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子武魂,突然綻放出一圈青光,一道莫名的力量震動空氣,將韓闖的劍法微微一推,劍鋒便偏轉了半步,聶姑娘趁勢施展絕世身法,向彈去。

她心裡知道,若不是自己的武魂青玉舍利有鎮壓效果,剛才那一劍就足以要了她的命,探知了韓闖的劍術之後,她更不敢大意,一招一式,皆以穩為先,卻是想等到四婢子解決了顧凌波和柳青芙之後,與她一同解決韓闖。

不過當她顧盼那邊的戰局時,卻突然怔住了,白玉一般的面龐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可能!」

一眼望去,四婢子每一人身後,都有一道持劍的黑影,正對她們展開攻擊。

… 鬼影重重

韓闖吞噬劍鬼的武魂暗影幽魂后,得到的一個技能,能夠在敵人身後製造出一隻虛幻的鬼影,雖然攻擊力打大折扣,但眼下四婢女子正集中精力對付著柳青芙和顧凌波,這突然出現的鬼影,立刻打斷了她們的陣勢。

柳青芙和顧凌波對視一眼,盡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喜悅。四婢子修為只有化元初期,武魂也只是普通的月牙,能夠與她們相持,所依仗的無法便是合計之術。

現在合計之術被破,本來旗鼓相當的局面,現在卻出現了一絲傾斜。

「哪位高人相助!」顧凌波第一時間想到了投書提醒的劍客,高聲喊道。

不出意料,無人應答。

柳青芙則將目光流瀉到韓闖身上。

難道是小韓子?

對!一定是他!除了他還有誰會有這麼稀奇古怪的能力。

柳青芙微微一笑,雙掌運轉如風,漫天掌影,向著綠竹和紅柳拍去。

碧波清靈掌加上海潮武魂,柳青芙的掌法兼具了力量和變化,招與招之間,銜接嚴密,嚴絲合縫,一副大家風範,看的韓闖連連點頭,心想:「青芙師姐果真厲害,看來不久之後,她應該有機會升至核心弟子之行。

聶姑娘見韓闖完全不看自己,只注意柳青芙,不禁惱怒,喝道:「自己尚且自顧不暇,還管的到別人嗎?」身軀一伏,手臂斜傾,長劍呼的一聲,從頭頂砍過。

聶姑娘這一招含怒而發,端是快若閃電,急似流星,又兼聲勢浩大,若被劈實,絕對會喪命劍下。

可韓闖又怎會任意她劈實,身軀一震,輕巧的躲過這一劈,右手自左側反手一劍,倏的上翻,橫截向聶姑娘的手腕。

不料聶姑娘早有準備,手腕一抖,躲開這劍,順勢挽出一個漂亮的劍花,幾道劍氣刺向韓闖胸口。

「罷了罷了,想要速勝是不可能了。」

韓闖搖搖頭,不再攻擊,橫劍一擋,紫光一閃,一道漩渦在身前浮現,劍氣落入漩渦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吞噬武魂是一切外放真氣的剋星,只要不超過經脈承受的極限,都可將這些真氣化為己用。

兩人一沾即走,連劍也未觸便互過一招,跳開之後,相互警惕的看著對手。

「你那是什麼武魂?」聶姑娘橫眉一挑,說道。

韓闖冷冷的一笑,長劍橫在胸前,道:「如果我問你同樣的問題,你會回答嗎?」

聶姑娘倨傲的道:「自然不會。」心中卻痒痒,恨不得立刻知道那武魂的效果。

韓闖冷笑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即便你不願意說,那我為何願說?還是手上見真章吧!」

聶姑娘一看場中,鼓角齊鳴,刀兵映日,陰山盜匪與清風閣弟子戰做一團,滿山紛亂,心想:「清風閣弟子以陣法抵擋人海,但畢竟人數少,體力有限,繼續相持下去,佔據上風的一定是我的手下,現在所慮者就只有眼前這人,我何不將他引開,好讓手下人放開釋為。」

