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米特身旁的宋匠果斷轉身,順勢從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沒有任何遲疑,就那樣猛然插進米特胸口。

刀鋒凜冽。

鮮血噴濺。

米特兩眼寫滿了不可置信。

「蘇少,沒有什麼可惜的,從現在起,我願意做你身邊最忠誠的一條狗。」宋匠緊緊握住刀柄,說出來的話顯得格外決然。(未完待續。。) 則間天天討去。日子最不好過的肯定是魯拉賈帕二,

面對來勢洶洶的共和國,印度高層連意見都沒法統一,魯拉賈帕尼能不急嗎?

7月力日,與閻尚隆會晤后,魯拉賈帕尼召開了第一次政府高層會議,商討解決錫金問題的辦法。結果讓他很失望,除了外長、財長等少數部長之外,包括國防部長在內的眾多部長都堅決反對從錫金撤軍。實際上,就連外長多反對從錫金撤軍,只是不支持通過戰爭解決錫金問題。

接下來幾天,魯拉賈帕尼連續召開政府高層會議,並且會見了國會領袖。

情況沒有一點好轉,國會各黨派領袖都堅決反對從錫金撤兵,就連國大黨的主要議員都不支持總理的妥協方案。

飛日下午,魯拉賈帕尼召開第七次政府高層會議。

討論的格果沒有多大變化,國防部長阿亞梅爾堅決主張在錫金與共和國開戰,外交部長圖托則認為應該在外交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其他部長意見不一,絕大部分支持阿亞梅爾的戰爭主張,只有少數認為應該繼續在外交上努力。

局勢已經失去控制,魯拉賈帕尼一籌莫展。

阿亞梅爾等人的轉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魯拉賈帕尼並不感到意外。

藏南衝突之後,印度調整政策,全面倒向美國,魯拉賈帕尼的根本目的是阻止印度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總理的決策被包括國防部長阿亞梅爾在內的眾多政府官員誤解,很多人認為魯拉賈帕尼為了保住政權才投入了美國的懷抱,甚至有人認為總理通過與美國合作獲得了巨大的經濟利益。

上行下效,魯拉賈帕尼壓根沒有想到,他的政治選擇會產生這樣的結果。

根據信息情報部搜集到的資料,阿亞梅爾在採購美**火的時候,至少收受了數家美**火商的打手四萬美元的貴重物品,獲得了印度最大軍火公司由美國的洛馬公司與印度國營軍火公司合資開辦的軍火生產企業鰓的股份。加上通過其他渠道獲得的好處。阿亞梅爾成了印度擴軍的主要收益者。

那些支持戰爭的部長也好不到哪裡去,內務部長萊昂納德早已將子女送往美國,並且在美國置辦了一處佔地數百英畝的莊園;工業部長庫里亞是多家印度大型企業的股東,總資產超過力億美元;農業部長吉拉伯利通過與美國的3家大型農資企業合作,得到了數千萬美元的賄金;經濟貿易部長曼德維拉在美國的資產高達數十億美元,早就成了政府中最富有的部長;文化教育部長切亞尼撈得最少,也有上千萬美元;科技產業部長拉沙克通過與美國的科研機構合作,收穫不比阿亞梅爾少;就連外交部長圖托也獲益匪淺,其子女在美國置辦的產業總價值數千萬美元。

這些魯拉賈帕尼精心栽培的手下,無一例外的與美國扯上了關係。

與美國扯上關係,等手與主戰派,也就是妄圖發戰爭財的婆羅門貴族扯上了關係。

魯拉賈帕尼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雖然他是印度的最高行政領袖,也是印度三軍的實際統帥印度三軍的名義最高統帥為總統,但是在所有人都主張戰爭、積極支持戰爭的情況下,魯拉賈帕尼也起不到力挽狂瀾的作用。

