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遲令一捧自己的臉,「這麼說,我是美好的事物了?「

秦沐瑤眼睛又是定了定,好可愛啊。

「九弟快看,她又看我了!「

太子殿下喊道。

程連津瞥一眼過去,直接給了秦沐瑤一個暴栗,「沒人告訴你,不能太子殿下嗎!「

秦沐瑤揉著腦袋,抓過一塊糕點,一通嚼著。像個小受氣包。

她就是想捏捏,算了,還不如捏糕點。

「九弟,狩獵的事情你聽說了嗎?「程遲令也是提起。

這下,秦沐瑤認真起來,程遲令該不會是也想打擊程連津吧?

「聽說了。二哥說這次父皇可能叫上我,這,我不大相信。「

程連津說著抓過茶壺。秦沐瑤一看,搶過去,「王爺,我給你倒茶。「

程遲令這一看,眸光微變,這就護上了?

程連津也是一愣,這還是秦沐瑤第一次給他正經的倒茶了。看著秦沐瑤倒茶笨笨的樣子,程連津的嘴臉卻是向上鉤。

「哎呀,太甜蜜了,早知道就該把我的歡兒帶上的。「這郎情妾意的,程遲令受不了了。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連津看一眼過去,「歡兒?不是鳳兒嗎?「

程遲令擺擺手,「鳳兒早過去了,現在是歡兒,「

額,秦沐瑤瞥一眼程遲令,渣渣!

「王爺,給,「秦沐瑤故意做給程遲令看,遞出杯子。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程連津點頭接過,一飲而盡。

「再來一杯,好喝。「

「受不了受不了了。你們繼續,本王去看看二弟,「程遲令溜了溜了。

這一溜,秦沐瑤就坐了下來,「這太子殿下怎麼成這樣了啊?「

小時候看著,挺可愛斯文的啊。

「你這是失望?「

程連津瞅著秦沐瑤。

秦沐瑤這才趕緊小聲說道。「太子殿下不應該是那種私塾先生那樣的,端著的嗎?他這也太隨便了吧?「

程連津看一眼活躍在人群里的程遲令,按說應該是的,但是不知道怎麼就成了這樣。就是皇后也很不解啊,而且非常氣惱!

「也許這樣更招人喜歡了?「

聽說許多大人就是喜歡太子殿下這樣平易近人了。有些人想學可都拉不下那臉。

「招人喜歡?是招人討厭吧!「秦沐瑤撇撇嘴,哼!她就看不慣!不喜歡!

「你的情緒太多了。「程連津提醒著。

秦沐瑤抓過一塊糕點兒,「憋不住!「

「卜!「就在這個時候,身後響起一個聲兒。

「好臭啊,誰放屁了?「

秦沐瑤轉過頭去,便見五王爺和朝惜華在身後。兩個人面色都很尷尬,旁邊的客人也是連連用手扇著。

「姐姐,不是你自己嗎?「

朝惜華卻是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秦沐瑤捂住鼻子,「朝惜華你屁都放了一路了,誰不知道啊,你還誣賴我?「

「噗,「人群中有人笑了起來。

朝惜華的臉都紅了起來。

「姐姐,我知道你對我有偏見,但是你也不至於在今天這樣的日子,詆毀我吧?「

「是不是詆毀你自己清楚,你來幹什麼了?敬酒嗎?不好意思,我們這邊不用了,這摻和了屁的酒,喝不得,喝不得,怕鬧肚子,「

「秦沐瑤你!「朝惜華揚起巴掌,原形畢露!

「惜華,做什麼了,「五王爺立即拿下朝惜華的手,「就算是你姐姐給岳母下了毒,給宰相府上下都下了毒,這你也不能打她啊。相信她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沒娘疼,吸引你們的注意,讓你們在乎她罷了。「

「啊?還給宰相大人宰相夫人下毒啊,「

「這秦沐瑤夠狠的啊。「

「怎麼下的去手啊,「

「給全府人下毒了,「

「這麼歹毒,就該送官府,「

「到底是沒娘的孩子,野著了,「

「就白眼兒狼!「

??

旁邊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

秦沐瑤狠狠的瞪著五王爺,這就是叫他們來的目的吧!當眾羞辱她,哼!當她是吃素的嗎?!

「我下毒怎麼了?我下毒也好過你們苟且在前!不要臉!未婚??「

程連津直接打昏秦沐瑤,扛走。

眾人這一見,都是一愣。

就是不遠處的太子殿下也是手中的瓜掉在了地上。

所有人眼裡,羸弱不堪的程連津。竟然單手單肩扛著秦沐瑤就走。

那堅定的步伐,挺直的身干,還有無形之中的霸氣氣場。

有人擦眼,他們沒有看錯吧?真的是程連津?

朝惜華看著程連津的背影,難道他們對程連津的了解都錯了嗎?

