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一道道湛藍色錐刺向陳煜狂奔飛去,讓陳煜來不及閃躲,身上的血肉被錐刺刮傷,任其鑽進血脈之中。

“咳!”

一聲輕咳,陳煜低頭看着自己受傷的地方,眼中呆滯,他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受傷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傷,這是直逼五臟六腑的傷。

哪怕他能堅持住,可這些錐刺也能要了他半條命了。

可好在有功法在,強健的體魄在功法的維持下,也在不斷的自我修復。

“嗯?”田家老祖愣了下,“沒想到這功夫如此神奇,寒氣已經進入五臟六腑,將肉身破壞成這樣,還能不斷自我修復,看來這必然是本絕世功法,我一定要得到。”

“趕緊殺了他。”田忠慈說道。

“那就再吃我一劍,我看你還能修復怎麼修復……”

話音剛落,田家老祖彷彿與世隔絕,再次消失在了空中…… 田家老祖憑空消失,讓陳煜打起了萬分精神。

不過,由於身上四處周圍不斷有寒氣侵蝕自己五臟六腑和筋脈,一邊全心貫注與田家老祖決戰,又要慢慢動用自身元氣抵抗和修復,這種感覺令他很痛苦。

“滋滋!”

天際周圍散發着透明的青藍寒氣,不斷的發出滋滋聲,像是一抹訊快的雷電。周圍人誰都不敢湊過去,生怕被這寒氣活活凍死。

連陳煜這種實力者都扛不住,他們這羣實力不濟的豈不是渣都剩不下?

“他……他不會有事吧?”君淺沫捂着小嘴擔憂道。

“他不會有事的,咱們要相信他。”季東傑道。

正當陳煜慢慢修復身體,這時,只見空中莫名出現一道人影,他身形敏捷,手持一把藍劍,那劍影猶如一抹閃電,迅速朝着陳煜揮砍而去。

陳煜不敢分心,連忙擡手,一道九轉輪迴天陽玄陰迎了上去,頓時兩股能量對在一起,發出陣陣轟鳴聲。

“轟!”

爆炸產生的氣浪將人不由逼退了兩步,衆人看的是熱血沸騰的,說白了他們也只是中階修士,只聽聞過頂級修士的戰鬥,可從未現場親臨過。

而今,能看到一場如此酣暢的戰鬥,說出去也很自豪了。

待絢爛的光芒消失殆盡,陳煜連忙看了過去,發現田家老祖已經消失不見了。

莫非又是假的?

自己又攻擊到了一個幻影?

可自己明明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活躍的生命力,那根本不可能是僞裝出來的,爲什麼沒有攻擊到他?還是他已經被自己殺死了……

不等陳煜想明白,突然發現周圍發生了鉅變,腳下和身後四周又貿然出現了不少寒氣,這些比以往還要強悍,隔着很遠,都能感覺到那股鋒芒的氣息。

“劍破九天,浩瀚如水!”

空洞的聲音淡淡響起,不知何時佈置下的寒氣,就像是共同商議好一般,凝結成數不清的劍氣。

劍氣慢慢轉變,變成一發發錐刺般的冰箭,向陳煜射去。

一時間,陳煜的身體也無法動彈,只能被動的站在那任由自身被萬劍吞噬,那些冰箭攻擊力很強,直直將陳煜身上不少血肉劃傷。

陳煜咬着牙忍痛,這種招數很邪,是他自進入修真界以來第一次碰到。

他急忙運轉功法,凝聚出一個將自身包裹的防護罩,將那些冰箭抵擋在外面,東西強是強,但防護罩還是抵擋不住,仍有小部分冰箭往裏竄。

地面上目望這場戰鬥的人們早已心驚膽顫了,尤其是田家那些晚輩,他們沒想到陳煜這麼強,如此爆發力的招數,還能憑藉自身實力凝聚的防護罩擋住。

如若換做他們,早就被萬劍射死了。

怪不得他能這麼囂張,也從旁證認清他爲什麼能做到現在這位置,果然不是憑藉關係,而是依靠實力一步步上去的。

君淺沫嚇得俏臉蒼白血色,心頭更是絞痛不已。

陳煜沒時間理會地上那些情況,原本身上的傷口已經夠多了,這麼一來,傷口又莫名多出好多處,短時間內是很難恢復了。

自我修復的同時,陳煜也發現,田家老祖這把劍雖然很邪門,但更多的還是絕配這把劍的功法,這種功法非常歹毒,自身這些寒氣不像普通那些能給人造成傷害的,而是可以由內而外的冰凍血脈耗費元氣的。

