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楓兄弟!”薛一峯分奔過去。

蒼焱眼色冰寒,沒想到,秦楓能把聖焱蟾蜍吞出的火球斬成兩段。

秦楓的話實力,有提升不少,秦楓不能活在世上,他!必須死!

“我沒事!”秦楓揉了揉手腕,剛纔強行斬斷火球,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如果不是有鴻蒙霸天訣玄氣護盾護體,秦楓傷的更嚴重。

“一峯!謝謝!你不要出手,這是我跟蒼焱之間,兩個人的恩怨!我要殺了他!”

“霸天金龍!”秦楓大喊一聲,白色鯉魚從一團團紫色祥雲中,鑽了出來。

冥冥中!

龍威浩蕩!

強大的壓迫感,讓在場很多武者很不舒服!

白色鯉魚長大了不少,已經有三尺多長,個頭不是很大,渾身散發着龍威。

薛一峯眼神一怔,“這就是秦楓兄弟雙生武魂的第二個,異獸武魂!這條白色鯉魚,看起來很不簡單!”

轟!!!

秦楓靈魂識海一動,一股熱流從百會穴,流到腳底的涌泉穴。

突破了!

秦楓突破了靈武境二重巔峯,現在是靈武境三重初期修爲。

蒼焱金髮亂舞,恨意不止。

自始至終,秦楓和蒼焱兩個人相互之間一句話都沒說。

蒼焱無法忍受戰敗的事實,更接受不了臉上傷疤的恥辱,見了秦楓,就像第一時間殺了他。

秦楓想起靈鷲宮長老,掌門爲了他,作出的一切,想到蒼焱這個叛徒,心裏更是恨得不行,恨不得把蒼焱挫骨揚灰,祭拜靈鷲宮衆多弟子和長老掌門的在天之靈。

“碎雲飛劍!”秦楓祭出一柄飛劍,現在他身上的劍宮,還沒有打開,劍宮打開之後,飛劍的威力會發揮到極致。

“六道輪迴聖焱!餓鬼道,地獄道!”蒼焱的武魂,上次就是被這條白色鯉魚所傷,所以這一次,蒼焱所有的攻擊,都是對着白色鯉魚而去。

惡鬼之火,地域之火,全部凝集成一柄飛行的火劍。

這是蒼焱加入拔劍宗之後,習得拔劍宗的飛劍武技,結合自己的六道輪迴聖焱而來。

火焰之威,配合劍氣之力!劍中有火,火中有劍……

轟……

秦楓碎雲飛劍成了無數殘劍碎片,蒼焱火劍分崩離析,靈氣匯聚而成的劍,化爲虛有,惡鬼之火,地獄之火,也被打散!

二人實力伯仲之間,高下難分!

“蒼焱!”秦楓怒喝。

蒼焱加入拔劍宗,對他的提升非常大,蒼焱的所有攻擊,原來只是火焰的破壞力,摧毀燒盡一切的燃燒法則,現在則是不同,蒼焱的火焰中,有劍氣劍芒,有劍勢!

蒼焱領悟了劍勢,還把劍勢融合到六道輪迴聖焱之中。

“秦楓!我要殺了你!”蒼焱原本以爲這劍勢和六道輪迴聖焱,融合的飛劍,能要了秦楓的命!沒想到,秦楓幾乎是跟自己打了一個平手。

“住手!你們把這裏當成了什麼地方?菜市場嗎?”

轟轟……

天才府一名長老瞬間移出百步之遠。

武師境!

是武師境界的強者。

一個發放報名牌的人,很普通的長老,竟然是武師境。

秦楓依舊是沒有收手的意思。

蒼焱也是憤憤不平!

天才府的長老看了一眼蒼焱,“嗯!不錯!你是拔劍宗新晉內門弟子,蒼焱!聽說你挑戰了十幾名拔劍宗內門弟子,他們都是慘敗!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謝長老誇獎!”蒼焱雙手抱拳,小聲說道。

天才府長老,有看了看了秦楓,“你是誰?膽敢在這裏鬧事!”

一樣的出手,毫不留情的轟殺對方,天才府的長老因爲蒼焱是拔劍宗內門弟子,而秦楓武道修爲不高,無門無派,對待兩個人的態度明顯不一樣!

“在下秦楓!伏魔城人!”秦楓收了武魂,今天有天才府長老阻攔,殺蒼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天以後,就是千獸山的大考覈,到了千獸山,蒼焱你就等着死吧!

“秦楓?伏魔城!”天才府長老眨了眨眼睛,“沒聽說過,來人啊,把秦楓拿下!當場斬首示衆,這樣做,纔不侮辱我天才府的威名!”

“是!”

“是,長老!”幾名天才府的弟子,應聲說道。

秦楓淡淡一笑,指着蒼焱,“什麼狗屁天才府!難道因爲蒼焱是拔劍宗內門弟子,我秦楓無名無分,就應該死嗎?他呢!如果蒼焱跟我一起死!我毫無怨言,這才公平!”

“公平!?小子,你竟然跟我說,公平!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天才府長老招呼,身旁左右天才府弟子,“捉拿秦楓,先不要殺他!把它的舌頭剪下來,再把他的牙齒,一顆一顆的敲下來,看他還怎麼伶牙俐齒!”

