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如他所說,往日里從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即使是當初霸凌天登上將榜,也沒有這樣的奇異現象,更別說這特殊的威壓。

「您怎麼看?」,他身後的看著靜靜的聽著,一直等到他說完話,才開口詢問。

「呼。」

中年人長呼了一口氣:「看來,這個世界,恐怕又要開始不太平了。」



那一絲威壓逐漸的擴散,不止擴散到了天武帝國,更是在兩天內侵入了另外的兩大帝國,和一個新晉帝國內。

天武帝國,朝內,天武帝天穹正端坐在龍椅之上,面色嚴肅。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到天穹如此生氣,滿朝文武竟然無一出聲,生怕惹了聖怒。

「這都已經兩天了!難道這兩天你們都在睡大覺嗎!!現在鄰國都已經找我問話了!難道你們還要打仗嗎?!!一群廢物!朕要你們何用!!」

「陛下息怒!」

劉羅眼珠一轉,急忙出言,「微臣也是昨晚才知,這股特殊的威壓的源頭,來自聖武學院內,好在小女正在學院里學習。」

「好!」,天穹一拍案板。

「關鍵時刻,果然還是劉愛卿靠譜,剩下的一個個都是酒囊飯袋,都是廢物!小心有一天朕全部革職!!」

嚇得滿朝文武都腦袋一縮,頭也更往下低了一點,不敢出聲。

復婚老公請走開 劉羅見此,但是頗為得意,「哼,果然我劉羅還是受陛下愛戴的。」

「那麼劉愛卿,就煩勞你前去調查一番了。」,天穹見總算是有個說法,強行壓制著怒火怒火,對劉羅命令道。

「是,微臣立刻啟程。」



天武帝國的兩個鄰國,分別是聖靈帝國和武鬥帝國,還有武鬥帝國旁邊的新帝國,光靈帝國,三大帝國剛剛開完早朝,而討論的,不過是一件事:那一絲讓人躁動不安的威壓。

「天武帝國的人還沒有給出解釋嗎?」,武鬥帝國的國君看著朝中的群臣,低沉的問道。

「微臣等人已派人前往,查明原因,估計近日就可以得到消息。」

「恩,越快越好。」



「派人去問了嗎?」,武靈帝國的國君正抱著自己的嬪妃,瞥了一眼朝下群臣,雙手在她的身上繼續遊走。

「陛下,已經派人去了。」

「好,看他還能有什麼解釋。要是不能把這個威壓消除,就開戰!」

「是!!」,滿朝文武無不下跪,點頭稱是。

不只是他們,這兩國的隱藏家族,早已派人向聖武學院要求回復,甚至要求解除威壓。



光靈帝國,這是一個近年來剛剛成立的新帝國,而且實力強大,甚至比武靈帝國和天武帝國的國力加起來,還猶有過之。

這裡一年四季都享受著春天的溫和,而且果樹種植業繁茂,農作物也是收穫頗豐。

此時,帝國內剛剛下了早朝,帝國皇帝正在與一個滿頭金髮,面色蒼老,全身氣流不斷涌動的老者說話。

「長老,這絲威壓是否有威脅?」

「國君放心,這一絲威壓雖然令人煩躁,卻並沒有任何的危害。」

「如此便好。我已派人前往天武帝國,相信不日便可以得到回復。」

「嗯,若無事,我就繼續修鍊了。」

「是,那便不打擾長老了。」



兩天後,聖武學院。

這兩天,因為光柱擴散的威壓,各國的使者和那些神秘的家族派來的信使全部都來到了學院內,可把黑衣給累慘了。

「這個國君是怎麼想的,竟然把鄰國的使者也給推到了這裡。」,黑衣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試圖緩解壓力。

「不過還好,並沒有泄露什麼必要的信息。」

為了應對這些使者,找借口應對他們的疑問,黑衣可是兩天未合眼,才將眼下最後一位使者應付而去。

「也不知道這個光柱要亮到什麼時候。」他的話音一落,似乎是冥冥之中有所感應,那衝天的光柱竟然真的消失,就連那一絲威壓,也隨著消失的無影無蹤。

「嗯?!」

黑衣心中一緊,顧不得勞累,立刻閃身來到了公孫俊的住處前,就是將榜之前所在的地方。

「院長,怎麼回事?」黑衣人還未到,卻急忙向公孫俊傳訊。

霸道總裁枕邊前妻 「那威壓不知為何,竟然重新回到了這裡,並且接觸了光柱后,便同光柱一起消失了。」,公孫俊也回應道。

黑衣先至,白衣姍姍來遲,卻比黑衣還要緊張,聽完公孫俊的話,才慢慢的放鬆。

「這麼說,小玄應該快要出來了?」

「我不清楚。」,雖然公孫俊也很想歐陽玄快一些出來,但這不是他能決定的,「不過其他幾人已經出來了。」

嗖!

