」

葉青點頭,道:「那還好,沒有內傷就行。」

「對了,你那件事調查的怎麼樣了?」趙成雙看著葉青,道:「我聽說陳老五昨天被炸死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葉青道:「是陳老五的手下害死那個老婦的!」

「啊?」趙成雙瞪眼,道:「這……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有人在替那個老婦報仇?」

葉青點頭,趙成雙更是驚詫,道:「不會吧?那個老婦根本沒有親戚朋友,性格孤僻,沒人喜歡她,怎麼會有人替她報仇?再說了,要報仇,前兩年為什麼不報仇,這都多長時間了,才來報仇,這算幾個意思。」

葉青沒有說話,他現在極其懷疑老婦的兒子沒死。而且,這件事,已經牽扯到了雇傭兵,就不是警察能夠解決的了。

趙成雙連著嘟囔了好幾句,最後還是看著葉青,道:「葉兄弟,這件事鬧得不小啊。接連兩次爆炸,以前在深川市歷史上從未有過,這簡直是對我們警察部門的侮辱。這個案子,你覺得該怎麼破呢?」

葉青沉默了一會,道:「我要再見徐北華一次!」

「沒問題!」趙成雙點頭,道:「我馬上給你安排!」

半個小時之後,葉青又以律師的身份出現在了徐北華的面前。

看到葉青,徐北華不由大為激動,急道:「葉兄弟,我……我的事情怎麼樣了?已經證明是人為事故了,我是不是可以保釋了?」

葉青看著徐北華,道:「你隨時都可以保釋!」

「太好了!」徐北華直接站起身,興奮地道:「葉兄弟,這次謝謝你了。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我要好好謝謝你!」

葉青搖頭,道:「我可不敢去!」

「為什麼?」徐北華詫異,他搞不明白葉青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葉青道。

「什麼……什麼叫死的不

… 「配合?」徐北華看著葉青,道:「你……你想我怎麼配合?我知道的都已經全部告訴你了啊!」

「有沒有全部告訴我,你自己心裡清楚。」葉青表情淡定,道:「現在這件事關係到你的生死,跟我沒有關係。徐總,別怪我沒提醒你,接連兩起爆炸案,警方已經開始關注這件事了。只要有專家認證,就可以證明北華小區的爆炸案是人為事故。到時候,我想徐總你應該就沒事,可以釋放回家了。」

若是以前,徐北華聽到這話肯定高興得不得了。但是,現在聽到這話,就跟催命符一般,面色頓時刷白。

陳老五被人炸成一堆碎肉,等他出現,迎接他的將會是怎樣的結果呢?

徐北華簡直不敢想象,自己被炸彈炸的血肉橫飛的模樣。

徐北華顫聲道:「我……我可以配合你,但是,我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葉青看著徐北華,道:「徐總,你對那個老婦的死,真的了解不多嗎?」

徐北華猶豫了一會,低聲道:「我……我其實還知道一些不是很重要的……」

葉青皺起眉頭,他早就知道這徐北華不是什麼好貨色,肯定隱瞞了什麼內容。不過,現在葉青也沒時間追究他這些事情,只沉聲道:「徐總,我希望你能老老實實地把所有事情告訴我。不然,在你離開這裡之前還找不到他的話,那就連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我……我……」徐北華面色鐵青,咬著牙沉默好一會,方才低聲道:「那件事,陳五爺跟我說過,他……他還找我要了一筆錢,給做這件事的那幾個人當安家費……」

葉青面色一寒,沉聲道:「這你為什麼不早說?」

「我……我害怕……」徐北華可憐巴巴地道,他本來是想跟那件事撇的一乾二淨,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葉青一瞪眼,怒道:「害怕?那你就不怕死嗎?」

徐北華尷尬地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低聲道:「葉兄弟,我……我知道我錯了,可是,這件事主要是陳老五他們做的,我……我只是一個開發商,跟我沒有太大的關係啊……」

葉青冷聲道:「你去跟那個放炸彈的人說啊!」

徐北華撓了撓頭,道:「葉兄弟,你別生氣,我……我全都說給你聽。你可千萬得把那個人抓住了,他要是在這市裡亂放炸彈,那豈不天下大亂了啊。」

葉青也正是擔心這個,所以才必須儘快找到這個人。否則,在他看來,陳老五和徐北華這些人就是死有餘辜。就算在他眼前被人那個人殺了,他也不會管的。可是,那個人製造了這麼多混亂,葉青卻不得不插手了。