會議行將結束的時候,魯拉賈的尼不得不向政府部長們低頭。

按照部長投票得出的結論,是否在錫金採取更大規模的軍事行動,由國會決定。

魯拉賈帕尼宣布散會的時候,內衛安全部長加馬爾故意最後起身,似乎有什麼事要跟總理說。只是魯拉賈帕尼沒有注意到加馬爾,也沒有讓加馬爾單獨留下來。

形勢已經不可逆轉,將決策權交給國會,等於把印度的命運交給婆羅門貴族。

傍晚,魯拉賈帕尼獨自回到書房。

4年時間,足夠中國完成戰爭準備,也足夠印度國內的主戰派奪取大權。

雖然魯拉賈帕尼仍然住在總理府,但是印度的大權已經落入主戰派的手中。

面對西落的夕陽,魯拉賈帕尼突然感到很茫然。

件的努力,就這麼白費了嗎?

回生的事情,魯拉賈帕尼終於認識到,把印度推向滅亡深淵的不僅僅是那些利益熏心的婆羅門貴族,還有在暗中使力的美國。

作為對抗中國的前沿陣地,印度不可避免的成為了美國手中的棋子。

魯拉賈帕尼很悔恨,因為他知道自己走錯了方向。

表面上,印度在人口數量、國土面積、地理位置、自然資源、乃至工業產能等等方面前具備了與中國抗衡的資本。實際上,印度在民族結構、經濟實力、文化信仰、以及科技水平等與國家的戰爭實力關係最密切的方面前比中國差遠了。

短暫的嘆息之後,魯拉賈帕尼回到了現實之中。

中國已經動員了舊個野戰軍,包含後勤保障部隊在內,總共大約田萬地面部隊;空軍則動員了包括凹架戰術戰鬥機、口拯戰略轟炸機、勁架運輸機、助架加油機在內的近紅架作戰飛機,算上海軍航空兵的作戰飛機,總共有大約4四架作戰飛機;海二嶼功了6支航母戰鬥群。數十艘大型水面戰艦。以及刃艘二七漢擊潛艇。

如此龐大的戰爭動員規模,絕不是為了打一場邊境戰爭。

印度有勝算嗎?

魯拉賈帕尼心裡非常清楚,只要全面戰爭爆發,印度連一點獲勝的機會都沒有。

陸軍方面,印度最多可以動員打手刃萬。主戰裝備方面,雖然印度擁有數量上優勢。其中主戰坦克近!凹輛、步兵戰車烈口輛、裝甲車的四餘輛、各類口徑在臨毫米以上的火炮與火箭炮紅口余門;中國的舊個野戰軍擁有主戰坦克勁0餘輛、步兵戰車包括空降戰車的余輛、裝甲車不到四輛、各類火炮包括軌道電碰炮與火箭炮稀口余門。但是質量上的差距更加明顯,印度陸軍的主戰坦克基本上都是美國淘汰的…仍、只有弛與騙輛「豹4」而中國陸軍已經全面換裝最新式的比引「第六代主戰坦克。」僅有少量部隊裝備著田一引系列「第五代主戰坦克。;步兵戰車方面,印度陸軍的主力是比與鵬系列、甚至部分部隊裝備的鵬系列,而中國陸軍已經全面換裝。口與四系列戰車;裝甲車方面,印度占絕對優勢,而中國陸軍早就用步兵戰車淘汰了裝甲車;炮兵方面,印度陸軍只有口個營的軌道電磁炮,而中國陸軍全部是軌道電磁炮,甚至用其取代了大部分火箭炮。質量差距太大的時候,數量優勢再大都沒有意義。以主戰坦克為例,比3舊能夠在觀測距離之內摧手,3、在刃刀米以內摧毀任何一種第五代主戰坦克,而懈幾與「豹3」僅能在2四米以內擊穿引的側面裝甲、即便抵近開火都打不穿比3舊的正面裝甲;連對手的裝甲都打不穿,主戰坦克還能在戰場上作戰嗎?

