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高媛媛走出辦公室之後才意識到,從最開始蘇沐就沒有想著聽別人的風言風語。如果說蘇沐真的要是不想著為石中羽做主的話,又怎麼親自前往羊腸縣?雖然說羊腸縣的事情是調查組最後調查出來的,但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通過滑文勝之嘴,督查室內部的人也都清楚。

不然的話,蘇沐憑什麼會在這裡突然間擁有這麼強的威望?

這是實打實的政績堆出來的!

高媛媛那邊聯繫的倒也挺快,很快便告訴蘇沐,今天上午石歡歌就在家裡給石中羽舉辦祭奠式,也就是只有今天,今天過後他們家裡便不會再舉辦。想到這個,蘇沐便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給所有人下達命令,全都前往石中羽家,送送石中羽,進行下祭奠。

蘇沐倒是不怕這裡會沒有人坐鎮,畢竟拓拔懸今天還不會這麼快下去。就算要走,都要前來這裡和所有人告別下。而當蘇沐直接將電話打給拓拔懸之後,他沒有任何猶豫便答應一起前往石中羽家。

石中羽家。

這裡是一座很老的小區,房子的面積也不大,將石中羽的骨灰捧回來之後,王儀就在這裡安置著。得到這兩天準備好之後,就將石中羽安葬到公墓之中。

石中羽一生清貧,由此可見一斑。

當蘇沐他們出現之後,便在拓拔懸的帶領之下開始上香,說實話當蘇沐上前的時候,王儀和石歡歌真的都有些發懵。之前他們還以為蘇沐是羊腸縣或者是白樺市的工作人員,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瞧他能夠在拓拔懸之後就上香,官位絕對不會太低,難道說…

「王阿姨,歡歌,這位就是我們省委督查室的副主任蘇沐蘇副主任,這次石副主任的事情能夠這麼快就調查出來,其中全賴著我們蘇副主任的努力。」高媛媛在旁邊低聲介紹道。

省委督查室的副主任!

蘇沐竟然是和石中羽一樣的大官!

蘇沐這才是多大的一個娃娃,怎麼可能是這樣的?

但王儀知道這樣的情形之下,是絕對不會出現差錯的。這麼說,蘇沐真的是副主任,想到那日蘇沐所說的話,王儀心中便充滿著一種感動。如果不是蘇沐的話,石中羽的事情真的會就此淹沒也沒準。別管怎麼說,蘇沐都算是為石中羽抓住了真正的殺人兇手,是她們家的恩人。

「蘇副主任,真的要謝謝你。」王儀急忙說道。

「別,石夫人,我之前說過了,沒有必要這樣。石副主任是為公犧牲的,他的事情我自然不會不管。只是石夫人,你要節哀順變那!」蘇沐說道。

「我知道!」王儀點點頭。

接下來便是拓拔懸代表省委督查室送上了一份撫恤金,至於其餘的走程序的事情,自然會有其餘人幫著辦理。等到這裡的事情完了之後,省委督查室的人便開始向外走去。畢竟他們是上班期間過來的,總不能讓省委督查室就那樣空著不是,真的要是那樣的話,絕對會被人抓住把柄的。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後,蘇沐留在最後面,瞧著王儀和石歡歌,沉聲道:「石歡歌,我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有些不妙,這樣我今天就當著石夫人的面徵求下你的意見,現在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我來安排,只要你想進入的單位,我都會為你辦到;第二種便是我給你準備的一條道路。怎麼樣選擇,全聽你的。」

石歡歌其實對這個問題早就想過了,進體制之內她是從來沒有想過的,真的要是想要進體制的話,又何嘗會等到現在?石中羽怎麼說都能夠幫她辦成這事的。

「蘇副主任,我能問下,你所謂的第二條道路是什麼嗎?」石歡歌問道。

「是這樣的,第二條道路便是有家投資公司,想著讓你成為他們的財務總監,總理財務大權。你如果願意的話,條件絕對會非常優厚的。這樣你可以不必現在就回答我,等到石副主任的事情完了之後,你直接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號碼,我隨時都會等著。」蘇沐說道。

「好,我知道了!」石歡歌記下手機號之後點頭道,蘇沐則是轉身離開。

等到房間中只剩下母女兩人之後,王儀直接問道:「歡歌,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其實我也知道我勸說不了你,你是絕對不會想著進入體制之內的,你心裡肯定會想著那個財務總監。不過只要你喜歡就成,我是不會幹涉的。」

