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開虛空?”

“異界傳送?”

衆人聞言不禁皆是大驚。微一思索,我不禁皺眉道:“前輩的意思是,路西法也知道此事,所以纔會刻意培養宇城主,好在他突破到鑽石級別後,帶着自己破開虛空,離開這裏嗎?”

紫櫻輕輕點了點頭,皺眉道:“這種猜測,很可能就是真相。”

“什麼?”小凱一聽,頓時便急了,追問道:“那,他們走了,咱們怎麼辦?”

“對呀,咱們不是還想抓住路西法後,逼迫他帶咱們離開這裏嗎?這下可就全泡湯了。”

“是呀是呀。”

人羣中,頓時傳來一片嘆息。

信城主不禁眨巴眨巴眼睛,疑惑道:“紫靈,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什麼脅迫、離開的?”

微一挑眉,我不禁沉聲道:“信城主,你認爲,那個宇城主會不會真心幫助路西法?”

“不會。”信頓時搖頭道:“絕對不會,我們只是沒有辦法,這段時間以來,我們都親眼看到路西法是怎麼對待我們信宇軒的兄弟的,那麼多手足兄弟慘死在路西法手上,相信宇城心一定也會對路西法恨之入骨的。” 這條龍就是這麼突兀的出現的,好像並沒有什麼預兆,但是,那金色的氣息不是很濃烈,但是,高寒還是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皇者的氣息。

高寒雖然不是真正的皇者,但是,現在來說,畢竟已經是一個半皇了,所以,對皇者的氣息,也十分的清楚,這條龍一出來,高寒就清晰的察覺到了。

「您的實力也不錯,不過,我不明白的是,以您的實力,完全有可能逃脫出這裡,為什麼你卻不逃走呢?」高寒淡淡的說道。

那龍影淡淡只是頭,就比九龍王的三分之一的身體都要大,高寒簡直看醉了,這傢伙,要是做一條蛇羹。

「咳咳……」高寒想到這,連忙乾咳了兩聲:靠,居然跑題了,我現在最主要的目標不是收復八部浮屠塔嗎?

「這個小子是現在的龍族嗎?嗯,不錯不錯,萬龍史體,只在我們龍族傳說之中有!」那皇級龍魂只是對著高寒發了一下感慨,然後就沒在理高寒。

高寒也不是很懼怕對方,因為現在的高寒,雖然還沒有到達皇者,但是,對方畢竟只有龍魂而已。

而且,高寒的武魂,真元都剛剛好克制對方,所以高寒也不怎麼擔心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

「我說前輩,你還沒有回答剛剛我的問話呢,這樣做,是不是太不禮貌了!」高寒一邊看著這個碩大的龍頭不斷的對著九龍王觀看,一邊在旁邊百無聊賴的說道。

「嗯嗯嗯……」那個龍頭不斷的點著頭,看著這龍頭,高寒都懷疑,只要這條龍有本體,在外面,即使是現在,這麼連續的點頭。都能造成地動山搖。

看到這條龍不斷的點頭,高寒還興奮的以為,它終於聽進去了,但是最後他發現,這條龍根本就跟聾子似的。

「嗨……起碼尊重一下我好不好,我在這說了半天的話了,你老是這樣,小心我揍你啊!」高寒真的忍不住了。

「你說什麼?」那龍皇瞬間就反應過來了,淡淡的看著高寒,身上忽然爆發出極為強烈的光芒。

高寒稍稍的被這光芒照耀上一絲。就發現,剛剛被照耀的皮膚,居然開始出現了一絲裂痕。

「嗯?」高寒也是雙眼一眯,身上開始涌動出寒氣:「我本想打算跟你好好的說兩句話的呢,既然你不願意,我就只能夠來硬的了!」

「好小子,你口氣夠大的,不過,剛剛我戰鬥了一場。而你現在又是半皇的階段,感受你還不是普通的半皇,所以,我拒絕和你戰鬥!」

那龍皇居然毅然決然的拒絕了和高寒戰鬥。這讓高寒有一點被雷到了感覺。

「你是逗比還是龍?我怎麼感覺,你有點像前者呢?」高寒滿頭都是黑線,這條龍,拒絕戰鬥。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確定它真的沒問題嗎?

「我當然是堂堂正正的龍了,小子。你不要小看我,我看是當年龍族的第十高手呢!」說到這裡,那條龍昂起了自己的頭。

高寒連忙打住對方的連響:「停……不要進入回憶,現在的你,我就只看到了一個龍頭,還是特大號的那種,根本就沒看到有什麼第十高手。

再一個了,第十高手,又不是第一高手,你牛什麼啊?有什麼好驕傲的!」

那龍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著高寒:「盡說廢話,若是我是當年的第一高手,還用死嗎?若是我是第一高手,也不至於連上面的那個瘋皇都鬥不過!」

高寒聽到之後,雙眼一亮:「什麼?你與瘋皇的分身戰鬥過了?」

「沒錯,這傢伙,現在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了,還是這麼夠勁,打的我半天都喘不上氣來了額……作者,這一部分能不寫嗎?挺丟人的!」