主意打定,聶姑娘冷冷的白了韓闖一眼,高聲喊道:「韓公子,這裡太亂,可敢與我換個地方決鬥?」

韓闖一見聶姑娘的眼神,便知道她心中所想,但他打的卻是同樣的主意;聶姑娘只是清風閣弟子人數劣勢,不耐持久,卻不是四象鎖元陣能吸取天地元氣化為布陣者所用,實乃一等一的鏖戰利器。

他看了聶姑娘一眼,心想:「若你知道這一點,不知會不會後悔自己的決定?」臉上卻笑了笑,淡淡的道:「既然聶姑娘有約,我怎敢不從。」他看了一眼遠處的山崖,說道:「我們山頂見如何。」

「沒問題。」聶姑娘說,冷冷的一笑,展開身法向著那出山崖而去。

顧凌波和柳青芙正戰的痛快,就聽耳邊傳來了韓闖的聲音:「聶姑娘約我去山巔決鬥,我將她引開,你們速戰速決!」

兩女抬頭一看,哪裡還有韓闖的聲音,他早已跟隨聶姑娘而去。

陰山說是山,其實稱之為山脈更為恰當,綿延數千里,仿若一位倚天而側卧的巨人。

聶姑娘和韓闖一前一後上得上來,兩側景物,從青山綠樹,變成白雪皚皚,越往山頂行去,空氣越發稀薄,但對於兩名化元期的武者來說,這點變化簡直微不足道。

行至山巔,已無林木痕迹,到處覆蓋著一層嗤嗤白雪,聶姑娘來到一處空地站定,冷冷的凝眸著韓闖,說道:「就在這裡了。」

韓闖環顧左右,儘是一片白雪茫茫,遠處的山坳被風雪霧氣遮蓋,只能隱隱看到一圈輪廓,山坳之間有一處鐵索橋,橋面木板早已不耐風霜侵蝕,消失不見,只留下空蕩蕩的幾條鐵鎖,橫在山坳之間。

「是個埋骨的好地方。」他微微一笑,長劍平舉,目注劍尖。

聶姑娘冷笑一聲,喝道:「也不知是誰的埋骨地。」挺劍一動,身影划空而來。

韓闖微一側身,木劍向右一領,擋住聶姑娘這一劍,待兩劍相交,又以橫劍一崩,將聶姑娘的短劍拍向一邊。

聶姑娘也非凡人,橫劍一搭,輕輕一引,借力打力,將韓闖的身子帶了半步。

韓闖驟然一見類似太極十八劍式的借力打力的招式,獵奇心起,微微一笑,道:「這招不錯,借力打力,有些意思。」

借著入微能力,他早已發現此招奧妙,身體趁勢前傾,翻劍刀絞,化解了聶姑娘這借力之勢,手中木劍化作一道寒光,將聶姑娘裹在中心。

聶姑娘的劍法,時而靈動飄逸,時而古拙方正,似是兼具兩家之長;靈到極時,在韓闖捲動木劍時,也趁機一卷,一招最為普通的「迴風弱柳」,「咣當」一聲將韓闖長劍盪開,又抽劍而退,躍上鐵索橋,大聲喝道:

「韓公子,可敢與我上橋一戰!」

原來她已看出,韓闖的劍即快又准,氣息綿長,公平決鬥,自己絕不可能勝,是以想仗著步伐靈動,在鐵索橋上與他決一勝負。

韓闖當然看出她心中定計,但此刻又哪有避讓的道理,大喝一聲:「有何不敢。」縱身一躍,身子如同蒼鷹一般展開,穩穩的落在鐵鎖之上。

這鐵鎖只有兩指寬,懸在兩座險峻奇峰之間,猶如一條纖細的鐵絲,被風一吹,左搖右晃。

韓闖向下一看,腳下雲層鬱積,深不見底。

「受死吧!」聶姑娘大喝一聲,短劍如銀虹疾吐,一劍三分,刺向韓闖三處要穴。韓闖使出千斤墜的功夫,穩住身形,舉劍擋格,只聽「錚錚錚」三聲脆響,木劍與短劍在空中交錯,綻放出絢爛的火光。

