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我海東東活了27年,頭一次見到臉這麼大的,你一個掃廁所的清潔工有店裏股份?誰轉讓給你的,文件協議呢?你持股比例多少?”

夏玉兒暗道,這應該是那個見到鄧子琪就邁不動步的眼鏡高個男,據說是三江大學管理碩士畢業,前年姑媽招進來的管理精英。

龍江得意洋洋的聲音再次響起:

“哎呀,不帶這樣貶低人的,清潔工怎麼啦,比爾蓋茨還掃過廁所呢!文件我有,你還真沒權利看,我就問你一句話,本店的股東能不能給心儀的商品打折?”

海店長哼了一聲,熟練道:“按照總部的規定,小股東有標的20萬元以下商品打折的權利,但是會影響年終該股權的分紅金額。”

“就是嘛,本神醫料事如神,怎麼樣,我的朋友相中了14萬的手鐲,我給打個7折,符合規定吧。符合你就快點辦,麻溜的!”龍江連連催促。

海經理大急:“可是你不是股東啊?鄧總,你給評評理,一個掃廁所的清掃工,非要我給他朋友手鐲打7折,這可能嗎?”

鄧子淇恨恨的聲音傳來:“小龍江,這次我看你怎麼編!”

“咦,琪琪姐姐,你的心可沒你的胸大啊,你不能不講理啊,你看我手裏兩份協議,夏玉兒880萬是不是在我這?”

鄧子淇明顯呼吸重了幾分,海東東估計都聽傻了,紫玉軒出名的冷麪美人,無人敢惹,頭一次聽到有人當面這樣稱呼她。

奇怪她竟然沒有當面發飆!

“哼!”鄧子淇呼出一口濁氣!

“夏玉兒是不是這個店的股東”

“是和你有一毛錢關係?”鄧子淇不耐煩道。

“那不就結了嗎,這個店是夏玉兒的,我持有夏玉兒880萬元,不就是我持有這個店880萬的股份嗎?”

“……”鄧子淇和海東東齊齊絕倒!

夏玉兒聽的“噗嗤”笑了,這個小壞蛋,小色胚,強詞奪理,滿嘴跑火車,兩位管理精英,竟然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

突兀的笑聲被鄧子淇聽到,頓時歡叫一聲,夏總到了,快進來,連忙從老闆椅上坐起迎接。

西裝革履的海東東見了夏玉兒,吃了一驚,這難道就是傳說中京都集團董事長的千金?忙微微鞠躬問好,一雙桃花眼卻偷偷地在大小姐敏感處暗自打量,一副色授魂銷模樣。

見龍江無動於衷,海東東急於表現,厲聲呵斥:“龍江,見了夏總這麼不問好,早會上我怎麼教育你的,一點禮貌也沒有?啊?”

龍江穿着一身紫玉軒淡藍色半袖清掃工裝,衣服有點不合身,緊巴巴的,稍顯滑稽。

他微黑的皮膚映着白牙,懶洋洋地靠在一件裝滿玉石資料的書櫃上,抱着膀子,吊兒郎當道:

“問好?小海經理,你早會講沒講我可沒聽到,可是我看你剛纔一副色鬼樣死盯着琪琪姐,現在又猛瞅夏大小姐,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恨不得鑽進衣服裏面瞧個夠,這好像不太禮貌吧?”

海東東被噎得“格”地一下,臉色登時漲得通紅,轉眼望見鄧子淇滿懷殺氣的眼睛,卻又嚇得雪白,嘴巴動了動,卻不敢接話。

龍江繼續道:“小海,你這就不對了,好看就是好看,夏大小姐天仙一樣的人物,誰見了都忍不住要看上兩眼,瞧上一瞧,嘴裏更是忍不住要大聲稱讚,這纔像個男人。”

龍江見海東東露出噴火般的眼神,笑嘻嘻接着道:“眼睛看了,嘴上又不敢承認,莫非你的念頭太過齷齪?不敢講出?”

“你tm的說什麼?……”

海東東聽罷氣昏了頭,忍不住開口罵道,說完立刻後悔,當着夏家大小姐的面暴粗口,還想不想幹了?

鄧子淇討厭道:“海經理,這裏沒你什麼事,你先出去一下。”

“可,鄧總,這個清掃工嚴重影響公司信譽和經營秩序,不嚴懲不行啊。”

鄧子淇擺了擺手,海東東只好訕訕地告退,滿含怨毒恨恨盯了龍江一眼,臨走不忘貪婪地再次瞄了眼夏玉兒。

海東東前腳走,夏玉兒後腳就關了門,不知怎的,見了龍江心裏就有股火,總想發泄發泄,尤其在這樣陰雨綿綿的天氣。

不過剛纔這個小壞蛋大聲讚美自己,可比京都那些***們說的陳詞濫調好聽多了,夏玉兒心裏又有些微喜。

夏玉兒貝齒輕咬着嘴脣,瞪了龍江一眼,眼睛含着一絲作弄問道:“小壞蛋,到底怎麼回事?你有什麼權利給客人打折?還不快去掃廁所?”