空軍方面,印度的差距稍微小一點,但是仍然足夠巨大。中國空軍與海軍航空兵已經全面換裝小舊系列與小口系列戰鬥機,雖然小舊與小的保有量仍然非常巨大,佔中國空軍戰術航空兵總量的8成左右,但是在奪取制空權的戰鬥中,只要率先投入戰鬥的小打手舊就能在後面的戰鬥中發揮出相當的戰鬥力。印度空軍的主力則是噬與一葯系列,數年前引進的始的總裝備量不到勁架。而且媽是中型多用途戰鬥機,不是重型制空戰鬥機,在爭奪制空權的戰鬥中肯定不是小舊的對手,甚至不是小口的對手。守不住制空權,印度空軍將再次敗北,印度也將再次輸掉戰爭。如果從空軍的綜合作戰能力上看,印度空軍的差距更大。

中國空軍有上百架戰略轟炸機,擁有世界上規模最龐大的運輸機群,僅次於美國空軍的加油機群,以及規模龐大的支援機群;印度空軍則只有不到力架預警機」四來架戰術運輸機小以及少得可憐的加油機。再算上規模龐大的中國陸軍航空兵印度沒有陸軍航空兵,絕大部分直升機與傾斜旋轉翼飛機歸空軍所有,印度空軍的差距就更大了。按照外界估計,在對山地作戰影響最大的空中兵力投送能力,也就是運輸機的運送能力方面,印度僅為中國的十分之一。這一差距,足以決定雙方在喜馬拉雅山區的戰鬥勝負。

穆先生,你不安好心 海軍方面,印度差的不是數量,而是總體質量。雖然獲得了腆航打手母,但是印度航母戰鬥群的戰鬥力非常有限。不是航母不夠強大,而是護航戰艦不夠強大。按照印度海軍的編製體系」支航母戰鬥群的護航艘攻擊潛艇,而中國海軍則是破防空巡洋艦、3艘多用途驅逐艦、3艘遠洋護衛艦與搬攻擊潛艇。雖然雙方都會在戰時增強航母戰鬥群的護航艘驅逐艦與搬護衛艦,使其總體防衛能力、特別是反潛能力得到明顯提升。與水面艦隊相比,印度在潛艇部隊上的差距更加明顯。中國總共擁有近幼艘潛艇,除了幾艘全電動潛艇之外,都是最新式的混合動力攻擊潛艇。雖然其中包含了艘攻擊潛艇,在跟蹤美國、俄羅斯等國的戰略潛艇上出動大約力艘攻擊潛艇,但是中國也能在戰爭中動員至少刃艘攻擊潛艇。印度的潛艇總量也不到刃艘,只有6艘都是以複合蓄電池為潛航動力的曲常規潛艇。論作戰能力,印度潛艇部隊還不到中國潛艇部隊的十分之一。

三大主力軍種,印度沒有任何優勢。

在決定戰爭制高點與全面戰爭能力的獨立兵種方面,印度也沒有任何優勢。

中國有一支總兵力超過力萬,擁有口個獨立陸戰旅陸戰旅的編製規模比陸軍旅大比;,戶均下來打手個旅的總兵力在左古,相當干以,師。另外還有由其直接指揮的登陸艦隊、航空兵、工程兵、炮兵等獨立作戰部隊。印度陸戰隊的規模僅有凹人,且不是獨立兵種,很難單獨執行作戰任務。雖然很多人認為中國陸戰隊是陸軍的「預備隊」但是稍微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陸戰隊與陸軍有很大的區別,陸戰隊更擅長在濱海地區執行作戰任務,陸軍則更擅長在內陸執行戰鬥任務,兩者基本上沒有多大笑聯。再說了,陸戰隊是獨立兵種,並不聽從陸軍支持。只是在魯拉賈帕尼看來,中國陸戰隊確實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不管出現在哪裡」2個陸戰旅都能讓任何一斤。對手感到懼怕,甚至能夠單獨打贏一場大規模地面戰爭。