那條龍也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了什麼,這麼一說話,氣勢立刻降低了不少。

「哦?原來你不是上面那個廢物的對手!」高寒一副瞭然的樣子看著對方,鄙視的說道。

那條龍據理力爭:「我也和他纏鬥了半天,最少現在他少了三成的力量!」

原來,這條龍剛剛不出現,就是去和上面的瘋皇戰鬥了,他不出去,就是避免這些龍族的英魂,全部讓瘋皇滅掉。

這些年,兩者也不知道戰鬥了多少次了,總的來說,這龍皇是輸的面比較大一些,贏得幾率挺小的,大概是負幾吧。

「那麼現在他怎麼辦?」高寒指著九龍王,他有心現在去煉化這座塔,因為現在的瘋皇已經不是巔峰狀態了。

但是,九龍王的這個樣子,著實令高寒擔心。

「放心的交給我吧,你去吧!」那個龍皇也算是個老龍井(老龍精)了,怎麼可能不知道高寒的想法呢?

高寒的底細他並不知道,所以對於它來說,可以算是半個敵人了,而瘋皇的底細他知道,但是,卻是十足的敵人。

這兩個都算是它敵人的人掐架,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阻止。

關於九龍王,它更不會加害了,別說此人是龍族之人,再加上九龍王的萬龍史體,它也絕對不會加害九龍王的。

萬龍史體,並不是能夠檢測出來的,而是,當有龍族能夠吸收的能量,湊夠等同自己修為萬數的時候,這種體質再回顯現出來。

恰好,這裡所有的龍魂,聯合這個龍皇,正是九龍王的萬倍以上,再加上這些龍的力量無處可去,全部都自願的進入到九龍王的身體。

這樣一來,就導致了九龍王的體質居然自動開啟了,傳說中,龍族這種體質,只有當初,第一條形成的時候,才是這種體質。

而自從龍族形成以來,都沒有出現過這種體質,這怎麼能夠讓這條龍皇不激動?

……

高寒穿過了重重塔層,發現上面幾乎一條影子都沒有了,根本就不同於另外兩座,甚至,連戰鬥都不用。

不過,這對高寒來說倒算是一件好事了,畢竟高寒不用受到半點阻撓就可以到達上面了。

當他來到上面的時候,發現正有一個不滅王者在漸漸的煉化這座塔,而在他的旁邊,瘋皇那熟悉的身影在旁邊。

想當然,還有一條王蛇,只不過,那條王蛇被徹底的壓制住了,在瘋皇的身下顫抖著。

「瘋皇,咱們有見面了!」高寒沒有著急將那個不滅王者殺掉,他知道瘋皇一定會阻止的,既然這樣的話,不如先將瘋皇解決掉。

他也想知道,自己現在面對瘋皇,還差多少。

「你是誰?」瘋皇詫異的問道,現在高寒已經通過雷,將瘋皇那兩個影子滅掉了,所以身上沒有了什麼熟悉的氣息,這裡的瘋皇自然也就不認識高寒了。

高寒淡淡的一笑:「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的本體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還是你這四座八部浮屠塔的靈魂合在一起之後,就能夠得到重生?」

高寒吧這些年在,自己憋在心中的話,一股腦的全部問了出來,眼神冷冷的看著對方,眼中充滿了無情的殺戮。

「嗯?沒想到啊,你居然知道這麼多的事情,若是這樣的話,那就留你不得了!」瘋皇有些驚奇的看著高寒,充滿瘋狂之意的說道。

高寒淡淡一笑:「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座塔的實力,怎麼和我比?」

說著,高寒開始釋放自己身上全部的力量,這些天戰鬥的時候,他一直在壓抑著,包括和武王兩人戰鬥都是。

他都不知道自己將全部力量釋放出來,到底能夠造成什麼樣的效果。

但是,今天不釋放是不行了,雖然瘋皇只有原先四分之一,甚至更少的實力,但是,畢竟他是曾經皇者之中的第一高手。

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半皇而已,連皇者級別都沒有達到,相差有點太遠了。

整座塔開始不住的抖動起來,並且,從上面開始,一層寒冰迅速的覆蓋在上面,塔內外都覆蓋上了寒冰。

而且,幾乎是一剎那間,那寒冰就到達了地步。

下面的那條龍皇感受到了威脅靈魂的力量,立刻散發出自己的力量,組成了一個防護罩。

它能夠抵抗這寒氣,但是,那些還沒有全部進入到九龍王身體之中的龍魂,可沒有這種力量,很有可能被高寒的寒氣滅掉。

它不知道的是,不是有可能滅掉,是一定能夠滅掉。

高寒的寒氣,現在甚至比黃泉碧落圖都寒冷的存在,而且怨氣與各種負面力量也更加的恐怖,可以說,是靈魂的絕對殺手。

「嗯?」瘋皇雙眼一眯:「你倒是有點能耐,不過,你以為就憑這些,你就能夠打敗我了嗎?也太不將我這皇者看在眼中了吧。」

說著,瘋皇的身體之中,開始爆出大量的皇光,那些光十分的紊亂,向四面八方射去,甚至,透過了塔層,外面的人,但凡是在這皇光之下,都全部臣服於瘋皇。

而且,高寒還能夠感受到,對方的皇光與那些半吊子皇者不同,他的這種皇光居然有直接攻擊武魂的力量。(未完待續。。) “嗯,只要宇不跟路西法一條心就好。”我不禁點頭道:“相信你們也都清楚咱們此時的狀況,如果不能及時逃出這裏,萬一哪天服務器一關,咱們恐怕誰也別想活命。”

信城主頓時點頭道:“嗯,這個我也想到了,但又有什麼辦法呢?除非……”

聞言,我不禁心中一動,追問道:“除非什麼?”

