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真仙後期的那個人堅持不住了,受不了這份罪,直接將自己腦袋拍碎,倒在了地面之上。

「想自殺? 蘇廚 有那麼容易么?」洛天冷笑一聲,伸手一抓,將波動從洛天的手中傳出,直接將那個真仙後期的年輕人的神魂拘謹出來。

「你……」驚恐的情緒蔓延,灰色眼中帶著不可思議看著洛天。

剛才他自殺之後,明明的感覺一股牽引之力,將自己吸走,但是洛天抓自己的時候,那股力量卻是莫名的消失了。

「啪……啪……」那個真仙巔峰的青年,一見如此,更加用力的抽起自己來。

「哧……」九色的火焰席捲,將那個青年的神魂包裹起來,開始緩緩的灼燒著,嘶吼之聲響起。

就在洛天折磨著兩人之時,破空之聲響起,洛天的感知當中,兩個身影破空而來,正是兩個青年的師傅,伏志行和伏天良。

「同夥來了么?」洛天心中冷笑,伸手一拍,直接將兩人震殺,形神俱滅。

洛天剛剛震殺了兩個青年,兩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洛天所在的矮山的天空之上,剛好看到了兩個青年被震殺的場景。

「你……」伏志行震怒,仙王初期的威壓瞬間籠罩,降臨在了洛天的身上。

「鬼谷!」兩人瞬間便是看到了洛天後背之上映現出來的鬼谷二字,眼中露出狂喜。

金色的大手從天而降,震裂了蒼穹,直接朝著洛天轟殺了過去。

「東皇山!」洛天同時也是認出了兩個老者的身份,來自東皇山。

「嗡……」一拳轟出,同伏志行大手碰撞在了一起,滔天的轟鳴之聲響起,洛天腳下的矮山直接化成了塵埃飄散。

「就憑你們兩人也想殺我?」洛天那冰冷的聲音響起,讓伏志行兩人感覺到了危機。

「人呢?」隨後兩人便是感覺不到了洛天的存在,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呢!」就在兩人驚駭間,黑色的大劍出現在了伏志行的身後,黑色的劍刃散發著寒光,朝著伏志行斬了過去。

伏志行瞬間感覺自己的後背發涼,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募然轉身,手臂之上散發出陣陣的金光,抬起了手臂,迎上了那力壓而下的黑色大劍。

「咔嚓……」驚雷激蕩,伏志行的身軀化成一道流光,砸進了地面之中,砸出了一個深坑。

「怎麼可能!」伏志行和伏天良心中滿是震撼,洛天的身法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縱然是他們都沒反應過來。