如果說陸戰隊差的是兵力,那麼天兵差的就是高度了。

經過舊多年發展,中國天兵已經成為一支具有實戰能力與實戰經驗的作戰部隊,而印度的天兵連個框架都沒有。在爭奪戰爭制高點的戰鬥中,天兵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日本戰爭已經證明,誰掌握了制太空權,誰就掌握了制信息權,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雖然印度已經建立起一支能夠對付太空軍事目標的「空天作戰部隊」但是論實力與規模,都不是中國天兵的對手。更重要的是,天兵已經是中國戰略防禦部隊的中堅力量,是中國本土安全的絕對屏障,印度卻沒有這樣的屏障。

電子信息戰部隊就更別說了,印度就算獲得了美國提供的大量先進裝備,在軍事思想上仍然遠遠落後於現代戰爭。別的不說,在如何進行電子信息戰方面,印度連一套完整的戰爭思想都沒有,而中國的電子信息戰部隊已經在戰場上走了幾個來回,用實戰行動證明了自身的戰鬥力。

常規軍事力量方面,雖然印度擁有一支規模超過刃0萬的作戰部隊,但是在戰鬥力方面差得太遠,與中**隊根本不在同一斤,檔次上。

核力量弈面,印度就有勝算嗎?

魯拉賈帕尼不敢有任何奢望,因為印度的核力量基本上對中國沒有威脅。

日本戰爭期間,中國已經用行動向全世界演示了其戰略防禦系統的戰鬥力,並且把日本打入十八層地獄。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中國已經建立起了更加完備的戰略防禦系統,也就有足夠的能力對付核實力與當初的日本相當的印度。

從根本上講,魯拉賈帕尼不想打一場核戰爭,要不然也不會在全面核裁軍談判上效仿以往的中國,鄭重承諾印度不會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首先使用核武器。

不是魯拉賈帕尼不想用,而是不敢用。

雖然美國已經答應為印度提供可控聚變核電站的基礎技術,幫助印度建造數十座可控聚變核電站,全面取代裂妾核電站,但是美國的技術剛剛成熟,一座可控聚變核電站的建造周期在3到年之間,印度本土仍然有大量裂變核電站。

有了日本的前車之鑒,印度還敢用核武器威脅中國嗎?

從地緣上看,印度的處境比日本更加危險。日本戰爭期間,中國在遭到日本的核襲擊之後,沒有進行戰略反擊,主要就是擔心核爆炸產生的放射性污染雲團飄到中國本土,對中國的自然環境造成災難性的影響。日本海與東海擋不住飄動的雲團,世界上海拔高度最高的喜馬拉雅山卻能輕易擋住雲團。雖然通過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南亞的潮濕氣流能夠進入青藏高原,但是受高原的影響,氣流很難到達中國人口密集的西南地區,也就無法對中國構成太大的威脅。換句話說,如果印度在戰爭中首先使用核武器,除了轟炸印度的核設施之外,中國很有可能進行核報復。與中國拼核武器,印度更沒有勝算。

更重要的是,印度的核威脅對中國幾乎沒有威脅。根據信息情報部提供的情報,中國的戰略防禦系統並不針對印度,而是針對美國。也就是說,中國的目的是建立起一套能夠抵抗美國全面核打擊的防禦系統。美國有數千枚核彈頭,能夠一次向中國本土投擲上千枚核彈頭,如果中國的防禦系統能夠擋住上千枚核彈頭,肯定能夠擋住印度的幾百枚核彈頭。根據美國提供的情報,中國的戰略防禦系統已經進入第四個建設階段,防禦能力比日本戰爭時期有了明顯提高,一次能夠攔截勁到助個目標。如果算上陸海空三軍單獨投資建立的各級導彈攔截系統,總攔截能力在旭到打手四個目標之間。中國用了4年的時間準備戰爭,早就把重點轉向印度。哪怕印度把所有配備核彈頭的導彈發射出去,也很難突破中國的戰略防禦系統。