信城主看了看我,又扭頭看了看旁邊的紫櫻,這才點頭道:“我知道,咱們穿越進來,都是那個路西法搞的鬼。這段時間,我們信宇軒又加入了不少新人,都是被路西法陸續抓來補充我們信宇軒人數的,宇曾經偷偷告訴過我,這些人都是路西法通過某種異能拉進來的。”

“嗯,果然如此。”聞言,我和紫櫻不禁同時點了點頭,看來之前的猜測卻是完全正確。

只聽信城主繼續說道:“由於路西法太強大了,之前我們並不敢想。但,你們有這位前輩在,她比路西法還厲害,只要有她出面,就一定能抓到路西法,脅迫他帶咱們逃出這裏。”

“嗯。”聞言,我頓時點頭道:“這也是我們之前的計劃,不過,那個路西法太狡猾了,根本就抓不到他的蹤跡。”

紫櫻不禁皺眉道:“看來,不論如何咱們也得抓緊時間了,原以爲憑路西法的修爲,想要破開虛空逃離這裏還需要很長時間。但此時出現個界門武靈可就不容許咱們再等了,有着路西法的特殊栽培,相信用不了多久,宇就能突破到鑽石級別,到時候,他們二人穿越而去,留下咱們便只能在這裏等死。”

衆人聞言不禁紛紛眉頭深鎖,浩瀚大陸,想要找一個人,難,尤其是這個人還很厲害,難道說,等死纔是我們最終的結局嗎?

卻在這時,只見人羣左右一分,從外面竟閃身走進一個人來,對信城主和我點頭道:“也許,我能知道路西法的位置。”

“影狐?”信城主不禁一楞,只見來人只是自己手下一個不起眼的子民,也就是如今信宇軒剩下的人數不多,否則,放在以前,信城主甚至都叫不出此人的名字來。

微一挑眉,信城主不禁疑惑道:“你真能有辦法知道路西法的位置?”

“嗯。”影狐點頭,隨即一擡手,只見靈光一閃,竟憑空凝聚出一枚指南針來。

“是指南針武靈?”衆人一見之下不禁皆是一楞,想不到這信宇軒別看人數不多,怎麼武靈竟都這麼奇怪。就連紫櫻也不禁眉頭微挑,沉聲道:“指南針,辨物尋蹤。”

“辨物尋蹤?”聞言,我不禁疑惑道:“怎麼個辨物尋蹤?”

只聽影狐不禁說道:“我也是最近才發現的,只要將某個人身上的物件或帶有某人氣息的東西放在這武靈之上,我便能清楚的感覺到此人的動向。”

“哦?竟然這麼神奇?”聽罷,我頓時心中一喜,但馬上卻皺眉道:“可是,你們誰有路西法身上的物件嗎?”

“對呀。”衆人一聽,不禁也紛紛反應過來,一個個皺眉道:“路西法咱們連碰都沒碰過,怎麼可能會有他身上的東西。”

“是呀,我還就只聽過他的名字,甚至連面都沒見過呢。”

“這可怎麼辦,沒有他身上的物件上,還不是白扯一樣。”

衆人一陣搖頭,剛剛看到的希望卻如被冷水潑過的烈焰一般,瞬間便熄滅下來。

我不禁扭頭對信城主道:“想那路西法曾奴役你們多日,不知你們信宇軒可有那路西法身上的物件?”

“完全沒有。”信城主頓時搖頭道:“不過,我卻有宇城主的東西,想那路西法走到哪都會帶着宇城主,我們只要查到宇城主的下落,相信那路西法定然也在附近。”

“對呀!我怎麼就沒想到。”小凱頓時點頭道:“剛纔你還說路西法那傢伙走到哪都帶着宇老大,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快快快,把宇的物件拿出來,咱們看看他們現在人在何處。”

在小凱的催促下,只見信城主一擡手,頓時取出一把利劍道:“這把神級鑽石劍曾是宇城主送我的,影狐,你便拿去試試吧。”

“是。”影狐恭敬的接過長劍,隨即正襟凝立,靈光閃爍之下,只見指南針武靈在影狐身前浮空輕擺,發出熒熒的靈光。影狐頓時收斂心神,握着鑽石劍輕輕在指南針上一點,便見指南針的指針頓時便飛速的旋轉起來。

“哇。”周圍衆人見狀不禁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紛紛關注着指針着的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