「媽,你說這個蘇副主任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做什麼嗎?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能肯定的是,他是個好人!」

「是個好人!」石歡歌喃喃自語著。 美聯社的專機是第一個出發的,因而抵達摩洛根的時間也是最早,摩洛根全國就只有一個小型機場,位於首都卡桑絲,美聯社的專機在上空盤旋了半天之後才發現這裡,緩緩降落。

駐守機場的十幾名警察發現了這架來歷不明突兀降落的飛機,當即就衝過來將其包圍,這十幾名警察都是曾經跟隨皮薩羅的那些狙擊手,現在被崔國棟統一編入警員系統,手裡端著狙擊槍,冷冷的對準了對方!

美聯社是m國最大的通訊社,也是國際最重要的通訊社之一的影響力可大多了,他們來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一般都會被人敬著,可像這樣一來就被槍口頂著的情況,還真是頭一次碰到!

「誤會!請不要開槍,我們無意冒犯你們,我們只是美聯社的採訪記者,專門來貴國進行實地考察和友好採訪的!」一向眼高於頂的m國人在十幾把狙擊槍的威脅下,也不得不緊張起來,忙不迭的舉著雙手從機艙里走出來,以示他們是無害的!

這是一支由八人組成的採訪小隊,兩女六男。當然,其中只有五個是美聯社的成員,另外三個則是中情局派出的間諜,也化妝成記者的模樣掩飾身份。

可這十幾名警察當初都被皮薩羅殘忍的割了舌頭,根本不會說話,並且也不敢私自處理這些人,於是就押著他們回警局,去找崔國棟。

崔國棟現在是摩洛根警察系統的最高長官,有屬於自己的辦公場所,就位於王宮建築群附近。

還別說,昔日嘻嘻哈哈愛玩愛鬧的崔老六被劉伯陽授予重要職位之後,還真像那麼回事兒,每天都穿的像模像樣的坐在辦公室里辦公,他的工作相對於基層警察來說,是很輕鬆的的,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崔國棟給自己挑選了一個身材火爆的黑小妞當秘書,每天忙完之後,就跟小秘書調,反正也不耽誤正事兒。

眼下又到了他去市裡巡視那些工程建設的時間,崔國棟帶著幾名貼身警員和小秘書剛想出門,那十幾位警察就把美聯社的八名記者押進來了,崔國棟皺了皺眉,狐疑的看著八個人問道:「這怎麼回事?你們是誰啊?」

一個脾氣很傲的女記者在路上忍了一肚子的怒火,此時終於敢發泄出來了:「我嚴重抗議你們對待別國記者的態度!居然赤果果的用槍威脅我們,你們這樣做有違人道主義精神,也嚴重侵犯了我們的新聞自由權!」

「記者?」崔國棟又仔細看了看這八個人,問道:「你們是哪來的記者?」

另外一個女記者趕緊拽了拽同伴,阻止她繼續發飆,然後站出來說道:「你好,我們是美聯社的記者,請問你是?」

「美聯社?你們是m國人?」崔國棟愈加沉著臉問他們:「m國人會來到我們的國家?」

「不好意思,你們這裡誰是負責人?我們想跟你們的負責人說話!」一個負責攝像的中年男子也不忿的站了出來說道,剛才受那十幾名警察的威脅,他的攝像機什麼的都還落在飛機上沒帶下來呢,這對一個稱職的攝像師而言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我就是負責人!」崔國棟淡淡的看了看他,「你難道沒看出這些人都是我的手下?摩洛根警察總局的局長就是我!」

聽到這話,那八人的嘴巴全都張成了尤其是那三位隱藏身份的間諜,更加覺得不可思議,這麼年輕的一個亞洲少年居然跑到非洲國家當警察局長,這不是開了國際玩笑嗎?

「這……這難道是真的?」他們重新審視著崔國棟,一臉不可置信的問。

「什麼真的假的,趕緊回答我的問題,你們為什麼要來摩洛根?」崔國棟冷冷問他們。身為一個傳統的z國人,崔國棟骨子裡就對m國人沒什麼好感。

「是這樣的,我們最近聽說貴國最近在大張旗鼓的搞建設,並且是由曾經建立起『世界第八大奇迹』的迪亞布?阿瓦納博士親自出任總工程師,我們覺得特別好奇,就專程來採訪一下。」那個相對來說比較會看眉眼高低的女記者趕緊說道,末了又不忘補充一句:「請相信我們真的是善意的,並沒有任何冒犯貴國的意思!」

可崔國棟聽完之後,大蹙眉頭,心裡直犯嘀咕,摩洛根最近搞建設是不假,可也沒對外聲張啊,怎麼都傳到m國人耳朵里去了?他們感興趣的事兒還真多,居然也會關心一個非洲小國的情況?

