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珍珍搖頭道:「聖女殿下和一個叫蕭戰的戰族男子一同來到蛇谷的,這個男的可是毀滅天尊天滅的女婿,如果他們在我們蛇谷停留太久,到時毀滅天尊就會親自登門,那個時候咱們蛇族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采夷冷哼道:「毀滅天尊?好霸氣的名字,是玄武又怎樣,只要踏入蛇谷就由不得他猖狂了。」

采冉婷冷哼道:「你知道個屁!這個毀滅天尊是個極其恐怖的人物,在數千年前他的修為就達到了巔峰玄武的境界,以咱們蛇族如今的實力,他想要滅掉輕而易舉。」

巔峰玄武?

采夷嚇了一跳,這種實力未免也太恐怖了。

采冉不再理會自己的女兒,而是站起身來,在屋內開始了來回踱步,半響之後,她才出聲道:「既然聖女一定要走,那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讓她將上古蛇鬽的煉製方法傳授給咱們蛇族,只有得到煉製方法,蛇族才能真正強大起來。然後咱們再挑選一些資質上佳,且實力強大武者與祭師充作聖女衛,貼身保護聖女。」

采夷立馬出聲反對道:「為何要選資質好的族人,隨便找些族人難道不行嗎?這些族人跟了她以後怕是再也就不再回來了,這樣我們雲滇族的損失就太大了。」

采冉婷瞪了一眼他,怒其不爭道:「你這個笨蛋,資質差了,他們如何能夠學會各種失傳的神咒與絕學。你的性格要改一改了,在這麼下去,你這個大祭師的位置還是退位讓賢的比較好可,省得你誤了咱們整個蛇族。」

這個時候穆珍珍咯咯笑道:「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去辦吧,早不久前我已和那個傢伙約定好了,現在交易已經完成了一半,只要我再送上一些既漂亮又強悍的蛇女,他就會將煉製咒語傳給我。」

采冉婷眼睛一亮,不由欣喜萬分的道:「想要美女好啊,咱們蛇族最多的就是美女了,你們馬上就去挑選一批符合要求的蛇女出來,記住資質不但要好,還要聰明伶俐,會討男人喜歡。」說到這她讚賞的看看這穆珍珍道:「你這丫頭不錯,將來能擔當大任。嗯……聽說你和那狄娜有仇,現在她已落在了你的手中?」

穆珍珍急忙道:「是的,那狄娜當初冒犯了聖女殿下,幸好被屬下阻止,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采冉婷一臉殺氣的道:「敢冒犯聖女那是死罪,這事你做得不錯,既然你一將她生擒,那就由你處置吧,到時你定要讓所有人知道,聖女的威嚴不可侵犯。」

穆珍珍大喜道:「大人放心,屬下定當全力照辦。」

采冉婷揮了揮手,示意穆珍珍和赤奕下去,待屋內只剩下她和采夷時,看著臉色陰沉的女兒,冷然道:「一個手下而已,她既然冒犯了聖女那是她命不好。現在咱們最重要的是得到那些失傳了的上古咒語,有了這些咒語咱們雲滇蛇族的實力將大增。」

采夷冷哼道:「什麼冒犯了聖女,我看著丫頭分明是在公報私仇。」

采冉婷厲聲道:「這件事情就到這裡了。你馬上就去安排選美一事,記住要在咱們這一脈中多挑選些資質與美貌並存的。如今赤姓一脈得罪了聖女,咱們這一脈定要趁機壯大自己,將來勢要成為蛇族最強的一脈。」

面對強勢的母親,采夷只得不清不願的離開了。 聖女的寢宮內,蕭戰坐在床上,看著跪地的赤羽瑤,他一臉的滿足,一臉的回味。

剛剛發生的事情當真精彩之極,他的玉兒不愧為言傳身教的名師,她的專業,她的嫵媚,在那唇與舌間簡直讓蕭戰的骨頭都酥了。

「欲種」海量的種下,蕭戰捏了捏赤羽瑤的紅得發燙的粉頰,自得而笑。現在第一個蛇女算是收服了,只等她體內的「欲種」將她的情和欲給吞噬,就一切妥當了。眼前的蛇女可是蛇人的族王啊,雖然她的族王之位並未乾多久,但那也是一位王。收一位族王當蛇奴,還真是非常具有成就感的啊。

蕭戰仔細檢查了一番,他發現赤羽瑤是玄女,而且還是高等級的玄女,按品級劃分來算,大概在七八品之間,如果他要讓她進化到巔峰玄女的境界,大概需要……

蕭戰皺了皺眉,他發現現在的他已經突破到了仙武,媚術同樣進入到了第四境的中級階段,到底要奉獻多少次就能讓眼前的蛇女達到玄級巔峰,不進行實際行動還真不好算出來。至於讓她進化到王女到底需要奉獻多少次,就更加的不知道了。