「九弟,等等我!「

程遲令的聲音打破沉默。

程遲令已經追了上去。

結果,眾人又是看到吃驚一幕。程連津竟然當眾拒絕了程遲令。

「皇兄,沐瑤不舒服,我便先帶她回去了。「

「你這樣打昏她,她能舒服嗎?「程遲令小瞪一眼程連津,「我最會按摩了,讓我給他按按,她就舒服了。「

「不用了皇兄,這種事情,還是我親自來。皇兄留步。「

說著程連津直接甩程遲令一個背影。

「九弟,我手法比你好,「程遲令不甘心的喊一句。

並未得到回答。

「王爺,怎麼這麼早就出來了?「

車夫有點兒意外啊。再看一眼秦沐瑤。

「王妃喝醉了。「程連津扛著秦沐瑤走進馬車。

車夫眼睛一亮,王爺是扛著王妃進去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幾個人入了王府,這為首的人身材欣長,著一黑色披風,行走如風。身後跟著的都是著黑披風的手下。

車夫擦了擦眼睛,黑騎?八王爺回來了?

??

兩個時辰后。

程連津看著撐開眼睛,卻不說話的秦沐瑤。

「怎麼了?傻了?「

秦沐瑤瞥一眼程連津,很平靜的問道,「程連津,你們皇子之間是不是都是勾心鬥角,你死我活的?「

程連津眉頭一皺。「你問這個幹什麼?「

秦沐瑤一咕嚕坐起來,「你幫我打死五王爺啊!打死朝惜華!打死他們打死他們!「

秦沐瑤捶著程連津。

「好。「程連津突然來了這麼一聲。秦沐瑤一愣,鬆開拳頭。遲疑的看著程連津,「你說什麼?你剛才是,嗯了一聲?「

程連津看著秦沐瑤,「如果本王有一天命數真的到了,真的活不過二十五,本王會將那些對你有傷害的人,全部一起帶下地獄。「

秦沐瑤的心砰砰砰亂跳,「程連津,我,我,我們在一起吧!「

「我們不是在一起嗎?「

「不是這種在一起,是,我們真的在一起!「

秦沐瑤急了!

「滾床單兒?「

程連津皺眉。

秦沐瑤一腳踢開程連津,「你想的美!「

程連津看著秦沐瑤這樣子,這才站起來,「不過本王剛才跟你說的,都不做數,因為本王一定會活過二十五的!「

秦沐瑤一聽,隨手掏出一個瓶子,在手中轉了轉,「是嗎?「

程連津這一看,臉色一變,隨即又是想到了什麼,「沒有子嗣的王妃是要陪葬的。毒死本王,你給本王陪葬,也不錯。「

秦沐瑤一收藥瓶,「毒死你?別浪費了我的葯!「

程連津往外面走,「今天管家讓人在外面烤羊肉串兒,某些人要吃的話??「

「借過借過,「秦沐瑤擠過程連津已經跑了出去。

程連津嘆一口氣,夠沒心沒肺的!

不過,程連津看著那抹人影,腳步也變得輕快了些。

「王妃,羊肉串兒吃過嗎?「管家直接遞了一串兒過去,秦沐瑤坐在小板凳上,趕緊伸手接過一串兒。

「沒吃過還沒見過啊,真香,「說著,秦沐瑤便是吹了吹,咬下一口。

管家微愣,和程連津對視一眼,萬萬沒想到,王妃真的沒有吃過。

程連津看著秦沐瑤小心翼翼一點點吃著的樣子,心裡酸了酸,這丫頭在宰相府到底過的怎樣的日子?

想著,程連津開口,「吃羊肉串兒要大口吃,瞧你跟只貓似的,「

說著在一旁坐下。

「是嗎?「秦沐瑤半信半疑。

「嗯,大口吃,有的是,管飽。「

「好,「秦沐瑤吃的速度果斷快了很多。程連津這才欣慰了些,伸出手去,就要摸向秦沐瑤的頭。突然意識到什麼,又是放下。

「管家,再來一串兒,「秦沐瑤伸出一個手指頭。

「給。王妃,「管家給了一把。

「哇哇!「秦沐瑤樂得拿過羊肉串兒,眼珠子都快冒出來了。還嘚瑟的在程連津面前一過,「都是我的。「

說著就是取出一串,吹吹,大口吃起來。

「王爺。「管家遞給程連津一串兒,程連津點頭接過。

秦沐瑤吃完五串兒,程連津一串兒還沒吃完。

「你逗我了!你怎麼吃的這麼慢!「

秦沐瑤憤憤。

管家才在一邊笑著說道,「王妃,王爺不是吃的慢,就是過過嘴癮。王爺不能吃太多羊肉,身體會不舒服的。「

「羊肉最補腎了,程連津你腎虛,多吃點兒有好處的。「

額,管家低頭,他什麼都沒有聽到。

「秦沐瑤,你信不信本把你給烤了!「程連津爆怒。

秦沐瑤低頭吃羊肉串兒,現在不能吵,她還沒吃飽了。吃飽了再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