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一下,有點犯規了啊!

真開始感覺棘手了,拚命地朝遠處的志波海燕使眼色。

收到信號的志波海燕微微一愣,隨後恍然大悟,朝着真露出一個「不愧是你」的表情,然後揚長而去。

【你誤會了!救我啊海燕……】

「等一下,神里!不要說不該說的話啊!」一旁的九條臉色微紅地制止神里的繼續發言,六年生的學姐一直有關注一年生的學弟這件事,神里這傢伙,究竟是怎麼好意思說得出口的啊!

「九條你不也是唔唔唔……」神里扭頭看向九條,大聲說道,看着神里眼睛中不停旋轉的圈圈,九條連忙把她的嘴捂住的同時,也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

【神里這傢伙……已經快要失去意識了啊。】

「總之,真同學真的是很好的人呢,就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很、很喜歡這樣和平時不同的真君……」

「再見!」

看着兩人慌不迭地逃走的身影,真一時啞然。

「女生果然很難懂。」最後,真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啊,對了,海燕這混蛋竟然丟下我一個人跑路,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個仇,我先記下了!」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再次從陳凱歌公司出來時,已經是七點之後了,李強和小森已經離開了,吳華並沒有太過在意,一個人走在香港街頭,感受著夜風習習,回想著這過港半個月的經歷,確實有些令人唏噓。

路過美食街,聞到那些飯香味兒,吳華突然很想吃牛腩面,於是便來到自己第一次過港,與周厚明一起吃牛腩面的那間九記牛腩面。

牛腩店的生意依舊火爆,客人們排著長龍在哪裡等,店內顧客吃完,走出來一個便進去一個,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嫌等的厭煩,也許這就是口碑的作用吧,能吃上口碑好的店鋪的牛腩面,等等又何妨?

也有一些趕時間的顧客,行色匆匆的擠進隊伍,排了不知多久的長龍,就為打包一份牛腩面。

吳華排在隊伍的盡頭,從他這個角度看去,前面最起碼還有二三十人在等,按照剛才他觀察那些人挪動的時間,一個人走進去到另一個人出來,最低用時是五分鐘,二三十個人算起來,最少要分鐘,也就是說,如果他想吃到這碗牛腩面,最起碼還要等將近兩個小時。

想到這裡吳華不淡定了,吃碗面都要等上兩個小時,那不是白找罪受嗎?對於某些事情上,吳華可能很固執,但是對於吃的東西,吳華深深認為,這種美食確實無福消受。於是,他離開了隊伍,準備另尋其他。

「這不是吳大編劇嗎?」吳華正要走,就聽到一個異常熟悉的聲音,回過頭,卻見周星馳和朱茵正從牛腩麵店的一側門走了出來,離吳華大概有三四十米的樣子。

「嗨,小華。」朱茵笑著跟吳華打招呼。

許是擔心被粉絲認出,他們兩人都做了適當的喬裝,如果不是仔細看,根本認不出是他們。

「朱茵姐姐好。」吳華先客氣的跟朱茵打招呼,而後才看向周星馳這邊,說道「星爺好。」

「我當然好。」周星馳一派神氣的看著吳華,然後意有所指的說道「老陳最近可就不怎麼好了吧。」

吳華聽出周星馳話里的意思,知道他口中的老陳是陳凱歌,也知道他是故意讓自己難堪才這麼說的。因為之前的合作不愉快,周星馳可能對他有明顯的意見,這會巧遇陳凱歌的《蝶舞天涯》出事,而他又知道宣傳推廣這一塊是吳華負責的,所以才會故意出來懟自己。

「謝謝星爺關心,陳導最近很好。」吳華只能硬著頭皮回答了,就算現在找到了解決方案,他也不想告訴周星馳,免得又被人拿來當笑柄。

「好就行,好就行。」周星馳笑了笑,也不揭穿,而後又拍了拍吳華的肩膀,對著吳華說道「年輕人,好好努力。」

雖然周星馳這麼客氣,但是吳華卻沒從他眼中看到真誠,所以絕對不會認為他是真的看好自己。

「謝謝星爺。」吳華禮貌而疏離的說道,絕口不提《喜劇之王》的事情。

「我這個月開新公司,有時間過來捧場。」周星馳特意拋出話題,想讓吳華看看他的實力背景,其實說實話,他對《喜劇之王》這個劇本還是蠻感興趣的,就是拉不下臉跟吳華要。

開新公司?這麼快?

