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與眾人客套了一番,就走到了兩女的面前,老老實實的準備挨訓,只聽妙妙公主道:「以後有這種事情,一定得帶上我們,飛越姐姐對我們那麼好,她遇到了麻煩,我們一定要鼎力相助,不過嘛,這次我們在閉關,事情又很緊急,就不怪你了。」

妙妙公主非常滿意道:「你這次做的很棒,不愧是本公主調教出來的人。」

江碧蘭捂嘴一笑,公主何止是滿意啊,在聽說時代戰場發生的事情之後,她就對著許如塵這些人,講述以前在蒼嵐大陸上的事情,驕傲的不行。

「對對對,都是公主教得好。」

秦南連忙附和,心底長舒了口氣,在過來的路上,他都已經想好了二十多種理由。

「對了,公主,碧蘭,你們此次隨地前輩修行如何了?」

秦南迅速問道。

「你看一下就明白了。」

妙妙公主和江碧蘭對視了一眼,神念同時一動,在她們白玉般的掌心上,就分別浮現出來了一朵白色和藍色的花朵。

「永恆之花?」

秦南心底一震。

「不對,這和永恆之花,似乎有點區別。」

秦南很快就發覺,儘管這兩朵花的氣息,與永恆之花沒有任何差別,但是秦南還是看到,兩朵花上面,有著一條條非常細小的金色紋路。

「的確,這不是永恆之花,它具體是什麼,地前輩沒有告訴我們,只說了一句等到時機成熟,我們自然會知曉。」江碧蘭道:「不過,它現在所具備的力量,與永恆之花沒什麼區別。」

秦南滿臉欣喜,沒想到兩女此次的收穫如此巨大。

「先不說這些,小南子,你兩年之後,是不是要去找那個什麼蒼的轉世?」

妙妙公主問道,見到秦南點頭,就繼續道:「如此的話,那我們就得在這兩年之內衝擊主境了。現在距離通天道樹開花結果,還有五年的時間,我們得用這兩朵花,使它提前發生異變。」

她頓了頓,又道:「按照地前輩所說,這通天道樹非同凡響,為了以防萬一,我們必須得早點前去影響它。」

秦南心中瞬間明白,恐怕在這段時間中,妙妙公主和江碧蘭早就已經商量過了,想好了一切。

「的確要如此,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事想做。」

秦南緩緩道。

「是不是對各大勢力的九天至尊們出手?」

妙妙公主問道。

「你們怎麼知道?」

秦南神色一愣。

「哼哼,你什麼性子,我和小蘭蘭還不知道,稍微一猜就猜到了。再說了,那麼多的大勢力,曾經合起來欺負你,現在又合起來對付飛越姐姐,這筆賬,你能算了,我和小蘭蘭都不能跟他們算了。」

妙妙公主俏臉冷了幾分。

「嗯,五日之前,我已經讓幾位九天至尊,前去通天道樹那邊了,去打探各大勢力宗址內的情況。等我們出發,抵達那邊之後,他們想必就搜集的差不多了。」

江碧蘭說道。

秦南神色怔住,倘若換做其他人,想必肯定是勸他,讓他不要如此衝動,但是她們兩位,她們沒有勸說絲毫,而是知道了他心中的一切想法,替他提前去準備。

相互之間,靈魂契合,恐怕就是如此了吧?

「喂,發什麼呆呢?」妙妙公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又指了指後面:「對各大勢力出手的計劃,我們已經提前告知了許若塵他們。」

秦南反應過來,回頭一看,就見到許若塵等等上百位九天至尊們,正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 「梅姨這新房子還真不小。」

