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年跟美霞一組,曲曲跟另外宿舍的,可是多出落月一個單數來。

「我自己一組么?」落月問。

「不,你已經有了指定安排了,你的搭檔已經在蓬萊仙島等你了。」老君神秘兮兮的說道。

落月挺納悶。

原來仙界也有吃小灶,找後門,內定等說法,跟人間沒什麼兩樣。

不管那麼多了,我一個人更好,我落月也不需要搭檔。

「你們每組要找的東西不同,一定要帶回來。稍後出發,十天後回到此地,如果沒死務必回來,逾期的話,你們就慘了,等著蹲禁閉吧。」老君說完將些字條發到大家手中。

落月要找的是一種植物:「恨仇草」。

圖上有它的樣子和習性,要求帶回恨仇草的晶核,仙島的草也是有晶核的,但不是每一株都有,長年累月,千年萬載才能結晶。

其他人也是類似的東西。

仙界有仙山,名曰蓬萊島。

這句歌謠在仙界已經耳熟能詳了。

美霞和紫年已經站在一起了,她比曲曲的時間還要早點,一直沒碰上歷練的機會,在四棟宿舍也是受苦受難受剝削的人之一。

落月推翻壓迫的幾座大山,美霞也屬於被解救人群,這個人平時幾乎不說話,但是幹事的時候特別有主意。

落月有點遺憾,要是跟他在一組多好,說不定很快就能抓到紫年的把柄了。

老君從空間戒指里弄出一搜龍頭船,把大家都載上了。

「記住,十日之後的黃昏龍頭船會在一會停靠的位置接應你們,錯過時間,就一輩子留在蓬萊仙島吧,知道留在蓬萊仙島的後果么?美男美女,美雕瑞獸,世外桃源……呵呵,想得美,蓬萊仙島還有個別稱,那叫黃泉島,小心哪,諸位,不要剛剛做了散仙就掛了,那老君我都替你們遺憾。」老君重申一遍重要的事。

新仙們都記住了,也上船了。

龍頭船在老君拂塵的指揮下,在空中飄蕩起來,穿梭在仙界的雲山霧罩之中,目標是看不見的蓬萊島……

借著這個機會,大家都在欣賞平時看不到的風景,主要是百仙和更高級的仙人的廟宇樓台會在氤氳霧靄中若隱若現……

「看,那不就是帝宮么?帝君住的地方。」船上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大家都一起朝著左邊看過去,一棟棟碩大的連接在一起,金碧輝煌,器宇軒昂,地生霧靄,彩雲托頂,各種瑞獸飛來飛去,一片祥和之氣,彷彿落日餘暉在上面不走了似的……

落月也看向帝宮,然後目光移到旁邊,一棟棟毗鄰帝宮的建築,能住在裡面的都是帝君身邊的紅人,還有皇親國戚,以及仙界重要的人……

因為有雨霧不時繚繞期間,大家也看不清全貌,但是落月看到飄渺兩個字。

那一定就是飄渺閣了。

她的眼神一直盯著飄渺閣,沒有在離開,一直到龍頭船行駛過這一段。

這是第一次距離姑蘇藐這麼近了吧。

靈泉田蜜蜜:山裏漢寵妻日常 如果他知道有一個個人發誓生命不息就會一直追殺他,又是什麼感覺。

。 ?「回溯」過後,李學浩還是不能確定,小惡魔的母親那位女性惡魔的具體方位,因為只能看到那間實驗室,卻沒有惡魔母子是怎麼進那間實驗室的畫面,這說明它們是暈了之後被弄進那間實驗室的。

