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若其明白了,「因為上官宇楓的身份,若然才可以發揮她自己最大的能力?」

「嗯。」若霆有些沉默地看著城中廣場的方向,隨後反身離開,「走吧,她會知道的。」

「可是……大哥!」若其趕緊追了上去,「你來這裡不就是為了她嗎?你就這樣走了?她甚至都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麼,你把九驚雷都給她了!」

若霆沒有說話,然而那森冷的臉上,在想到夜若晞的時候,變得越來越緩和。

若其好不容易追了上去,看到自己大哥的表情,他也停了下來,知道自己說什麼現在都是無用的。

一生只為一人,偏偏那個人早就心有所屬。

「大哥,你要不要和她好好告個別?來日一別,你再見她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回去。」

若其看了一眼城中廣場的方向,隨後緩緩點頭,「是。」

…………

夜若晞在城中廣場的位置,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空位。

明明這十瓶美顏聖水都是她貢獻出來的,就不明白這群人中呢么都不知道給他讓一個位置。

「小主子,我們還是到旁邊等吧。」司馬傾也是儘力想要開闢一條路出來,但是人群激動,這一個接著一個都是想要上去替上官宇楓治傷的人。

上官宇楓坐在那裡,對眼前這些人心中還真的是沒有信心。

這已經第十個人了。

那人替上官宇楓一邊診脈一邊搖頭,「別說十瓶美顏聖水了,就是來一百瓶,這都不可能治好啊!」

隨著這人一說,之前替上官宇楓診治的人也紛紛響應。

「是啊,這靈根雖然沒有被毀,但是被傷成這樣,怎麼可能復原。」

「要是有人能夠把這靈根給復原了,我這頭都割下來給他!」

這圍觀的天炎城的百姓心中可不樂意了,他們直接回諷道,「沒有本事就直接說!誰說我們少城主不可能復原了!」

「一群庸醫!」

「喂!別給臉不要臉,你以為我們想要來?如果不是有十瓶美顏聖水,誰會來給上官宇楓看病!」

就在此時,有人突然喊道,「你們都讓開!我家小姐試試!」

所有人都順勢看了過去,人群中,一個戴著白色面紗的女子,一襲雪色的羅裙,原先隱沒在人群之中,或許還沒有人發現,但是現在,這一出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這是誰?」

「我家小姐可是修羅城來的,還不趕緊讓開!」旁邊的侍女盛氣凌人的說著,仰仗著自己的小姐,絲毫不將其他人放在眼中。

夜若晞挑了挑眉,眼中閃過一絲微光。

修羅城來的?

難不成美顏聖水的事情都直接傳到修羅城了?

「我知道她是誰!她是修羅城的聖女!白仙兒!就是沉修大人都對她寵愛有加,她可是婆娑大人的徒弟,早就把婆娑大人那一身煉丹之術全部都學到了!」

夜若晞看著司馬傾,司馬傾也回頭看著夜若晞。

「看來沉修培養了不少屬於自己的勢力,就是不知道原先那些人是都還活著,還是已經徹底叛變了。」夜若晞說的時候有一絲感慨。

就好像這雲羅大陸君王的交替,總有降臣,也總有那些負隅頑抗的人。

然而這都是每個人的選擇。

即使是這修羅界中,也不免落入這樣的定論之中。

人群之中,越來越多的人,變得越來越激動。

「沒想到修羅城的人都來了我們這裡,看來這美顏聖水還真的是非常吸引人。」

「是啊,不過我要是夜若晞,這仙兒小姐都來了,我就直接送給仙兒小姐了!」

侍女臉上滿是得意,「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家小姐是誰,能夠把東西送給我家小姐,那都是你們的福分!還不趕緊讓開,讓我家小姐替他療傷!」

頂著這聖女的身份,眾人很快就把路給讓開了,這臉上滿是恭維之色。

而剩下的人雖然還沒有替上官宇楓治病,但是因為之前那十幾人,他們也清楚,都是他們之中頂尖之人,就是他們都沒有能夠將事情辦妥,他們也就覺得自己試或者不試也沒有太多的區別。