一進來,吳彼便開口說到。

吳少奇聞言道:「可不,而且當初買這房子的時候可發生了稀奇事兒,你梅姨這房子開發商給打了個對摺,三十多萬就買下來了。」

吳彼詫異的瞪了瞪眼,卻正看見王允梅從門口進來。

「梅姨!」

一見王允梅,吳彼連忙熱情的開口喚了一聲。

王允梅一臉笑容,腳下不停的迎上前來:「哎呦真是吳彼!你這孩子突然跑回來,你爸剛在電話里跟我說可把我嚇一跳,趕忙我就過來了。」

吳彼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我不懂事,這些年讓我爸擔心受委屈了。」

「回來就好,以前的事兒咱都不提了。」王允梅連忙道。

吳彼輕輕的點了點頭,吳少奇當下也拍了拍吳彼的肩膀,似是不願讓他再多想這些,給自己增加負擔。

簡艾是在午休的時候接到了吳彼的電話,才得知吳彼在認真思考了自己當初對他說的話,今天終於鼓足了勇氣,回到了吳叔身邊。

心裡為吳叔高興,更為吳彼哥開心,這無疑是簡艾能預見的最好的情況了。

周六,薔薇娛樂迎來了公司成立以來最忙的第一天。

公司第一個項目,電影《交織夜》開拍在即,今天是入組之前的最後一天準備時間。

項目負責人是公司項目組的一把手葉彤,外形性感火辣,可做起事來卻是格外的雷厲風行,容不得一點瑕疵。

公司內外身影交錯,所有人都在忙著自己手頭上的事情,葉彤也在做最後的核對。

「什麼叫房間不夠用了?」

葉彤看著負責給劇組人員訂酒店的下屬一臉怒氣的質問:「這事兒一個月前就讓你去給我辦了,你現在告訴我酒店房間不夠用了?」

那下屬面對葉彤的強大氣場不禁有些瑟瑟發抖:「葉經理,影視城最近劇組很多,酒店的客房真的很緊張,尤其是五星級的酒店。目前只能給導演、副導演、編劇這些項目核心人物團隊訂到五星級的客房,而且其他演員也按照要求訂了三星酒店,只有女一男一的五星級房間排不出來,要不,讓女一男一也住三星吧……」

那下屬說到最後聲音都不自覺的變小了,可他真的儘力了,導演是拿過奧斯卡的國際級導演,來華夏拍戲團隊的人就帶了十幾個,這些人當然都得是最高規格的房間才可以。

副導演也是國內一線的導演,怠慢不得。

編劇就是劇本原作者褚凌峰,這可是國內懸疑小說大家,得罪了以後不用拍他的劇本了。

這麼多人加上團隊的人,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將把人都塞進五星級酒店,是真的沒有其他房間了。

可葉彤顯然不能接受這個結果,當下便被氣的一個倒仰:「你腦袋被門夾了嗎?讓女一號男一號住三星酒店?公司給清歡配了造型師、髮型師、助理,這麼大的排面你讓她住三星酒店?蛤?說話不過腦子嗎?」 秦南平復了一下情緒,淡淡笑道:「既然諸位都已經知道了,那麼還是我先前的那句話,如果我出手對付的勢力是各位曾經所在的宗門和古族,各位出不出手,自行抉擇。」

許若塵立刻道:「應我先前之誓,只要不是許家族人,不是至親之人,此次出手,絕不留絲毫餘力,也絕不會臨陣而逃。」

「同許道友!」

「同許道友!」

其他九天至尊們,一一開口,聲動四方。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此時出發!」

秦南大喝一聲,氣勢散發,妙妙公主和江碧蘭分別一左一右,站在了他的身邊,一同向上方飛去,餘下眾人,緊隨其後,浩浩蕩蕩。

極西之地與通天道樹之間,還有著非常遙遠的距離,而且他們的陣容很龐大,為了避免碰上其他的修士,他們都收斂了氣息,沒有全速飛行。

這也導致了他們耗費了足足五天之後,才來到了距離通天道樹較近的一條古老山脈之中,找到了一個絕佳隱蔽之所,短暫停留,等待先前派出去的幾人傳回神念。

秦南趁此時間,也了解了通天道樹附近的情況。

通天道樹極為恐怖,經過了這無數年的發展,修士也只能登上最靠近末端的十九根樹枝之上,要想登上更高處,那只有開花結果之時才行,不然的話,就會被通天之樹的威壓給直接鎮死。

七大天尊世家、各大無上道統、墓門和弒道一族,宗址分別設立在第十九樹枝、第十八樹枝之上。

各大上古百族們,主宰巨頭們的勢力,則未像他們一樣,佔據一方,而是相互之間,進行聯合,佔據了第十七至第三樹枝,開闢了一座座古老大城,其中較為強大,不弱於無上道統那些頂級大勢力的,只有十五座城池。

餘下兩根樹枝,則被散修們佔據。

當然了,這也不是說散修們,或者其他的勢力們,不能登上第十九樹枝、十八樹枝,只是那些天尊世家、無上道統們,立下了相應的規則,遵守便可。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通天道樹開花結果之時,任何修士都不得從地面直接飛到這十九根樹枝上,不然也會被威壓鎮死,必須得則在地面的古城內,繳納一定的天材地寶,乘坐相應的傳送陣法。

「消息傳來了。」

江碧蘭掃了一眼泛光的令牌,屈指一彈,就將傳來的神念,化作了一行行古字,浮在半空之中。

「王家之中,名列至尊榜第四,第七十四任聖子的王天放,於一個月前,開始閉關,至今未離,還有兩位巔峰至尊,六位至尊大成存在其中。」

「李家之中,名列至尊榜第一,第七十二任聖女的李揚帆,不知是否尚在,無法查明,只能查到還有一位巔峰至尊,一位至尊大成。」

「許家之中,名列至尊榜第六,第八十任聖女的許塵煙,尚在其中,並且三天之後,將是她弟弟誕辰,邀請了其他幾位走的較近的聖子聖女……」

「鄭家之中,名列至尊榜第二,第八十三任聖子鄭候,於兩個月前,開始閉關……」

一道道訊息列開,井然有序,條理清晰。

秦南對於這些至尊榜上的存在,還有各大勢力的狀況,完全不怎麼了解,所以看得很仔細。

當他看到倒數第三條之時,眉頭微微一挑。

極生門、十欲宗、幻仙道宗,要結為聯盟,舉行酒宴?