不管是決定戰爭勝負的常規軍事力量,還是決定國家存亡的核力量,印度都沒有優勢。

戰爭爆發的直接後果就是印度輸掉所有本錢,輸得一乾二淨。

作為精明的政治家,魯拉賈帕尼很清楚戰爭的後果。

問題是,魯拉賈帕尼已經失去了掌控局勢的大權。

最後3天,他能改變印度的命運嗎? 不隨加馬爾來到總理薦。費爾南德斯上將做好了心理准一。

全面到向美國之後,印度的軍事指揮機制也全面模仿美國。總參謀部保留了下來,只是不再單獨設總參謀長,而是由6海空三軍參謀長第四次印巴戰爭之後,印度取消了6海空三軍司令,只設參謀長輪流擔任,每人任職一年。從4月份開始,費爾南德斯海軍上將開始履行總參謀長的職務。

體制改革的目的是緩和三軍關係、平衡三軍展,卻產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結果。比如在輪流任職期間,誰都想為自己的軍種獲得更多好處,導致軍事政策朝令夕改,軍事展方針變化不定,今年加強6軍、明年加強海軍、後來加強空軍,最終的結果是誰都別想從中獲得好處,軍事建設完全亂了套。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始戰鬥機的採購協議,由6軍掌權的時候,該計劃一拖再拖;等到海軍掌權,不但立即批准了採購計劃,還要求空軍也採購這種不太適用的戰鬥機;等空軍掌權,對計利做出修改,使始的生產進度大大延遲,幾年間的總產量才勸架。如果有一套更加有效的軍事管理機制,印度就不應該大批量採購僅能滿足海軍需要的始戰鬥機,而應該為空軍採購冶與葯戰鬥機,在歷年之前生產沏到咖架。

費爾南德斯當家行主,自然偏向海軍。

與絕大部分印度將軍一樣,費爾南德斯出身名門,其叔父曾經出任印度國防部長,在他這一代,家族中誕生了銘將軍。年幼的時候,費爾南德斯如同所有貴族子弟一樣,前往英國求學,最終在英國皇家海軍學院世界上最富盛名的海軍學院完成學業,回到印度出任低級軍官。受家族的恩惠,費爾南德斯沒有在基層花多少時間,刃歲不到就成為高級軍官,隨後再次前往英國皇家海軍學院深造。力年前的第四次印巴戰爭時,費爾南德斯正在英國留學,沒能趕上。這對他來說,多多少少算是不幸中的萬幸。深造之後,費爾南德斯回到印度,在的歲之前成為海軍將領,不到田歲成為海軍上將。藏南衝突期間,印度海軍沒有參加作戰行動,時任東部艦隊司令官的費爾南德斯順利晉陞為海軍副參謀長,在溺年成為海軍參謀長。

從這份履歷就能看出,費爾南德斯是一斤。非常注重傳統的軍人。

與所有海軍將領一樣,費爾南德斯把海權看得比什麼都重要。這也正是印度海軍的特點,因為絕大部分印度海軍將領與高級軍官在年輕的時候到英國學習,還有很大一部分像費爾南德斯一樣,在晉陞為將領之前再次去英國深造,深受英國傳統海軍思想的影響。加上印度的獨特地理位置,海權思想早已深入印度海軍軍人的骨髓。

