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了磨牙,給了一個讓她等著的眼神,「介意也憋著!」

「噗嗤!」閆曉曉看著頓時一樂,也只有顧雲念敢這麼懟慕司宸。

「走吧!謠搖同不同意你留下我不知道,先過去再說。」

閆曉曉拉著顧雲念上了車,慕司宸坐副駕駛。

到了閆曉曉說的小樓,顧雲念驚訝了一下。

這不是下午沈一星給她介紹沈家莊園,問她,她回答最喜歡的那棟小樓嗎?

這是一早就給她準備好,就只能她答應?

心中懷著淡淡的疑惑,卻並沒有問出口。

雲水謠就在客廳等著,聽說慕司宸要留宿,果然很高興地一口答應。

二更

(本章完) 幽雪染就往那塌陷的圓洞走去,眼看著她就要踏入那圓洞內,伊漠邪一個健步衝上去,把幽雪染給拽了回來。

「你幹什麼!」他的眼眸里爆發怒光,對著幽雪染低吼道。

「這是國脈形成的地洞,就算現在國脈已經被鎮壓住了,人要是進洞里也會被裡面殘留的罡氣焚燒至死的!」

伊漠邪對著幽雪染喊著,然而幽雪染卻靜默無聲的望著她面前漆黑的洞口。

凌蒼冽的體內國脈不純,所以只是封印住了國脈,在帝都里長達幾公里的巨大洞窟卻是無法修復的,裡面的罡氣不會再生成,但是那些罡氣還會飄出來帶著國脈的湮屑去燃燒世界。

「雪染……」熟悉的聲音傳來,幽雪染抬起頭,見到凌琉澈向她走來。

「你在這裡呀……」幽雪染低啞微弱的聲音吐出,她說完,又把臉瞥到一邊,掩住自己的情緒,然而她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觸及到那黑洞洞的地坑,一時間情緒在胸腔里翻江倒海起來。

凌琉澈看上去又消瘦了不少,他的目光從伊漠邪的身上掃過,他雖不識伊漠邪,卻敏銳的察覺到伊漠邪身上的王者之氣。

回過身,凌琉澈將目光定在了幽雪染的身上:「那天……你從鎖魂天宮裡逃出來了就好。」凌琉澈又似自言自語般道:

「我也猜到,冽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

聽到那個名字,幽雪染的喉嚨顫動了一下,她的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靜冰涼,然而眼眸里已有了些許濕漉的水汽。

凌琉澈對她說道:「很多人都走了,十方尊者他們雖身負重傷,但也離開了,但我會留在這裡,國脈留下的裂縫無法修補,可我會守著這個地方……畢竟這裡是我生活了二十年的都城。」

說到最後,隔著雨幕,凌琉澈憔悴的容顏上對幽雪染露出淺淡的笑容來。

幽雪染低吟問道:「凌蒼冽他……」

「逝者已矣,雪染,你要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凌琉澈說到。

他說逝者已矣四個字的時候,像判決的聲音落在幽雪染的天靈蓋上。

就在這麼一刻,她終於意識到,那個風華絕代,如妖孽般的男子,真的離她遠去了。

幽雪染不再發一絲言語,她轉過了身,背對著伊漠邪和凌琉澈,背對著那巨大的黑洞。

雨越下越大,嘩嘩的聲音在耳畔不停的響著,雨水匯聚成小小的溪流從伊漠邪的腳邊急促流過。

他有些擔心幽雪染在這雨水中身體受不了,更可況她還經歷了如此大的打擊。

那個男人是她的夫君啊……想到這裡,伊漠邪的心裡一片悵惘。

「雪染……」他忍不住出聲,想要提醒幽雪染別在雨中待太久了。

然而話音落下,伊漠邪發現背對著自己的幽雪染,肩膀微微的顫抖,雨水淹沒了她的聲息,她一言不發,任由冰涼的雨不斷劃過她的臉頰。

她的眼眶泛著微紅,然而始終幽雪染都沒有發出抽噎哭泣的聲音…… ??

