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林冷聲一生:“老子滅了你們自然會去找他們!”說完轉頭對着秦門衆人再次說道:“既然你們不打算走,那就把對面這羣雜zhong給老子全部殺掉!那樣你們纔有資格成爲秦門的人!”

衆人對視了片刻,都不多做聲響,全都拼了命一般撲向那李家之人!

李家之人的鬥志漸漸的被消磨掉了,而那秦門衆人是越殺越有勁,這就是領導帶來的影響力。

秦林的傳說有不少,秦門內白宇航和柳青都是傳遞着,會長期在秦門內以秦林的事蹟爲例,加強秦林的鼓舞力和魅力。

從當初秦林大戰血妖到後來的屠戮西域,廢除林家少家主,面見開源第一陛下,又如何在藥宗橫行霸道等等,這些在來的路上,柳青已經又說了一遍。所以來之前見到秦林的時候也是很興奮。

誰知道剛見到着傳說中的老大,就馬上讓自己拼了命的去戰鬥,一下是真有點招架不住。

只是想了想一路以來柳青說到的秦林那些輝煌事蹟,衆人都是鐵了心的要拼了,不能在偶像老大面前丟人。

隨着那李家家主的一聲慘叫,戰事基本已經結束了。

李家老祖狠狠地看着這一切,被十個虛神看着的他沒任何辦法。

整座郡城中的廝殺聲漸漸的低了下來,南大陸李家就此不復存在。 李家滅了。

李家老祖惡狠狠地看着他無力拯救的李家子孫一個一個倒在血泊之中。

秦林也是看着他,輕輕說道:“該你了。”

李家老祖一愣,轉頭對着開源國的幾個護法問道:“各位爲何要助這小子?你們別逼我!”

如果現在秦林仍舊不願意放過他,他已經準備自爆了!即使毀滅整座城他也顧不上了,畢竟李家已經被滅了族!

不待開源國的強者開口,秦林打斷道:“不!別誤會了。這件事是我秦門與你李家的恩怨,與諸位前輩無關。”

李家老祖冷聲道:“你究竟想怎樣?”

秦林笑道:“殺了你,秦門與李家的恩怨一筆勾銷。”

李家老祖冷哼一聲:“就憑你們這幾個化神的小子?”

秦林抽出焚天,柳青秦一楊俊白宇航四人靠了上來。秦林看着白宇航說道:“宇航就不參戰了吧。”

白宇航委屈道:“大哥,雲飛的仇必須算我一份。”

秦林轉頭看向李家老祖:“我們五個戰你一個,你可覺得不妥?”

那李家老祖點點頭:“五個皆是化神中期,老夫步入虛神多年,沒有不妥。”

化神與虛神之間的差距猶如鴻溝,秦林五人都是化神同境界中很強的角色,一同對戰那虛神的李家老祖確實是勢均力敵的戰鬥。

衆人都紛紛避讓開來,這一戰雖然算不上驚天動地,但是也是很有噱頭。

秦門的幾個大股東對戰一位虛神強者,而且是生死戰。死哪一個都是一條大新聞。

秦林沒有運起血之奧義,他也想試試現在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

提着巨大的焚天,一個閃現先出手了,帶着火焰呼嘯着一劍劈下,那李家老祖一拳轟開後便是一聲大喝:“吟!”

一股巨大的音浪傳開,衆人耳朵都是嗡嗡陣鳴,最近的秦林都有些震懵了。李家老祖飛快的接着踢出一腳,秦林被踹飛老遠。

這就是化神與虛神一對一的結局,一個照面便敗了。

楊俊握着天怒殺意奔騰的衝上來一頓猛砍,天怒不帶有火焰的力量,可是每一劍砍下都攜帶着無比沉重的氣息。在柳青和白宇航兩個人的配合下,那李家老祖顯得格外的狼狽,他似乎很畏懼天怒那沉重的氣息。