「你說!」葉青沉聲道。

徐北華嘆了口氣,緩緩把當時的情況說了出來。

正如葉青所猜測的那樣,陳老五從徐北華這裡拿了錢,就找了幾個人去刺激那個老婦,負責帶隊的正是陳老五的侄子陳世保。可是,那老婦的心態倒是挺好,竟然沒有發病,讓陳老五等人很是鬱悶。最後,也不知道是誰提議,這幾個人趁著天黑,潛入老婦的屋裡,用被子蒙住老婦的臉。

老婦呼吸困難之下,心肌梗塞突發。這幾個人連忙拿起被子,眼看著老婦就那樣死在他們面前。而後,又花錢買通了屍檢官,讓他對老婦死前窒息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老婦本來就是死於心肌梗塞,再加上屍檢官在中間徇私,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徐北華開始開發北華小區,而陳老五拿了一大筆錢,四下相安無事。

事實上,若非這次的爆炸案,老婦被人害死的事情,恐怕要掩埋一輩子了。徐北華也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不得不把當時的情況說了出來。不過,他一再強調,他只是付錢的人,陳老五究竟做什麼,都跟他沒有關係。

聽完徐北華的話,葉青沉默良久,突然起身一拳打在徐北華的臉上。

徐北華撲倒在地,口鼻出血不止,尖聲慘叫起來:「你幹什麼? 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啊 你……你幹嘛打我?出血了,你把我打出血了!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葉青冷眼看著徐北華,道:「姓徐的,等我找到了那個人,再好好跟你算這筆賬!」

「什麼賬!我……我欠你什麼了!」徐北華急道。

葉青沒有理他,轉身走出房間。外面幾個警察進來,看到徐北華這樣,也沒人理會他。畢竟葉青是趙成雙的朋友,這些人與趙成雙關係可都不錯。

葉青又趕赴醫院,從趙成雙那裡弄到了陳世保的資料。

這陳世保其實也就是一個小混混,因為伯父陳老五的關係,這些年混的倒不錯。只不過,他沒有陳老五那麼廣的人脈。陳老五這麼一死,他的地位也得跟著直線下降。

葉青下午也沒去上班,而是直接去找陳世保。當然,他沒有明面見陳世保,而是躲在暗處跟蹤陳世保,同時注意四周一切跟蹤陳世保的人。

可是,一直跟到晚上,葉青還是沒有見到任何跟蹤陳世保的人。一直到十點多,陳世保回家休息。葉青在他的別墅外面守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實在沒有事情發生,這才離開回家。

晚上繼續按照尋經問穴當中的吐納方法修鍊內息,葉青隱隱感覺到體內氣流鼓脹,這幾天的吐納讓自己體內的氣流越來越強。葉青嘗試著用這氣流去衝擊通往右臂的第一個穴位,可是,衝擊幾次都沒有結果,倒是右邊身體有點麻痹的感覺。

葉青不敢太過急躁,實在衝擊不了,就沒有繼續。修鍊內功這種事,講究循序漸進,不可急功近利。

第二天大清早,葉青晨練完回來,便看到慕青榮坐在客廳里。以前這個時候,慕青榮要麼還沒起來,要麼都應該出門上班了。可是,今天她打得的很莊重,卻沒有離開。

看到葉青,慕青榮立時站起來,笑道:「葉青,剛好你回來了,上午跟我去林氏集團招標會吧。」

葉青這才想起來,今天是林氏集團招標的日子。這件事,對公司來說可是一件大事啊。

「好!」葉青答應了一聲,沖了個涼,換上那身皺巴巴的西服,跟慕青榮一起出了門。

慕青榮先回了公司,把王宣也叫上了。雖然葉青在公司做的很不錯,但慕青榮還是覺得王宣經驗豐富一些,有他一起參加招標,中標的希望就大一些了。

看到葉青也跟著去,王宣表情很是不爽。可是,他也沒辦法,這個競標資格是葉青拿到的。他實在想不明白,葉青到底有什麼能耐,先是從達斯集團那裡拿到了那麼優厚的合同,又拿到了林氏集團的競標資格。這些事情,以前可是他連想都不敢想的啊。

不過,王宣還是很不服葉青。畢竟他在深川市乾的時間很長,人脈很廣。而且,他經驗豐富,在製作企劃案這方面,他不信葉青能夠跟自己相提並論。

林氏集團招標現場比那個大悅集團的招標現場還要熱鬧的多,幾乎可以說是匯聚了深川市業內所有的大企業。甚至,連外地一些企業也都紛紛趕來,想要分一杯羹。

別看慕青榮是雲馳集團的老總,但在這裡面,她根本不如人家那些公司的業務經理什麼的。

不過慕青榮也沒有絲毫自卑,始終昂首挺胸,面帶微笑。姣好的面容,那優雅的談吐,以及那幹練的氣質,倒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招標會還未開始,慕青榮便發出去了十三張名片,自己也收穫了七張名片。而這,便是公司擴展人脈的一個好時機!

