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搖了搖頭,說。

隨後他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朝著內堂的方向走去。

「曹伯父。」紀羽見到曹韋還在內堂,喊道。

「紀羽?什麼事?」曹韋見到紀羽來了,愣了一下,問道。

「等會京城也許會有大事發生,就麻煩你動用一下權力,讓百姓們都往龍河的方向靠攏吧。」

紀羽直接說道。

雖然他不打算理會武修跟大魔的戰鬥,但是他也不會看著這些無辜的百姓死去。

曹韋剛剛才經歷那麼恐怖的事情,對紀羽說的話自然是非常的相信。

一聽到紀羽這麼說,他就愣了一會兒,馬上就說:「好!」

「我會讓婉兒跟你一起去的,免得受到阻礙,官兵們不聽就由得他們,重點是百姓。」

「行!我知道了!」

曹韋也不啰嗦,直接就點頭了,隨後就離開了。

「你想做什麼?」星雲仙子有些奇怪的看著紀羽,問。

「你先留在這裡吧,芊芊在,你們都不會有事的,我出去一趟。」

說完,紀羽直接一飛衝天。

他直接來到了龍河,直衝而下。

河底……

他又一次將龍神給找了出來。

「我的小少爺啊,你又要怎樣呀!」

龍神一臉無奈的看著紀羽。

「難道你就沒有感覺到又危險在靠近京城嗎?」紀羽問。

龍神一聽,渾身都顫抖了一下,隨後搖了搖頭,說:「這是劫數,我是不會理會的!小少爺,也許你應該出手。」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我出不出手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我現在讓你保護好來到龍河的百姓,沒問題吧?」

龍神一聽,很直接的就點了點頭。

這點小事,自然是沒有問題的。

就在紀羽安排的時候,陰風也回去了。

一群武修聚集在一起,看上去面色都頗為凝重。

「他說的是真的?」傲雷看向陰風,緩緩開口。

「應該是,看上去他沒有跟我們開玩笑。」

「哼!他一直在京城,怎麼可能會知道有大魔要來?而且還把時間算得這麼准,一刻鐘?騙鬼去吧!」黃武不屑的說道。

他實在是不能相信。

其他的武修也是跟著點了點頭,可能性不大……

如果因為紀羽的隨便一句話,就讓他們全部出京城防禦,到時候是一句玩笑話,那他們就真的成為笑話了。

「陰風兄,你是說……大魔的分身出現在曹府,最後被紀羽給殺了?」這時,司徒青也皺著眉頭開始問。

「是、是啊!」

「你有見到嗎?」傲雷忽然問道。

「沒有,不過我的手下在曹府外邊巡邏,的確發現了這個情況,而且天子也到了曹府,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走的時候非常的急切,直接被郭前輩帶著飛回去的,手下更是一個都沒有出來。」陰風將情報都說了一遍。

聽了之後,司徒青也陷入了沉思:「難道……真的是大魔分身?」

「哼!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紀羽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對付得了大魔,我是絕對不相信的!」黃武連忙表明態度,堅決不相信紀羽。

傲雷想了想,也說:「那也只能說明,他紀羽跟那天子鬧翻了,然後動手之後,天子的人馬全都被消滅,郭前輩不敵紀羽,最後帶著天子逃了。」

「開什麼玩笑!我們師叔祖可是接近化神境界的強者,怎麼可能連一個少年都打不過!那肯定是遇到了大魔才會這樣的!」

這時,那兩個郭葯門派的青年也反駁了。

竟然有人這樣詆毀他的師叔祖,他們自然是不服。

「如果真的是大魔出現了,那為什麼郭前輩逃了,紀羽他們就沒有任何事?」黃武反問。

惡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別忘了,還有星雲仙子,她是幽龍道人的傳人,如果真的打起來,她手中必定會有幽龍道人給她的保命底牌,郭師不敵而逃,也是說得通的。」

傲雷想了想之後,就說。

總而言之,相信大魔來臨的人並不多,他們更願意相信這一切都只是紀羽跟郭葯鬧翻的結果。

「如果星雲仙子真的連底牌都用出去了,那現在豈不是我們追殺她的最好時機?」

一個散修站出來,一臉喜悅的說。

「呵呵,也許真的是這樣,掌門他們快要來了,我看我們也不能幹坐在這裡等,不如我們先將星雲仙子他們捉來吧。」

幾個武修的意見都快達成了一致。

陰風看著這一幕,微微搖了搖頭。

他更傾向於相信紀羽的話。

一來,他感覺紀羽真的有這種實力,而且跟他們說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二來,以星雲仙子的為人,根本就不屑於撒謊。

