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看著魏勛員這樣鼻子也微微一酸,曾經他有多少次面臨絕境的時候和魏勛員的想法差不多?

秦毅拍了拍魏勛員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想要變得更加強大,但這個時間上不一定陣法師最強大的,例如這樣。」

說完,秦毅就將整個房間里的物體用真元抬了起來,魏勛員感覺自己的床已經離開了地面,恐懼的看著秦毅問道:「師兄,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災難要來臨了?」

秦毅笑道:「你只是腿沒了,怎麼腦子也沒了?」

聞言,魏勛員才真的相信,這一切都是秦毅做出來的,而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比陣法還厲害的東西。

「師兄,他叫什麼?」

「道法。」

「我可以學嗎?」

「我會把你我會的全部教給你,至於領悟,那就需要你自己的努力了。」

聞言,魏勛員激動的感謝著秦毅,而秦毅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行了,好好養病過幾天再來看你,希望到時候你有所好轉。」

說完,秦毅就離開了。

隨後,秦毅也沒有回房間,而是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做了下來,帶上他那十個手環慢慢的恢復真元。

一夜無話,翌日。

秦毅也並沒有去吃午飯,而是獨自的在石頭上布置了真元陣度過了自己最餓的時候,等差不多的時候,看了看太陽,時間差不多了。

將手環收了起來,起身走道了大門口等著大長老。

而大長老看到秦毅之後就好像看到了親祖宗一樣,小跑的趕了過來對秦毅說道:「哎呦我的天啊,你們兩個人可真是太能鬧了,你昨天一夜沒回去吧,仙女非認定我是搞的鬼,現在正在裡面大發脾氣,說你要是不回來,不出現,她就自殺。」

一聽到自殺,秦毅一臉的黑線,心中無數草泥馬奔騰而過,暗道自己這陣靈大陸的女人和地球上的女人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難不成有血統?

「行,我跟你回去看看吧。」秦毅無奈的跟在後面。

而此時大 秦毅跟著大長老走回了大殿,看到千尋正在那裡,瘋狂的吼叫:「你們不要過來,我要見秦毅,你么么誰要是跟阻止我,我就自殺!」

秦毅看著千尋的這個樣子,微微皺了皺眉頭,他覺得現在的千尋有些和之前不太一樣啊,無論是從神情還是動作甚至是個性上,都有些不太一樣,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千尋,你怎麼了?」秦毅走過去皺著眉頭問道。

當千尋看到秦毅的第一眼后,一下子就愣在了那裡,手中的刀也不在舞動,好似好看到了情人情人一樣。

「你為什麼拋棄我?」千尋問道。

秦毅皺著眉頭看著千尋,他敢確定今天的千尋很不對勁。

忽然,秦毅揚手,直接把千尋打暈,這一舉動驚到了旁邊的大長老,大長老緊忙跑過去問道:「秦毅你要幹什麼?」

被質疑的秦毅搖了搖頭說道:「千尋有些不太對勁,我暫時封住她的身體並且打暈,等一會咱們應付完那些宗門之後,我會自己看看他的。」

說完秦毅就安排人將千尋抱了下去,雖然大長老還是不解的看著秦毅,但是看到秦毅神色嚴重,他也知道恐怕是真的發生了什麼。

隨後,大長老不再多嘴,跟著秦毅,後面還有何雲、歐陽精以及鐵頭三個人,一同來到了大門口處。

第一個來的宗門是那天陣法比賽其中幾個比較小的宗門,他們的禮物並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甚至於連一個陣靈的合成材料都沒有。

「我說,你們也太窮了吧,我那天救你們,你們就用這些東西來回報我嗎?」秦毅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被質問的宗門宗主,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說實話這不能怪他們,本來他們去陣法比賽就沒想著上台打擂,只不過是參觀而已,誰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結果讓他們還賠在了裡面。