崔國棟越想越不對勁,這裡面肯定有問題,m國佬向來是狡猾無比,無利不起早,鬼知道他們這幾個人來到摩洛根,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有心想把這些人趕走,可崔國棟又覺得不把這事兒告訴劉伯陽不合適,並且,如果自己不同意他們的採訪,把他們驅逐出國境,反倒還顯得摩洛根有什麼地方是不能見人的,更加引起他們的好奇和懷疑。

「這樣啊,那好,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王宮一趟,請示一下國王陛下到底允不允許你們採訪!」崔國棟說著,又指著那些警員們道:「好好的看住他們,別讓他們亂跑!」

然後崔國棟就一個人走向王宮了,最開始那個有些任性的女記者小聲嘀咕道:「不過是一個窮困小國的芝麻小官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還跟我們擺譜!」

那個女伴卻小聲的提醒她:「噓!艾瑪,別說了,你難道不覺得這是個爆炸性的新聞嗎?一個亞洲、而且極有可能是z國的年輕少年,居然成了非洲小國的警察局長,這事如果我們曝光了,肯定會成為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

「對啊,傑西卡你說的也對哦!可惜我們沒能把攝像機帶過來,要是能拍下剛才的一個鏡頭,也不枉來這兒一次了!」艾瑪有些遺憾的說道。

崔國棟來到王宮裡找到劉伯陽,把那幾個記者的事兒一說,劉伯陽的臉色當即也沉了下來,除了歐盟那幫m國的擁泵之外,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都不會喜歡m國人,他們是天生的投機者,絕對不會對那些對他們沒好處的事兒產生興趣,這次來到摩洛根,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陽哥,你覺得咱們該不該讓他們採訪?我反正覺得m國人都是狡猾的狼,沾上他們就沒好事兒,我們又沒請他們來,他們主動來摩洛根,肯定有企圖!」崔國棟問道。

劉伯陽道:「美聯社不是普通的小媒體,那是m國最大的通訊社,他們派人來到我們這兒,本身就說明我們有什麼地方吸引了他們國家的注意。我可不認為他們真的是為了關心我們的國家建設而專程趕來的,如果我沒猜錯,他們可能是看上了我們國內的某些東西,比如礦產什麼的!」

劉伯陽說出這番話,本身只是基於一種猜測,因為m國近些年來沒少為了爭奪能源資源而干涉別國的內政,伊拉克阿富汗什麼的都是例子,而摩洛根就只有一座金礦,所以除了聯想到那片金礦,劉伯陽暫時還想不出別的理由。

崔國棟義憤填膺道:「真是貪得無厭!m國人又不缺錢,憑什麼還要覬覦我們這點家底?陽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我現在就去把他們趕走,我們不歡迎他們!」

「不!如果你那樣做了,反而會被他們抓住把柄。不如這樣,國棟你今天就親自帶著他們參觀卡桑絲,接受他們的採訪,但是關於礦產和資源什麼的話題,一個字都不要透露,游山觀水似的帶著他們轉一遭兒,讓他們沒什麼實際性的收穫,但卻不至於落了面子,然後再把他們轟走,這樣它們沒機會找咱們麻煩了。」劉伯陽道。

「行!嘿嘿,還是陽哥你高,我這就去辦!」崔國棟馬上笑著點頭應道! 雖然說死亡會讓人的情緒陷入到低沉的狀態之中,但這樣的狀態卻不能夠成為主流。低沉只能夠是暫時的,如果說一味的保持著所謂的低沉,那麼你整個人都將徹底的廢掉。再說石中羽的死亡真相已經被查出來,也算是了卻了他的心愿。所以將石中羽的事情安排好之後,等到所有人都回到督查室之後,拓拔懸的身影便出現在辦公室之中,將所有人全都集中過來。