「既然如此,陰風就不在此奉陪諸位了,失陪!」

他後退了兩步,轉身就往門外走去。

但就在他剛剛走出兩步的時候,周圍的空氣,像是完全凝固了那樣。

「哈哈哈哈哈!愚蠢的人類們,你們的王駕臨了,為何還不快快出來迎接!」

一個恐怖的聲音,不知從何處響起,直接傳遍了整個京城。

強大的力量,直接覆蓋了全京城。

「什麼人!」黃武臉色一變,大喝一聲。

陰風對這股力量再熟悉不過了,他臉色發白,後退了幾步。

「魔……是魔、他來了……」

魔!

此時,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面色蒼白無比。

這股恐怖的力量幾乎讓他們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絕望。

「不管這些,我們先出去看看!」司徒青還算鎮靜,連忙說道。

此時,一群的武修破門而出,往外跑去。

而另外一邊,曹韋讓百姓們去龍河聚集,進度也是不錯。

遇到一些官兵阻止,司婉兒直接出手,震懾了一群官兵。

百姓們雖然一臉的不解,但是他們從來都不會怎麼違背官老爺的話,於是很乖的往龍河的方向去了。

就在最後一批人也準備去的時候,這恐怖的聲音就先傳來了。

所有的百姓一臉奇怪的朝著四周望去,想要找到聲音的源頭。(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此刻的天空一片陰暗。

抬頭看天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禁渾身顫抖了一下。

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幾分恐懼。

只見那天空之中,一個巨大的烏雲懸浮著。

這些烏雲以極快的速度開始凝聚。

最後……一張巨大的人臉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臉發出了非常響亮的笑聲,聽上去都讓人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啊!那是什麼!」

「鬼、鬼啊!」

「魔鬼、那是魔鬼!大家快逃啊!」

京城之中的所有人都亂了,他們一臉驚恐的盯著天空。

眼眸深處的恐懼越來越明顯……

這可怕的人臉,幾乎讓他們精神崩潰。

「別跑!別怕!全都聚集在這裡別亂動!」

曹韋跟一些手下則是開始安撫著所有的人。

其實當他見到那恐怖的人臉的時候,都有些恐懼。

不過還好之前他已經見過一次魔天,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這才勉強沒有失去分寸。

「魔來了……大家快逃啊!」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會聽曹韋的話的。

「哼!你們這些當官的只會騙我們老百姓!什麼不要跑,不跑的結果肯定是死路一條!」

這時,一個百姓站出來,一臉猙獰的盯著曹韋。

隨後大聲喊:「大家快跑!這個當官的想將我們獻祭給那個魔鬼啊!」

「啊!快逃!我還想死!」

「我也不想死!」

眾人一下子就亂掉了,瘋狂的亂竄,抱著頭,想要跑出龍河。

曹韋這下也慌了,是紀羽讓他把所有人聚集在這裡的。

他相信,紀羽說的話肯定不會有錯的,只要不脫離龍河,大家就一定沒事。

但如果脫離了龍河,生死就不好說了。

「別跑,你們別跑……我沒有這個意思!」

曹韋連忙大喊,如果這麼多人因為他的失誤而死,他會自責致死的。

但是人已經亂了,還有誰會聽?

就在這個時候,司婉兒忽然動了,大喝一聲:「全都安靜!站在原地別動!」

這回,所有人都傻眼了,站在原地,一時間竟然還真的沒有說話。

整個龍河,安靜得有些詭異了。

一些百姓看了一眼司婉兒,眼中只出現了一抹驚艷。

美,實在是太美了!

「哼!你一定是幫凶,不逃?不逃難道我還要等死不成?」

這時,一開始那個作亂的百姓又冷哼一聲。

隨後自己一個人慢慢的朝著外邊走去。

曹韋臉上帶著幾分疑問的看向了司婉兒。

他也沒想到,這個紀羽身邊最文靜的女孩,竟然也會爆發出這種能量。

「不用理他,他想死就讓他去。」司婉兒沒好氣的說。

這時,所有人都不動了,就看著那個人慢慢的走出去。

那人見到沒有人跟隨自己,又看看天空中的那個人臉,心中有些驚疑不定。

「都不跟著我是吧!好啊,那你們就全都死在這裡吧!老子不奉陪了!」

他冷哼一聲,直接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外邊的黑氣猛地朝著那人落下。

眾人睜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一劍長安 只見到無數的黑色氣息不斷的落下,一下子就將那人給包圍了起來。

「啊?這、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