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烽道:「你這樣的身體,能帶這個孩子嗎?」

「唔……」

「這個臭小子,又能吃又能拉,有的時候一哭就哭半宿,若不是朕帶他走,你還能每天睡到日頭高照?只怕現在又病倒了。」

這倒也是。

這一次,她雖然因為生產的時候受到了驚嚇,身體稍微有些影響,但幸好,沒有孩子需要操勞,倒是調養得不錯。

只是,最近發生了太多事,加上不經常見孩子,她是真的差一點把這孩子都忘記了。

祝烽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柔聲道:「好了,朕不是說了,後天會帶他過來嗎。」

「……」

「其實這一次,也委屈了他。」

「……」

「他出生之後,就是大行皇后的喪儀,前朝又有那麼多的事,連他滿月都沒辦。」

南煙搖了搖頭,道:「這倒也沒什麼。」

「……」

「也不能前面在辦大行皇后的喪儀,妾這邊為他做滿月,聽著也不像話。」

「……」

「再說了,他小孩子家家的,吃點虧,將來是福呢。」

祝烽微笑著看著她,道:「你到現在還是認定,吃虧是福?」

南煙認真的說道:「妾一直都這麼想。」

「……」

「有的時候,得到未必就是得到,失去也許反倒是另一種得到。」

「……」

「塞翁失馬的故事,皇上應該比妾更明白的。」

祝烽看了她一會兒。

卻沒說什麼。

只輕輕的嘆了口氣,又拍了拍她的肩膀,將她攬過來靠在懷中。

另一邊的心平原本還在為可以見到小姐姐而高興,轉頭一看到他倆這樣,立刻細細笑著,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捂住了臉。

但,又從指縫裡看著他們兩。

兩天後的傍晚,顧亭秋便帶著顧以游,佟斯年,還有顧期青進宮了。

之前,皇帝已經在宮中宴請過他們一次,所以這一次,也算是熟門熟路,大家都沒有像之前那一次一樣的緊張小心,只是,謹慎依舊。

走了一會兒之後,顧亭秋微微蹙起了眉頭。

他小心的詢問從進入宮門開始便給他們帶路的小太監聽福:「聽福公公,這條路,好像不是去娘娘的翊坤宮啊。」

聽福一邊往前走,一邊微笑著說道:「大人難道忘了,娘娘的翊坤宮之前被大火燒了。」

「哦。」

顧亭秋這才想起來。

吳氏做亂的時候,翊坤宮毀於一場大火當中。

其實,被燒的是大門和偏殿,主殿只是被燒了一些門窗,但已經不能住人了,所以皇帝下令重修翊坤宮,讓貴妃娘娘搬到了他的寢宮去住。

這種恩寵,在後宮也是獨一份的。

如今宴請他們,自然就不能在翊坤宮了。

他點點頭,繼續跟著聽福往前走去。

不一會兒,他們到了一處宮殿外。

顧亭秋抬頭看了一眼,頓時眉頭一蹙,這個地方明顯不是貴妃娘娘所住的地方。

他身後的顧期青抬頭看了一眼,臉色一變。

顧亭秋問道:「這裡是——」

聽福笑道:「這裡,是承乾宮。」

「承乾宮?」

顧亭秋的眉頭皺了一下,承乾宮是魏王居住的地方。皇帝宴請他們,若是在貴妃的地方也就罷了,說到底,他們都算是貴妃的家人,宴席上要談起的,也是貴妃家事。

但這一次,卻是在承乾宮。

魏王的承乾宮……

他站在大門口,正有些遲疑,這時,就看見魏王祝成軒從裡面走了出來。

顧期青一直安靜的跟在父親的身後,這時,抬起頭來。

他們已經有一段日子沒見了。

此刻突然見面,她發現魏王和之前相比,好像有些不一樣了,具體哪裡不一樣,她也說不出來,只是,過去的他雖然年長與自己,但神情舉動還帶著少年人的天真,而眼前的他,仍然還是一個少年人的模樣,卻是眼神堅定,腳步堅定,竟有幾分皇帝的影子。

