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則是敏銳的察覺到,這座森林,極其不凡,越是深入,那氣息更令人膽寒。

「在這座森林的深處,就是青龍秘境的禁地之一,永夜林。在永夜林裡面,妖獸榜上排名前十的霸主,都在那裡面。」司馬空解釋道。

秦南立刻明白過來。

在青龍秘境內,有著諸多禁地,譬如歷代聖主的修鍊之地,還有諸多強者妖獸的修鍊之地,都是屬於禁地,他們這些武宗境的存在,不得擅自踏入。

行走了半柱香的時間之後,司馬空低喝一聲:「到了!」

秦南立刻抬頭看去,只見到森林之中,出現了一座小山,整座小山,都是一片血芒,氣息令人膽寒,在小山中央,有著一處長達數十丈的入口,入口處彷彿被工匠雕琢過,哪怕經過時間流逝,依然顯得精緻無比。

「原來這就是司馬空喊我過來的原因……」

秦南通過戰神左瞳,發現在這血色洞府內,有著無數道的禁制,每一道禁制,都具備了武皇巔峰的力量,稍微觸碰,就會被禁制瞬間反殺,整座洞府雖然不大,但步步兇險!

司馬空特地找到他,恐怕就是想要利用他的瞳術,破解禁制,避開兇險。

察覺到了秦南的目光,司馬空乾笑一聲,臉色有些掛不住。

「我手裡的這張殘圖,乃是當年某位具備強大瞳術的師兄所留,可以根據地圖,避開多處兇險!」

嚴紫菡突然開口道,手裡多出了一張年歲古老的羊皮卷,她眸子掃了兩眼,就準備前行。

「紫菡,先等一等。」

這時周立青突然開口,只見他看向秦南,似笑非笑,道:「秦南師弟,能夠被司馬空看中,想必你也有幾分本事,不如你來看一看,我們這第一步,該走在哪兒?」

嚴紫菡也停下了腳步,冷冷的看向秦南。

「這一步,該落在這裡!」

秦南面色如常,手指著血色洞口的中央。

周立青徵詢的看向嚴紫菡,嚴紫菡那冰冷的俏臉上,浮現出來了抹驚異,道:「這一步的確沒錯。」

周立青微微一愣,看來他是小瞧秦南了。

「下一步走哪兒?」

嚴紫菡又問道。

「左前方一步。」秦南臉色如常,含笑說道。

「繼續下一步走哪?」

「右前方三步。」

「還有呢?」

「右前方兩步。」

「……」

眨眼之間,嚴紫菡連續問了十次,每次聽到秦南的回答,她那冰冷的臉色,動容之色越來越大。

這十次,與她手中的這張地圖,除了幾處細小的差距之外,竟是全部符合!

周立青也微微呆住了。

這可是武皇境巔峰血蛟布置下來的禁制,一般的瞳術天才,都根本無法看破。

秦南居然做到了?

嘶!

周立青深吸了口氣,看來他小瞧秦南,可不是小瞧的零星半點!

嚴紫菡臉色逐漸恢復過來,依舊冷傲,道:「還算有點本事,不過也錯了幾處!這種細小的錯誤,在這地方,都會帶來致命的危險!」

扔下這句話,她頭也不回,走入血蛟洞穴中,彷彿在她看來,秦南只能算可以,還不能稱得上有著足夠分量。

周立青想要說什麼,但拉不下臉,就沒多說什麼,緊跟上去。

「咳咳,秦南,沒想到她們這麼瞧不起你……」

司馬空有些尷尬。

秦南神瞳之威,他最為清楚,將整座血蛟洞穴的禁制,全部看破,哪怕將之解開,都沒有什麼問題,如今卻被嚴紫菡兩人看低了。

「無妨!」

秦南笑了笑。

兩人不再多言,也開始走入了洞府之中。

嚴紫菡和周立青走在上面,憑藉著手中地圖,不斷帶路,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秦南跟在兩人身後,滿臉輕鬆,渾然不知兇險,如同閑庭漫步。