吳華雖然心裡疑惑,但卻沒有問出來,而是笑容滿面的沖著周星馳道喜「恭喜星爺。」

「月,到時候過來捧場。」周星馳說。

吳華微微皺了皺眉,月是《蝶舞天涯》的開播時間,周星馳特意選這個日子開業,到底是有意為之還是巧合?

「現場就去不了了,過幾天就要回內地,不過星爺公司開業,我一定會托朋友送花籃的。」吳華說。

「這麼快就走了?」周星馳明顯有些詫然,他現在考慮到底要不要提《喜劇之王》這部劇。

「是,我們團隊月底在江城還有一場演唱會,要回去準備。」吳華無意中透露著自己背後的實力。

「原來如此。」周星馳瞭然點頭,卻沒有追問,反倒是一旁的朱茵來了興趣,忙問道「是不是江城體育館開?小華,你真是厲害,你團隊那幾個朋友都好厲害,加油,我看好你們。」

朱茵先認識吳華,相較於周星馳,她對吳華比較熟悉,聊起話題也比較愉快。

「嗯,謝謝朱茵姐姐。」吳華對朱茵有種親切感,很喜歡跟她聊天。

「那沒什麼事我們先走了,你也早點回去。」朱茵說。

「嗯,姐姐再見,星爺再見。」看著他們兩人挽手離去,突然有些感慨,這個年代的狗仔隊咋這麼不專業,也不知道來蹲點抓拍,真是浪費了一堆好素材。

吳華朝著牛腩面的方向看過去,自己原來站的位置早已經被人霸佔了去,那個人身後的長龍,卻從未間斷的增加著,做到真正的走一個來一個。

吃個牛腩面,咋就這麼難呢?美食何苦為難胃?吳華低嘆了一聲,而後朝著旁側的其他店鋪走去。

回到旅館旅館已經點多了,許是劇組加戲,荀舟和鐵柱還沒回來,吳華把買來的冰飲放在桌子上,自己則進去沖涼了。

今天月號了,原計劃是號回去,在深圳逗留幾天,趕在號之前回去籌辦演唱會。

雖然身在香港,不過吳華之前已經打電話跟何越說過,並託付他做了一些提前準備。何越雖然不太贊同這麼早給明日之星做演唱會,但是吳華堅持,他也只能配合。吳華的能力他有目共睹,所以他願意給吳華一個機會,讓他去嘗試。

翻出筆記本,吳華在上面重新寫下了規劃。還有天時間,他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這邊的事情,且完美收官,他才能安心回去。

寫完計劃,吳華又對前幾天粗略寫出來的《男才女貌》劇本進行了一些修飾,改完之後已經接近點了,沒有等荀舟他們回來,吳華便上床睡覺了,這幾天實在太困了,他要好好補充能量,才能更好的安排工作。