而且惡魔不同於人類,他無法看小惡魔的面相,就不能利用這個找到女性惡魔的方位,所以想讓人家母子團聚,還真的需要費一番手腳,前提還得是那個女性惡魔活著。

不過有個新發現倒讓他很意外,小惡魔居然可以被收進儲物戒指里,它的身體構造看似是實體,有血有肉,卻又和純粹的實體不同,體內更多的是以某種類似靈氣卻帶著淡淡邪惡氣息的能量組成,換句話說,它的血肉只是被「模擬」出來的,畢竟儲物戒指里不能存放活物,但它卻介於活物與沒有生命的死物之間,收進去之後再放出來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也解決了一個麻煩,至少不用每天都給它布置一個隱身陣法了。

又塞了一片靈栽蘑菇給小惡魔,李學浩把它收進了儲物戒指里,接下來,他要下樓做早餐了。

因為時間還早,父母都沒有起床,不過相信早餐做好之後他們一定會迫不及待起床的。

和昨晚一樣,李學浩準備做一頓普通的家常便飯,當然靈栽蘑菇是必不可少的「調料」,他要把父母的身體調養到最健康狀態。

在日本,早餐的主食也是米飯,雖說父母在這裡肯定已經改變了這一習慣,但想來能在早上吃一口熱乎乎的白米飯,無疑是最幸福的。

冰箱里的空間塞得滿滿當當,這和昨天他剛來時截然不同,品嘗到他做的飯菜之美味的父母,估計只要他在紐約一天,就絕對不會讓冰箱空著,而且裡面大多是高級食材,做出來也更美味。

在廚房裡忙碌了一陣,很快,飯菜的香味就瀰漫了開來,李學浩這次沒有把香味鎖在廚房裡,隨著香味的擴散,傳到了父母的卧室里……

同時,香味也傳到了房子外面,雖然不像在房子里那麼濃郁,但若有若無的香味,還是讓聞到的人暗暗吞了吞口水。

做好之後,李學浩把飯菜端到餐桌上,父母房間里已經有動靜傳出,估計被饞蟲勾起來了。

李學浩正要上樓去喊明月結花,門外卻響起了鈴聲,他腳步一頓,改變方向走去開門。

「嗨,早上好,Lee。」站在門口的不是別人,正是鄰居安娜,她不是一個人,懷中還抱著一個數月大的女嬰,那是她的妹妹菲麗絲。

菲麗絲嘴裡咬著一個奶嘴,一見到他,頓時呀呀地張開肉肉的小手,扭著上半身撲過來。

李學浩連忙接住她,幾個月大的小傢伙用小手緊抓著他胸膛的衣服,在他懷中拱來拱去,她很喜歡這種賴在他身上的感覺。

「不好意思,菲麗絲吵著想來見你。」安娜歉意地解釋道,眼睛更多的是看向他的身後,抽了抽鼻子問,「你在做早餐?」

「是的。」李學浩點點頭,「要一起吃點嗎?」他隱約知道安娜上門的目的,至於菲麗絲吵著要見他?那怎麼可能?幾個月大的孩子不會說話,根本表達不出要見一個人的意思。

「如果不會打擾的話。」安娜臉上帶著驚喜,顯然,這似乎正是她期待的事情。

李學浩邀請她進來,一米七八接近一米八的模特身材很高挑,身上的穿著也非常清涼,牛仔短褲,加白色的貼身背心,一雙驚人的大長腿毫無保留地展露出來,唯一的遺憾是胸前過於平坦了些,可能都不需要穿內衣,李學浩甚至瞄到了兩個小凸起。