「七殺步,籠罩範圍三丈,總共三十四步,走錯每一步都會引來殺機。還有這血龍叩首陣,全陣覆蓋方圓一丈,只有腳踏陣眼,才能通過,如果走錯絲毫,都會觸動大陣……」

秦南一邊走著,一邊觀察著諸多大陣、禁制等等。

他當初在九字真言那邊,也看到了不少陣法,積累了許多經驗,所以如今洞徹起來,更加輕鬆。

整座血蛟洞府並不長,只有著五十多丈,可這麼短的距離,四人的速度,宛如烏龜再爬一樣,小心翼翼。

期間靠著那張殘圖指引,差點觸發了不少禁制,那泄露出來的氣息,令的嚴紫菡和周立青都是一身冷汗。

當然了,他們兩人沒有意識到,地圖是錯的,秦南才是對的。

在半個時辰之後,四人終於前進了二十多丈。

只見那洞府的牆壁上,掛著一顆顆閃閃發亮的大石,將之照耀成為了一片五顏六色,絢爛無比。

「我們現在面前有一座生死橋的大陣,此陣觸發,會把我們全部秒殺,沒有任何活路,你們都跟緊我了,千萬要注意!」

嚴紫菡突然開口道,她的腳步,緩緩邁動,就要朝著前方的土地,緩緩落下。

「慢著!」

秦南眉頭一皺,厲聲喝道:「你的地圖有問題,這一步不能踏下!」 第四百二十章一指解陣

誰也沒料到,秦南會突然發作。

嚴紫菡腳步一僵,冷聲道:「你說什麼呢?按照地圖,這一步有什麼問題?」

「你的地圖有問題!」秦南深吸了口氣,手指指著嚴紫菡腳下前三寸的地方,道:「正確的地方,是在這裡!」

此話一出,嚴紫菡和周立青臉上都浮起了抹愕然。

要知道,這個地圖,乃是當初一名瞳術天驕所留,他的地圖怎麼可能會出問題?

這個秦南,簡直太過分了。

「別以為是絕世天驕,什麼事情都可以插嘴!」周立青臉色一板,厲聲道。

「秦南,你最好別繼續搗亂,否則的話,出了任何問題,我絕不放過你!」

嚴紫菡美眸中更是冒出了一絲殺氣,她沒有任何猶豫,腳步立刻落下。

「站住!」

秦南臉色一變,五爪伸出,將她的身體,強行叩住,動彈不得。

周立青和嚴紫菡,顯然都沒料到,秦南會突然偷襲,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秦南腳步深處,朝著那前三寸之地,狠狠踏下。

「你瘋了,給我停下——」

嚴紫菡看到這一幕,嚇的臉色一白,當場大喝,只是她的喝聲還沒落下,秦南的這一腳,已經穩穩落下。

「不好!快逃!」

如今木已成舟,無論是憤怒還是什麼,都來不及了,嚴紫菡和周立青心中都是本能的生出無窮危險,朝著後方迅速閃退。

一個呼吸!

兩個呼吸!

直到過去了數十個呼吸的時間,兩人的身形,這才僵硬下來。

怎麼……沒有反應?

難道秦南走的這一步是對的?

在兩人獃滯的目光之中,秦南面色如常,如履平地,連續走出了四五步,將那陣法走過之後,才回過頭來,淡淡道:「師姐,你那份地圖,真的有問題。這個大陣,名為天海鎖月陣,剛才要是踩到了,這方圓五里,都會被海水吞沒,毀於一旦。」