「小南子,各方大勢力基本都已經聯合起來要對付你,現在這通天道樹上的九天至尊有著不少,我們只能先選擇一到兩個去出手。」

妙妙公主皺了皺眉頭。

她們一旦出手,那動靜必然巨大,如果滅掉一兩方勢力的九天至尊后,在對其他勢力出手,那必然會被各方大勢力給包圍。

「確實,而且在出手一次,我們撤離之後,各方大勢力必會有所警覺,下次再要出手,恐怕就有些困難。」

許若塵開口道。

「這樣的話,那就去見見千龍道人和萬情至尊這兩個老朋友,後面再去拜訪一下妄今聖僧。」

秦南眼睛微微一眯。

「這三個無上道統的酒宴,將在明天晚上舉行,我們這邊人數眾多,為了不讓人發現端倪,得先讓一批人今天過去。」

江碧蘭建議道。

「嗯,許道友,你帶一部分人,龍老,你在帶另外一部分。切記,到時候要分散開來上去。」

秦南說道。

「是!」

許如塵和龍老沒有任何廢話,開始挑選修士,然後又分成了數個小隊之後,接連飛出了山脈之中。

就在此時,妙妙公主和江碧蘭神色齊齊一怔。

「怎麼了?」

秦南立刻問道。

「我剛才感知到,有一股與永恆之花相似的氣息突然出現了。」

妙妙公主美眸中充滿了疑惑。

「與永恆之花相似的氣息?是通天道樹裡面嗎?」

秦南見到兩女搖了搖頭,神色就愣住了。

除了通天道樹的那一縷永恆不滅之力外,怎麼可能還有與永恆之花相似的力量?

「難道是……向魂?」

秦南腦海中冒出一個驚人念頭。

向魂當初背叛他,就是為了奪走永恆之花,煉成永恆不滅之體。

但是,對方身上既然有了永恆不滅的氣息,那想必是永恆不滅之體已經練成了,如今為何還來這問道之地?

雖然向魂乃是諸仙第六人,但他修為是主境級別,要想無視問道之地的規則,強行進來,必然也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就是那個背叛你的諸仙第六人?」

妙妙公主和江碧蘭問道。

「不錯,他應該是沖著我來的。」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經歷過此次時代戰場之事,他對周帝的前世,已經越來越認可,他對向魂也越來越厭惡。

「對了,你們能夠感知到他,他是不是也能夠感知到你們?」

秦南問道,他心中覺得,妙妙公主和江碧蘭識海中的白藍之花,暫時最好不要讓向魂知道。

「他感知不到,這點地前輩跟我們說過了。」

江碧蘭柳眉微皺,道:「他為諸仙第六人,身邊還有一位南世至尊,定能找到你現在所處的位置。而且,我和公主只能感知到他的氣息,無法感知到他身在何處。」 秦南稍一思索,便道:「此事無礙,他若現在與庄南等人向我們殺來,那無疑最好,求之不得。」

「他此次來到這問道之地,應該是沖著我來的,不會將我的消息告知給其他的大勢力。」

「退一步說,倘若他真的告知了其他大勢力,那許若塵等人仔細一點,就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屆時我們在改變計劃。」

話雖如此,但是向魂和南世至尊能夠探查到他所在的位置,這無疑是一個很大的麻煩,以後會讓他在許多事情之上,都處於一種被動的局面。

等此次事了之後,他得想一個辦法去解決掉。

「向魂那個老傢伙要是敢來,看本公主怎麼收拾他。」

妙妙公主摩拳擦掌,江碧蘭莞爾一笑。

時間流逝,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只見到,在通天道樹的第十八根樹枝上,一共有著十三座無比龐大,閃爍閑逛,散發著驚人氣息的古老城池,彼此之間,距離都不算很遠。

現在,極生門打造的無玄城之中,四方的城門,發出了轟鳴之聲,緩緩關下,原本待在城中的散修們,遭到了驅逐,相繼離去。

一條條寬闊巨大的街道上,開始張燈結綵,冥冥之中,有著古老陣法運轉起來,散發出來了一股股精純仙意,沒入每一寸虛空,使之變得像是一個古老的修行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