不過掃了一眼后他就收回了目光,逗弄著懷裡的菲麗絲。

老媽已經起床了,正從房間里出來,見到客廳里的安娜並沒有太過吃驚,還很自然地打了招呼:「嗨,安娜,早上好。」

「早上好,Amy。」安娜也禮貌地回道,相熟的人彼此之間稱呼名字,而且無分年齡大小,這在美國是常態。

「菲麗絲也來了嗎?」注意到兒子懷裡的小可愛,剛剛起床不久的真中里花子立即雙眼冒光地跑過來。

「菲麗絲很喜歡Lee,剛剛就是她想見Lee,我才帶她過來的。」安娜又解釋了一遍,似乎在表明,可不是自己想過來,而是菲麗絲的原因。

真中里花子像是沒有聽出她話中的深意,已經被小女嬰完全吸引了注意力的她,甚至都忘了去洗漱。

「菲麗絲,快到我這裡來,讓Amy媽媽抱抱你。」說著,她張開了雙手。

「啊……」菲麗絲雖然才幾個月大,但這種要抱她的動作還是可以看出來的,頓時朝她叫了起來,一邊努力地縮著小身子,以躲開她伸過來的雙手。

「你不喜歡我了嗎?菲麗絲,這可真讓人傷心。」真中里花子並沒有強行抱她,而是用手指輕點了一下她粉嫩的臉頰。

菲麗絲以為她要抱自己,呀呀地叫著,一邊把腦袋埋在某人的胸膛里不出來,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衣服。

「看來她真的很喜歡你,浩二。」真中里花子見到這一幕也嘖嘖稱奇,又逗弄了小女嬰一會,才轉身離開,她還要去洗漱,之後就可以大快朵頤了。

「Lee!」安娜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忽然叫著某人的名字。

「什麼?」李學浩看著她。

「你有西裝嗎?」安娜問道。

「西裝?」李學浩一時之間沒弄明白她為什麼會問這個。

「『優先舞會』需要正裝參加,如果你沒有的話,我想,你要跟Jakc教授借了,你們的身高差不多……當然,這肯定不會太合身,如果你想穿一身得體的正裝參加舞會,我有一個建議。」說到這裡,安娜故意停頓了下來。

「什麼建議?」李學浩有些好奇。

「你媽媽的婚紗店裡也有男士正裝,你可以考慮借一套最合身的出來,不過如果那麼做的話,為了配合你,我可能也要跟Amy借一套婚紗了,那樣才會顯得很配不是嗎?」安娜落落大方地說道。

李學浩目光有些古怪,因為他完全明白對方的意思了,這大概也是她的目的,讓他借西裝只是順帶的,更大的可能是她想穿上母親設計的婚紗,畢竟這種機會可不多,但參加一個舞會卻打扮得像對新人那樣,會不會太過惹眼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著筆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984章我要報仇

「這……怎麼寫啊?」女生們交頭接耳一臉為難。

蘇蔓轉頭看向一旁同樣錯愕的權赭,說道:「權隊,你先迴避一下。我怕你一個大男人在,女生們會放不開。」

權赭微微蹙了下眉心,然後轉身離開學習室。

蘇蔓搬了一把椅子,與大夥坐在一起,微笑說道:「可能你們會覺得我在打探你們隱私,但我覺得這個問題見仁見智。心中所想之人,所崇拜之人,才是你為之奮鬥、前進的動力。」

稍作停頓,她繼續說道:「崇拜的人,不管是誰都可以。」

這時,青梔出聲問道:「蘇蔓,你讓我們寫,那你自己……」

「我?我那麼明顯還需要寫嗎?」蘇蔓眉宇間掩蓋不住戀愛中女人的甜蜜,「當然是我家隊長霍彥霆啊。男神是他,愛戀的人自然也是他。」

「那你倒是說說看你和霍大哥的戀愛史啊?」顏汐抬起頭面無表情地說道。

蘇蔓沒回答,只是看向一旁的陌殤:「陌隊,你想聽嗎?」

還未等陌殤出聲,青梔等人不約而同驚呼:「你……你……」

蘇蔓垂眸一笑:「這裡面我能算認識的人只有陌隊和顏汐,陌隊喜歡我家隊長,而顏汐喜歡雷傲隊長,我沒說錯吧。」

眾人:「……」

「我想聽。」陌殤抬起頭看向蘇蔓,淡淡目色中透著一絲難言的傷感。

蘇蔓微微點頭,娓娓道來:「當我進戰營的第一天,就聽說了活閻王的傳奇,當時就覺得那人遙不可及。可是後來他成了我的教官,於是我就想努力成為能與他並肩作戰的人。再後來,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他。」

