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見李泉的疑惑,黃強立馬解釋。

李泉點了點頭。

很快,李泉在一家茶樓里見到了,已經得到消息的王白水。

不過此時王白水的形象也是讓李泉詫異不已。

不到兩周不見,王白水明顯憔悴了一大截。

李泉很快也是從王白水這裏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

王白水做超市起家,本地也十分有名,幾個月前投資了一家大超市,眼看就要營業,卻是因為跟裝修公司的糾紛被擱淺了。

王白水沒有細說,但是李泉也知道這裏面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不過李泉也知道對於已經籌備好,準備營業的大超市來說,這樣的耽擱每天都是損失慘重。

昂貴的租金、積壓的大批貨物、人工等等,甚至可以說有時候對於一個公司而言,哪怕明知道虧損你也要運營,流轉起來。因為停工更可怕。

不過想起,前些日子王白水闊氣的『加倍給錢』。李泉看向王白水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王總,以後手頭不寬裕就不要去安保公司了。」

不知道被動『慷慨大氣』的王白水聽得也是一愣,不過眼下不是王白水糾結這個東西的時候。

當下王白水有些忐忑地看着李泉。

「兄弟,這次可全看你了。」

但此時的李泉卻是話題一轉,看似無意間問了一句。

「王總,我想問問你超市的裝修公司什麼時候撂地挑子?」

王白水沒有猶豫。

「一周。」

李泉深深地看了王白水一眼。

「那可真巧。」

王白水伸出兩根指頭,硬著頭皮說道:「實話說了吧,兩周了。」

果然無奸不商!一個個精明地跟猴一樣。李泉心中忍不住罵娘。

說實話,李泉一直很疑惑。黃強當初一找上自己,就敢包票自己能夠拿到工程,甚至直接談起了回扣的事情。

誠然裏面有燒烤店裝修事實在那裏,但黃強也不過是王白水公司里一個保安經理,他拿什麼打包票。除非根本就沒幾個人願意接王白水的活,或者說不敢接王白水的活。

想到這裏李泉也不禁露出冷笑。

「怎麼加倍給的錢,算是預付款嗎?」

王白水連連搖頭。

「絕對不是,我也是腦子一熱……」

。 黑夜下,葉一鳴悄悄潛入水中。

現在游輪上面還有很多暗哨在盯著碼頭,現在就上船有被發現的風險,所以葉一鳴並沒有第一時間上船。

葉一鳴在水中潛到游輪底下的視野盲區,緩緩露出水面。

他在黑夜下靜靜等待著。

約莫十分鐘后,游輪,動了!

葉一鳴跟著游輪遊動了一段距離,趁著游輪上的防備鬆懈的時候,他從水中悄悄潛伏到游輪之上。

甲板的一個角落,葉一鳴藏在暗中,外面有一個殺手正在和納羅斯聊著。

「這一回,基本十拿九穩了,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了。」

納羅斯身邊的殺手看著化成黑點的碼頭,笑道。

葉一鳴心中一凝,這殺手不是孔雀國人!

旁邊,納羅斯冷哼一聲:「你們神聖殿堂的辦事效率太低了,竟然這麼用了這麼久才將這個華夏研究員抓到,還害的我們孔雀國損失了一名優秀的卧底!」

葉一鳴心中微凝,這納羅斯說的是用了人體炸彈的那個孔雀國卧底。

看樣子,這些人大部分還是神聖殿堂的殺手,只有納羅斯和個別是孔雀國軍方的卧底,也是雇傭神聖殿堂的人。

葉一鳴心中瞭然,在暗中繼續聽著。

「不知道暗中是誰在搞破壞,我們的人也損失很大!」

殺手話語中帶著鬱悶。

他們本來就沒有派很多人過來,本以為抓個沒有被保護著的華夏研究員應該不會太難,結果,人數損失了大半,現在就只剩下游輪上這十幾人了。

納羅斯撇了撇嘴,看了眼游輪中間的一個地方,葉一鳴在暗中也注意到這個眼神,立馬順著目光看過去。

「幸好還是抓到了這個華夏研究員,只要回去讓我們孔雀國的高手問出生物藥劑配方,華夏的那些士兵,不過都是螻蟻!」

納羅斯陰沉著臉。

旁邊的殺手心中不屑,孔雀國的這些人也就嘴上會說說,這些年倒是一直被華夏壓著。

不過他倒也不會當場說出來。

「出了公海,我們軍方就會有艦隊來接應,到時候你們就算是任務完成了。」

納羅斯說著。

暗中葉一鳴心中殺氣大盛,孔雀國要派軍艦來接應?