「真爽!」洛天心中也是驚喜無比,剛才他並沒有動用補天石,而是黃泉步配合著遁地術。

遁地術,一但遇到土屬性的東西,便可以掩飾掉洛天的氣息,而剛才掀起的煙塵,正是為洛天做好了掩護。

再配合上黃泉步原本就是極快的身法,讓洛天的速度暴漲到了極限,幾乎瞬間便是出現在了伏志行的身後。

「的確有兩下子!」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一拳轟出,朝著伏天良打了過去。

六道拳影重合,六倍肉身之力爆發,聲威驚天,讓伏天良也是從震撼之中回過神來。

「東皇指!」伏天良大喝一聲,修為運轉到一點,一指點出。

「轟隆隆……」一拳一指碰撞,轟鳴之聲震蕩八方,洛天和伏天良兩人同時倒退,不過洛天卻是強勢無比,而伏天良的整條手臂卻輕輕的顫抖著上面鮮血不斷的流淌。

「他!是洛天!」伏志行看著洛天,一見面,他就感覺洛天眼熟,只不過沒想起來東皇山發下的畫像而已。

「我倒要看看,東皇山到底有多少個仙王初期!」洛天冷笑一聲,身形閃動,朝著伏志行和伏天良兩人沖了過去。

「洛天,那個斬了伏天寒和伏天魁的洛天!」聽到伏志行的話,伏天良的臉色也是難看起來。

「走!」伏天良瞬間慫了,知道想到了洛天那恐怖的戰績,身形閃動,朝著遠處飛去。

「你……」伏志行臉色狂變,伏天良是跑了,但是洛天卻是沖向了他。

「嗡……」剎那間,洛天便是到了伏志行的身前,黑色的拳頭,不斷的朝著伏志行打了過去。

「人皇拳!」伏志行咬牙,他知道洛天的速度恐怖,若是自己逃走,也肯定逃不過洛天的追殺。

「兩人,只能幹掉一個!」洛天也無所謂,反正他跟東皇山已經算是勢不兩立了,自己馬上就要去補天山,不在乎讓東皇山知道自己在上三天。

金色的拳影出現在伏志行的身前,不斷的同洛天的黑色的拳頭對抗。

轟鳴之聲不斷,洛天不斷的出拳,將伏志行震退,同時也是驚訝伏志行這雙拳頭強的強大。

自己的肉身,已經堪比仙王中期,但是伏志行只是不斷的被震退而已,甚至動用了亂披風,也不過是讓伏志行大口吐血。

洛天驚訝,伏志行更加驚駭,他施展的人皇拳有什麼威力,他是清楚的,一般的仙王初期碰上,絕對要被壓制,而洛天那無雙的肉身,每一次對抗,都是讓他氣血震蕩,而且威力越來越強。

「這樣下去不行,我會被打死!」伏志行心中自語,逃走是逃不掉的,他的身法不如洛天,因此只能血拚。

「盪天訣!」下一刻,伏志行開始拚命了,被洛天震退的同時,雙手飛動,金色的神光從伏志行的手中傳出。

同時,伏志行張口一吐,兩滴金色的血液從伏志行的口中飛出,乃是伏志行的心頭血。

兩滴金色的血液,緩緩飛起,一道金色的虛影出現在了伏志行的身後,手持金色的神劍,虛影上泛起強悍的氣息,兩滴金色的血液化成那道虛影的雙眼。

威壓席捲,鎮壓天地,金色的虛影彷彿復活了一樣,強大的威壓,讓洛天瞬間頓住了身軀。

「好強的皇者之氣!」洛天雙眼露出凝重,看著那道虛影緩緩的抬起手中金色的神劍。

「吼……」蒼穹震蕩起來,金色的劍芒揮出,所到之處,直接斬滅,朝著洛天斬了過來。「九大仙山果然都有古老的傳承!」洛天凝重無比,手中的黑色的大劍爆發出黑芒,轟然暴漲,朝著那金色的劍芒斬了過去。 「從此以後,你們就可以帶槍了!…這內衛守則,裡面第一條就規定了,凡是出現有對國家或者保護對象,對自己,產生危險者,可以立刻擊斃對方!希望大家牢記這一點!

好了!過幾天就要去香港了!…大家回去準備下,跟家裡人告個別,組織紀律的要求我就不再說了!10天後在這裡集合!大家散了吧!」

駱林該講的話一說完,五個精英隊員馬上齊聲答道,臉上的興奮怎麼樣都擋不住,又跟馬青松敬了禮,這才離開。

「呼!…這些個小兔崽子啊!…駱少!我們幹些啥?…」

馬青松點了根煙,抽了口,看著駱林說了句。

「嗯!到時你就知道了!哦!我叫你派到學校暗中保護目標的人,有什麼情況回饋?…」

駱林喝了口茶,放下茶杯,說了句。

「有!16號彙報的情況是,好像有一個也是學校的男老師,經常用望遠鏡偷看目標的房間!那個男老師除了這點並沒有做出其他的行動!所以我也叫16號沒有動手!…」

馬青松很明白這個駱少其實就是個色鬼,有了絕色無雙嬌美無比的周曼麗,還不滿足,還要搞東搞西的,到處留情,呼!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那個叫啥劉老師的女老師,根本沒有周曼麗那麼嬌媚,還沒駱少的老媽漂亮,瘦骨嶙峋的,不知道駱少口味是咋的了,還喜歡瘦排骨?還喜歡裝出一副嚴肅樣?

對於馬青松的女性審美觀來看,是不可思議的,瘦子好不好,肥的才爽啊!嘶!那才搞起來才有癮頭啊!估計駱林知道這時知道馬青松的想法會把他暴打一頓,把他的屎從他口裡踢出來。

「哦?…偷窺是嗎?…那個男老師有女朋友沒有?…」

駱林聽得不由心頭火氣,好傢夥!敢偷窺我的女人,不要命了哈!側頭看了眼低著頭露出異樣表情的馬青松問了句。

「咳咳…有!16號說,是一個有點胖的姑娘,這段時間,基本天天去找那個男老師…有時候晚上也睡在他那裡!…」

馬青松正在那YY著呢,聽到駱林問話,想了下,馬上整容嚴肅的回答。

「嗯!…想個辦法把這個男老師搞出這個學校,最好是能把他…咦!有點!嘿嘿!…有辦法了!…」

駱林皺著的眉頭突然舒展,哈哈一笑,一個陰損的主意,就出現在他的腦袋中,接著他就把這個注意告訴了馬青松。

真是惡毒啊!誰要是得罪了這位少爺,那真是不死也得脫層皮啊!太毒了!