三人不間斷的攻擊下李家老祖也是怒了,猛的推出一掌與柳青白宇航二人對轟,二天被震退後李家老祖反應極快,身形一閃便避開了呼嘯砍下的天怒。

當他剛停住身形,後面一股強大的殺意讓他一凜,只是反應不及了,秦一帶着怒火全力的一拳硬生生的轟擊在了他的背上。

這結結實實的一拳足以重傷化神巔峯強者了,可是李家老祖只是咳悶哼一聲,眉頭一皺,瞬間轉身便是再次一聲大喝:“吟!”這一聲是貼着秦一的耳朵吼出,秦一瞬間便是要暈厥倒地,李家老祖卻是齜着牙充滿力量的一拳打在秦一的腹部,一口鮮血噴出,秦一直直的墜落地上失去了意識。

楊俊柳青三人又圍攻上來,柳青白宇航修煉的都是狂神心怒,勁力強悍無比,牽制着那李家老祖。而楊俊的天怒每一劍劈下,那李家老祖都是畏懼的躲開,很顧忌天怒的沉重氣息。當他再一次躲開天怒的攻擊時,身後的灼熱感讓他根本不猶豫,回頭就是匯聚了大量的能量雙掌推出。

身後果然便是那秦林催動着焚天衝來,李家老祖如此的反應一擊,那巨大的氣流迎面撞上根本反應不過來的秦林。

虛神強者的全力一擊直接將焚天擊飛,秦林連接都還沒接近便是被重創再次擊落地面。

嘴角溢着鮮血,他看着與柳青三人激戰的李家老祖,突然狂笑道:“這就是真正的強者嗎?我TM的原來這麼弱!!今天你不殺了老子,老子纏都要纏死你!”

一抹鮮血,幻影身法再次一閃而上,加入了戰鬥。現在是四人面對面的對戰李家老祖。

如果是一個一個的來,衆人早已經落敗。可是柳青白宇航楊俊三人老是配合着與他糾纏,現在的李家老祖也是有些喘氣了。

幾次全力出手,都沒有機會擊殺一個人。秦一一個照面重傷昏迷,秦林突然跟打了雞血似得戰意激昂。他感覺不能繼續拖下去了。

那些觀戰的化神強者也是口水滴答的看着這場戰鬥,試問他們是真沒有勇氣挑戰虛神強者的,不到萬不得已,即使是十個一起上,也不願意。因爲差距真的太大了。

秦一是公認的化神殺皇,屬於是化神中期最強的存在了,李家老祖捱了他全力一拳的情況下,反手兩招便將他打成重傷,昏迷不醒,這就是差距。

“喝!”一聲大喝,李家老祖先動手了,對準的是楊俊,因爲他真的很畏懼天怒的殺傷力。楊俊看了秦一的下場,根本不敢與他硬碰,迅速後退。秦林等人反應過來也是齊齊出手,對着那不遠處的李家老祖一陣亂轟。

後面雜亂的能量襲來,李家老祖不得不回身應對。他剛轉身的同時,楊俊瞬間發起攻擊,極快極重的一劍劈下。電光火石一瞬間,李家老祖根本沒得選擇,一股巨大的能量從體內迸發出來,與兩股能量對撞。

秦林衆人合力出擊的能量被瞬間抵掉,楊俊那重重的一劍劈在李家老祖的胳膊上也是被瞬間彈飛。

天怒離手,楊俊被能量也是震傷,可是根本沒有一絲毫的停滯,楊俊一拳轟在那正恢復氣息的李家老祖身上。

氣息本就有些絮亂,楊俊這一拳徹底打斷了李家老祖的調息,鮮血從嘴角溢出,李家老祖殺意頓出,不顧調息也是一掌拍在楊俊的胸口。

楊俊受傷敗退的同時,秦林衆人已經又衝了上來,再次夾雜着力量轟向李家老祖。李家老祖毫不猶豫便是逃開了那攻擊,只是剛站穩身形,秦林已經閃現了過來,隔空一拳揮出,一股無形的能量團襲來,但是李家老祖並不在意威脅。

果然秦林片刻後再次閃現到了他的身旁,舉着巨劍就要劈下。他冷笑一聲,一手抓住秦林高舉焚天的手,一手掐住秦林的脖子,力量滾滾而出,秦林雙目通紅,感覺脖子幾乎要被捏碎了。

戰意劇烈的攀升着,在意識要模糊的前一刻,看着那李家老祖充滿殺意與不屑的眼神。

秦林大喝一聲,夾雜着鮮血,震開了掐着自己喉嚨的手。

柳青等人對着李家老祖一頓猛打,李家老祖的應對也沒有之前那般自如了。秦林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氣,血在不停的滴落。