突然,將榜毫無預兆的情況下飛回了藏書閣。

「我去守著,你們管理學院。」,公孫俊身影一晃,留下一句話,便朝藏書閣奔去。 「這裡……是哪裡?我…死了嗎?」

光柱出現后,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從這裡隔絕,所有人都沒有看到,歐陽玄原本昏迷的身體在那熾目的白光之中緩緩飛起,來到了那個古靈陣的中央。

他一直昏迷著,直到現在,才逐漸的恢復意識,卻發現這裡並不是自己認識的地方,不由得開口疑問,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還在呼吸!!

「我還沒死!!」

劫後餘生的情緒縈繞在歐陽玄心中,「影,你在嗎?」

此時此刻,他忽然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的需要一個人來幫助自己。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向精神河流內視而去。

然而呈現在他眼前的一幕,卻讓他驚呆!因為現在在他眼前的,不再是那條寬廣的河流,而是一片浪花翻滾的大海!!

「影!你在哪裡?!」

他漂浮在海天之間,聲音在整個精神力的世界內回蕩,同時他不斷的向前飛行,想要找到影的蹤跡。

「那裡是…一個小島!?」,終於,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小島,雖然島上沒有任何的東西,卻讓歐陽玄的心理似乎多了一絲安慰,因為他在島上,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正倒在岸邊。

「你沒事吧?」,同是靈魂體的歐陽玄飛了過去,將影弄到了海岸上,不斷的拍著他的臉,試圖將它喚醒。

「呸呸!!」

在他的努力之下,影終於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著面前的歐陽玄,「咦?小子?你怎麼也死了?」

「呸呸呸,你才死了,我們都還沒有死呢!」 贏來的三寶王妃 ,歐陽玄作勢往旁邊吐了口口水。

「沒死你怎麼也在這裡?」

影搖了搖頭,「我想起來了!你的精神河流內突然衝出來好多的精神力,將我都給推翻了!我還以為會被淹死,好在我命大!」

「哎呀,行了行了,這不是沒死么。」,歐陽玄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讓影不要再繼續下去。「那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看著情況,好像是你的精神力突破了,你現在的精神力應該到了魂海境。」,影解釋到,「否則你怎麼能凝聚出自己的靈魂體。」

「靈魂體?魂海境!」,歐陽玄重複了一遍,聲音中帶著驚喜,「太好了!!」

雖然不知道靈魂體是怎麼回事,可是影說自己的精神力突破了魂海境,這讓他十分激動和興奮!

影看著興高采烈的歐陽玄,揉了揉自己的臉,「怎麼回事,怎麼感覺臉好疼?」

「那我現在到底在哪裡?」,高興了半天,歐陽玄似是想起了什麼,急忙回過身問道。

焦陽似火:總裁快到碗裏來 「應該還在將榜內,只不過,好像飛到了那個祭台上!」,影摸了摸下巴,用自己的能力往外面探查一番后,對歐陽玄說道。

「原來如此!」,歐陽玄點了點頭,控制著自己的靈魂體,將意識重新回到身體里。

那個靈陣頗為神奇,感受到歐陽玄的意識回到了自己體內,竟然慢慢的將他的身體放了下來。

意識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體,歐陽玄嘗試動了動自己的手指,確定沒有任何的異樣之後,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發現周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這裡是哪裡??」

「有人嗎!?」

歐陽玄對著自己的周圍不斷的叫喊,希望有人可以回應自己。

「別喊了,這裡沒有人!」,影飄了出來,因為歐陽玄精神力的增長,他也可以控制更多的精神力來感知外面的世界,知道沒有危險后,他才慢慢的飄了出來。

「你不是人嗎?」,歐陽玄似笑非笑的看著它。

「不不不,我只不過是一絲靈魂。」

「哈哈哈。。」

正在歐陽玄被影弄得哈哈大笑的時候,周圍的白光開始變得虛幻,歐陽玄感覺到自己的正離地而起。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驚訝的目光中,周圍的白光變成了一個畫面!就好像他正現在一個世界的第三角度,正在觀察著這個世界。

「這裡是哪裡?」,歐陽玄看著面前的一切,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影搖了搖頭,「先看著吧,應該沒有壞處。」