顧期青只感覺心都跳了一下。

立刻低下頭去。

而祝成軒走過來,先對著顧亭秋抬手行禮:「顧大人。」

「魏王殿下。」

「父皇交代,今夜在承乾宮設宴款待各位,請先入座。」

「多謝殿下。」

顧亭秋的神情變得愈加凝重了起來,回頭看了女兒一眼,也沒說什麼,便帶著他們走了進去。

當顧期青路過祝成軒的身邊的時候,兩個人目光有一瞬間的交匯。

祝成軒低頭看著她。

(本章完) 武學院其實在這個大陸上面的四個帝國之中只是得長小的一個學校,一般都是建立在小鎮上面的學校,一般的大的城鎮和帝都哪裡都是建立的聞名遐邇的戰神學院,而戰神學院不管在哪一個國家都是那些戰士的嚮往之地。

武學院其實只算的是一個初級班,要是在武學院的成績突出的話,那麼可以擁有被推薦到武神學院的資格,一旦得到這個機會的話,那麼就擁有了一步登天的機會。而每一個武學院只是擁有一個名額而已,而想這個名額就是在每一年的考核上面進行,通過比試之後,誰得到第一名,誰就可以擁有這個名額,不管你的家世出生怎麼樣,都是一視同仁的。

這個樣子的特徵在這片大陸非常的明顯,就算你是一個平民,只要你擁有強大的實力的話,將貴族才在腳底下也是可以的,要是你擁有高貴的身份,但是你沒有強大的實力,那麼在別人的眼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廢物罷了,從皇室到平民,都遵行一個原則,你擁有多大的力量,就可以得到做少的尊重。

所以在武學院之中有一個不是規矩的規矩,任何人之間的比試,只要是雙方都同意了的話,那麼就可以隨便的打鬥,就算是有所死傷的話,也不用負任何責任,在這個大陸上的生存法則就是,勝者生存,敗者死亡。

武學院之中的比試想象時時刻刻都存在的,就算是你看別人不爽的話,也可以向他發起挑戰,只要對方敢應戰的話,就算是打的你死我活都沒有關係,輸了之後也不可以借用其他力量報復,要不然的話,武學院也不是擺設。

武學院雖然看上去還是有些公平的,但是其實是有些不近人情的,但是優勝劣汰是自然的生存法則,當那些實力低弱的人被打敗的時候,武學院的實力其實也可以得到一定的提升,武學院的老師也很樂意看見這樣的現象,因為每一個學員只有一個推薦名額,自然是要選擇出一個最強大的,將來到了武神學院之後,在哪裡可是代表著武學院的面子的。誰不希望自己學員的學生到了武學院之後,站在巔峰的位置,要是被被人踩在腳下的話,那麼丟的可是武學院的臉。

在武學院之中修鍊的那些人都是比較刻苦的,沒一個的心裡都憋著一股勁,他們心裡都想要得到那個推薦名額,實力強大的自然野心也就大,而一絲實力低弱的也不敢對那個名額有什麼想法,因為吧畢業考試可是生死戰,就算是被人給殺死了也不會有人管的,明知道得不到的東西還要去爭取,那就是一個傻子。

武學院的幾個老師慢慢的走在校園之中,看著那些刻苦練習的學員,他們的臉上露出一絲滿意之色,那些老師的身上都散發出渾厚的氣息,腳步平穩,在路過的石板路面上都留下了淺淺的腳印,仔細看去的話,會發現他們都是五級的戰士,甚至還有人達到了六級。

「你們說這一次誰會得到這個名額?」一個中年老師開口說道,其他的幾個老師對視一眼,他們心裡都有自己的人選。

「要我說的話,李家的李猛有可能得到。」另一個老師微笑著說道,其他的老師看了可他一眼,想著自己的心思。

「李猛雖然是三級戰士,但是陳冰已經達到四級了。」一個女性老師開口淡淡的說道。

「什麼,四級,他竟然突破到了四級?」

那個女老師微微一笑,對著他們點點頭,其他幾人的眼中散發出一股狂熱之色,四級戰士啊,陳冰今年才十三歲而已,比李猛還要小兩歲,天賦果然不一般,玉蘭鎮每年的名額實力都是三級巔峰,沒有想到今年會出現一個四級的戰士。