最後又被秦毅勒索了一波。

「行了行了,你們進來吧,中午留下吃頓飯再走,不管怎麼說也是有心了。」秦毅不想難為人,於是瀟洒的是說道。

那宗主聞言,臉上堆滿了感激的笑容,對秦毅微微一曲身表示謝意。

然而又來了幾個宗門,情況和第一個的差不了多少,但秦毅也都留下了他們,接著,出現的是輪日派的大長老。

「何長老,今日好風光啊。」輪日派的大長老一來到幻彤陣閣,直接忽視了秦毅和大長老打起招呼來。

「哈哈哈,妖長老說笑了,這還多虧了我們的首席大弟子秦毅啊。」說著,大長老就把功勞推給了秦毅,而實際上也是在提醒妖長老,還要感謝一下秦毅。

而妖長老似乎非常不領情,白了秦毅一眼,又跟大長老說道:「再怎麼說,不也是你們幻彤陣閣的人嘛,只不過這小子有點氣運,瞎貓撞上了死耗子,把那個怪物給打跑了。」

「說不定那時候鶴老他們就已經將妖怪打傷,這小子只是坐享漁翁之利的而已。」

妖長老的一言一行,都好香在非常的看不起秦毅一樣,秦毅身後的幻彤陣閣三大天才都聽不過去了,攥著拳頭,彷彿隨時都可以將妖長老的頭打爆一樣。

在反觀秦毅,今天竟然出奇的沒有發怒,而是一臉笑容的看著妖長老說道:「妖長老真是吹的一嘴好牛逼。」

聞言,妖長老的臉黑了下來,怒視著秦毅說道:「你有種再說一遍!」

而秦毅繼續笑道:「妖長老不僅吹的一嘴好牛逼,耳朵似乎還有點不太好用?要不然就是心裡抗壓能力不錯,能聽的進去別人說自己的壞話?」

聽聞,就算是個傻子也能聽出來這是在罵自己,可是妖長老礙於面子,在別人宗門裡面,當著別人宗門的大長老要是對他們的弟子大打出手的話,可能出現去會不好聽。

「有種你在說一個?」 幽靈旅館 就在這時,妖長老身後傳來一道聲音,妖長老聽聞心中一喜。

雖然自己出手不合適,但要是自己宗門的弟子出手可就不一樣了。

而秦毅看著蕭炎,彷彿在看一個傻逼一樣的盯著他。

「你有病嗎?」突如其來的問題,把蕭炎問懵了。

「你別轉移話題,我就問你,你有種再說一遍嗎?」蕭炎上前一步,怒視著秦毅說道。

「你有病?」果然秦毅又重複了一句。

蕭炎氣得七竅生煙。

「哇,好熱鬧啊。」這時輪日派的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眾人回頭看去,發現是武靈郡的人來了,其中還有林俊豪。

「大老遠就聽到有人在這裡吵吵鬧鬧的,怎麼?妖長老平時在宗門裡威風慣了,連送禮到別人宗門的時候,也要耍耍威風?」

武靈郡的武俊主嘲笑道。

然而妖長老現在一個屁字都不敢說出來,因為他一個輪日派的大長老,就不要說他,就連輪日派的教主出來了,面對武郡主的時候也有禮讓三分啊。

見妖長老沒話說了,武郡主適可而止,看向秦毅和大長老緩緩說道:「我代表武靈郡多謝少俠和幻彤陣閣那一日的救命之恩,雖然我們已經給過禮品了,但那些遠遠不夠,聽聞近日宗門內,少俠的一位朋友失去了雙腿,的確獻來御魔石。」

聽聞,秦毅震驚不已,在他的記憶中,這御魔石是陣靈大陸頂尖的珍品,而它的功效也是非常可怕的,如果你是在入魔的狀態,只要吞下這塊石頭,不禁可以鎮壓魔性,還可以隨意操控

魔性。

而你要是一個沒有入魔的人,你則會擁有魔性,並且讓你的軀體重新生長,因為有一個傳說,說魔不喜歡有殘缺的人。

而這御魔石的貴重就在於,石頭可以將魔封印也可以發揮出魔的特性。

「多謝武郡主的厚禮,非常感謝。」雖然秦毅知道什麼叫做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道理,但是這個東西對魏勛員來說是再好不過的東西了,因為雖然他可以煉出好的丹藥讓他的真元有一個大的提升,但以後他也只能做輪椅了。

憑現在秦毅的實力,他還沒有本事讓一個已經失去雙腿的人重新擁有雙腿。

「哈哈哈,小兄弟客氣了,這麼年輕就有如此的氣度,未來一定前途無量啊。」武郡主笑道。

「武郡主裡面請。」秦毅客氣的說道。

武郡主給了自己這麼好的東西,要是還擺著一副臭臉色就不太好了,於是秦毅親自領著武郡主走了進去。

而門外的那些人還在震驚的合不上嘴巴,他們哪裡會沒聽到剛剛武郡主給的是時候東西,這御魔石可以說在陣靈大陸上都找不出來幾塊,而武郡主竟然就這樣送了出去?