一招接觸,韓闖暗暗生凜,心想:「我的蛇形瞬步需要空間發動,但這鐵索橋上最缺的就是空間,觀她的步伐,卻無空間要求,看來只能以劍取勝了。」手中長劍疾舞,站在原地,與聶姑娘戰作一團。

聶姑娘勝在身法輕靈飄逸,步伐玄妙,便是在一根細細的鐵鎖上,也能進退自如;韓闖勝在劍法古拙凝重,一招一式,莫不大氣縱橫。

這一番交手,只聽得劍鋒呼嘯,兩人都被劍氣罩住,鬥了一百多招,仍未分出勝負。

韓闖心想:「有些託大了,步劍一體,在鐵鎖上,我的步伐發揮不出來,劍術也打了折扣,一時之間難以拿下她,不如試試鬼影重重。」

主意打定,催動武魂,聶姑娘身後頓時出現了一道持劍黑影,黑影目中綠光一閃,對著她的后心刺去。

聶姑娘驟見身後黑影浮現,大吃一驚虛晃一招,腳下一蹬,凌空而起,一個乳燕翻身,踩著黑影的腦袋,倒翻出三丈開外,平平一刺,便將黑影絞殺,可如此一來,卻讓韓闖佔了先機。

贏得了空間,韓闖如猛龍脫困一般,瞬步而上,一劍刺向她的胸口。

… 聶姑娘舉劍一擋,頓覺這一劍勁力非常,幸好青玉舍利青光一閃,替她卸去了一部分力道,可便是這樣,也給震退了兩步。

她心中暗暗吃驚,沒想到韓闖得到空間之後,所爆發的戰鬥力竟然如此之強,於是更不思量,短劍施展開來,劍劍狠辣異常,好似拚命一般,全然不顧防守。

韓闖以劍意施展的一劍,竟不能擊敗聶姑娘,心中也暗暗吃驚。幾個呼吸之間,兩人又鬥了幾十招,全不退讓,一柄木劍、一柄短劍在鐵索上碰撞,劍光飄零,火花四濺,兩人斗到極處,就如兩條銀色蛟龍,浮沉起伏,飄忽不定。

聶姑娘本是倔強之人,佔盡地利卻被一招逼退,心中不服,劍法更快,一時間,漫天劍影;而韓闖則捨棄了快劍,以太極十八劍式對敵。

足下運起千斤墜,立地生根,手中木劍劍畫著圓圈,大圈圈,小圈圈,圈中有圈,圈中套圈,饒是聶姑娘每一劍都使的快若閃電,疾似勁風,也總攻不進韓闖的劍圈。

恍惚之間,她只覺無論劍鋒指向何處,都會碰到一股回擊之力,韓闖手中的木劍,就像沉沙之水一樣,一點點將消磨著她的真氣。

聶姑娘也是識貨之人,倒吸一口涼氣,心想:「這慢悠悠畫圓的劍法竟然有如此威力,能夠反彈我劍上的真氣,如此一來,非得被他耗死不可。」心中一亂,手上長劍愈快,也愈發落入韓闖的套圈之中,沒過多久,便面色慘白,頭頂蒸騰如煙,顯然是消耗過渡的標誌。

韓闖一心想用太極十八劍式耗死聶姑娘,也不強攻,只是用柔勁吸引著她的短劍,跟著自己的節奏走,同時暗暗用吞噬武魂,吞噬聶姑娘劍上的真氣,這本是最穩妥的打法,但他卻忘記考慮一點——聶姑娘的求勝之心。

青玉舍利突然青光大作,一瞬間,聶姑娘的短劍擺脫了韓闖的控制,只見她目光一凜,眼神中閃過一縷恨意,將所剩的真氣注於短劍之上,原本就精光耀目的短劍愈發森寒。

「去死吧!」

一劍刺出,竟隱隱摸到了劍意的邊緣。

原本固若金湯的太極劍圈在這一劍之威下,轟然崩裂,空氣中,彷彿出現了一道道看不見的裂痕。

這一劍突破了太極劍圈的防禦,直刺韓闖胸口,匆忙之間,韓闖向旁邊一閃,手中木劍沿著短劍的軌跡削出,將短劍微微一擋,同時左手一拳轟出。

金剛拳!