穿越筆下的女權世界 「好,好,每一年都被其他的學院壓在頭上,這一次總可以揚眉吐氣了吧。」那個實力達到六級的老者激動的說道,語氣之中有了一絲出氣的味道。

「這是院長之辛,但是陳冰現在是剛剛的突破到四級戰士,還沒有將實力鞏固,李猛雖然只是三級巔峰的戰士,但是也已經摸到了門檻了,實力不見得比陳冰差。」

「哈哈哈,沒事,他們兩人都是天才,不管是他們誰得到了這個名額,對於我們學院來說都是件高興的事情,要是真的是李猛得到的話,三級巔峰的實力突破到四級也是很快的。」

其他幾人都是滿懷深意的看了一眼院長,點了點頭,只不過他們在心裡暗暗地嘀咕,看來院長是壓抑久了,不放過每一個揚眉吐氣的機會啊。

玉蘭鎮的無盡森林之中,楊天偷偷地從楊家出來來到了這裡,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不少的人,大多數都是一些傭兵,都是到無盡森林之中獵殺魔獸的,只是大多多數都是羽鎩而歸,魔獸豈是那麼容易獵殺的?一些低階的魔獸就不說了,獵殺之後也沒有什麼價值,也只有超過了四階的魔獸才會讓人心動,不管是魔獸的晶核或者是骨骼皮毛,那都是有價值的東西,但是四級以上的魔獸比同級別的武者要強大的多,就算是兩個五級戰士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不少人都是抱著希望進去,滿臉失望的出來。

看著森林之中進進出出的傭兵,楊天也沒有覺得什麼好奇怪的,在這裡突然出現一個小孩子自然是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楊天剛剛的來到森林邊緣的時候,就遇到了一個身體強壯的男子,仔細看去,竟然是四級的戰士。「小子,你來這裡幹什麼?」

楊天停下了腳步,站在那裡看著那個男子,沒有辦法他的身高太矮了,只有對別人仰視了,這讓他的脖子難受不已。「好像不管你的事吧,我憑什麼要告訴你。」楊天說完之後直接要從這個男子的身邊走過。他問的這個問題實在是可笑之極,自己來這裡做什麼沒有義務要告訴他,這個無盡森林也不是他的地盤。

那個男子聽了楊天的話,頓時就是滿腔的怒火,他來玉蘭鎮沒有多久,和幾個四級的戰士一起來這裡獵殺一個中級的魔獸,要是成功了的話那就發財了。魔獸倒是遇到了,但是他們這些人之中只有他一個人活著出來了,本來他的心裡憋屈不已,想要好好地發泄一下,可在無盡森林徘徊的人沒有一個是好惹的,他只有四級的實力,但是他遇到了的都是一些五級或者是六級的人。

心裡的火沒有地方撒,兄弟都死光了,錢沒有賺到還花光了,自然沒有臉回去了,只能在這裡呆著,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小傢伙來這裡,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小傢伙也不將自己當回事。

「小子,給我站住。」男子拔出身上的刀子,滿臉兇狠的模樣,再次的將楊天該攔住了,一揮手裡的刀子,將它扎在了楊天身邊的地上。「***,一個臭小子也敢在這裡很老子叫囂。」男子大聲的喝到,他的聲音引來了不少的目光,由於這裡離玉蘭鎮比較遠,在這裡出現的人都是一些冷血的人,所以看見一個瘦弱的少年被人攔住,也沒有人開口幫忙。

雙眼之中閃現出一絲不耐煩的神色,楊天沒有去理會他,和一隻亂叫的狗是無法講道理的,既然說不通的話自己有合璧浪費口舌呢,腳步快速移動,再次的要從那個男子身邊走過,男子看見楊天的表現,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很大的挑釁。於是放下手裡的刀子,大喝一聲,身上的肌肉不由得鼓起,身上散發出四級戰士的氣勢,一些看戲的人不由得超後邊退去。