馬青松聽得內心直冒冷汗,頭皮發炸,誰要被駱林惦記上了,那真的就完蛋了!就像以前那次造反派遊行那次,陰狠啊!

心裡,對駱林的畏懼又加深了一層,駱林也沒想到因為長期的恐懼和畏懼,使得馬青松,在一次很關鍵的事情上,沒有背叛駱林,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馬青松流著冷汗,領命而去,心裡對那個男教師默哀三分鐘,這個可憐的孩子,你要倒霉了!

今晚的夜色,有點黑,天上的星辰好事睡著了,沒有睜開他們明亮柔美的眼睛,淡淡的雲彩此時成了一片陰影,昏暗的弧月被這一片緩緩移動的烏雲漸漸地遮了起來……

有人說,黑夜就是隱藏罪惡的最好場所,這話我同意,不但是隱藏罪惡,也是引發罪惡的溫床。

劉運動忍不住了!是的!他忍得太久了!

一直以來他只敢用偷窺的方式,外加五打一來發泄對劉芬劉老師的愛慕和奢望。

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逐漸掌握了劉芬老師的活動規律,那就是她跟她班裡哪個所謂的天才男學生,隔幾天就要鬼混一番,每次那個少年都開著車,從中午呆到晚飯時,才離去,有時候也跟劉芬吃飯完才走,但是從來沒有在學校女教師寢室過夜。

把個劉運動妒忌得,又沒辦法,他知道那小子有功夫,他這小胳膊小腿,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上去那就是找虐,他又不傻,肯定不會真他直接發生衝突,咱跟你個小屁孩鬥智不鬥力,嘿嘿!劉運動於是想。

今晚! 付佳佳升官記 對就是今晚!他就要行動了!

繩子,手電筒,還有最最厲害的「絕招」,他從醫院的一個朋友手裡搞來的迷藥(醚醇),只要是被這東西捂住嘴巴,不到五秒就會昏迷過去。

看來劉運動那是為了得到劉芬,是不擇手段,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今天正好他的女朋友黃雲也晚上加班,不會來叫他交公糧。

說句實話,本來劉運動只是個猥瑣膽小怕事的人,主要是受了駱林的強烈刺激,第一次被一個學生當著那麼多同事面前,還是在他暗戀如狂的美人面前打了他一嘴巴,而且最令他窩囊痛恨的是他還不敢反抗,丟人啊!丟到姥姥家去了!

這還不是令人最氣憤和悲憤莫名的事情,而是他無意中發現了,那個目中無人的狂妄小子,竟然跟他心中純潔跟天使一般的美人,做那那種他日思夜想,想到發癲的最愛的事情。

而且,他心目中的純潔天使,竟然人那個可惡的小子隨意玩弄,真是氣得他差點吐血,所以他豁出去了,就是用強也要得到她。

哼!得不到你的心我得到你的人,*!氣死我了!看你那放浪形骸的風騷樣,我怎麼就瞎了眼,認為你是個純潔的天使來的呢?傻啊!

不!我是痴心,劉運動心中真是心潮澎湃啊!

此時,他穿了套黑色的衣褲,背著個綠書包,走在學校的圍牆邊上。

從他住的地方正好是連在學校食堂的后牆,那道牆不知道是誰打了個洞,很多人為了圖方便,就直接從圍牆缺口那進出,這也好了像劉運動這種人。

夜,是黑的,學校牆角邊四周散著乾燥的青草味道,還有各種蟲子的鳴叫聲。

劉運動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耳朵,這麼的靈敏過,難道做壞事的時候,就會如此專心嗎?

劉芬住的教師樓,就在學校食堂不到三十米的右側,那一片栽著稀拉的小樹的位置。

教師三層樓上,只有幾盞燈亮著,看來沒有放假回家的老師不止劉芬一個人。

劉運動深深地吸了口氣,平靜了下激烈得要跳出胸腔心臟,悄然的摸上了女教師樓的樓梯間。

樓梯間一片漆黑,黑暗中,劉運動摸了下頭上的冷汗,心裡有點燥熱難耐的感覺。

馬上就能得到夢中的美人了,雖然已經被人弄過了,這使得他更加的想要得到,連一個小孩都能得手,難道我作為一個成年男人連一個小孩都比不上?