“啊~!”一聲慘叫,李家老祖擊退柳青二人的同時,天怒再次一劍劈在他的背上,這是硬生生的一劍。

李家老祖臉色已經有些蒼白,可是柳青白宇航二人卻是不依不饒再次上來拼命攻擊。秦林抹掉鮮血,又一次閃現到李家老祖身後,一條巨大的火龍呼嘯而出。這是秦林的最後一擊了。

柳青白宇航被李家老祖再次全力擊退,轉身應對那火龍,火龍給他的威脅太大了。可是柳青二人也是不顧一切,又一次衝了上來。

李家老祖是真的無力招架了,抵擋着那火龍的撲嘯,後背被柳青白宇航二人一擊擊中,氣息徹底的被擊散了,再無力阻擋那火龍的轟擊。

五人都受了重傷,?沒有鮮血的補充,血之奧義也無法修復秦林的內傷。

一場大戰就這麼消耗到現在,秦林看着那一臉蒼白的李家老祖,有些吃力的站起身來,握着焚天,冷聲道:“來吧。”

李家老祖慘笑道:“好小子。我李家怎就沒出你這麼個人物。囂張狂妄卻也有些本事。”說着也是吃力的站了起來。

兩人就這麼對峙着,聚集着全身的氣息要結束這場戰鬥。秦一已經醒了,幾人都這樣默默地看着,稍有不對,這麼近的距離,秦一能夠上前阻止的。

只是衆人都覺察到了一份怪異,那李家老祖的氣息慢慢的穩定了下來,這是正常的。而秦林,不僅僅是氣息穩定了下來,氣場卻是莫名的越來越強。衆人都是認爲秦林的修爲是化神期,他們覺察不出秦林的氣息,他們認爲是因爲秦林服用了特殊的彈藥而已。

可是現在同樣的筋疲力盡的境況下,秦林的氣場卻是莫名的強了起來。

李家老祖眼神冰冷:“我不相信你會偷服丹藥,或許你身上有我們都不知道的祕密吧。”

秦林睜開眼睛:“我身上的祕密有很多,但是你不會是知道的人之一。”

李家老祖也不多言了,衝上來就是一拳,同樣的重傷,他絕對有信心收拾一個重傷的化神。秦林感覺着那襲來的力量,真的很強,不過他卻是很興奮,根本不躲閃,一拳與之對轟。兩人都蹭蹭後退了幾步,顯然是吃了虧。

秦林將焚天立在一旁:“再來,看誰把誰幹掉!”說完便是一個閃現連接一拳揮出,李家老祖反應已經滿了很多,倉皇的躲開。可是剛躲開,秦林又是貼了上來。

秦林的幻影身份依舊那麼迅敏,可是李家老祖的反應速度卻是明顯慢了很多,跟本招架不住秦林這樣的狂轟濫炸。可是兩次與秦林對轟之後,還沒喘口氣,那秦林又像是打了雞血似得撲上來。

權寵天下 這就是戰天決的奧義,只要不是瞬間擊殺和暈厥,只要戰鬥的意志力夠強,體內的力量是不斷的在匯聚的。

砰的一拳,李家老祖根本已經無力再躲閃了,任由這股能量轟擊在自己的頭部,眼前一晃便是倒在了地上。

秦林面色冷酷的走到李家老祖面前,根本不再多說一句話,再次匯聚力量,一拳轟在李家老祖的頭上。

戰鬥結束了。 .?陽光灑滿了整座郡城,昔日那坐鎮的李家已經不復存在。

.秦門衆人已經回去了,秦林依舊跟着開源國的人去那開源皇宮,畢竟他還有事沒辦完。

.開源國的人對秦林也是越發的尊重了。秦林現在的實力還不是很強,但是他們知道,總有一天秦林會成長起來的。

.或許過程比他們慢,比他們艱難,但是秦林本身的性格和魅力就決定了這些人需要去尊重他。

.回來開源皇室,那二殿下硬是跟着秦林一起要面見陛下。

.陛下的臉色顯然不太好看:“榮兒,朕可允許你隨秦林外出?”

.二殿下不像以前那般乖巧了,面色堅定:“父皇沒有允許,但是兒臣認爲兒臣有自己選擇的權利。”

.“大膽!”那陛下瞬間暴怒:“身爲皇室子孫,你想選擇什麼?有時候連朕都沒有選擇的權利!”