要知道,在修真的戰場上,元氣就是能量,一旦元氣滿滿耗盡,那人也會變成一個廢人。變成廢人之後,自然就沒有辦法繼續抵抗,只有死路一條。

更何況是陳煜這種人,若是比他低一些修爲的人,早就難受的欲生欲死了。

實在想不到,這田家老祖是從何得來這種功法的。

這還沒什麼,最讓陳煜痛苦的還是無法看穿對方的幻影和真身,若尋常那些幻象功法,陳煜很輕鬆就能感應並識破他,但田家老祖這個明顯不同,他的幻影就像真人一樣毫無區別,使他也無法識破。

不然怎可能上當兩次?

“懊惱吧?其實從一開始你便陷入了誤區,那就是我的幻影並不是功法所致,而是取自這劍,你所認知與看到的,那都是劍芒產生的鏡像。”田家老祖洋洋自得道。

“知道你聽不懂,所以我講的清楚一些,那就是鏡中之人是我本人無疑,但卻不是真的我,而是一種魄。

這魄便是三魂七魄的一種,每一種都包含了真實血肉,所以你纔不會認出我,不過跟你說了也沒用,你雖然有點實力,但大多依靠的都是功法,是理解不了這種玄器之本的。”

不得不說陳煜的確無法理解,自己之前見過幾樣玄器,只可惜,那些玄器經過上萬年的風霜洗禮,早就沒有了當初的實力。

嘆息一聲,陳煜知道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必須要立刻用神識鎖定他,以防他再度利用所說的鏡像能力。

似乎窺探了陳煜的想法,田家老祖也不閃不躲,直直的站在那裏,手中拿着那柄劍,頗爲戲虐的看着陳煜。

“還要來?”

陳煜沒有二話,縱然使出一絕功法,將自身比換成一個巨大的火光,向田家老祖籠罩而去。

“哼,我看你這次怎麼逃跑。”

身體形成的巨大火球彷若一顆星辰,速度極快。

可就當這火球即將碰到田家老祖的時候,儼然發現,後者已經不見了,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唉,你怎麼聽不懂呢?鏡像雖是我,可我卻不是鏡像…….”田家老祖淡淡一聲,再度出現在陳煜身後,他舉着長劍,生生在陳煜後背砍了下去,頓時一道很長的血口被劃卡。

陳煜急忙閃開,本能的摸了摸身後的傷口,自己竟又被傷到了,不由有些蒼白血色。

這老東西還真是難纏,就連動用元氣神識鎖定的方式都找不到他,陳煜毫無辦法,只好再次衝上去,想着這次提高點速度和爆炸力,應該可以將它擊中。

可是,田家老祖仍然佇立在哪,沒有動的意思…… 見他站在那一動不動,陳煜心中閃過一絲詫異。

難不成又是鏡像?

恰恰是這一絲猶豫,只見田家老祖彷彿是在戲弄傻子,站在那笑個不停,不得不說,笑聲極其戲虐。

“讓我來告訴你,你的猜想到底對不對吧。”

一言而出,田家老祖縱然發力,劍帶着鋒芒,狠狠地劃過了陳煜的胸口,鮮血再也止不住,縱然橫流。

陳煜目瞪口呆,眼中寫滿了驚訝。

衆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們不敢想象,陳煜可是帶着人滅掉了兩個家族。難道這麼輕而易舉就被幹掉了?這也太輕鬆了吧?