而在拓拔懸身邊跟隨著的,赫然是省委辦公廳的副主任,也就是省委第一秘書蔣懷北。沒有誰知道蔣懷北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要知道尋常情況之下,蔣懷北是絕對不會前來這裡的。

「同志們,讓你們過來是想要向你們宣布兩件事情,這第一件便是我從今天起就不再擔任省委督查室的主任,組織上對我另有任用!」拓拔懸說道。

這樣的消息其實沒有誰有任何吃驚的意思,誰都知道拓拔懸是即將調離的,之前是不知道,現在聽到這樣的話從他嘴中真正說出來,就知道事情已經成為定局。而且不出意外的話,該走的程序都已經走完,否則拓拔懸也不會以這樣的姿態,向眾人宣布這個不是。

不過等到拓拔懸話音落下之後,在場的人便全都開始鼓起掌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種笑容。而就算是拓拔懸的秘書王德,也沒有流露出多少傷感。因為這次下去,拓拔懸已經明白的告訴他,會帶著他一起下去。想到眼看就能夠離開這裡,前往更為廣闊的地方任職,王德心中便激動的很。

誰都知道,在機關之內任職,是怎麼都沒有辦法和基層上相比的。就算是行政級別一樣,但要知道所掌握的那種權力,卻是絕對不同的。

「拓拔主任,恭喜你了。」蘇沐笑道。

「好說好說,這第二件事情就由蔣主任來宣布吧。」拓拔懸微微側身,將蔣懷北給讓出來。而蔣懷北掃過全場之後,眼光落在蘇沐身上,倒是沒有多少遲疑,便微笑著開口。

「其實這第二件事情和第一件事情是相關的,省委經過研究決定,蘇沐副主任暫時監管整個省委督查室。」

就是這麼很為平淡的一句話,所代表著的那種含義卻是驚人的!

不明白蔣懷北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嗎?這道理再簡單不過,拓拔懸作為省委督查室的主任被調離,而督查室必然會有著一個新主任不是。但現在那?卻沒有設置,而是讓蘇沐代為監管。要知道蘇沐是什麼級別,是正處級的。而這個省委督查室的主任,按照慣例,那是高配的副廳。

這意思不就是明擺著的了嗎?

這個主任的位置就是給蘇沐準備的,只要蘇沐的經歷夠了,只要蘇沐的政績足了,那麼就能夠翻身一躍,順利自然的成為副廳級的省委督查室主任。到時候像是拓拔懸這樣外放,也能夠不必再考慮副廳級這個關卡的限制不是。

真的是好手段!

而能夠讓蔣懷北前來宣布這個消息,在場的人心思更是急速的活躍著。蔣懷北的背後站著的是誰,他代表著的是誰的臉面,這難道還不能夠說明問題嗎?這說明蘇沐已經進入到鄭書記的視線,這事要是鄭書記拍了板的話,想必沒有誰會為這樣一個副廳級而得罪鄭問知。

再說要知道現在讓蘇沐監管省委督查室是名正言順的事情,之前蘇沐就是副主任不說,這次更是揭露了整個羊腸縣的黑幕。別人不清楚的話,你們這些省委的領導難道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所以蘇沐現在的任命,便是很為順利的通過,就當做是對蘇沐工作的一種肯定吧。

這就說明一個問題,任何時候政績都是必須的,只要你擁有著實打實的政績,便沒有誰能夠拿其餘的理由對你進行攻擊。那些理由都將會成為站不住腳根的存在,所以要多做事,便成為蘇沐接下來的任務和目標之一。

啪啪!

等到蔣懷北的話音落下之後,辦公室內響起的掌聲比剛才還要熱烈。你拓拔懸都是要走的人了,以後除非是再回來,或者是成為省委領導,否則的話是斷然沒有機會再管到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人不討好蘇沐討好誰?放著身邊有著這樣一尊大佛在,不燒香參拜,難道非要去找那些外國和尚不成?