所以他更加堅定了要得到劉芬的慾望,這一刻馬上就要到來了!一想起這個他就興奮莫名。

靠這樓梯邊緩緩的往上摸索著,二樓很快就到了。

一股微微的涼風吹來,劉運動感覺自己頭上,臉上全是汗,抬起袖子抹了下。

貼著靠近門邊的牆根就潛了過去,就是這間了。

現在時間不是太晚,屋內亮著燈,劉運動縮在黑暗的門邊,看著從門縫裡面透出的微弱燈光,心臟更是激動得嘭嘭亂跳。隱約間,裡面還傳出收音機的廣播聲。

「吱呀!…」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打開了,劉運動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爆炸了一般,整個頭皮猛地一炸,本能的就想往後跑,但是他忍住了,有點蹲著發酸的腿,後退了下,屁股坐在了地上。

「啪!」

屋裡的燈黑了!一個黑影出現在門邊,還帶著淡淡的幽香。

好機會!上!劉運動如同一隻出閘的猛虎一般,猛地站起身來,手裡拿著浸漬迷藥的紗布中,猛地捂著了站在門邊的女人。

「嗚嗚….」

一陣女人掙扎的嬌呼聲響起,接著瞬間轉入低沉毫無聲息了。

成了!我成功了!!!

興奮! 離婚,我願意! 激動!已經完全不能表達現在劉運動那顆猥瑣的心了。

現在他只覺得整個身上的血血都涌到了小腹處,衝動啊!從來沒這麼衝動過!

屏住呼吸,把那個軟軟倒下的女人,拖進了漆黑的房間,開燈!開玩笑!他怎麼可能敢開燈啊?

床在那?他現在腦子裡面就只有床,這個字眼!借著昏暗的窗外光線,他看見床了!讓他更加的興奮了,腳跟把門一帶,把有點沉的女人,直接拖到床上。

好香啊!黑暗中,劉運動閃著興奮欲狂的雙眼,盯著床上這個已經在他狼爪下毫無反抗的羊羔了。

要是有可能的話,他真想放聲大笑三聲。

猛地趴在床上毫無知覺的女人身上,在她的臉上,脖子上瘋狂的開始亂親著,嘴裡還振振有詞。

「我的心肝!我的寶貝!愛死你了!等會就要你嘗嘗哥哥鐵棍的厲害!嘿嘿….」

一雙手也沒停,邊大力揉搓著女人身上的高聳,掀開裙子在她滑膩溫熱柔軟的大腿上,開始揉捏著…… 魔氣澎湃,狂暴的波動,從洛天的身上傳出,驚天的魔氣化成黑色的鎧甲覆蓋在洛天的身軀之上。

同時一道黑色的魔影也是憑空出現,而那魔影的模樣,正是洛天。

洛天手中握著龍淵劍,沒有絲毫的花哨,一劍斬落。

漆黑的劍芒,金色的劍芒,兩道劍芒,如同滅世之光,發出陣陣的爆音,看似緩慢,但是卻是瞬間碰撞在了一起。

蒼穹崩滅,風雲倒卷,以兩人為中心,虛無開始朝著四周擴散,足足擴散了萬里,煙塵被蒼穹裂開的口子吸進。

洛天和伏志行兩人被那股波動衝擊,兩道虛影也是隨之潰散。

「還沒死!」伏志行臉色蒼白,鮮血不斷的順著嘴角流淌,胸口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出現,甚至可以看到那因為抽掉了兩滴心頭血而有些乾癟的心臟在跳動。

「你都沒死,我怎麼會死!」洛天眼中帶著笑意,身上的魔冥鎧掉落,胸前也是有著一道傷口,但是卻不致命。

洛天大步邁出,手持著龍淵劍,如同從地獄之中走出的惡魔,走到了伏志行的跟前。

「噗……」一劍斬落,結束了伏志行的生命。

「東皇山,伏志行隕落!」隨著伏志行的隕落,人們再次震動,尤其是東皇山的人。

「怎麼回事?」東皇臉上露出憤怒,募然起身,目光之中帶著殺意。

東皇山現在仙王強者嚴重不足,已經死了三個仙王,足以讓東皇山傷筋動骨。

「是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