龍江本來滿臉堆笑,一聽就急了,瞪着無辜的眼神望着夏玉兒,指了指鄧子淇辦公桌前的電腦監控畫面:

“別的啊,別的啊,大小姐,您老人家看看,就是那個大胖子,身邊和他一樣胖的是她媽,工商局楊局的老婆,明天要過生日,今天來選款手鐲,我聽說,公司不是有內部規定嘛,對市裏重要崗位領導親屬有打折的先例哩。”

鄧子淇氣樂了:“工商局長?分局的吧?處級還是科級?龍江你少跟大小姐繞彎子說話。給個工商分局長老婆打七折,傳出去紫玉軒丟不起那人!”

龍江一聽更急了,吹都吹出去了,辦不到怎麼行?更何況自己要驗證一件極爲重要的事件。

今天掃完廁所,龍江發現個怪事,如廁後人們嘖嘖稱讚,都說廁所比以前那個老薛頭打掃的乾淨多了。

自己虛擬屏幕也跟着不停地刷屏,一會兒長50點善能,一會加20點善能,弄得他莫名其妙。

龍江守在廁所邊上粗粗一查,一上午十一人如廁,九人稱讚滿意,另三人是店裏顧客,看不出好壞沒表示,結果感謝自己的那九個人爲虛擬屏幕白魚貢獻了九次善能點。

怪了,沒動用左手的太極圖,這也能刷出善能點來?龍江大奇。

爲了驗證發現,龍江發揮自己優勢,熱情張羅爲大家辦好事,一會幫張姐掃地,一會幫劉妹子搬貨品,然後幫李嬸擦拭櫃檯,最後幫保安禿頭墨鏡甲替班二十分鐘等等,上午忙的腳不沾地。

果如自己推測,白魚的經驗點逢謝必漲。只要自己做了好事,別人心裏或者嘴裏感謝,白魚就會刷出經驗來,只不過感謝的程度不同,刷出的經驗也有多有少。

比如那個瘦弱的林妹子和黃妹子,搬動一件客人相中的半米高泰山玉石,十分費勁。

自己一人全包了,抱上小輪車又代替送上客人吉普車,二個服務員十分感激,刷出了519點善能。

而那個禿頭墨鏡保安,一臉奸猾,偷偷躲進廁所抽菸,自己爲他替班快半個點了,僅僅刷出15點善能。

半個小時前,龍江剛替導購張小娟迎賓5分鐘,就碰到陪着梅花狗肉店老闆鄂日華前來選購手鐲,和後面緊跟的呼哧帶喘的陽痿大胖子。

二人見面,十分驚訝,你捶我打,親熱得不行。龍江細問,原來鄂胖嬸要臨近45歲生日,陽痿陪着選禮物來了。

陽痿十分驚訝龍江的打扮,藍衣藍褲,穿身清掃服裝,竟然充當迎賓,問清原由後,他笑壞了,胖臉可勁顫抖,黃豆眼擠成了芝麻眼,樂得打跌。

龍江老臉微紅,幾個炮錘落到陽痿身上,卻似隔靴搔癢,兩人鬧夠了,龍江靈機一動,如果爲陽痿打個大折扣,一方面作爲老大很有面子,另一方面痿媽和死黨肯定要非常感謝自己,刷出的經驗豈不更多?

爲了在陽痿面前充面子,同時也爲了驗證當下的發現,龍江這才大包大攬,找海經理爭執,爲鄂胖嬸看中的鐲子爭取打折。

現在楊胖子就在下面,每次去都熱情招待龍江胡吃海塞的痿媽,正等着自己,因此聽夏玉兒說不行,他怎能不急?

龍江一臉爲難,翻了翻眼白:“兩位美女姐姐,打不打折是小事,剛纔琪琪姐說,下午要爲大小姐接着治療,我怕到時候耽誤了治病,這可是大事。”

鄧子淇甩了甩短髮,瞪圓了雙眼,威脅道:“小色痞,你少來蒙我。打折和治療是兩回事,再說,你的藥根本沒用完,別以爲我沒看到,影響了大小姐治病,有你好瞧,看我怎麼處理你。”

夏玉兒見龍江一副爲難樣,頗爲解氣,故意道:“琪姐說的對!我不吃你那一套,告訴你,沒了你個張屠戶,還能吃帶毛豬?”

龍江一更急了:“哎呀,你們,你們一個一個的,還來勁了不是。這可是你們逼的啊,大小姐有個祕密,我可忍不住要說啦!”