「嗯。」

歐陽玄的眼前,畫面一閃,來到了一個熱鬧的城鎮,城鎮上的人來來往往,看上去十分熱情,不斷的有人購物逛街,頗為熱鬧。

大城鎮的周圍不時的有人飛來,並且降落,從城門進入,讓歐陽玄驚訝的是,就連這裡還未成年的小孩子,竟然都可以飛行,懂得動用靈力,初生的嬰兒就已經有了說話的爬行的能力。

畫面一轉,歐陽玄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小娃娃,小娃娃的臉蛋天真無邪,而且大眼睛眨呀眨的,十分可愛。不知為何,這個小娃娃一直對著歐陽玄咯咯咯的笑著。

過了半晌,小娃娃似乎笑累了,伸手向著歐陽玄抓來。

「哇!不要!」

歐陽玄急忙想要躲開,卻發現自己已經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娃娃的手抓向自己。

就在他眼中露出絕望的時候,從娃娃的背後出現了一個婦人,婦人面容姣好,而且身形婀娜,一臉慈愛的看著懷裡的小娃娃,不時的用手逗弄他。

又從門外進來了一個男人,男人身著盔甲,看不清容貌,卻全身上下染髮出一股肅然之氣,讓人生畏,但是那個小娃娃卻似乎一點也不害怕,還拚命的往男人身上索要擁抱,嘴裡還說著歐陽玄聽不懂的話。

「他應該是在叫爸爸吧?真可愛。」,歐陽玄猜測道,看著眼前的一幕,心中竟然很是高興,「真好。」

可惜,這並不能持久。

畫面又轉,變動的速度逐漸的加快,那個娃娃迅速的長大,也變得更加強大,就像他的父親一般,甩手間,就可以滅掉歐陽玄,不廢吹灰之力。

很快,男孩變成了男人,也有了自己的妻子,有了自己的孩子,在他的強大實力之下,有許多的女孩子願意嫁給他,他卻選擇了那個自己最愛的人。

男人的孩子也很可愛,就像他小時候那樣,可是比他小時候更優秀,天賦更好,也更強大,甚至一出生,就可以自行漂浮,只是身上,有些一些特殊的陣紋。但這並不影響父母對他的疼愛。

就在歐陽玄感覺一切都那麼的美好,圓滿的時候,畫面一黑,什麼都不存在。

「結束了嗎??」,歐陽玄脫口而出。 「沒了嗎?」,歐陽玄看著周圍黑乎乎的環境發獃,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畢竟那個畫面里,似乎並沒有到結局。

似是察覺到了歐陽玄的不滿,原本漆黑的周圍又陡然亮了起來,而之前他看到的那個男人的孩子,已經長大了!

男人老了,但是眼神里依舊清明,依稀能夠看到一絲年輕時的英姿颯爽。可是他的孩子長大了,那個出生時就天賦異稟的孩子,現在已經比男人還要強大。

長大后的男孩沒有去任何地方修鍊,而且家裡人逼迫著他,竟然與他斷絕了關係,男孩傷心的離開了家,留下了字條,說要尋找自己的路。

男孩的家裡人都看到了他留下的字條,全都靜默無聲,男孩的父親,那個年老的男人嘆了口氣。

「這個畫面似乎是兩代人的故事,紙條上面寫了什麼?為什麼要給我看這些??」,歐陽玄的心中有一連串的疑問,但是卻無人為他解答,畫面只是不停的播放著,影就像看戲一樣飄在他的身旁。

畫面再轉,歐陽玄一下子來到了這個世界的外面,可以將整個世界收入眼底。

「沒想到這個世界是圓的!」,歐陽玄看著自己面前的巨大星球,吃驚的叫了出來,「而且真的好大,它旁邊的小世界根本比不上它!」

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星球,星球上的陸地遼闊無比,而且靈氣十分充沛,有利於這個世界的人修行。

「所以這個世界的人才能夠那麼強大嗎?」,歐陽玄如是道。

「你錯了,並不是因為靈氣充沛。」,影終於開口,也收起了哪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而是這個世界,與我們所處的世界不同,或者說,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之內。」

「這是什麼意思?」

「你看著吧,也許到了後面,你就懂了。」

畫面繼續播放著。很快,這個世界竟然周圍發出了強烈的光芒,光芒中帶著一絲神聖的之氣,讓人心中祥和,彷彿治癒了傷痛一般。

這個光芒給了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好處,每個人的修為都有了一絲增長,更是在血脈上進化!

「難以置信,這樣的話,他們的世界會越來越強的!」,歐陽玄瞪大了眼睛。

就在他以為這個世界會一直變強下去,直到所有人都用頂級的修為的時候,一場意料之外的變故…發生了!

「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