易經五拳中純以勁力取勝的拳法,裹挾著層層疊疊的真氣,推了出去;聶姑娘猝不及防,短劍又被木劍隔開,只能聚指成掌,迎了上去。

只聽「撲」的一聲悶響,兩人都似斷線風箏一般,墜下鐵索,向懸崖之下的萬丈深淵跌去。

兩側景物飛快的上升,身體在不受控制的下墜,韓闖看到了聶姑娘那雙茫然的眼睛,似有清淚在眼眶中打著旋兒。

幾乎是下意識的,他於半空中身形一扭,一抓住聶姑娘的肩膀,將她抱在懷中。

此刻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他卻不知道自己到底下落了多久,只感覺呼呼風聲倒灌入耳,冷風如刀,刮擦著皮膚。

便在這時,懷中的聶姑娘突然有了動作,似是在竭力將他推開。韓闖目光一凜,肅聲道:「別動,再動我們兩個都完蛋了!」

風聲掩蓋了他的聲音,但聶姑娘從他那不怒自威的眼神里,明白了他的意思,捲縮在他的懷裡,一動不動。

為何、為何我會感覺這懷抱如此溫暖。

那噙在眼角的淚花,終於淌出,飄散在空中,化作一條長長的水線。

「我們要死了嗎?」聶姑娘問。

「不會的,我們不會死的!」韓闖目光一亮,看到了一出凸出的岩石。

沒有任何猶豫,運足了真氣,狠狠的將手中硬似精鐵的深海鐵木劍插入岩壁之中。

「滋滋!」木劍發出痛苦的尖叫,火花四濺,在岩壁上留下一條嘗嘗的痕迹;下墜之勢雖然減緩,卻並未停止。

只聽「錚」的一聲,劍斷了,再沒有支撐的緩衝的地方,韓闖抱著聶姑娘急墜而下。

恍惚之間,他彷彿聽到了一個柔柔的聲音:「就要死了,你還不知道我的名字,記得,我叫聶青青,青草的青。」

這聲音宛如玉珠滾落在雪上,即嫩又潤,說不出的好聽。

一時間韓闖忘記自己懷裡抱著的,是一名武技高明的武者,只當她是一名柔軟的、需要保護的男子。

「死什麼死!我不會讓你死的!」

他運起虎爪,真氣凝於指尖,狠狠的抓向岩石旁邊伸出的一顆虯松;那一瞬間,只聽手臂咔嚓一聲,手指也「噼里啪啦」響個不停;不用說這隻手已經斷了。

下墜之力何等猛烈,又怎是人力所能制止的,若不是開始用木劍卸過一次力,此刻韓闖的手臂肯定已經肢體分離;便是有了之前的卸力,這隻手臂從指骨肱骨也根根寸斷。

重生炮灰大翻身 「嘶!」

口中冒著冷氣,撕心裂肺的疼痛侵蝕著韓闖的身體,那隻伸出的手臂已經麻木了,可依舊牢牢的掛在虯松之上。

韓闖抱著聶姑娘,在松枝上晃蕩,低頭一看,霧氣瀰漫,看不到谷底。

足下是一仗高?百丈?

誰也不知道。

「停下來了,我們安全了?」懷中傳來聶青青的聲音,柔柔的就像雪球滾落玉盤,甚是好聽。

韓闖看著被他們壓彎的虯松,苦笑一聲,道:「恐怕沒有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