第二天一早,吳華起的比荀舟他們早,洗漱之後便去外頭買了早餐,回來的時候,鐵柱他們已經洗漱完畢。

「老三,咱們什麼時候回去?」鐵柱問。

「號吧,你那邊看著接戲,別排的太滿。」吳華說。

「這麼快回去?」鐵柱明顯有些意外,他還以為可以玩到月底呢。

「深圳還有事要處理,然後回到江城,我準備給高宇他們弄個演唱會。」吳華把自己接下來的安排給他們說了。

「開演唱會這麼高端?」荀舟從洗手間出來一聽開演唱會,頓時激動了起來。

「老三,你越來越神奇了。」鐵柱由衷稱讚。

「看來真是跟對隊伍了。」荀舟一個高興,坐到吳華跟前,略帶討好的說道「看啥時候給我整個大劇的男主角,這輩子我就跟你混了。」

「荀舟,你特么太不夠意思了,你都演過男主角了,要也是我先。」鐵柱不樂意了,與荀舟爭論。

「去去去,就你那模樣,就沒當男主角的命,男二給你。」荀舟據力爭取,還不忘挖苦鐵柱。

「我怎麼就沒當主角的命,你倒是說說。」鐵柱一聽火大了,站起來就一副開打的樣子。

「好了好了,看你們兩個對拍戲這麼認真,好好努力,以後都有機會當男主角。」吳華看著這兩傢伙,頓覺無奈了。

「這可是你說的。」鐵柱荀舟兩人也不爭了,異口同聲的朝著吳華說道,說完才覺兩人默契度十足,繼而又相視而笑。

一天的早晨就這麼開始了。

吃完早餐,荀舟和鐵柱照舊去跟組,吳華則是收拾著東西,準備去一趟。

昨晚已經將大致的劇本修改出來了,現在就等鍾先生點頭,如果沒什麼特別的大問題,吳華希望鍾先生能約出蔣家駿來一見。

「小華,你太厲害了,這麼快就弄出了劇本來?」鍾遠翻開吳華的劇本,略顯震驚的說道「這個劇本比喬安娜那個還好。」

吳華微微一笑,說道「其實我很久以前就有這個想法,只是一直沒時間弄,那天你提到一會,我就把自己之前的東西寫了出來,簡單粗略,能不能拍還是一回事。」

「能能能,我感覺一定能。」鍾遠激動的點頭,說道「你這個劇本比喬安娜的好太多了,之前那個劇本我還想著不知道蔣家駿願不願意接,你這個絕對沒問題的。」

鍾遠也是大學畢業的,劇本好壞他分的清楚。

「那就麻煩鍾哥你約一下蔣家駿導演了,我過幾天要回江城了,看能不能先把這事確定下來。」吳華說。

「好,我晚點給他打個電話,看明天能不能約出來見見。」鍾遠突然站起身,走近吳華,說道「小華,你還有幾年畢業?要不畢業之後來我這裡吧?我感覺我有好多的想法,但是沒人跟我溝通,我不想只局限於服裝這一塊的發展了。」

鍾遠原本不打算說這事,但是吳華的能力讓他折服,就如他所說,他不想局限於服裝行業的發展,他有想法,有資金,有背景,他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是他一個人沒法,他想找一個可以幫忙又可以出主意的人一起合作,而這個人,就一定非吳華莫屬了。《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199章期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長安城分內城和外城,外城除了坊市之外,居住的就是普通民眾和一些商賈,而當朝為官者除地方小吏外,大多在內城居住,蘇碧染的公公就是內城居住官員的其中之一。

快到內城的時候,蘇碧染吩咐車隊停下,她親自下車檢查了一遍所有人的衣著打扮,又讓文秀才坐到頭車裡,換了一個多次進京的家丁騎馬。確認無誤后,蘇碧染才放心的上了馬車,車隊開始緩緩前行。

墨曉嫣頗為不解,蘇碧染耐心講解:「這長安城畢竟是天子腳下,我們行事還是要穩妥些。細節決定成敗,所以連服裝都不能出紕漏,不能有越級的穿著或者搭配出現。至於換下文秀才,那你應該明白,文秀才之前沒來過,也不熟悉路,換上我的家丁,萬一路遇熟人,也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蘇碧染並沒有告訴墨曉嫣真實的理由其實是公然讓文秀才騎馬打頭陣,就說明文秀才為杜府所用,可能會對文秀才以後的仕途發展有所影響。

聽完這段解釋,墨曉嫣頓時覺得生活在這內城裡真是太麻煩了,要記得東西多不說,禮節還多的很。墨曉嫣自由慣了,不想受拘束。

「生活久了就習慣了!如果是曉煙本人,肯定會覺得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且如果是她本人,能進長安城的內城,她可以嫁個更好的夫婿呢。」蘇碧染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堆話,墨曉嫣琢磨了一下,並沒有研究出裡面的深意。

馬車行至內城,周圍的環境一下就比先前安靜了好多,墨曉嫣深感好奇,正要扒窗戶看,被蘇碧染制止了。

「送你十二字箴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蘇碧染拍了拍墨曉嫣的肩膀說道。

墨曉嫣撇撇嘴,重新坐好,她心裡知道,未來的一段時間,她要做一個乖巧懂事的文夫人了。那將會是很難熬的一段時間,她有點難以想象。

當馬車再次停下的時候,墨曉嫣聽到一個渾厚的聲音說:「少夫人來咯!」

出門迎接蘇碧染的,是杜家的老管家杜滿福,是杜家資歷最老的僕人,整個家裡除了杜老爺和杜夫人,都尊稱他一聲福伯,當然蘇碧染也不例外。

「福伯,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失散多年的閨中密友,前段時間剛尋著,她叫墨曉嫣。這位是她的夫婿,也是今年的三甲考生,來參加殿試的。」蘇碧染就像跟自己的父母介紹自己同學一樣,熱情又不失禮貌。