招標開始,眾人入座。林氏集團項目部經理張達平人模狗樣地走上台,跟眾人說了一番豪言壯語,其實都是廢話。眾人更關心的是,馬上要揭開的競標項目。

林氏集團和大悅集團不一樣,他們是把競標項目列出來,然後讓眾人記下。三天之後,這些公司再把企劃案交上去,到時候林氏集團會從中挑選出一部分比較好的企劃案。而挑出來的這些企劃案,便作為第一輪入選的公司,再發下去,由這些公司進一步完善。之後第二輪甄選,便會確定最終中標的公司。

項目剛列出來,王宣便埋頭開始記錄。葉青倒是沒有什麼動作,只從上往下打量著整個項目清單,尋找

… 葉青用了一上午的時間寫出了一份企劃案,他投的是其中一個一百萬的項目。

葉青把企劃案交給慕青榮便直接離開公司,陳世保那邊的事情他必須每天跟進,必須儘快找到那個放炸彈的人。

王宣是一直到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才寫出來了一份草案,邀功般地拿給慕青榮看。

慕青榮上午看完葉青的企劃案,心中著實有些震驚的感覺。葉青的企劃案寫的實在太好了,她不是專業人員,但也看得出那份企劃案很優秀。而王宣這份企劃案和葉青的企劃案一比,簡直就是天上地下嘛。

「慕總,以我這份企劃案,這個項目肯定是沒問題的了!」王宣得意地笑道:「拿到林氏集團這個業務,咱們公司今年一年都不用接新業務了。而且,還能趁著這個機會把公司擴大,這是咱們的一個機會啊!」

慕青榮對王宣一口一個咱們有些反感,她微皺秀眉,道:「我知道了。」

慕青榮的冷淡出乎王宣的預料,他有些詫異,道:「慕總,我的企劃案有不對的地方嗎?」

「最好再精鍊一些吧。」慕青榮把企劃案遞給王宣,說實話,看了葉青的企劃案,慕青榮現在已經開始懷疑王宣的能力了。

王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自認為這份企劃案寫的很好啊。要知道,這一次林氏集團的業務,不僅對公司來說是一個機遇,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大的機遇。如果能夠拿下這個業務,以後他在業內的名氣也會大漲!

目送王宣離開辦公室,慕青榮心中不由對葉青之前說的話有了幾分相信。以葉青那份企劃案的水平,他十有**還真的可能是北方大學的高材生呢。至於王宣,慕青榮對他越來越反感,心中甚至開始做了打算。如果這次的業務拿下了,該把葉青升一升了,至少得和王宣平起平坐,不能老被他這麼壓著!

葉青此刻正站在一處廣場上,陳世保帶著一個女孩在這裡買東西。這傢伙也真是有心情,自己的伯父剛被人炸死,他就沒事人似的繼續瀟洒了。

「先生,擦皮鞋嗎?」

突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葉青轉頭看去,只見自己身邊不遠處站著一個**歲的小孩子。黑瘦黑瘦的,挎著一個破爛的背包,包里裝的是擦皮鞋的工具。也許是因為年紀太小的緣故,看人的時候眼神有些畏縮。被葉青盯著,他悄悄低下頭,用一隻手不斷地搓著衣角。

葉青心中微痛,這麼小的孩子,就要為生活而奔波嗎?不過還好,他是用自己的勞動吃飯,並不是被林老大那些人控制的乞丐。

見葉青不說話,小孩子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抬起頭道:「先生,擦皮鞋嗎?很便宜的,一塊錢。」

小孩子眼眶有些濕潤,看樣子,他做這個的時間並不長。能否拿到這個一塊錢的生意,對他來說好像真的很重要。

「好吧。」葉青輕輕撫了撫小孩的頭,把腳伸了過去。雖然他的鞋很爛,爛到不值得浪費鞋油。但是,他還是情願幫這孩子一把。

小孩頓時歡欣鼓舞,從挎包里拿出腳墊讓葉青把腳放上去,然後拿出工具,認認真真地給葉青擦鞋。

小孩子真的是剛做這一行沒多久,動作有些笨拙,數次都把鞋油擦到了葉青的襪子上。每次這樣,他都抬頭看葉青一眼,眼神當中有些驚慌。

葉青則是一臉微笑,道:「沒關係,這襪子也該洗了。」

小孩這才放心,安心地幫葉青擦完這隻鞋,又開始另一隻鞋。他的動作很慢,但很認真。擦了兩隻鞋,用了他近半個小時的時間,累得滿頭大汗。可是,他的表情卻很滿足。這件事對他來說,就是生活!

葉青從口袋裡摸出一百塊錢遞給他,道:「不用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