搖了搖頭,蕭戰決定不去想這個事情,旁邊還有兩個王級蛇鬽女在,現在他的任務還只完成了三分之一了,等將這兩個蛇鬽女徹底的收服了,再去考慮其它。

目前甄女的體內已被種下了「情種」,蕭戰只需對契約進行轉嫁即可,將隱患消除,而她的母親甄瑤那就需要進行播種了。想到即將對甄女的目前播種「情種」,蕭戰就激動了,這可是真正的母女花啊,今天總算可以得償所願了。

蕭戰壓下心中的激動,看著含笑不語的甄女,一臉關心道:「這次的煉製過程中有沒有傷到咱們的孩子?」

甄女摸了摸小腹,一臉幸福的道:「蕭郎盡可放心,咱們王女都有方法保護孩子,是不會讓她們兩個受到傷害的。」

一旁的甄瑤驚喜萬分道:「甄兒,你懷上了?」

甄女含笑點頭道:「是再回蛇谷的前一日懷上的,她們可都是雙胞胎,而且女兒發現她們只要一出生就會是皇女。」

「什麼?」

甄瑤震驚萬分道:「甄兒,你說的是真的?」

甄女點頭道:「千真萬確。」

甄瑤難以自通道:「這怎麼可能?貞兒你只是六品的王女,豈能誕下身具皇女體質的後代來?」

甄女笑道:「如果光憑女兒自然無法生出皇女來,但孩子他父親卻絕對可以。」

甄瑤看了一眼蕭戰,遲疑道:「孩子他父親是誰?」

甄女嗔道:「娘明知故問。」

甄瑤看向蕭戰的目光炯炯有神之極,她點了點頭道:「如此體質,哪怕就是蛇人中的王級男子也要遠遠不及,的確有讓你生下皇女的能力。」

甄女瞥了一眼赤羽瑤,再將一個媚眼飛向蕭戰,隨即嫣然笑道:「娘啊,蕭郎可不光能讓女兒生下惶急蛇女,就算是讓女兒進化到王級也有可能。」

聽到甄女的話,蕭戰心中樂開了花,這妞果然兌現了她當初在雲滇城時的承諾,等事成之後讓他母女通吃。

甄女的話立時就讓寢宮內兩名蛇女露出了震驚之色,她們看向蕭戰的眼神說不出的熾熱,甄瑤深深的看了一眼蕭戰,隨即目光熱切的看著甄女道:「甄兒,你男人他真的能讓咱們蛇女出現進化?」

甄女咯咯笑道:「自然是真的啦,蕭郎他千真萬確的能讓咱們蛇女進化,這事可是有實例證明的哦。」

甄瑤急忙問道:「快說,到底是何人出現了進化?」

甄女微微笑道:「這個人就是大祭師的女兒烏蘭,她目前已經成功進化成了王級蛇鬽女。」

「烏蘭?」

甄瑤若有所思道:「她我認識,乃是采夷跟一個狐妖所生,據說剛一出生就是頂級的玄女,她目前真的進化成王級蛇鬽女了?」

甄女點頭道:「那是自然,如果不信女兒可以讓蕭郎將那烏蘭喚來,到時一見便知。」說到這她扭頭看向蕭戰,笑容嫵媚的道:「蕭郎,不知烏蘭她可有跟著來到了神殿?」

蕭戰點頭道:「烏蘭現在就待在鳳閣中,為夫隨時都可以讓她出來。」

甄女嫣然笑道:「那還等什麼,現在竟就將她喚出來吧,讓娘她見識一番,說不定能夠更加了解你這女婿的本事。」

蕭戰暗道,這妞說話真是沒一點兒顧忌了,太露骨了,了解做女婿的本事,外人如果不知道情形,不會覺得這話有什麼問題,可知道內情的人卻絕對知道這話中具有強烈的暗示性。他的能力可是非常特殊的,對於蛇女來說可是最致命的誘惑,能夠把持得住的蛇女他目前還未見到。

蕭戰心中那個激動啊,男人本事強就是具有優勢,尤其是當那本事強得讓女人見了就眼紅,恨不得將你強暴了之時,你就算什麼也不幹,那個艷遇也會強闖而來,將你徹底的砸暈。當然,如果是醜女那就另當別論了。

當下蕭戰將烏蘭給喚了出來,當她出現的剎那,甄瑤與赤羽瑤那熾熱的目光投注而來,幾乎是瞬間,她們震驚了。

王女!