「兩位,我早就說過了嘛,不要小瞧秦南!」

司馬空開口笑道。

嚴紫菡和周立青,眼中都是湧起了抹震驚之色,他們不曾料到,身為絕世天驕的秦南,居然還有這般強悍的瞳術。

緊接著,饒是嚴紫菡,俏臉也是微紅。

在剛才的時候,他們兩人,還多次瞧不起秦南。

「咳咳,秦南師弟,剛才的事情,你就不要過多在意了……」周立青滿臉尷尬道。

「剛才我的態度有問題,我向你道歉,這次血蛟洞穴,就拜託你了,裡面所獲得的一切,我們四人均分。」

嚴紫菡馬上又恢復了冷漠。

「這都是小事!」

秦南笑了笑,這些事情,他自然不會過多計較。

接下來,就由秦南帶路了,整個速度,不僅快了足足一倍,路上還沒有觸發任何禁制,令嚴紫菡和周立青,都是徹底折服。

「到了。」

秦南上前大步一踏,低喝一聲。

司馬空、嚴紫菡、周立青三人表情也是一震,齊齊抬頭看去。

只見到這石洞深處,突然空曠起來,有著方圓足足二十丈之大,四周牆壁,都是金碧輝煌,閃耀著無數光芒,除此之外,那石洞深處,有著一個巨大的血色冰塊,這冰塊內部,封鎖著無數的法寶、兵器、靈藥、元石!

秦南呼吸頓時急促起來。

他剛才粗略一掃,在這冰塊之中,至少有著足足六百塊塊元石!

六百塊元石是什麼概念?

在青龍聖地中,相當於六百萬貢獻點!

不只是他,司馬空、嚴紫菡、周立青三人呼吸也急促無比,如此龐大的一筆寶藏,如果獲得,那麼所獲得的好處,將不是一般的巨大!

「不對,這不是冰塊,這是血蛟的心臟,血蛟臨死之前,利用自己的心臟,將它做成了陣法!」

司馬空突然發現了什麼,尖聲叫道。

此話一出,嚴紫菡和周立青的臉色,無不大變。

血蛟,擁有真龍血脈的妖獸,它的心臟,本是天地奇物,如果用心臟在煉製陣法,恐怕是尊者親臨,都沒有任何作用!

也就是說,空有一座寶山,他們不知道如何打開。

「破!」

就在這時,一身大喝響起。

只見秦南身形一閃,手指伸出,指尖火焰閃爍,直接戳到了那血色心臟的中心之處。

轟!

整個強大的血色心臟,頓時劇烈震顫,好像是一尊太古猛獸,蘇醒過來,發出了一道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令的方圓十里,都為之晃動,緊接著那血色心臟,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活力,迅速的暗淡下來,不斷融化,化成了一滴滴血水,流在地面。

包裹在其中的無數寶物,都發出了一聲嗡鳴聲,散發出來了一道道強悍的氣息,使得整個山洞,都被無數的寶光充斥。

「這……」

司馬空和嚴紫菡、周立青三人,都是目瞪口呆。

這特么不是血蛟心臟所化的大陣么?

這不是連尊者都無法破開么?

秦南這一指就直接破開了?

難道秦南還是一個陣道大師?

「這個血色冰塊,確實是血蛟心臟,但是因為經過時間流逝,它的生機,早已腐爛,所以大陣的威力,不具以前的十分之一……」秦南緩緩道。

他如今戰神左瞳,今非昔比,洞徹能力,堪稱可怕,打開這種奇陣,自然是沒有絲毫問題。

嘶!

三人回過神來,都同時抽了口冷氣,看向秦南的眼神,都像是看著一尊怪物。

就算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那也很厲害了好吧?

然而,就在這時。

因為血色心臟剛才的破碎,帶來的異變,席捲了方圓數十里,不少的武宗境妖獸,都被震動,獸眸齊刷刷看來,身形一閃,迅速飛來。

這些妖獸,非常清楚,這個血蛟洞穴內,有著多少寶物,它們也曾垂涎三尺,奈何血蛟妖皇的威名,還有那強大禁制,早已印入它們的心靈。

如今異變生出,它們自然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