「那他為什麼會愛上你?」青梔迫切問道。

「當然是因為顏值啊。」另外一位叫勞妹的女戰士開口說道。

蘇蔓搖頭:「在我這裡還真不是。我只能說可能是因為我的努力,讓他不得不關注有那麼一個我存在。」

大夥聽著蘇蔓的這個答案,不免覺得有些牽強。

這時,顏汐將已經寫好的紙張「啪」得一下拍在蘇蔓面前:「我寫好了。」

蘇蔓拿起一看,白紙上只有寥寥幾個字:「顏汐,男神:霍彥霆;愛戀的人:雷傲。」

看著顏汐的答案,蘇蔓微微嘆氣:「雷傲已經死了,你再愛戀也沒有用。」

「我要報仇。」顏汐一臉凝重,淡淡口吻中透著不容動搖的怒氣。

蘇蔓淡淡一笑:「報仇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件事,但不是你生命的全部。試問,你有朝一日報完仇,難道就要原地殉情不成?」

被蘇蔓這麼一說,顏汐臉色更難看了些,垂在身側的拳頭更是緊擰著:「報完仇,我會替他的份好好活著。但是現在,只有仇恨。」

「顏汐……」陌殤出聲安撫道,「別那麼激動,報仇不是口號,你坐下來聽蘇蔓說。」

「她有什麼好說的!」顏汐冷嗤一聲。

蘇蔓將顏汐剛交過來的那張紙疊成一顆愛心狀:「我也想報仇,很想很想。但一味鑽在報仇的牛角尖里,便會忽視身邊真正關心你的人。」

(本章完) 很快,龍頭船飛快的飛起來一樣,帝宮已經被甩在後面,呼嘯的氣息和風聲在耳畔掃過,周圍的景物彷彿都在朝後奔跑。

這龍頭船速度超出想象。

「嘩啦,嘩啦……」曲曲吐了一地,速度太快,她有點暈船了。

落月趕忙拿出一顆藥丸,給服下,這才感覺好多了。

紫年時不時的會看落月一眼,無論正面還是側面,甚至背影,都幾乎和自己的雕像一模一樣。

自己的空間怎麼會有一尊雕像呢,紫年不知所以然。

落月也會時不時的看眼紫年,這傢伙的把柄會在哪呢,升仙的秘密?

兩人有時候眼睛會對上,彼此都尷尬的笑了笑,隨即視線離開。

然後紫年走過來了。

「你找的是什麼?」他問。

「恨仇草。你呢?」落月說。

「一夜眠,沒聽說過這種花,挺奇怪的名字,不是么?」紫年說道。

「那你要小心不要誤吃哦。」落月笑了笑。

「有劇毒么?」紫年問。

「不是,一夜眠還有一個俗名,何歡花,你知道吃了什麼結果吧。」提到這個話題當然有些不好意思,這個暗示已經不能明顯的再明顯了。

「啊,想不到老君還用這東西呢。」紫年風趣的化解了尷尬。

兩人相視一笑,一個恍惚,彷彿前世今生認識似的……

「仙島,蓬萊仙島!」眼尖的人已經指著前方。

大家都放眼過去,只見雲山之間一座飄渺的小島,若隱若現,仙氣朦朧,猶若畫中一樣。

這樣的美景讓人浮想聯翩,老君的警告早就拋之腦後了。

蓬萊仙島越來越近,越來越大,仙島上水木泥土的清新氣息撲鼻而來,還有各種花香,深深的折服了大家的嗅覺和視覺。

很快,龍頭船來到島上,並且停了下來。

這不像是探險歷練,反而像度假。

龍船不見了,踏上蓬萊仙島,島上都有路碑,不至於回來的時候找不到這裡。

這裡還有一顆大的桃花樹,桃花正盛開,因此很容易找到。

大家根據手中的資料,要尋找的植物,它的屬性,適合生長在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