可反過頭看陳煜的眼神形態,那都不像是騙人的。

隨即一想,衆人也便釋然了,或許這就是境界的力量吧,別看只是突破了兩層,但恰恰是一天一地,根本不可越過的鴻溝。

“陳大哥……”君莫淺大喊一聲,眼神泛起點點水霧。

“哈哈哈,讓你囂張,陳百川你現在看到了吧?我們田家可不是其他家族,滅掉你只是彈指間的事情。”田忠慈放聲大笑,剛纔他還有一絲顧慮,生怕老祖幹不掉陳煜。

而現在看到這幅場景,他心中的顧慮自然打消了。

陳煜呆滯的看着眼前,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遲疑?又爲什麼沒有及時閃躲?

這一切他都不明白。

田家老祖並沒有就此罷休,儘管陳煜中招受了傷,可他還是錦上添花,腳勁上帶着勁道,狠狠地踹在了陳煜胸前的傷口處。

這一腳下去,猶如要了人半條命。

“噗!”

陳煜再也沒忍住,猛的噴出一口鮮血,身子像是一隻球,沒有人腳力的控制,慢慢墜落下去。

哪怕他的九轉輪迴天陽玄陰訣,天地三合指這些功法再逆天,恢復能力再強,也不可能再短時間內復原治療所有傷口,再加上這劍獨有的寒氣和特性,自己的血脈也沒辦法繼續流通。

一前一後,由內而外,這種全方位的受阻,讓他終於無法繼續支撐下去,慘敗落地。

這一刻,他眼中只有一句話,“難道……這就是境界的詫異嗎?這就是一天一地的變化嗎?”

隨後,他墜落在地面,砸在了田家大院中一處小花壇上,將花壇砸碎後,猛的又吐出一口鮮血。擡頭仰望着天際中那自信無比的身影,不禁搖頭,他已經沒有力氣再起來戰鬥了。

渾身上下的傷口與鮮血,身上週圍的寒氣,能切身體會到,再沒有元氣的支撐下,那股寒氣一直進攻的血脈,像是要徹底將自己封鎖。

“陳大哥!”

見陳煜從空中落下,君淺沫想都沒想,飛快的跑了過去。

不遠處目望這一切的田家子嗣們,也紛紛露出不屑,放聲大笑,“真是不自量力,憑藉那點手段就想跟老祖對戰?”

“如果他姓田,那必定能幫田家更上一層樓,只可惜,他姓陳。”

“那又如何?咱們老祖已經突破了,就算犧牲了一些家族修士力量,不過也能在未來五十年領先其他家族了。”

君淺沫走了過來,看着似乎已經斷了氣的陳煜,嬌柔喊道:“陳大哥,你醒醒啊,千萬不要出事……”

“陳大哥……陳大哥……”

可無論他怎麼喊,都聽不到陳煜的迴應,似乎陳煜真的已經斷了氣。

“他體內的元氣已經消耗完了,現在的他與普通人別無兩樣,再加上寒氣的攝入,應該已經死掉了。”

田家老祖淡淡道,隨後身影一閃,落在了君淺沫身前,一把將她拽了起來。

不遠處季東傑看到這一幕,自然不能忍,急忙大喊:“放開她,否則你們田家必死無疑。”

可不管衆人如何放言,田家老祖都是不屑的瞥了眼,袖長一撇,揮灑出一抹帶着殺氣的寒氣,直接將周圍離他最近的那幾個陳煜帶來的人弄了個血肉橫飛。

陳煜能抗住,他們可扛不住,一下就掛了。

“一羣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說話?難道不是你們進攻我們田家的?”田家老祖冷言一句,一隻手仍然死捏着君淺沫的脖頸,似乎覺得這樣很好玩。

女人只覺得身子已經着離了地面,君淺沫漲紅着臉,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落,伸出手拼命的去掙脫,奈何怎麼掙扎都不管用。

“放……放開我…….”

她很痛苦,又很心碎,尤其看到陳煜落敗的那一幕,簡直心都要死掉了。

她很喜歡陳煜,也知道他是個天才,幾乎是立於不敗之地,跟他做對的人就沒有好下場,跟他對戰的人更沒有贏得。

今天,卻敗了,敗的如此慘烈。

“哼,沒想到這陳百川豔福不淺,竟然會有這麼漂亮的女子喜歡她。”田家老祖輕蔑笑道;“只可惜,自己沒什麼實力,不好好回去修煉,非要出來跟家族對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