墨曉嫣和文秀才雙雙行禮,福伯趕緊上前阻止還連連說著「使不得使不得」,但是臉上的笑容顯示他對於這樣的禮儀還是很受用的。

一邊寒暄一邊走進這京城杜府,墨曉嫣才第一次見識了官家院落的宏大。一下馬車左右看了下,圍牆很長,來不及看個明白就跟著隊伍進了院子。如今墨曉嫣已經不是侍女,自然不必低著頭跟著隊伍走了,她盡量剋制自己不亂看,但目及之處依然十分震撼。

院子里的路是用鵝卵石鋪出來的,走在小路上,墨曉嫣的餘光撇不到兩邊的院牆,只看到有假山有竹林。給墨曉嫣的感覺就像走在某個公園裡了一樣,走著走著還出現了一片湖。墨曉嫣咽了下口水,這是她能做的最大的動作,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細微的動作,也被文秀才收在眼底。文秀才雖出入各種遊園會,也從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院落,但好歹是飽讀聖賢書之人,還能淡定的跟著官家和蘇碧染的腳步往前走。

到了湖邊就順著一條小路轉彎了,走了有一盞茶的功夫,一行人到了一個小門前。門上一塊小牌匾寫著「至雅齋」,墨曉嫣一看就認出是蘇碧染的墨寶。

管家送到這兒就告辭離開了,春草上前打開院門,一行人進了院子里。墨曉嫣又一次驚呆了,這裡的布置,儼然是曉煙閣前院的模樣。連院子里的兩崗荷花的擺放都一樣!

墨曉嫣環顧一周,吃驚的張著嘴巴看著蘇碧染。蘇碧染伸出食指放在嘴上,示意她不要說出來這裡的秘密。

蘇碧染直接回卧房休息了,春草給春梅使了個眼色,春梅就心領神會的帶著墨曉嫣和文秀才去了客房。

「這裡簡直太大了!」墨曉嫣一進屋就忍不住了,再不讓她說說話,她就憋炸了。

「還好吧!江城也有這般規模的宅邸,只是你沒趕上跟著賀小姐去看。」文秀才一邊整理包袱一邊跟墨曉嫣說著話。

春梅扶墨曉嫣上床上坐著,自己轉身出去打水,房間里只剩墨曉嫣和文秀才兩個人了。

「我竟然在這輩子住進了上輩子的景點,」墨曉嫣對著文秀才的時候可以毫不避諱的談及上輩子的事情,「可惜我回不去了,要不然就我這經歷,回去寫書絕對暢銷。」

「這輩子有我陪你,你還不滿意啊?」包袱沒多少東西,文秀才三兩下的整理完放衣櫃了。他坐在墨曉嫣身邊,慢慢彎下腰,把耳朵貼到墨曉嫣的肚子上,「兒啊,你這娘親,好狠的心哪!還想著扔下你的親爹,回她的家鄉去哪!你在裡面,幫爹踹她一腳啊!」

墨曉嫣真的就感覺到了一下胎動,文秀才也感覺到了。胎兒一腳踹懵爹和娘,文秀才和墨曉嫣張著嘴巴愣了一息。

「他踢我了!」文秀才聽墨曉嫣說過她已經感受到胎動了,一路上好幾次心痒痒,但一直沒有機會感受一下。沒想到今天第一次嘗試,竟然真的感覺到了。

墨曉嫣驚訝的是肚子里的小東西真的能聽到文秀才的話,而且這是近期最有力的一次胎動。

於是當春梅端著一盆水進來的時候,看見文秀才和墨曉嫣兩個人激動的彷彿發了財一樣。

簡單梳洗后,蘇碧染派人來傳話,今天可以歇著了,明天一早拜見杜老爺和老夫人。

第二天天還沒亮,蘇碧染就著人給墨曉嫣松來兩身衣裳,上好的布料搭配團紋刺繡。文秀才的淺灰,墨曉嫣的淺藍,都是冷色系。

墨曉嫣不情願的下了地,看了看外面天還沒亮,回身就要再次鑽進被窩,被文秀才一把抱住。

「娘子,今日要去拜見杜老夫人,耽誤不得啊。」文秀才很心疼墨曉嫣,他自己是孤兒,所以墨曉嫣婚後從未有晨昏定省的經歷,日日都能睡到天光大亮再起床。如今身懷六甲,卻要天不亮就起床梳洗打扮,還要拘著禮,確實有些為難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