這怎麼可能?

雲滇蛇族萬年來從未有人完成的壯舉竟然讓人給完成了,此時此刻,兩名蛇女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下一刻,當震驚過後,兩名蛇女看向蕭戰的目光熾熱之極,這個男人就是帶來這一奇迹的人,他到底使用了什麼方法,竟然一名蛇鬽女有玄女進化到王女的?

最終還是甄瑤開口了,看著蕭戰,她有些急切的道:「公子真的有辦法讓蛇女進化?」

蕭戰有力的點頭道:「我的確有能力讓蛇女進化。」

甄瑤追問道:「那公子是如何讓蛇女出現進化的?」

蕭戰有些猶豫的道:「這個方法對於一般人來說不好嘗試,必須是那種關係非常親密者,我才可以幫她們進化。」

甄瑤疑惑的道:「一般人不好嘗試,關係親密者?」

蕭戰點頭道:「沒錯,我這方法只適合美女,而且不熟的人我是不會嘗試的。」

甄瑤笑容嫵媚的道:「你看我能嘗試嗎?」

蕭戰咽了咽口水,急點腦袋道:「能!絕對能!只是……。」說到這他一副很是難以啟齒的的模樣道:「只是我怕你在知道原因后不肯嘗試了。」

甄瑤一臉堅毅的道:「怎麼可能?我現在已是王女九品了,再進一步的話就能成為皇女,只要你能讓我進化,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願意跟你嘗試。」

「真的?」蕭戰很是興奮。

「那是當然。」

看著一臉堅定不移的甄瑤,蕭戰激動了,不管什麼原因都願意!這簡直太妙了,母女同侍一夫的日子已近在眼前了啊。

蕭戰掃了一眼笑而不語的甄女,美人兒立時飛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媚眼,那感覺彷彿就是在說,「蕭郎,幸福的日子就靠你去爭取了哦。」

如此美人真是男人的幸福啊,竟然鼓勵本公子去泡她的老娘!看了一眼嬌媚迷人的甄女,再看向她身旁更加妖嬈魅惑的甄瑤,蕭戰發現這對母女真是太極品了。

天元真是一個好地方啊,武者的壽命悠長,美人甚至可以青春永駐,對於那些喜好特殊的人來說,只要本事強,這裡簡直就是一處夢想的福地。

看著一臉期待的甄瑤,蕭戰差點就迫不及待的說,只要和咱那個啥就能進化。好一會兒,蕭戰才按捺住心中的急切,這事不能急,也急不得,要含蓄一點兒,慢慢的將自己的長處講出來,太**了非常不好,非常不好,萬一適得其反就好夢成空了。

深吸了口氣,蕭戰一把將烏蘭摟入懷中,然後一臉淡定的道:「說道能令你們蛇女進化這也是一個意外,說到原因其實也很簡單,當初我無意間修鍊了一門玄功,引得肉身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蛻變。」說到這他輕咳了一聲,俊美的臉盤上露出了羞澀的表情,醞釀一番過後,他才看著眼神熾熱的甄瑤道:「不知你有沒有發現,我的獨特之處?」

「獨特之處?」

甄瑤火辣辣的目光上下打量著蕭戰,越看她的目光越是火熱,幾乎是在數個呼吸間就彷彿凝成了實質。好一會兒,甄瑤才將那**的目光收起,有些不可思議的道:「甄兒,你確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甄女嗔道:「娘這是什麼話,難道女兒連肚子你的孩子是誰的都不知道嗎?」

甄瑤結舌道:「那……那他為何還是處男?」

甄女抿嘴笑道:「女兒也是事後才知道的,蕭郎他……不管有多少女人,一輩子都只能這樣了。」

甄瑤愕然道:「什麼意思?」

甄女微微笑道:「意思很簡單,蕭郎每次那個之後,他的身體就會重新恢復到處男的狀態。」

「什麼?」

甄瑤震驚了,數息過後,她看向蕭戰的目光熾烈如火了。

「你是說,他一輩子都是處男?」

甄女一臉自豪的道:「沒錯!蕭郎他經常向我抱怨,說他這媚術倒是越來越精湛了,都達到了第四境,可每次過後都會將所有經驗忘掉,變得更一個處男一樣,見到女人每次都毫無一絲應對的經驗。可是他哪裡知道,這種狀態下的他對於我們蛇女來說簡直就是閨中至寶,只要天天壓榨他,想不進化都難。」