「臭小子,老子讓你站住,你耳朵是不是聾了?」男子大喝一聲,千斤重的力量朝著楊天的身上快速而去,「臭小子,盡然敢跟大爺這麼的猖狂,看我不好好的收拾收拾你。」男子的手掌瞬間就要落在楊天的肩膀上面,男子的臉上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旁邊的人都只是冷眼旁觀者,但是臉上的冷意瞬間結成了冰。

砰地一聲,千金重的力量擊打在地面之上,激起了漫天的灰塵,剛才還滿臉猖狂之色的男子,此時竟然被人隨手摔在了地上,身體狠狠地砸在地上,將地上都砸出了一個大坑。

周圍的人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看向楊天的眼神出現一絲恐懼之色,剛才那個小子做了什麼?竟然一下子就將那個男子給扔了出去,他們可是沒有看錯,那可是四級的戰士,移植后就可以扔了四級戰士,那麼這個小子的實力又會是多麼的強大,最少也是五級的戰士,一個不到十歲的少年,竟然有五級戰士的實力,難道老天爺在開玩笑嗎?

楊天移動著目光,最後落在那個半天爬不起來的男子身上,雙眼之中出現了一絲冷意,在衣服上面輕輕地一拍,接著朝前面走去,周圍的那些人不由得為他讓出了一條道路,耳邊傳來了楊天的聲音,「記住,以後不要在擋著我的道路。」< 第2304章女兒紅

當顧期青路過祝成軒的身邊的時候,兩個人目光有一瞬間的交匯。

祝成軒低頭看著她。

雖然是寒冬,但他的目光,溫柔得像是春風一般。

只這一眼,顧期青的心又是一跳,雖然風吹著一點冰冷的雪沫拂過她的臉上,可她的臉頰,卻莫名滾燙髮熱,急忙又低下頭去。

跟著顧亭秋走進了承乾宮。

看著她的背影,祝成軒的臉上仍舊是溫柔的笑容,眼神更是溫柔,也跟著走了進去。

一進入承乾宮,就看到裡面燈火通明。

正殿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個大大的圓桌,上面已經擺好了一些簡單的菜肴,只是冷盤而已,熱菜和酒自然是要等人來齊了之後再上。

顧亭秋稍微數了一下圓桌邊的椅子。

心裡微微一動。

他轉過頭來,對著祝成軒道:「魏王殿下,不知皇上和貴妃娘娘何時來到?」

祝成軒的目光原本還停留在顧期青的身上,一聽他問自己,立刻將目光收了回來,規規矩矩的說道:「父皇還在武英殿那邊,像是要見什麼人。貴妃娘娘那邊已經傳消息過來,馬上就到。」

正說著,外面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還有心平公主快樂的聲音。

「小姐姐!小姐姐!」

轉頭一看,就看見貴妃娘娘帶著心平公主,身後跟著幾個宮女,正款款走了進來。而心平公主一看到顧期青,立刻高興的展開雙臂,一路飛跑了過來。

顧期青怕她摔著,忙走下台階,蹲下身去接住了她。

兩個人抱在一起,心平開心的笑了起來。

「小姐姐,我好想你啊!」

顧期青抱著她,也微笑著說道:「民女也思念公主殿下。」

顧亭秋急忙帶著顧以游他們走出來,連帶著顧期青也急忙起身,對著南煙行禮:「拜見貴妃娘娘。」

南煙微笑著一抬手:「都平身吧。」

然後看著心平抱著顧期青不肯撒手的樣子,笑道:「總算等到你的小姐姐了,怕是都——望穿秋水了吧。」

說著,有意無意的瞧了一眼祝成軒。

祝成軒的一雙眼睛也是一直定在了顧期青的身上,聽到這話,紅著臉低下頭去。

心平睜大了雙眼:「什麼是『望穿秋水』?」

南煙笑道:「回去問你師傅去。」

「哦。」

心平如今開始學習,有什麼不懂的,大家也都只敷衍她,讓她去問師傅,可苦了劉越澤,除了正常的上課的內容,還要回答她平日里那麼多千奇百怪的問題,眾人倒是樂此不疲。

顧亭秋對於她這個玩笑,雖然不太喜歡,但畢竟是貴妃娘娘,也不好說什麼。

只捂著嘴咳嗽了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