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徐灼沉聲道,“如果有可能,我才懶得招惹他們,不過他們都要把刀架在我們脖子上了,我自然不會讓他好過!”

“沒錯,不能讓他們騎到咱頭上來。”丁小強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看着地上司徒恆的屍體,“這傢伙的屍體,得趕緊處理了,萬一被赤雲樓的人發現就不好了。”

作爲赤雲樓的精英成員,司徒恆身上自然也有些寶貝,經過一番搜刮,徐灼找出了幾瓶丹藥,幾張金票、金幣。

徐灼在原地等韓冰等人,挖坑埋屍首的事,就交給了丁小強和李貴才兩人。

也幸好,不遠處有一片小樹林,丁小強與李貴才擡着司徒恆的屍首進了樹林,挖坑埋人。

“真是可惜了!”丁小強見司徒恆手上的青魔爪兵器,不禁有些眼紅,不過他也知道,這種特殊兵器,只要一拿出去,別人立刻會認出來,到時候就是禍害。

因此,丁小強強忍心中的貪念,還是將青魔爪一併扔進了坑內,不過當他無意中抓到司徒恆小腿時,摸到一個硬東西,掀開褲腿一瞧,原來是一柄精美的匕首。

丁小強不僅猶豫起來。

精美的皮套,華貴的紋路,圓潤的手柄,丁小強越看越是喜歡,“倘若送給夏菡姐,她一定很喜歡吧?”

“這匕首上看起來也沒有什麼標誌之類的,想必不會被認出來。”丁小強透過樹林望出去,不遠處徐灼正站在那裏,並沒有朝這裏看。

略一猶豫,丁小強把匕首揣進了懷裏。 雖然韓冰與夏子胥的傷讓徐灼和夏菡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讓他們慶幸的是,韓冰體內的寒氣很快便消散,恢復了正常。而夏子胥在天武學院藥師的治療下,也保住了性命,並且以驚人的速度恢復着。

鶴林村一行任務完成了,不過損失也不小,去的時候一共十人,而回來只剩下了四人。

繳納了任務之後,徐灼,韓冰,夏菡,夏子胥各獲得了兩百五十多功勞點,這在天武學院,也是一筆財富了。

不僅如此,此次一行中,所取得的妖靈核、妖獸材料,也可以用來換取功勞點,最後徐灼算下來,竟是得到了八百多的功勞點。

這些龐大的功勞點,無論兌換戰技、兵器、丹藥、功法,抑或是其他天武學院的修煉資源,都是通用的。

******

赤雲樓的大廳之內,凌天坐在正中,在他面前站立了四五名少年男女,個個衣飾華貴,氣度不凡,其體內隱隱透出的威壓氣息,更顯示了他們個個都是實力不俗的少年強者,隨便哪個人站出去,都是天武學院中驚才豔豔的佼佼者。

不過此時他們在凌天面前,卻是忐忑不安,連大氣都不敢出。

凌天陰冷的目光在衆人臉上掃過,“三名赤雲樓強者,還有一個是隊長,不但沒殺了徐灼,反倒把自己搞了個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這若傳出去,我赤雲樓顏面何存?難道我赤雲樓的人都是廢物,連幾個新生都搞不定?”

衆人聞言,都是心中一凜,低頭不語,不過心中卻也是疑惑:凌天社長派司徒恆他們去殺徐灼,結果人家活蹦亂跳的回來了,司徒恆三人卻下落不明!不要說凌天,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不過衆人知道,讓凌天惱火的還不是這些,而是那司徒恆,那可是他凌天的表弟!即便兩人關係並不親近,但畢竟關係擺在那裏,凌天就算爲了自己面子,也定要查個清楚。

“社長。”一名稍年長些的少年恭敬道,“我想司徒恆隊長他們,會不會在鶴林村遇到了突發情況,耽誤了時間,想必再過幾日,他們就會回來了。”

“司徒恆隊長爲人精明,辦事穩重,應該不會爲其他事耽誤了任務。”另一少年說出了自己的意見,“而且我想象不出,一個小小鶴林村,能有什麼突發情況,會把他們困住。”

畢竟,司徒恆,張寒天和玉雪都是鬥兵,尤其司徒恆已是達到了五階鬥兵!

“難道他們被徐灼他們殺了?”一窈窕少女脫口說道,不過話一出口,她便略有尷尬的撇撇嘴——這種事根本不可能!

凌天瞥了少女一眼,道:“給你三天時間,不管用什麼方法,定要把此事查個清楚,否則,別怪我翻臉無情!”