得到總理召見,費爾南德斯猜出了魯拉賈帕尼的心思。

中國海軍的6支航母戰鬥群已經離港,正在開赴印度洋的途中,先受到考驗的就是印度海軍。

在費爾南德斯看來,印度什麼都能輸,就是不能輸掉制海權。

「這麼說,中國海軍將起進攻?。

「總理閣下,這是非常明顯的事情。」費爾南德斯與魯拉賈帕尼打了幾年的交道,深知魯拉賈帕尼不是那種容易被軍人矇騙的政治家。「中國興師動眾,目的肯定不簡單。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中國很有可能動全面戰爭,不是幫助錫金建國,而是徹底擊敗我們,甚至會徹底消滅我們。中國在此之前打了兩場大規模地區戰爭,先後消滅了韓國、摧毀了日本。更重要的是,這兩場戰爭都與王元慶有關。王元慶花了四隻進行戰爭準備,現在突然難,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將軍,我要的是軍事建議,不是政治意見。」

費爾南德斯遲疑了一下,說道:「從軍事上講,中國已經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只是中國不可能像對付韓國與日本那樣對付我們。」

「為什麼?」魯拉賈帕尼很有耐心,也給了費爾南德斯足夠的表現機會。

「我們不是弗國,更不是日本費爾南德斯回答得非常直接。「從戰略縱深來看,我們比韓國優越得多。中國可以在不進行大規模戰爭動員的情況下,僅用常備兵力就能消滅韓國。要想對付我們,中國必須進行全面戰爭動員,投入的兵力至少是半島戰爭的十倍。最重要的是,中國要想擊敗我們,必須奪取制海權,對我們實施戰略封鎖,切斷我國獲得外來援助的通道。這一點,與當初對付日本的時候非常相似。不同的是,我們距離中國更遠,更加難以封鎖。如此一來,中國必須先出動海軍,奪取制海權。只有在海上戰鬥結束之後,中國有能根據結果確定戰爭的最終目的。」

魯拉賈帕尼微微皺了下眉頭,示意費爾南德斯把話說得更清楚一些。

「關鍵就是制海權。如果中國海軍奪取了印度洋制海權,完成對我國的戰略封鎖,中國就有足夠的膽量起全面戰爭。

如果中國海軍沒能奪取制海權,無法對我國州,,面戰略封鎖。中國就不會起倉面戰爭。將在達到有帆…蘭后結束軍事行動。」費爾南德斯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中國的軍事部署非常驚人,軍隊調動規模更是駭人聽聞,但是有一點很清楚,那就是中國至今都已幫助錫金建國為最終目的。由此可以斷定,中國領導人還沒有足夠的把握,或者說正在等待時機成熟。中國領導人等待的,正是中國海軍在印度洋上收穫的戰果。」

魯拉賈帕尼長吸口氣,沒有反駁費爾南德斯的觀點。

實際上,魯拉賈帕尼也有這樣的擔心。

雖然印度在各個方面前不如中國,根本不是中國的對手,但是比起之前被中國擊敗的那些國家來看,印度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優勢:戰略縱深。依靠龐大的戰略縱深,只要印度能夠堅持戰鬥下去,就能給中國製造無法承受的戰爭損失,從而迫使中國放棄動全面戰爭的打算。要想「輕鬆」的擊敗印度,中國必須對印度實施戰略封鎖,使印度失去來自外界的援助,從而輕鬆打垮印度的國防力量,為最終徹底擊敗印度奠定基礎。如此一來,中國海軍的行動就顯得尤其關鍵。