那你們孔雀國就做好全軍覆沒的準備吧!

葉一鳴眼中閃過紅芒,正好,等孔雀國的艦隊來,將他們一網打盡!

不過,現在得先去看看余若蘭的情況。

葉一鳴有些擔心餘若蘭的安危,所以想先確認余若蘭的安全。

順著剛才納羅斯看著的地方,葉一鳴很快找到了一個房間。

房間門口,有兩名殺手站在門口守著。

葉一鳴在暗中飛出兩根銀針,兩名殺手雙眼瞬間空洞,身體還是站著的。

葉一鳴從暗中走出,將房間門打開,便看到被易容成普通女子的余若蘭正獃獃的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這是,被人催眠了?

葉一鳴皺眉,上前探查余若蘭的情況發現果然是被人下藥催眠了。

這種藥物催眠,他很輕易就能化解。

手掌放到余若蘭的背部,真氣輸送進去,輕鬆化解余若蘭體內的藥力。

數息后,余若蘭雙眼清明起來,漸漸恢復神采。

醒過來的余若蘭感覺到自己背上的溫熱,猛地轉頭,看到是葉一鳴,瞬間驚喜起來,正準備大喊,卻被葉一鳴的手掌捂住了嘴。

「別喊啊!」

葉一鳴壓低聲音說道。

余若蘭這才反應過來,好像她現在是被人抓了。

「葉大哥,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

余若蘭很是高興的低聲說著,完全沒有被抓了的緊張和恐慌。

葉一鳴微微一笑。

「你先別激動,我們現在在一艘游輪上,外面還有十幾個殺手。」

葉一鳴說明了情況。

「葉大哥你就直說吧,你是不是想做些什麼,你儘管說,我會配合你的!」

余若蘭雙眼明亮,盯著葉一鳴。

葉一鳴無語了,得,我還沒開口話都讓你說了!

。 「移戈戮蚩尤?」蚩尤又驚又怒,「區區人族,豈是我的對手?」

他作為巫族後起之秀,如今已有大巫實力,勝過尋常大羅金仙,怎麼可能被一個壓根沒聽說過的人族殺死?

「廣成子有一個叫軒轅的徒弟嗎?」后羿若有所思地說道,「聞所未聞,這個軒轅應該還沒拜師廣成子,只要我們及時找到他,就能解了蚩尤的殺身之禍。」

相柳也點頭:「沒錯!我們應該把軒轅扼殺在萌芽階段!」

見其他大巫都說現在就把軒轅殺掉,蚩尤感到十分感動,但他有不同的看法,他沉聲道:「兄弟們,你們瞧不起我蚩尤?」

大巫們愣住了。

「誰也別管這件事,讓軒轅來!」蚩尤豪氣地說道,「到時候我非叫他知道咱們巫族的厲害!」

后羿遲疑道:「可是……」

他已經失去一個好兄弟夸父了,不想再失去蚩尤。

蚩尤瞪著銅鈴般的大眼睛說道:「放心吧!我既然知道他要殺我,就會提前做好準備,到時一定不會輸給他!」

大巫們的目光里生出幾分欽佩。

「哈哈哈,不愧是我巫族的兒郎!」帝江爽朗的笑聲從遠處飄來,「不必著急殺軒轅,咱們巫族不是妖族,不做這種齷齪的事情!」

蚩尤得到帝江的肯定,心潮澎湃,大力拍打自己的胸膛,發出如戰鼓般的巨大聲響。

祖巫神殿中,燭九陰無奈地說道:「現在可以肯定人族就是天道原本選定用來接替我們和妖族的種族了。」

「嘁,人族弱不禁風,憑什麼接替我們?」強良不滿地說道,「幸好有造化天碑,不然我們就被算計得跟妖族同歸於盡,白白將這大好河山拱手讓人!」

句芒心有餘悸地說道:「這次也夠兇險的,差點就爆發第三次巫妖大戰,幸好鴻鈞道祖出手制止了。」

他們確實想一斧子劈死帝俊,劈不死就重創,至少要讓帝俊在之後幾個元會裡不敢冒頭。

然而紅雲實在太恐怖了,一出手把所有大能都制服了,嚇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導致錯失機會,讓天庭的妖族支援過來,被迫開啟了第三次巫妖大戰的序幕。

燭九陰思索道:「人族代替巫妖這件事應該不會發生了,不然鴻鈞道祖不會出來制止我們和妖族的大戰,巫妖大劫真的過去了。」

「大劫是過去了,但妖族的小動作恐怕不會少……」

話音未落,頭頂突然傳來一道悠揚的鐘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