「仙兒小姐請。」

「仙兒小姐,你這次來天炎城,會多住上兩天嗎?我們如果有這醫術上不懂的問題,可以向您討教嗎?」

這一個個人,一雙雙色眯眯的眼睛都盯著白仙兒,說是討教,或許他們更想看到白仙兒的真容。

這年頭,越是遮遮掩掩,越是能夠讓人有興趣。

肖老頭從人群中擠到了最後面,好不容易站定在了夜若晞的旁邊,氣喘吁吁地說道,「這些人八成都是瘋了,這個白仙兒有什麼好看的,跟那個婆娑那老太婆一個樣子,尖嘴猴腮的看著就討人厭。」

「你看過?」夜若晞看著肖老頭。

「能沒有看過嗎?我這不是特意跑到了後面來,省得被白仙兒發現了,到時候如果沉修讓我必須回去,恐怕就是我都不能不回去。」肖老頭說的時候,這眼中滿滿的都是無奈。

夜若晞看著肖老頭,心中也明白他的無奈。

龍落是頂著沉修兒子的身份的,肖老頭不過也是為了保護龍落。

然而龍落現在也是她的責任。

她的姐姐、姐夫。

即使姐姐已經死了,但是姐夫好歹現在只是失蹤,她相信肯定還是有找到的機會。

白仙兒舉止優雅地走上了這擂台之上,看到眾人的時候,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我來試試,可好?」

「仙兒小姐的聲音真好聽!天啊!簡直就是女神音!」

釋天九界 「這麼美的聲音,一定也是一個美人兒,真想看看仙兒小姐究竟長什麼模樣!」 「少城主!你趕緊讓仙兒姑娘看看啊!」

「少城主,你就不要發愣了!」

上官宇楓皺了皺眉,他像是發愣的樣子?

只是對上白仙兒的時候,上官宇楓只是禮貌地點了點頭,「有勞了。」

白仙兒看著上官宇楓,隨後緩步走了上去,纖纖玉指放在了上官宇楓的手腕上。

那一雙如蔥白一樣纖細的手,修得極為漂亮的指甲,此刻這在上官宇楓的手腕上,來來回回,輕輕地摩挲著。

「白小姐?」

白仙兒那一雙眼眸盯著上官宇楓,「怎麼,有事嗎?沒有事我可就要繼續診脈了。」

就是那麼遠夜若晞都看的清清楚楚,一旁上官宇楓,而是沒有忍住,趕緊說道,「這哪裡是診脈,簡直就是挑逗。」

看到白仙兒的指腹從上官宇楓的手腕開始,一路慢慢往上,這診脈都診到了小手臂了?

「噗嗤……」

夜若晞這一笑之後趕緊說道,「我完全沒有嘲笑的意思,但是我真的沒忍住。」

被沉修寵愛的白仙兒,這跑到天炎城來,難道是假借替上官宇楓看病,然後是准別好好挑逗一番的?

夜若晞是越看越像笑,到了最後還是真的沒有忍住,直接給笑破了音。

「小主子,上官宇楓現在正瞪著你,我敢說他馬上就要翻臉了。」

「他不會翻臉,你看他那陰沉沉的樣子,怎麼都會忍到最後的。」

這一點夜若晞倒是非常肯定,這種淡漠而看似無欲無求的人,只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哪怕這個白仙兒真的是對他有任何的想法,他估計都不會有任何的感覺。

白仙兒看著上官宇楓,她將自己的臉湊到了上官宇楓面前,「早就聽聞天炎城的少城主能幹,今日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不過……」