在妖長老的心裡,這武郡主就是一個神經病,連那日的怪物到底是不是秦毅殺死的都沒有搞清楚,就隨便的把東西送了出去。

接著又是鶴長老珊珊趕來。

「鶴老好!」大長老見到鶴老后恭敬的說道,然而鶴老理都沒理,直接問道:「秦毅呢?」

聞言,大長老一臉黑線,可是又不敢說些什麼:「哈哈哈,秦毅剛剛跟著武郡主進去了,您去大殿裡面找他吧。」

鶴老聞言,唰的一下就進去了,而大長老看著鶴老立刻消失的背影,不禁搖了搖頭,現在這幻彤陣閣的實權啊,好像都在秦毅那裡了,無論是教弟子還是回見其他宗門的人,人家都要見的是秦毅,至於他好像可有可無一樣。

「唉,沒辦法啊,這就是天才的力量,這就是擁有絕對實力的力量。」

大長老抬頭仰望天空,無奈的自言自語了一句,隨後看著外面已經沒有了其他宗門的人,這才讓人緩緩關門。

然而,就在大長老抬頭的時候,有兩道好似人影的東西,出現在幻彤陣閣的附近,只是大長老沒感覺到而已。 「哈哈哈,今天多謝大家的禮物,這次的陣法比賽,我們能取得好的成績,除了我們宗門的首席大弟子之外,就是大傢伙的鼓勵和支持了。我何某人,再次隆重的感謝大家!」 https://ptt9.com/72573/ 大長老來到大殿,說了一些客氣的官場話后,和大家舉起酒杯一飲而下。

而秦毅仔細看了看,這一次仙女宗的人並沒有來,可能是因為宗主找不到了,所以幾位長老正在忙著處理宗門內部的時候,沒有來而已。

「秦毅,飯後,你和我一同去看看你那個朋友的事情吧。」武郡主坐在一旁淡淡的說道。

秦毅點了點頭。

一旁的妖長老,一想起武郡主給秦毅這麼貴重的東西就氣不打一處來,冷哼一聲說道:「武郡主真的是出手闊綽,也不好好了解了解那怪物到底是不是幻彤陣閣打死的,就直接送禮,我看著您也不像是這麼容易被騙的人啊。」

妖長老怪裡怪氣的說道,弄得大家都皺著眉頭。

「你想說什麼。」武郡主也皺著眉頭說道,說實話這件事情是他的弟子林俊豪告訴自己的,幾乎還原整個的現場場景,所以他才敢斷定這個叫秦毅的一定是個天才,他們武靈郡只能交好。

可現在為什麼從輪日派大長老的嘴裡出來,好像這一切的事情是這麼的不對?難道說這個叫秦毅的和自己的弟子串通好了?特意想要從自己這裡坑一筆東西走?

不過隨即武郡主就搖了搖頭,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啊,他的弟子他還不了解嘛。

就算是把他打死,他也不會跟自己說一句瞎話,更不會說向外泄露什麼秘密。

「你仔細跟我說說,要是能說服我,我就會再考慮考慮的。」

妖長老的話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說實話幻彤陣閣的首席大弟子掉了兩個怪物,他們也都是道聽途說,而之所以信了,是他們的各種長老和弟子都來找他們彙報,所以他們才會專門的來送一趟禮物。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的陣法比賽出現了兩個妖怪,之後和鶴老就帶著四個陣榜上的天才前去阻止,而這一切也都是為了救幻彤陣閣的他們自己的人。」

「之後鶴老他們也對兩個妖怪發起了攻擊只不過是沒打過而已,隨後秦毅才上去的將妖怪擊殺,並且手段十分華麗,而且我還聽說之前他們幻彤陣閣的內部都管秦毅叫凡人,所以我覺得這一切就是幻彤陣閣和秦毅聯合演的。」