「總理」加馬爾提醒了一平正在沉思的魯拉賈帕尼。

回過神來后。魯拉賈帕尼朝費爾南德斯看了一眼,說道:「將軍,照你的說法,我們有什麼辦法能夠擊敗中國海軍?」

「選擇不多,我們只能奮起迎戰。」

魯拉賈帕尼的眉頭跳了幾下,這可不是最好的答案。

加馬爾遲疑了一下,說道:「將軍,這不正是中國海軍想要得到的機會嗎?」

「確實如此,中國海軍金面出動,肯定會找我們決戰,只是問題得從兩個方面看。」費爾南德斯早就準備好了答案,說道,「海戰與其他形式的戰爭有很大區別,天生帶有決戰性質。不管走進攻方還是防守方,都要力求在決戰中戰勝對手。換句話說,在具體的戰術行動上,海軍沒有進攻與防守區別,雙方都處在同樣的態勢下,只有進攻才能獲勝,防守必然戰敗。從總體情況來看,中國艦隊遠道而來,將先進入印度洋,然後尋找決戰機會。有一點我們不能忽視,那就是中國艦隊已經實現了電動化,具備無限續航能力。在以制海為主要戰役目的的情況下,只要讓中國艦隊進入印度洋,我們就很難掌握主動權。如此一來,我們必須主動行動,在中國海軍進入印度洋之前、或者剛剛進入印度洋的時候與之決戰,而不是在中國海軍選擇的時機與之決戰。」

「這有什麼區別?」加馬爾追問了一句。

「本質上的區別。」費爾南德斯看了眼內衛安全部長,說道,「只要讓中國艦隊進入印度洋腹地,我們的防線就將延長數倍。到時候,怎麼打、在什麼時候打、以何種方式打,都由中國艦隊決定,我們只能被動防禦。如果主動出擊,必須離開岸基航空兵的掩護範圍,在中國艦隊選定的戰場上與之決戰。不管從哪個方面看,被動迎戰對我們都沒有好處,我們要想擊敗中國艦隊,唯一的機會就是主動迎戰。」

見到加馬爾還想提問,魯拉賈帕尼壓了壓手。

雖然魯拉賈帕尼不是軍人出身,更沒有在海軍服役的經歷。但是他非常清楚主動與被動的關係。不管費爾南德斯對待戰爭的態度如何,其分析非常到位。印度丟不起制海權,也就不能讓中國艦隊進入印度洋。

「將軍,如果主動迎戰,你有多大的把握?」

「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有獲勝的信念。」費爾南德斯沒有矇騙總理,因為沒有人能夠騙得了魯拉賈帕尼。

「只有信念,這

魯拉賈帕尼看了加馬爾一眼,示意費爾南德斯繼續說平去。

「雖然美國為我們提供了包括情報在內的全面支援,我們也裝備了大量從美國引進的先進武器,但是我們與中國海軍的差距、特別是綜合戰鬥力上的差距仍然很明顯。」費爾南德斯嘆了口氣,說道,「我們能夠利用的只有地理個置上的優勢。迄今為止,除了泰國,印度洋沿岸的國家都沒有向中國開放軍事基地。中國艦隊遠道而來,只有可能從馬六甲海峽或者巽他海峽進入印度洋。走馬六甲海峽,先得面對嚴密設防的安達曼一尼科巴群島;走巽他海峽,則能迅進入印度洋腹地。由此可以斷定,中國艦隊肯定會走巽他海峽,避開我們部署在安達曼一尼科巴群島上的岸基航空兵。已經有情報證明,至少有十多艘中國潛艇到達了蘇門答臘島南部海域。這也證明了我們的猜測,中國艦隊會在三十一日之前從巽他海峽進入印度洋。」

魯拉賈帕尼長出口氣,沒有打斷費爾南德斯的話。

「針對這一情況,我們將利用部署在安達曼一尼科巴群島的岸基巡邏機監視整個馬六甲海峽,將艦隊部署到蘇門答臘島西南海域,在巽他海峽南部出口部署潛艇。只要中國艦隊從巽他海峽進入印度洋,我們就能在第一時間起攻擊。」

「如果中國艦隊走馬六甲海峽,怎麼辦

「雖然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們也有應對辦法。」費爾南德斯並沒被這位對總理忠心耿耿的部長難住。「我們在馬六甲海峽部署了數十架巡邏機,還可以利用部署在布萊爾港的近海巡邏艇,加上部署在新加坡樟宜軍事基地的美軍巡邏機,只要中國艦隊進入馬六甲海峽,就會被我們現。我們至少有兩天時間調整部署,讓艦隊機動到安達曼尼科巴群島西部海域,由岸基航空兵對中國艦隊進行第一輪打擊,再由艦載航空兵對中國艦隊進行第二輪打擊。」