「前輩,這是什麼,好恐怖啊。」看著李學浩手裡拿著的那個可怕的雕像,櫻井美子臉上怯怯的。

「不要怕,只是看起來很恐怖而已,其實一點也不可怕。」李學浩晃了晃手裡的鬼雕像道。

之前鬼雕像裡面的噬靈法陣已經被他全部抹除了,他又加入了導靈陣,雖然還不完美,不過作為一個靈體的寄居之所,已經算得上難得的高級貨了。

「那這個是做什麼的呢?」櫻井美子仔細看了看,發現那看起來恐怖的雕像雖然外表可怕,但是近距離之下,居然有種讓她親切的感覺,在不斷吸引她。

「這個就是可以把你帶出去的東西了。好了,站著別動。」李學浩一邊說著,一邊豎起劍指,在鬼雕像的身上比劃了一個法印,接著調轉劍指一指櫻井美子的靈體。

然後就見櫻井美子化成一道綠色的淡光一下沒入鬼雕像的身體里。

「美子,能聽到我說話嗎?」李學浩拿起鬼雕像放到自己的眼前。

「前輩,我可以聽到的……這個地方好好哦,好溫暖。」櫻井美子的聲音從鬼雕像里傳出來,甚至還帶著一絲驚喜和興奮。

李學浩雖然不是靈體,但也能體會出那種感覺。鬼雕像裡面被他置入了導靈陣,他也加入了一點靈氣維持運轉,對於靈體來說,裡面就相當於一個絕佳的修鍊場所。

不過櫻井美子不會修鍊,所以只會覺得很舒服,當成一個溫暖的被窩,僅此而已。

回到家裡,李學浩將櫻井美子從鬼雕像里放了出來,又教會她進出的方法。櫻井美子為此興奮了好一陣,反覆練習了十幾遍,直到熟悉之後,這才興高采烈地飄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李學浩身邊。

「前輩,我已經學會了,好好玩。」

「那就好,晚上你就在這裡看電視吧,電視我就不關了。」李學浩點點頭,接著又告誡道,「不過你就不要出這棟房子了,因為我也不知道失魂之地對你的『牽引力』到底有多大,可能你剛出去就會再次回到舊校舍里,所以最好還是不要出去,明白了嗎?」

「我知道了,前輩。」櫻井美子認真地說道,接著看到茶几上放著的那個大大的長方形的物體,「前輩,這個是電話嗎?」

「恩。」

「現在的手提電話都是這麼大的嗎?以前我們都是很小的。」櫻井美子很好奇,要不是靈體無法直接用手去拿,估計她都想拿起來看看了。

李學浩雖然是「宅男」沒錯,不過想想十年前,那時候還沒智能機吧,就算有,估計也沒這麼大的。

「是這樣用的。」看櫻井美子實在好奇的樣子,李學浩將手機拿了起來,划屏解鎖之後,拿給她看。

「好漂亮啊,前輩原來喜歡這樣的女生嗎?」櫻井美子看著屏幕上那個精心打扮過的女孩子,眼睛頓時一亮。

「咳咳……」李學浩感覺有些臉熱,其實手機的桌面壁紙是之前「真中浩二」留下的,他也沒在意,而且骨子裡也覺得確實挺漂亮的,就沒換掉,想不到會引來這樣的誤會。

「啊,我想起來了。」正覺尷尬之際,櫻井美子突然驚叫起來。

「什麼?你想起什麼了?」李學浩趕緊轉移話題。

「前輩,我們可以給惠子發電子郵件啊,就用前輩的手提電話。」櫻井美子臉上顯得很興奮。

李學浩一愣,接著也反應過來,對啊,他怎麼就忘記這個了?櫻井美子肯定有她妹妹惠子的電子郵件地址,只是十年過去了,也不知道櫻井惠子是不是還在用。

不過凡事總要試一下的,而且在電話里,也比較容易說一些話,總比當面說出那種讓人尷尬的*要好得多吧。

「告訴我你妹妹惠子的電子郵件地址,我試試看。」

……

同一時間,櫻井家裡,櫻井惠子泡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就躺到床上去了,因為明天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早點睡才能有精神處理那麼多事情。

閉起眼睛準備好好休息,放在床頭邊的手機突然響了一下,那是接收到電子郵件的提示音。

原本不打算去看的,不過想了下,或許是有關公司的一些重要事情,下屬特意發過來等自己決斷的,那就看看吧。

打開之後,看清接收到的信息,櫻井惠子的眉頭不由一皺,對方的郵件地址是她從沒有見過的,這是個陌生的郵件地址。

對方發過來的只有一句話,「是惠子小姐嗎?」

「你是誰?」櫻井惠子本不打算回的,猜想這可能又是哪個混蛋從什麼地方得到了自己的電子郵件地址,然後發來的騷擾郵件。

但想想,能得到自己的電子郵件地址,說明這傢伙也算有點實力,或許是真有什麼事也不一定呢。

不過心裡也下了決定,如果是什麼無聊人士發來的信息,她肯定會第一時間刪除這個郵件地址,然後設置拒接。

「如果是惠子小姐的話,那麼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說。」

「對,我是。」櫻井惠子咬了咬牙,對面的人居然還跟她吊起了胃口。

「你旁邊現在有人嗎?」

「沒有!」

「那我說了,這可能關係到你的一些秘密,所以最好是不要讓別的人知道。」

「說吧。」櫻井惠子有些不耐煩了,至於什麼秘密,她可不認為對方真知道一些關於她的秘密,無非就是這樣說來引起她的注意。那麼,她就好好看著,對方到底知道她哪些秘密。

「我知道惠子小姐的左邊胸口上有一個胎記,是心形的圖案對不對?」

當看到這句話,櫻井惠子瞬間就愣住了,因為這個秘密,除了家人,外人不可能知道。心裡有些羞澀同時,馬上收斂起震驚的心情,警惕起來,冷冰冰地發過去一句:「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還知道除了惠子小姐你有這個胎記之外,你的姐姐美子也有和你一模一樣的胎記。」