鄧子淇和夏玉兒本想逗弄龍江爲樂,但凡男人見了二女,無不恭維巴結,誠惶誠恐,唯有龍江這個怪胎,色眯眯渾不以爲意,幾天內,肌膚相接,各種舉動實在亂七八糟。

見龍江煞有介事,二人面面相覷,不知何意,卻見龍江笑眯眯盯着夏玉兒左胸,一臉神祕。

大小姐卻已面紅耳赤。 納甲土屍手摸著額頭傻笑道:「主人,小的可是第一個愛國殭屍呢!」

「切,你是第一個好色殭屍還差不多!」江帆笑道。

夜深了,晚上的月色十分美好,大街上冷冷清清,到處都是西國警察。人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只知道有恐怖分子,偷襲了某個軍事基地。

江帆和納甲土屍悄悄地從大使館地下出發,兩人到了白宮附近,發現白宮戒備森嚴,很難進去。兩人冒出地面朝白宮走去,立即被警戒的西國警察攔住了,他們執意要搜身。

「哦,我們可是總統夫人邀請來的!你們不能搜查我們!」江帆故意大聲道。

「他們是我邀請來給我看病的,你們放他們進來吧!」總統夫人和翁西站在白宮門口道,她早就盼望這納甲土屍來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進入了白宮,「哦,夫人,謝特總統還沒回來嗎?」江帆道。

「他一直沒有回來,好像是去了德利爾伯爵城堡吧!」總統夫人微笑道。

「哦,西國昨天出什麼事了,怎麼街道上戒嚴了呢?」江帆故作驚訝道。

「哦,具體什麼事我也不知道,只聽說什麼軍事基地恐怖分子炸毀了!」總統夫人道。

「哦,是這麼回事呀,難怪白宮也戒嚴了!」江帆點頭道。

總統夫人急忙對翁西道:「翁西,你們去聊天吧,我不打攪你們了。」她對納甲土屍使看一個眼色,迫不及待地進入了卧室裡面。

納甲土屍當即明白了總統夫人的意思,他立即進入卧室,「哦,夫人,我幫你疏通管道來了!」

「哦,我早就迫不及待了!快來吧!」

江帆和翁西也進入了卧室,翁西也迫不及待地主動勾引江帆,「帆,來吧,我也要你給我疏通管道!」原來她早就知道納甲土屍和她母親的事情了。

夜深人靜的時候,江帆從卧室里走了出來,納甲土屍也從卧室里走了出來,「我靠,你小子搞的總統夫人聲音那麼大,你不怕被人聽到呀!」江帆搖頭道。

「嘿嘿,主人,小的已經儘力控制了,她還是那麼大呼小叫的!」納甲土屍無奈道。

「我們快走吧,小富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了!」江帆道,他已經傳音給黃富,約他一起去夜探德利爾伯爵城堡。

此時的總統夫人和翁西都已經疲憊地睡著了,就是把她們抬出去仍在野外她們也不會知道。江帆和納甲土屍遁入地下悄悄離開了白宮,在附近拐角處找到了黃富。

「帆哥,我都等你們快一個小時了,你們才到!」黃富搖頭道。

「嘿嘿,小富哥,我們不是忙嘛!」納甲土屍笑道。

「我靠,你小子是疏通了管道,爽了,我在外面喝西北風呢!」黃富不悅道。

「嘿嘿,要不你去幫總統夫人疏通管道去?」納甲土屍狡黠笑道。

「呃,我才不去呢!」黃富冒汗道。

三人立即遁入地下,悄悄地朝德利爾伯爵城堡跑去。德利爾伯爵的城堡在休克城的近郊,那裡有點僻靜,但是地勢很平坦。

大約半個小時后,前面出現了一座古式的城堡,「哦,那就是德利爾伯爵城堡吧?」黃富驚呼道。

三人冒出地面,「應該是吧!」江帆點頭道。

「我靠,德利爾伯爵城堡真是太大了,最少有白宮五個那麼大呢!」黃富道。

「恐怕不止呢!」江帆道。

在夜幕之中,矗立在曠野上的龐大建築物就是德利爾伯爵城堡,塔尖形狀和圓形兩結合的建築。城堡有二十多米高,城頭上有不少人在巡邏,城堡下面有兩對人在巡邏。

「我靠,德利爾伯爵城堡防守還挺嚴密的,一般人是無法進入城堡的,也只有我們才可以輕鬆進入呢!」江帆笑道。

「這個德利爾伯爵到底是來自什麼異界的人呢?」黃富驚訝道。

「只有見面了才知道吧!」江帆道。

三人立即遁入地下,悄悄進入德利爾伯爵城堡,城堡裡面簡直是另外一個城市,完全古代的城市。城堡裡面漆黑一片,只有少許的燈光,「我靠,城堡裡面怎麼沒有路燈呀?」黃富驚訝道。

「已經夜深了,估計城堡裡面的人都睡著了!」江帆悄聲道。

「主人,小的感覺到城堡裡面有怪獸的氣味呢!」納甲土屍突然道。

「哦,傻蛋,你聞到了怪獸的氣味?在什麼地方?」 金色綠茵 江帆吃驚道。

納甲土屍指了指城堡西南角,「怪獸氣味就在那裡!」納甲土屍道。

江帆與黃富順著納甲土屍指的方向看,黑茫茫一片之中,應該是城堡中最邊緣之處,那裡有兩座高大,如同碉堡似的建築。

「城堡里還養了怪獸?這真是太怪了!你說德利爾伯爵會住在什麼地方呢?」黃富道。

「德利爾伯爵應該住在城堡最豪華的地方,我們只要尋找就不難發現的!」江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