「這麼說來,算得上萬無一失了?」

「也不能這麼說。」

聽到費爾南德斯的話,魯拉賈帕尼立即皺起了眉頭。

「中國艦隊離港之後。美軍的偵察衛星現了數十個假目標,至今無法斷定中國艦隊的具體行蹤。毫無疑問,中國海軍掌握了某種高級欺騙技術。只不過。這種欺騙與偽裝技術只能應付偵察衛星,無法對付巡邏機與潛艇。」費爾南德斯笑了笑,說道,「我已經跟美軍顧問談過這件事情,美軍正在尋找新的解決辦法。不管是馬六甲海峽、還是巽他海峽,最窄處不過數十千米,航母不是潛艇,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通過。」

「如果在夜間的話

「即便在夜間,航母也有明顯的夕,形特徵。偽裝技術再高明,也不可能把航母變成油輪,或者其他船隻,更不可能使航母做到視覺隱身。」費爾南德斯看了眼加馬爾,有點不屑一顧的說道,「六支航母戰鬥群,大大小小擁有數十艘戰艦,除了在海面下航行的潛艇,其他戰艦都有非常容易識別的外形特徵。有可能讓幾艘戰艦溜過去,但是絕不可能讓這麼多的戰艦溜過去。」

「如果中國艦隊分兵行動的話

「那就是自投羅網。」對於問題不斷的加馬爾,費爾南德斯也有點惱火。「中國海軍確實很強大,但是沒有強大到可以輕視我們。如果中國艦隊分兵行動,不管怎麼分,我們都能將其各個擊破。哪怕只損失一艘航母,中國艦隊的優勢都將蕩然無存。我們需要的就是這樣的機會,掌握主動權的機會。再說了,中國海軍從未在戰場上嘗到過敗績,肯定不想敗在我們手上,更不可能分兵行動。

加馬爾猶豫了一下,沒再提出新的問題。

「將軍開始說並非萬無一失」魯拉賈帕尼接過話頭,問道,「到底是什麼意思?」

「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國海軍的潛艇部隊,如果我們不能克服這個困難,我們就不可能在海戰中取得完美的勝利。」

「完美的勝利?」加馬爾愣了一下,還意味自己聽錯了。

「對,完美的勝利。」費爾南德斯重複了一遍,說道,「除了艦隊規模上的些小差距之外,所哼哼利因素都在我們這一邊。只要我們能夠抓住機會,就能獲得一場完美的勝利,洗雪二十年前的恥辱,成為印度洋的霸主。」

加馬爾的眉頭跳了幾下,明顯被費爾南德斯的自信給震住了。

魯拉賈帕尼心裡也非常震驚,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總理閣下,我們有足夠的信念,只要讓海軍放手去干,肯定能夠

「將軍,你是不是太輕視對手了?」加馬爾打斷了費爾南德斯的話。

「輕視對手?如果我們輕視對手,就不會讓東西兩支艦隊同時出動。」

「中國海軍的實力有目共睹,別說我們,就連美國海軍都要退讓三分,我們

「部長閣下,你是懷疑海軍,還是在懷疑總理?」

加馬爾愣了一下,立即閉上了嘴。

「海軍展計劃是總理親自製訂的,雖然時間短促,但是我們有雄厚的基礎。」費爾南德斯看了眼魯拉賈帕尼,說道,「經過這些年的展,我們不但恢復了實力,還進入了有史以來最強盛的時期。印度海軍要想稱霸印度洋,必須擊敗中國海軍;印度要想成為得到全球公認的大國,就得擊敗中國。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總理也為我們指明了前進的方向。大敵當前,我們沒有齊心協力的應對挑戰,反而懷疑海軍的實力。部長閣下的觀點,我實在不敢芶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