再說蘇沐監管整個省委督查室,並非是沒有好處給他們。因為現在省委督查室還空出來至少兩個副主任的位置,沒準其中就有一個能夠落到自己頭上不是。別管怎麼說,先將級別提上去再說。

「感謝省委領導的信任,這是對我們省委督查室工作的認可,我們一定會再接再厲的。」蘇沐說道,這樣公式化的語言,他現在是信手拈來。

蔣懷北微微點點頭,便沖著拓拔懸說道:「拓拔主任,咱們走吧,我正好送送你。」

「好!」拓拔懸心情大好。

「怎麼?拓拔主任,你這就要上任了嗎?怎麼都要讓我們表示下,給你開個歡送會那?」蘇沐說道。

「蘇主任,你就別和我客氣了。我今後要是有機會的話,還是會回來的。怎麼說,這裡都是我的家不是。實在是因為那邊催的比較急,必須在今天上任,省委組織部的同志都已經等著了,我過來就是給大家說聲就成。以後吧,以後有機會再聚。」拓拔懸說道。

「那我送送拓拔主任。」蘇沐說著便向外走去。

等到三人走出辦公室之後,這裡很快便熱鬧起來,討論的話題自然便是接下來,省委督查室應該怎麼運轉。別以為他們會明目張胆的說,要知道他們每一個都是老油條,自然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話語來進行交談。就算是被你聽到了,你也不能夠當面說他們議論的過分。

「行了,留步吧,又不是多遠。」蔣懷北說道。

「蔣哥,等有空我找你喝酒。」蘇沐說道。

「好!」蔣懷北點點頭轉身走開。

而兩人這麼簡短的對話,聽在拓拔懸的心中,又著實被蘇沐的能量給震驚了下。要知道他一直認為蘇沐的背後站著的是葉安邦,而邵坤也是這麼說的。但怎麼都沒有想到,蘇沐會和蔣懷北的關係也這麼密切。真的要是這樣的話,這其中便絕對有著其餘的說法。

「蘇老弟,還是我說的那句話,今後常聯繫。」拓拔懸說道。

小紅樓 「那是必須的,常聯繫。」蘇沐笑著道。

「那成,我就先走了。」拓拔懸沒有再猶豫轉身離開。

等蘇沐回到辦公室之後,督查室又開始正常的運轉起來,各種各樣的文件開始擺上他的辦公桌上。這期間蘇沐前往了一趟鄭問知那裡,詳細的將羊腸縣的事情作了彙報。而鄭問知在聽到之後,倒是沒有多少異常,只是向蘇沐說了句,董越鳴和林動廣已經被依法查辦之後,便沒有多說什麼。

等到蘇沐離開之後,鄭問知站在窗前,臉上才湧現出一種嚴肅的神情。

「還是小瞧蘇沐在徐老心中的地位了。」

是啊,真的是小瞧了!

如果不是蘇沐在徐中原的心中有著那麼重要的地位,徐龍雀又怎麼會帶著突擊小隊出現在那裡?雖然說理由是合情合理,而且讓任何人都挑不出什麼毛病來。但要知道動了就是動了,這是誰都沒有辦法忽略的事實。想必,通過徐老的這一舉動,那些和自己一樣的人,都應該重新估量蘇沐應該在心中佔有的地位了。

早上的時間悄然而逝!

下午當蘇沐上班之後,辦公桌上擺放著的文件之中多出一份,是省委宣傳部發下來的,說是要研究學習貫徹精神文明建設的最新動向。這是屬於督查室的一個工作,為的便是監督督查精神文明建設的進展程度和進展效果。以前像是這樣的任務也有,但現在之所以會這樣就發過來,蘇沐是知道原因的。

這想必是高雄飛送給自己的禮物,為的是讓自己通過這樣的事情,逐步的加強在督查室之中的話語權。

要知道任何時候都是這樣,你只有能夠辦事,能夠做事,才會給人一種頗受依賴的感覺。你手中才會掌握著權力,你要是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又有誰會在乎你的死活?

對這點,蘇沐倒是心知肚明就成。

其實蘇沐也很清楚,隨著自己地位的逐漸提升,背後站著的幾位大佬便會逐漸的浮出水面,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別管是其餘系的人,還是大佬系的人,都會將自己當成一個紐帶來進行聯絡。當然蘇沐也很清楚,依著他現在的地位,還沒有到那種需要重視的地步,而真正要是再前進一步的話,就必須旗幟鮮明的表明立場了,也就是正式的站隊。

要知道遲遲未決,不想著站隊,想著左右逢源,那對於基層的人而言,是很為危險的賭博,這無疑像是在走鋼絲繩,稍有不慎便會摔得粉身碎骨。

不過還好,蘇沐已經有了自己的選擇。

下午就這樣過去,等到快下班的時候,蘇沐突然喊住所有人。 得了劉伯陽的口諭,崔國棟離開王宮之後,回到自己的辦公府邸,先是委婉的向那八名記者表達了怠慢和歉意之情,然後又把國王劉伯陽陛下的意思闡明了,可以允許他們採訪,但是必須有摩洛根警察的陪同才行。