「混蛋,你到底是誰,別以為你不說出來我就找不到你,我可以根據你的電子郵件地址發給橫濱警察本部,相信他們很快就可以找出你來。」櫻井惠子是真的憤怒了,對方不但知道她的*,還拿她遭遇不幸的姐姐說事,這種人是最不值得原諒的。

如果不是頭腦還算冷靜,想要知道對方到底還清楚一些她的什麼秘密,她現在肯定已經報警了。

「好吧,惠子小姐,你贏了,還記得下午那個高校生嗎?」

「你是真中同學?」對方一提起,櫻井惠子馬上想了起來,同時盡量讓自己冷靜,只有這樣才能有效地考慮各個方面的信息。

「是的。」

「你是從哪裡聽來的這些東西?」櫻井惠子當先最主要的是想知道對方是從哪裡聽來的,然後才能做出相應的布置。

「如果我說是從你姐姐那裡聽說的,你信嗎?」

「混蛋,別拿我姐姐的名義開這樣的玩笑!」

「好吧,惠子小姐,除了這個,我還知道只有你和你姐姐美子兩個人知道的秘密。」

「你說。」

「你們兩個是不是從小就約定了要同時和一個男人交往,然後一起嫁給他?」

櫻井惠子的眼睛瞬間就瞪到最大,因為這個秘密她誰都沒有告訴,甚至連父母也沒說起。也就是說,只有她和姐姐兩個人才知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深深吸了一口氣,櫻井惠子拍拍自己的臉頰,她差點被那句話給逼瘋了,對方到底是怎麼知道的,難道真的是一個陰陽師,從自己的面相上占卜出來的?

「其實我是受你姐姐之託,來和你接觸的。」

「我姐姐?」櫻井惠子一愣。

「是的,惠子小姐,你可能不信,但是我知道這麼多,你有什麼理由懷疑呢?除了你姐姐告訴我的,我還能從哪裡知道?」

「你現在在哪?」儘管對方說的話讓人難以置信,但是確實就像他說的那樣,除了姐姐說出來,還有誰能告訴他呢?

「你是有什麼事嗎?」

「我現在去見你,你最好不要騙我,不然我會讓你知道櫻井家的恐怖實力。」櫻井惠子已經開始換衣服了,無論對方是怎麼知道的,她一定要去弄清楚來。

另一頭,李學浩倒沒想到櫻井惠子會這麼衝動要立刻見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發過去一句:「好吧,你來吧,我告訴你地址。」

將地址發送了過去之後,李學浩隨手將手機扔到茶几上,整個人靠在沙發上,也鬆了一口氣。

「前輩,是惠子要來嗎?」櫻井美子剛剛一直就在旁邊看著李學浩發郵件,所以當然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此時的她一臉振奮激動,同時還有一點點的擔憂,畢竟是以幽靈狀態見自己的妹妹,她怕會嚇到她。

「是的,美子,你先到裡面去,等我叫你的時候再出來。」李學浩吩咐道,接下來的事情,應該比較容易解決了吧?等下只要櫻井美子現一下身,相信櫻井惠子會知道怎麼做的。

不過……

應該不會嚇到她吧? 王歡已經朝著大殿內進去,只留下竹星葉等人面面相覷。

季天磊好歹也是六重天仙王的高手,還沒有被這樣無視過,心裡多少有些不爽。

只是對方畢竟是金翅大鵬雕一族,實力不在萬星門之下,而且眼前的金天修為也深不可測,他才一直在隱忍。

「幾位請見諒,剛才與王道友聊得有些投入了。」金天拱手說道。

「沒事沒事,金前輩招待王道友重要,在下一直有個疑問,這位王道友是什麼來歷,竟值得金前輩這般伺候?」

季天磊很好奇,這事一直是他心中的疑惑。

就連竹星葉等人也豎起了耳朵。

金天詫異的看了他們一眼:「你們與王道友怎麼認識的,連王道友的身份都不知道?」

季天磊尷尬的笑了笑:「實不相瞞,我們與王道友相識不久,說來也慚愧,在下還想用那位王道友探過路,因此有些得罪了他。」

金天聽了這話,臉色立刻拉長起來。

「季天磊,你好大的膽子啊。」

季天磊看到對方變臉,心裡暗叫不妙,前一秒還跟自己嬉笑顏開的金天,瞬間變成一張冷臉。

「金前輩,我這不是不知王道友的身份么,還請金道友想告,我也好給王道友賠禮道歉。」

季天磊知道自己闖禍了,說話都有些心虛。

金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哼一聲:「道歉,恐怕你還沒這個資格,就算要道歉,讓你師門前輩過來吧。」

「這……」

季天磊心中頓時一陣恍惚,這個王歡好大的架子啊。

「敢問這位王道友究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