“是!”窈窕少女面色一僵,一雙漂亮的眸子中滿是懊惱:自己老老實實聽着就好了,幹嘛多嘴?這下可好,接了個燙手山芋。

正在此時,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從側廳傳來,“凌天社長,我看這位學姐有些難處,不如讓我幫她一起調查此事?”

話音未落,一個身穿紅袍的少年從側廳走出,其臉色蒼白如紙,如同多久沒見過陽光一般,一雙狹長的眸子透着毒蛇一般的陰冷。

讓衆人注意的是,這紅袍少年似乎穿了一雙很重的鐵靴,因爲他每踏出一步,都發出輕微的金鐵碰撞之聲,而且每走一步,腳下的地面都是微微一顫。

“你是……慕容傑!”

*******

轟隆隆……

濃密的烏雲遮蓋了天空,如墨汁一般在空中翻騰,其間有着雷鳴滾滾和電蛇一般的閃電。

天武學院外有一極爲空曠之地,一名少年正站在其中。

仰望陰沉的天空,少年眉頭微微蹙着,“剛纔還好好的,這一會兒眼看着就要下雨了!”

不過,他的修煉計劃不會因爲天氣而改變。

“今天定要完善這陸地騰空術!”少年雙掌朝地面猛地轟出,頓時雙掌各有三道勁氣龍蛇轟然而出,拍擊在地面之上,頓時一股強大的反推之力產生,將他反推出去,而藉助這反推之力,少年雙腿屈彈,整個人“呼~!”的一下騰空而起,衝向了三十多米高的天空。

頓時,徐灼便如一隻大鳥一般,在天空中急速前衝,當他落地的一瞬,雙掌再度拍出,再次將其身體推送出去。

“角度還不行,飛的雖然高,但是卻不夠遠,白白浪費氣力!”當徐灼再次落下時,勁氣龍蛇又一次將其反推出去,只是這一次他調整了勁氣龍蛇轟擊地面的角度。

嘭!

嘭!

嘭!

……

寬闊的場地之中,徐灼如同一個彈球一般不斷跳躍前衝,地面上很快被轟出一個個深深的凹陷,同時也根據每次跳躍的情況不斷調整完善着。

陸地騰空術,這是徐灼爲自己這一招起的名字,其實算不得什麼戰技,這是龍蛇狂舞的新用法,不過徐灼相信經過不斷完善,這陸地騰空術的用處會很大。

至少當初在追殺司徒恆時,這一招還是挺管用的,只是當時太不熟練,存在很多弊端,否則當日即便沒有丁小強和李貴才幫忙,他也能追上司徒恆。

呼~!徐灼又一次騰空跳躍而出,當推送之力耗盡之時,其身形朝地面墜落下去,不過這一次,他並未在雙腳接觸地面的瞬間使出勁氣龍蛇,而是在距離地面七八米時,就使出了勁氣龍蛇,勁氣龍蛇直接將其再度推送出去!

“果然,沒必要等到快落地時再使用勁氣龍蛇!”徐灼心中一動,同時再次調整角度身形。之前他所謂的“騰空術”,準確的說是在“跳躍”,而如今,確實有了些“騰空”的感覺了。

呼~!足足半個時辰之後,徐灼才渾身大汗的落下地面,看着地上一個個爆開的坑洞,心中有些激動,如今的陸地騰空術,比之前有了明顯的提升,之前的很多弊端,都已經一一改進了。

在奔跑速度方面,徐灼相信即便面對四階、五階的鬥兵,他也有足夠自信勝過對方。

“只不過,似乎還有不足之處。”徐灼看着地面的坑洞,陷入沉思。

轟咔~!

隨着一道閃電劃破天際,大顆大顆的雨點滴落下來,很快變成了大雨。

徐灼卻如雕塑一般站在雨中,一動不動,以他的體質來說,再大的雨對他也不會有多大影響。

此時他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琢磨着陸地騰空術中不可忽視的弊端。

啪!啪!啪!啪!……

雨點砸落在地面上,不斷濺起泥點。

徐灼忽然眼中一亮,“對了,是發力的方式不對!”

徐灼的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

“過去使用勁氣龍蛇,目的在於殺敵,因此注重瞬間的爆發之力,破壞之力!可如今我的目的不是殺敵,而是將身體推送到空中!”

“殺敵,需要爆發力,破壞力!而把身體推向空中,需要的是推力!”

看着地面上被勁氣龍蛇崩爆開的坑洞,徐灼不由笑了,“儘管力道很大,但是都用在了破壞地面上,如今要把力道的重心轉移到‘推’上!”

想到此處,徐灼雙掌再度拍擊而出,不過這次的勁氣龍蛇卻是“綿軟”了許多,轟擊在地面上濺起一團水花,將其身體推送出去。

“果然!”騰空的瞬間,徐灼就感覺到,自己的做法是對的!