“天才府!真是垃圾!”薛一峯站到秦楓身邊,“你們天才府的美名,都被你這個狗屁長老污衊了!你纔是天才府的走狗!”

“秦楓兄弟!我薛一峯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幫你!我最看不慣欺負弱小和顛倒黑白仗勢欺人的狗東西!”

天才府長老氣的老臉通紅,什麼時候,他受過這種氣,天才府的長老那是尊嚴和地位的絕對象徵,現在,卻被兩個少年這般羞辱。

“你們該死!”天才府的長老直接出手。

蒼焱面帶微笑,接着天才府長老之手殺了秦楓,這是他夢寐以求的!

一會,他還要把秦楓的屍體鞭屍,碎屍萬段,才能解恨。

呼呼……

嘶嘶!

空氣溫度驟降,冰寒之氣瀟瀟襲來,刺骨的寒氣籠罩之下,天空中,出現一座冰雪宮殿。

這冰雪宮殿秦楓再熟悉不過了!

“是敵是友!”薛一峯感覺到,對方的實力不弱,有點緊張的喊。

秦楓微笑道:“一峯兄弟!這個人叫碧瑤!是我的朋友!”

“碧瑤!”薛一峯看向冰雪宮殿。

宮殿之上,一個絕世風塵,樣貌倩麗的女子從冰雪宮殿的天梯上,緩緩走下來,少女的身旁還跟着一隻雪白的大狐狸。

“楓哥!”碧瑤哭喊道。

天才府長老氣的嘴脣顫抖,一個武師境強者,殺兩個無門無派的少年,竟然有一個少女出手阻攔。

“哪裏來的小妮子!你們都要死!”天才府長老腳踏虛空,腰間玄器長刀,倉朗朗的拔出來。

“敢動楓哥一下,你試試!”

千雲魅幻,十幾個幻影分身出現,每一個幻影都是有着傾城容顏之容貌,婀娜的身段,衣裙隨風擺動,長袖飄舞。

“皇甫玲瓏!”秦楓暗喜。 蒼焱的身邊,跟着一名拔劍宗的長老,之前這長老一直坐視不理。

天才府的長老暴怒之後,也明顯偏袒他拔劍宗。

半路上出一個皇甫玲瓏。

拔劍宗的長老認識這皇甫玲瓏,皇甫玲瓏的父親,皇甫嵩不是他這樣的人,能夠攀比上的。

“蒼焱!咱們走!你要殺了秦楓!又何必等這一時!”

“皇甫玲瓏咱們拔劍宗惹不起!”

蒼焱冷哼道:“皇甫玲瓏我不管!我就要殺了秦楓!”

“蒼焱!這是命令!三天後就是千獸山考覈,進入了千獸山,你殺了秦楓還不是易如反掌!萬獸門,無極門,天刀門的弟子,也會進入千獸山!殺一個秦楓,還不簡單!”

蒼焱咀村發自,一臉黑青,“秦楓!”

秦楓毫不退讓,“蒼焱,我要你死!你個欺師滅祖的敗類!”

薛一峯趁機勸說道:“秦楓兄弟!忍一時風平浪靜!千獸山大考覈!我薛一峯跟你一起殺了蒼焱!”

薛一峯暗想,天才府長老出面干預,本來就是袒護。

要不是突然出現兩個少女,說不定今天,天才府的長老就殺了他和秦楓了!

他和秦楓都不是玉鼎國人,無門無派!死不足惜!

上一次,薛一峯來到天才府千獸山考覈的時候,天才府的長老因爲一些散修,沒有打點好長老,沒給夠靈石,一怒之下,殺了很多散修!

不少散修,白白喪命。

蒼焱只能聽命與拔劍宗的長老。

拔劍宗人才濟濟,蒼焱還沒有成長起來,暫時還需要隱忍。

來的人,絕對是皇甫玲瓏。

秦楓通過聲音,就能確定。

千影武魂散去,皇甫玲瓏出現在秦楓身邊,碧瑤的身旁跟着那隻白色雪狐,雅也緩緩來到秦楓身旁。

“楓哥!你……你還活着!”皇甫玲瓏哭訴道:“我還以爲,以爲這輩子再也,再也見不到你了!”

秦楓嘴角上揚,儒雅一笑,“我秦楓要做的事情太多,哪裏有那麼容易死了!靈鷲宮還等着我重建!”

秦楓的心裏,最大事情,是自己母親的下落,父親秦海山離開秦家,早就來了玉鼎國皇城,不知道父親現在怎樣了!

“楓哥!”碧瑤紅着眼,“終於見到你了!玲瓏師姐說,只要你活着,肯定會來到玉鼎國,天才府萬象大比你絕對會參加!我和師姐,早就在這裏等你了!”

“楓哥!七戒,就是那條大黑狗,救了我和玲瓏師妹,要不然,我們……”

碧瑤沒有把話說出去,如果不是七戒,五大公子之一的葉鯤鵬,肯定會侮辱皇甫玲瓏和碧瑤,秦楓自然是明白!

無極門掌門周茂,還有葉鯤鵬,秦楓想第一個滅了這宗門。

薛一峯眼睛都看直了!

一臉的羨慕,同樣都是年齡相仿的少年,這秦楓怎麼能得兩位美女的青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