「幻彤陣閣給了秦毅一個法寶,讓他上去收服妖怪,而說實話,這個秦毅也挺可憐的,自己是個凡人,幻彤陣閣只是拿他當一個試驗品一樣,如果失敗了死了一個凡人也不心疼。」

「結果就沒想到瞎貓撞上了死耗子,一個凡人竟然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妖長老娓娓道來,放佛這一切都如同看到的一樣,前後說的都非常的合理。

「姓妖的!你不要血口噴人!」大長老高聲罵道。

「你們看,你們看,我把他們的秘密說出來了,他們要殺人滅口。」

隨著妖長老的手指看去,何長老現在的確非常失態,不禁也有人開始想,這裡的一切都是個陰謀到底是不是真的。

「秦毅你要不要解釋一下?」當然妖長老說的一切也都讓武郡主這個並沒有親眼看到的人有些心裡打鼓,但是林俊豪心裡可就急壞了,他可是親眼看到了,並且他也是參加的戰鬥,妖長老說的他們四個人跟隨鶴老攻擊了怪物完全就是假的。

「郡主大人…….」林俊豪剛想要勸道,結果就被武郡主打斷了。

「俊豪,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人心很險惡,甚至還有很多的寶物都是有障眼法的,所以眼見不一定為實,有的時候多聽聽別人的意見也是不錯的。」

武郡主現在的狀態明顯也寫懷疑秦毅了。

「跟一個傻子還用解釋什麼嗎?去反駁一個傻子的話?怎麼可能,我秦毅從來不做這麼沒有意義的事情。」

要是說之前武郡主在秦毅的心裡還是比較有好感的話,那他現在的好感已經全部都沒了,因為武郡主懷疑了自己,懷疑了自己的實力。

https://ptt9.com/121268/ 「哼,你還說什麼大話!明明就是被我說中了,自己沒法反駁而已。」妖長老在一旁聽著,也高聲吵了起來。

一桌子好好的宴會,現在完全變成了一個硝煙戰場。

坐在遠處的鶴老聽著大家對秦毅的評價有些坐不住了,於是清了清嗓子說道:「大家聽我說一句。」

話音剛落,整個宴會的聲音就都消失了,所有人包括武郡主在內,都一個個閉上了嘴巴,眼睛看著鶴老,看鶴老想要說些什麼。

「你們所聽的東西都假的,我和陣榜上的那四個孩子,根本就沒有對妖怪動手,這說來還要怪那三個孩子,因為都想要搶風頭,所以攻擊的時候不攻擊,布置防禦的時候一起布置,造成的能量壓力,最後爆炸將我們擊飛。」

要不是秦毅的及時出現,恐怕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那裡。

果然,鶴老說的話,比妖長老的話更有含金量,聽完鶴老說的話,大傢伙心中又是另外一種想法。

「哼,鶴老,你們雖然沒有對妖怪發起攻擊,但是你怎麼能保證是秦毅的真實實力將妖怪擊敗的?如果我現在要是說我們輪日派的蕭炎也能擊敗怎麼算呢?」

「是不是也要大家給我送來點禮物?」

說了白天,現在妖長老才真正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原來這一切都是禮物惹得禍,要是沒有這禮物,可能妖長老也就沒這麼多的話。

「呵呵,妖長老非常希望我收到的這些禮物是吧,那這樣吧,我們也來個公平競爭,你的弟子蕭炎要是實力能超過我,我的這些東西都給你怎樣?」

秦毅吃了一口菜,淡淡的說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驚無比,難道秦毅真的要比這場賽嗎?其實說實話,鶴老的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子上,也就是說這兩個妖怪就是秦毅解決的,而現在面對妖長老完全可以選擇無視他。

可是秦毅仍然接受了所謂的隱形挑戰,要是輸了的那可就功歸一潰了,並且連禮物都沒有了,簡直太不划算了。

「好你小子,有種!我答應你。」妖長老見到秦毅答應之後,臉上浮現出了喜悅,恨不得立刻跟秦毅進行比賽不可。

「既然你說我不是用真實的實力打過妖怪的,而你又說你們論日派的蕭炎也可以打得過,那麼我們不如就打打妖怪如何?」

聽到秦毅說這句話,眾人都是一愣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隨後秦毅繼續說道:「來各位,跟我走。」