「怎麼可能?」甄瑤再次震驚了。

甄女一臉羞澀的道:「女兒可沒有騙娘,剛剛說的不但沒有誇大,還往小的說了。蕭郎他不但能永保處男之體,而且他還能夠永不枯竭,當初女兒和他第一次時,就告訴他咱們蛇女對男人的要求很高,如果能力不行可能會被精盡而亡,可是他當時聽了后反而一臉的不屑,甚至得意洋洋的道,『這有什麼,不妨告訴娘子,為夫最不怕的就是你這樣慾壑難填的女人,娘子的需求越是厲害,為夫這媚術提升得也就越還。』當時瞧他將自己誇上了天,女兒的好勝心立時就上來了,當場將她壓在身下狠狠的壓榨……」

說到這甄女一臉的回味,一抹醉笑,更是從嘴角蕩漾開來,那模樣說不出的迷人。好一會兒,甄女才在屋內另兩個蛇女迫不及待的目光中續道:「天!太不可思議了,當天夜裡,女兒足足壓榨了他一個晚上,可第二天一早他竟然又生龍活虎了,而且身上散發出來的處男氣息明顯比昨日強了幾乎一倍。天啦!要知昨夜女兒可是採補了他不下百次。」

媚術第四境!

一夜能奉獻上百次!

甄瑤一臉震驚的看著蕭戰,一個瘋狂的念頭不斷在她的腦中熾閃。

如果,按照這個頻率,只要一個月,那我豈不是就能進化到皇女了!?

我的天,這可是皇女啊!

只要一進化到皇女,各方面屬性都會一瞬間暴漲十倍,以她極致虛武的修為,幾乎可以肯定,突破玄武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激動!

我的天,這何止是激動啊,她簡直是恨不得立馬就將這小子推到,狠狠的壓榨他,看看他是否真能永不枯竭,永保處男之身!他是女兒的男人,是自己的女婿又怎樣,在蛇族,體質與實力就是一切,其它一切都是浮雲,為了進化別說他只是自己的女婿,就算他是自己的兒子也照搶不誤。

雖然蛇族的情況與戰族有些類似,但這些蛇人卻不同於戰族之人,他們骨子裡有種野獸的本能,為了滿足自己的**可以無所顧忌,哪怕是近親之間的不倫之戀也屢見不鮮。甄瑤做為曾今的族王,自然也深受影響。在這關乎進化,關乎壽命,關乎能否突破玄武的問題面前,親情甚至都可以忽略,母女同侍一夫這樣問題根本就不值一提。

蕭戰影響甄瑤的雙眸,深得心劍精髓的他霎時就讀懂了對方的心意,只在剎那之間,兩人已是郎情妾意,一拍即合了。 郎情妾意,眉目傳情。

蕭戰的心中簡直樂開了花,此時他再次體會到了本領強悍的好處,也讓他更明白了《情.欲寶典》為何被稱為一切妖女的剋星。

《情.欲寶典》強悍不在於「情種」的逆天,而是在於這個永不枯竭,與永保處男之身上。「情種」再強,如果妖女不感興趣也是白搭,除非是想走強暴一途,但是哪個妖女會是吃素的,她們往往都本事高強,說不定一掌就將你給斃了。只有做到永不枯竭與永保處男之身才是真正的妖女剋星,那個時候根本就不需你想方設法的去泡她們,她們都會展開熱情似火的倒追攻勢,說不定急切一點兒的就像蕭戰當初離開戰谷的前一晚所碰到的那兩個妖女,她們會反過來強暴你。

當然,《情.欲寶典》也不是萬能的,就像開篇所說一樣,它只專克妖女,對於那些正經的女人效果不大,就像當初在名劍山莊時蕭戰所遇到的青雲仙子,美人兒就被嚇得跑路了,現在他回想起來都覺得鬱悶。

目光掃過寢宮內的五個女人,蕭戰一時間只覺幸福填膺,如在夢中。三名王級蛇鬽女,一個不久前還是族王的蛇女,再加上嬌痴多情的柳玉,蕭戰發現她們不管是何身份,都是他的女人,他是否因該奔放一點兒,直接一點兒,將這關係給挑明了,然後……

蕭戰掃了一眼大床,他無限yy起來,都是自己的女人,這床完全可以來個大被同眠了。

最強反派系統 如果他將這個想法說出來,那是否有可能實現了?

先說柳玉,她可是早就想把自己的身心徹底交給她了,雖然曾今約定過,要等待時機,但只要他提出來,美人兒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而烏蘭與甄女以蕭戰對她們的了解,她們定會舉雙手贊成,至於最後的甄瑤和赤羽瑤,只看她們望來的那火辣的目光,就不難想象她們此時的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