.二殿下也是被嚇着了,急忙跪下:“父皇息怒,兒臣只是吐露心中所想,望父皇……”

.陛下也不想聽他多說,打斷道:“你退下吧,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出開源城半步。”

.可是二殿下心意已決:“父皇,兒臣懇求父皇批准兒臣加入秦門,脫……脫離皇室!”

.那陛下轉身,猛的抓起二殿下:“你!!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那二殿下流着眼淚:“父皇,兒臣知道這個決定讓您很難過,很生氣,但是兒臣懇求父皇給予兒臣一個機會。兒臣作爲皇家子孫並不快樂,所有的一切兒臣都不曾爭取,統統讓與了大哥。兒臣一直以來都只是想像那平民子女一般,有權利有自由去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父皇,您能體諒兒臣嗎?兒臣真的不快樂。”

.陛下似乎不曾聽到這些:“身爲我開源國皇室的子孫,你沒有資格去選擇。”

.二殿下不再擡頭:“請父皇廢黜兒臣。”

.陛下不再理他,轉頭看着秦林,充滿了殺意:“秦門主,借我開源護法公報私仇,是不是很痛快?”

.秦林也不畏懼:“陛下此言何意?我可是借用諸位護法前輩之力來達成了私人之目的?”說來到確實沒有,只是這些人去撐了撐場面罷了。

.陛下又道:“那皇兒又是何故執意要入你秦門?”

.秦林無奈道:“尊敬的陛下,人之皆有所欲所想,每個人追求和渴望的東西都不一樣,爲人父母更應該體諒和支持自己的子女去拼搏去追求。再說了,這一切是源榮自己的決定。”

.陛下大喝聲道:“大膽!二殿下的名諱你也敢直呼!是不是當朕真的拿你沒辦法了?”

.開源國的陛下是整個大陸最巔峯的權勢人物,秦林是真的不願意得罪的,也是躬身道:“陛下息怒。”

.那二殿下急忙上前懇求:“父皇,與秦大哥無關。一切都是兒臣的決定,求父皇寬恕兒臣的不孝之罪。”

.秦林卻是不知趣的插言:“何爲不孝?如若追求自己心中所想便是不孝,那天底下的皆是不孝之人。陛下,小子斗膽求問一句,您希望您的皇子皇孫爲何許人物?”

.那陛下冷哼一聲:“朕開源皇室子孫自當是受萬人敬仰,卓越超羣之輩。”

.秦林接道:“陛下能夠成爲大陸九五至尊,小子相信陛下的眼光以及見解。陛下希望膝下子孫皆是人中龍鳳,可是陛下可曾想過。皇室之位二殿下已無爭鬥之心,那二殿下的將來該如何輝煌?如何揚名立萬?如何受人敬仰?您貴爲皇帝,您應當清楚,一個天下至尊,可會允許自己的身旁存在一個可以相提並論的人物?在下說句不中聽之言,甚至您對大供奉前輩也不是很滿意吧?”

.陛下聞之一震,不得不說,秦林說的是絕對的事實。

.不待陛下回話,秦林再次說道:“皇室是權貴巔峯,但是萬人敬仰的不僅僅是皇室權貴,還有更多的地位。譬如四大宗門在四大國的地位。”

.陛下眉頭一皺:“你想說什麼?”

.秦林笑道:“我的師傅境界不高,但是低調刻苦,用心專研丹藥之術數百年。今天的小子只是藉着師傅傳承的些許皮毛罷了,而師傅真正自豪的丹藥之術小子卻是無心繼承,二殿下對於丹藥之術的渴望,陛下應當很清楚。”

.秦林看着跪在地上的二殿下,嘆了口氣:“說實話,我是不太好看目前的二殿下,各方面都不符合我的要求。但是今日二殿下不顧一切的毅力和決心,小子已經決定,將師傅的丹藥傳承交予二殿下。小子相信,以師傅數百年的丹藥之術,如果二殿下能夠潛心專研。不久的將來,或許會成爲第二個藥宗,甚至超越藥宗!陛下,那樣的一個靠自己的努力與實力成爲大陸巔峯存在的皇家子孫,您可願意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