美聯社的記者們當然不同意在被監視的情況下採訪,還和崔國棟據理力爭什麼新聞自由,崔國棟直截了當的告訴他們道:「不好意思,你們m國那一套別拿到我們這兒來,我們國家又不是資本主義社會,還沒實現你們所謂的自由和人權。我們國王陛下允許你們採訪,已經是極大的通融了,如果不願意,那就請回吧!」

幾名記者對視一眼,對於崔國棟的油鹽不進,他們也沒什麼辦法,只能忍氣吞聲的答應警察陪同採訪,可這樣一來,那三位中情局間諜的諜報工作就不好開展了,有崔國棟親自盯著,他們想做什麼都做不了,心裡暗自著急。

——

接下來,崔國棟就用了大半天的時間,帶著二十名警察,陪同著這八位記者參觀摩洛根,其實現在的摩洛根真沒啥好採訪的,只不過是動員全國人民修路而已,鬼斧神工的「太空城」計劃尚未開始動工,卡桑絲到處都是建築工地和砂石料什麼的,要不就是忙的一身灰的工人們,哪有什麼精彩的新聞爆點。

這幾位記者採訪的索然無味,可既然是他們自己提出要採訪的,這才採到一半又不能半途收兵,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採下去。

「崔警長,能不能向我們透露一下,你們把覆蓋全國的交通設施建好之後,接下來還有什麼打算?準備把國家建設成什麼樣?」女記者傑西卡實在不想白跑一趟,只能把話筒對準了崔國棟,想從他嘴裡挖掘出什麼新聞。

「呵呵,你不好意思,這個無可奉告,我們目前只想先把交通問題解決了,其他的規劃藍圖還沒拿出來呢,所以我也不知道。」崔國棟笑眯眯的回答道。這m國小娘們居然想從自己嘴裡套話,門兒都沒有啊!

「那,我們能不能採訪一下貴國的國王,或者你們的總工程師迪亞布?阿瓦納博士也行!」傑西卡仍舊不死心的道。

「國王陛下日理萬機,恐怕抽不出時間來,而迪亞布?阿瓦納博士也比較繁忙,有什麼問題你就直接問我得了,我是他們的發言人!」崔國棟笑道。

傑西卡一窒,她從事記者這一行五年了,還從沒見過崔國棟這種不通人情的傢伙,還問他呢,他不僅什麼都不肯說,反而還寸步不離的監視自己這些人採訪,致使自己連一點有用的信息都捕捉不到。

「怎麼了,你沒有問題想要問我了嗎?」崔國棟看著他問。

「暫時沒有了!」傑西卡沒好氣的說道!

「呵呵,那我件事情還想通過你們的報導出去,並且希望你們能傳達給m國政府!」崔國棟笑道。

「什麼事?」傑西卡極不情願的把話筒放到了崔國棟嘴邊。

「其實也沒什麼,眾所周知,尊貴的美利堅合眾國乃是世界第一強國,更是我們所有小國心目當中的老大哥,而身為國際老大哥,扶弱濟貧、資助弱小是貴國政府光榮的任務,所以我真心希望歸國能發揚偉大的人道主義精神,慷慨解囊,多多出力出資幫助我們國家搞建設,同時也希望世界其他大國能多多向貴國學習,一起援助我國,讓我們能在國際社會中擁有一席之地,我們將感激不盡!」崔國棟笑眯眯的說道。

一幫採訪記者全傻了,他們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這傢伙不僅什麼關鍵性信息都不肯透露,反過來還厚顏無恥的向自己的國家伸手要錢?!

脾氣任性的艾瑪記者當即就想反駁什麼,還是傑西卡攔住了她,對著崔國棟笑道:「好的,我們一定會把這則消息回饋給通訊社,並且向國家政府反映你們的意見。感謝您對我們m國政府的支持和尊戴,我們會響應國際號召,對貴國伸出援助之手的。」

到底是國際大通訊社,經驗就是豐富,即便在被崔國棟氣的無語的情況下,仍舊想到要維護他們國家的形象,不過這段對話到底能不能播出,傑西卡又會不會把崔國棟的意思回饋給上級,那就得另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