說完,秦毅就離開大殿走到了廣場上。

「咱們就在這裡比一下子,你看如何?」

秦毅看著妖長老笑道,而妖長老點了點頭,不過隨即說道:「在這裡倒是沒什麼問題,不過你剛剛說的那種比法,到底有怎麼比呢?」

聽聞,秦毅搖了搖頭對妖長老說道:「不急,放心我能解決的。」

隨後,往遠處站了站,高聲吼道:「快出來吧,我都知道你們來了。」

聞言,眾人一臉黑線,秦毅這是在跟誰說話?難道是空氣嗎?還是說秦毅被他們逼成了一個傻子,連話都不會說了?

「喂,秦毅你幹嘛呢?」妖長老問道。

而秦毅沒有回答,而是一臉笑容的看著他。

數十個呼吸過去了,附近仍然沒有任何東西,而妖長老此時坐不住了,又問道秦毅:「喂,你到底幹嘛呢?要是在不挑戰我們可就走了,到時候你的那些寶物全部歸我。」

「不要著急嘛,這不來了。」

秦毅話音剛落,兩道影子齊刷刷的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嗯?當人們看到這兩道身影的時候,都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就連大長老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心中暗道這兩個怪物又來他們幻彤陣閣幹什麼,不會是因為上次的事情,特意來報復的吧。

「喂,秦毅你上次不是已經將這兩個東西打跑了嗎?為什麼現在他們又出現在幻彤陣閣裡面?」妖長老看到這東西之後,也有些害怕,向後退了幾步,質問道。

而這時,在場的一些人都覺得這兩個妖怪一定是來報仇的,不然怎麼會出現在幻彤陣閣,於是霎時間就有人有了想逃跑的想法,不過這兩個妖怪堵在門口,似乎不讓任何一個人出現。

「妖長老,您不也說了嗎,我上一次不是用真實實力擊敗的,並且還說你們輪日派的蕭炎肯定比我強,狂虐這兩個怪物,現在時機正好,我們等著看呢。」

秦毅嘲笑道。

而經過親題這麼一說,妖張老的臉色徹底黑了下來,之前他是說過這句話,還因為這句話將秦毅弄得一文不值,結果現在遇到了真正的兩個妖怪,就連他都竟然有些害怕?

然而,那兩個怪物似乎也跟能聽懂話一樣,順著秦毅的手指看向了妖長老和蕭炎兩個人,當他們四目相對的時候,妖長老和蕭炎的身上出滿了冷汗。

「怎麼還有一股尿騷味啊?」這時林俊豪動了動鼻翼說道。

林俊豪的一句話引得眾人看向了妖長老和蕭炎,只見兩個人的襠部早就已經濕透了,但仍然還有不斷的尿液低落,樣子實在是太搞笑了。

「喂,我說妖長老,你不至於這樣吧,怎麼還尿褲了?」秦毅站在遠處也能看到妖長老的褲襠濕的那部分還在不停的往下滴著尿液。

而現在妖長老和蕭炎兩人巴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算了。

「都給我讓開。」

面對周圍的嘲笑聲,還有同宗門弟子的嘲笑聲,兩人是在是受不了了,於是就飛一般的低著頭從這裡跑了出去,然而剛到門口,兩人就被彈飛了回來。

「你們不是會說能打得過我嗎?怎麼現在就要跑呢?」原來,兩人低著頭的時候,撞上了紅毛妖怪,將兩個人彈了回來。

聞言,眾人一愣,沒想到這兩個妖怪竟然還會說話?

這時,秦毅見玩的差不多了,便跳下了石頭,對那兩個妖怪說道:「你倆過來吧。」

話音剛落就見那兩個妖怪,竟然跟一個寵物一樣的跑了過來。

這一行為,直接刷新了眾人對這兩個妖怪的看法,要不是剛剛這妖怪露出要吃人的表情,他們還要以為這怪物已經被秦毅掉包了呢。

隨後秦毅也沒再去管那兩個已經尿褲子的人,而是徑直來到了眾人的臉前,給他們介紹著這兩個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