白仙兒突然鬆開了上官宇楓的手,「你這傷不可能知道,就是我師父來了,也不可能治好,靈根已經被傷成那樣,這輩子恐怕就只能是一個廢人了。」

白仙兒站在高台上,眺望著人群,她的實現在人群中逡巡,但是卻沒有看到她想要找的人。

當她有些失望地收回目光的時候,卻看到不遠處有個女人正和旁邊的人嬉笑著。

那毫不掩飾的笑容,那臉上的神情,讓白仙兒的表情越來越陰沉。

夜若晞恰好抬頭,一眼就看到了白仙兒看到她的時候,那一雙眼眸之中掩蓋不住的憤怒。

「司馬傾,我沒惹她吧?」

「肯定惹了,你看他的表情,就恨不得直接殺了你吧?」

肖老頭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她肯定是看到老夫了。」

夜若晞看著一旁的小老頭,隨後也點了點頭,「有道理!沒錯!就是這個道理!」

她可是完全不認識白仙兒,和她除了她自己的十瓶美顏聖水,完全沒有任何的瓜葛。

夜若晞說著,這臉上的笑容就更甚了,「肖老頭,你到時候是不是準備先回修羅城等我的?」

夜若晞完全就不擔心白仙兒對上官宇楓的斷言,畢竟她知道自己可以救上官宇楓。

但是誰讓南羽離沒有來呢?那個傢伙不來,她就是不高興治了。

她也有傲嬌的時候。

而人群中,越來越多的人感覺到了失望。

「難道少城主真的治不好了?如果少城主治不好,我們以後……天炎城可怎麼辦?」

「哎……仙兒小姐都說治不好了……」

「仙兒小姐,是真的一點點希望都沒了嗎?婆娑大人也不能嗎?」

白仙兒旁邊的小侍女一臉憤怒得看著問這話的人。

「你這是什麼意思!質疑我家小姐嗎?我家小姐可是婆娑大人唯一的傳人,她都說不可以了,當然就是不可以!」

白仙兒眼中似乎帶著笑容,對著旁邊的小侍女輕斥道,「好了,他們也是著急。」

有人愁,那就有人歡喜。

整個天炎城,原本支持上官凌浩的人,本來就越來越多了,現在聽到白仙兒的話,直接就跳了出來。

「你們現在知道上官宇楓就是一個廢物了吧?一個廢物還想要成為這天炎城的少城主!簡直就是做白日夢!」

「沒錯,這少城主應該是二少的!城主應該把少城主的位子給二少!」

「上官宇楓,你趕緊從整個少城主的位子上下來!是廢物就去廢物應該在的地方待著!」

「喂!你們什麼意思!是不是忘了當年就是少城主讓我們天炎城站在了這六城之首?!」

「切!那還不是因為他占著少城主的位置?就是二少自己也可以!」

所有人都在為上官宇楓和上官凌浩,究竟誰更適合當這個天炎城的少城主爭執。

夜若晞看著上官宇楓,發現他是真的一點都沒有在意的樣子。

就是這麼多人在那裡起鬨要讓他從少城主的位置上面滾下去,他還是那麼淡定的坐在那裡,就好像他們議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樣。

這種無欲無求的個性,什麼都不在乎的個性,卻執著於一個修羅令。

難道他真的是修羅戰將?

可是再看看司馬傾,這兩個人簡直就成了鮮明的對比。

就在此時,白仙兒已經放開了上官宇楓,她伸手朝著人群中一個叫的最大聲的人指了過去,「你,過來。」

那人聽到白仙兒竟然在叫他,他激動得趕緊走了過去,「仙兒小姐。」

那眼中的垂涎之色,恐怕恨不得直接上前,將白仙兒臉上的面紗給撕下來。

而白仙兒卻只是任由他看著,絲毫沒有阻止和不高興的神色,就是一旁的侍女臉上都是得意的神色。

一看就是平時早就已經習慣了別人這樣關注,這種色眯眯的眼神,早就已經坦然接受,甚至還會覺得驕傲。

「你們說的二少,在哪?」

那人眼前一亮,這下方圍觀之人也立刻起鬨!

「仙兒小姐!二少在這!在這!」有人大聲地喊了起來,隨後朝著這人群的最後放指了過去。

夜若晞也順勢看了過去,果然看到了站在最後面的上官凌浩。

一開始就沒有注意這個人,所以就算他站在了那裡,夜若晞都沒有關注過,不過現在看來,是早就站在那裡,就是等著他的人,把這件事情鬧的越來越大。 而這吸走人精元的事情,或許就是上官凌浩和修羅界有牽連的唯一證據。

只是如果是現在,這整個天炎城如果知道上官凌浩真的授命於沉修,恐怕會更激動吧?

夜若晞不由得沉思,如果沉修真的將整個修羅界治理的很好,或許這前世的種種恩怨她也就這麼過去了。

但是偏偏沉修未曾如此。

死城扣住了多少從外而來的人,那些人本來應該和修羅界眾人和平相處,但是現在……

他們卻成了沉修的犧牲品。

這個修羅界她一定要奪回來。

不僅僅是為了修羅界,也是為了其他人,為了修羅界在解開封印的那一天,不至於成為這雲羅大陸,人人得而誅之的一個世界。

上官凌浩從人群最後放,被人推著送上了廣場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