呼!呼!呼!……

大雨中,徐灼不斷練習,反覆改進,完美的陸地騰空術也隨之漸漸成型了。

啪啪啪……密集的雨點敲打在徐灼的身上,不過他卻是恍然未覺,完全沉浸在了“騰空”的成就感中。

咔~!咔~!……

一道道粗大的閃電蜿蜒劈下,隆隆的雷聲滾滾而來,如同要壓在了頭頂上一般。

“成功了!”徐灼雨中歡呼道,如今他的陸地騰空術已漸漸完善,今後又多了一項技能,而且在今後的使用中,這項技能還可以不斷改進,不斷升級!

轟~!徐灼心中激動,勁氣龍蛇狂轟而出,直接將其高高的推向了天空!

而正在此時,一道粗大的閃電劈下,正劈中了徐灼!

頓時,徐灼整個人成了烏黑之色,從空中墜落下來,重重的跌落在泥濘之中。 高空中的徐灼被一道粗大的閃電擊中,直直的墜落下來,跌在泥濘的地面之上,濺起一大片水花。

此時的徐灼,身上衣服已是被燒的破爛不堪,整個人成了烏黑之色。

天雷之威,若以常人來說,或者換了其他任何一個二階鬥兵,此時都是有死無生了。

大雨繼續下着,噼裏啪啦的響徹着整個世界。

不知過了多久,渾身烏黑的徐灼手指動了下,隨即眼皮顫了幾顫,終於是睜開了眼。

“我這是沒死?”徐灼恍恍惚惚還記得,自己施展騰空術時,因爲騰空的太高,遭了雷劈,正常來說,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儘管渾身有着灼痛,但徐灼仍是咬牙坐了起來,面對眼前雨水蔓延的世界,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看來是真沒死,想必習練了鍛體術之後,身體強度大大增加了吧?”徐灼眼下也只能想出這一個解釋了。

正當徐灼準備站起身之時,他的目光忽然停在了身旁的地面上。

因爲大雨滂沱,此時地面的雨水已漫過了腳面,而在雨水之下,正有一個核桃大小的圓球,閃爍着絲絲雷電之光。

什麼東西?徐灼伸手從雨水中撿起那圓球。

核桃大小的圓球,呈半透明的琥珀狀,在圓球的內部,薄薄的雲霧繚繞,其中無數道細小雷電閃爍蜿蜒,竟是與如今的暴雨天氣如出一轍。

徐灼感覺,這圓球當中,似乎自成一個世界,一個充滿了雷電能量的小型世界。

“這圓球……好像是我從斷崖下拿回來的那個?”徐灼心中一驚。

當初在斷崖之下,徐灼,韓冰和夏菡無意中闖入地下石室,發現了古劍、刀譜和一顆土黃色的珠子,當時徐灼得了土黃珠子,一直也沒研究出其中的祕密,也就不抱希望了,只是隨身帶在身上,想不到如今雷電暴雨之下,這土黃珠子竟發生了這般異變!

“難道剛纔我被雷劈,激活了這顆珠子?”徐灼看着珠子內部的雷電,心中猜測,雷電之力,應該就是激活珠子的關鍵!

“就知道這珠子不一般!”徐灼很想立刻探尋珠子的祕密,不過此時大雨依舊,他不能一直淋在這裏。

幸好距離這裏不遠處,有一破舊的廢棄觀廟,徐灼進了觀廟,在廟內找來一些乾柴點燃,一面烤着火,一面拿出了發生異變的珠子。

在火光映照下,這珠子更顯得晶瑩剔透,與之前毫不起眼的土黃外表有着天壤之別。

這珠子裏面充滿了雷電之力,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

徐灼摩挲着光滑的珠子,手掌皮膚中,感觸到絲絲的**之感,似乎是珠子內部的雷電之力所引起的。

徐灼心中一動,嘗試着催動靈氣,將靈氣緩緩灌入這顆珠子,豈料,靈氣剛探入珠子內部,便有一股強大的雷電之力順着靈氣,傳導進了徐灼的體內,瞬間徐灼渾身產生強烈的震顫**,胸口有種窒息之感。

徐灼心頭一驚,忙收回了靈氣,纔將那股雷電之力切斷。

“噼噼啪啪~!”

導入徐灼體內的那部分雷電之力,卻在他的體內遊走,徐灼甚至能聽到雷電在體內遊走的爆鳴之聲。

“該死!”徐灼暗罵,這珠子雖然有着強大的雷電之力,但是除了能電自己,根本沒什麼用!

倘若能操控雷電之力,這珠子倒是很不錯的道具,可如今徐灼僅僅鬥兵,還遠遠達不到操控天地元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