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婦女慌忙望向四周,視線的邊界是一片雜草叢生的樹林,那裡並沒有任何動靜。

諾爾並沒有解釋的打算,直接轉身離開——見聞色這種東西跟他們解釋起來太麻煩了,沒必要,他直接去找四方川菖蒲談談就是了。

看著諾爾離去的背影,眾人面面相覷,既懷疑消息的真實性又害怕卡巴內真的會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無名找來了一個裝水的竹筒,將碗里剩餘的鮮血小心翼翼地倒入其中,趁人不注意還把碗底舔了個乾乾淨淨,露出了意猶未盡的神情。

之後,看著在場不知所措的眾人,雖然不知道諾爾從哪裡得知的情報,但無名依舊站在諾爾一邊,笑眯眯地說道:

「你們還是聽他的話比較好哦,如果不想自己的孩子被卡巴內咬的話。況且他也不是那種惡劣到會開這種玩笑的人。」

不知道是哪一段話成了壓垮眾人的最後一根稻草,但眾人最終還是認同地點點頭,隨即忙碌地收拾了起來,而無名則聽從諾爾的安排去尋找生駒。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驚駭地叫聲劃破了夜空——

「是,是卡巴內!!!」

難道生駒餓得發狂了?!

無名下意識的閃過這個念頭,心中頓時一虛,向叫聲的源頭看去。

不遠處,一個身著和服的女子衣衫半開,晃晃悠悠地走著,露出的胸口處幾條岩漿般的發光紋路向上蔓延一直連接到她的瞳孔,只是相比於之前見過的卡巴內,女子身上的紋路顯得有些暗淡。

但無論如此,她的的確確已經變成了卡巴內。

一旁的鰍認出了眼前這隻卡巴內,有些難以置通道:

「信乃小姐……?」 犁的繩子不需要有什麼改動,直接和野豬身上的接起來就好,犁本來就是給動物準備的,用人也只是暫時沒有辦法而已。

以後肯定是要找一些能夠拉得動犁的牲畜才好,不管是牛還是馬,亦或者是有可能拉的動的野豬,當然,那也得今天野豬能有一個比較好的結果。

耒耜用的也是新的,一拳寬的頭,外形稍微打磨之後和犁頭還是挺相似的,如果用人力來拉的話還是有點不適合,不過也就一兩個而已,就算是野豬不能拉,對部落來說也還好,耒耜基本都是直接用木頭做的。相對於其他的工具還是挺簡單的,做一個也用不了太長的時間。

下午,在大家驚愕的目光里,健趕著三頭野豬跟著大家一起向田走去,野豬在健手裡還是非常聽話的,就算是剛才給它們套繩子也只是扭了幾下,哼哼了幾聲,便任由健擺布。

大家當初花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才抓回來的野豬,在健的口令下是想要往哪走就往哪走,大家下巴都要看掉的感覺,誰也沒有想到一頭就能單挑狩獵對的野豬也會有這麼乖的時候,要是大家打獵遇到的野豬都像部落里的這幾隻野豬該有多好啊,這是大家的第一想法。

雖然知道野豬的實力,但是這幾隻野豬是經常見到的,平時雖然對大家也不友好,但是一般對於圍著看到人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反應,現在看著乖巧的野豬也不會太過害怕,甚至有幾個膽大的孩子湊近了看看是不是部落里的野豬,這幾頭野豬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哼哼幾聲,瞥了一眼也沒什麼多餘的動作,健拉了拉繩子后,連看都不看了。

看到野豬表現這麼好,健也往它們嘴裡塞了一把它們最喜歡的豬草,得到美食的野豬「哼唧,哼唧」的向前走著。

看著野豬這麼乖,宋宸懸著的心也放下來大半,看這樣子,野豬大概率是不會跑路了,而且應該也不會傷害部落里的人,就算不能拉犁應該也不會出什麼意外了。

來到田裡面,大家也沒有再管野豬了都忙活著自己的活,拉犁的拉犁,挖地的挖地,忙的熱火朝天,宋宸找了一個最角落裡的空地才帶著健和公輸,還有三頭野豬停了下來。

犁也拿了過來,被拿走犁的幾人只好還是拿著耒耜鋤頭之類的繼續開墾,體驗過犁的速度,用耒耜一點一點的掘地落差肯定是少不了的,而且也更累一些。

宋宸這邊將野豬身上的繩子和犁上的繩子接起來,特地多打了幾個結,也是防止一不小心給拉斷了,系好之後,宋宸便讓健指揮著野豬開始拉犁。

野豬聽話的向前走著,但是似乎也感覺到身上套著的繩子帶來的拉力,嘗試了一下沒有拉得動,便哼哼唧唧的罷工了,原地站著用嘴巴拱著地上的土,宋宸沒想到最先耕出來的竟然是野豬用嘴巴拱出來的。

健看到野豬罷工了也有些尷尬,沒想到野豬這麼不給面子,只是拉了一下沒有拉動就放棄了,使勁拉了拉繩子,野豬這才繼續開始發力,木犁終於開始有那麼一點點的鬆動,宋宸和公輸在後面使勁推著,木犁這才開始向前動。

就算是健在一旁不停的那豬草誘惑著,宋宸和公輸在後面使勁推著,木犁前進的速度也很慢,跟用人來拉都差上了很多,一點也沒有達到宋宸的期望,一旦宋宸和公輸停下來,木犁幾乎也不怎麼向前動了。

「健,停下來吧」,野豬拉了這一段也累的夠嗆,看來豬還是不適合用來拉犁。

木犁不行,那就只能換耒耜來試試了,叫來之前用這個木犁的那一組人,將犁抬了回去,。

也是,用人也得用上五個人,大的公野豬雖然可能夠格,但是兩頭小野豬的還是太小了下,連皮帶骨也一百斤都不到的樣子,力氣還是小了些,而且也沒有經過什麼訓練,拉的時候說不定也在偷懶。

但是接下來的耒耜宋宸還是很有信心,耒耜用的力氣就小多了,木犁再輕也有四十斤,耒耜最多也就是幾斤的樣子,部落里的孩子們兩個人配合好都能挖的動,野豬自然是不成問題,除非是幾頭野豬是真的在偷懶。

直接將野豬身上的繩子套在耒耜上,兩個小野豬拉一個,大的公野豬拉一個,宋宸和公輸一人扶住一個,用腳將耒耜踏進土裡面,呈四十五度的斜插在地上

這次就容易多了,健「哼」了一聲,三頭野豬便直接把耒耜拉動了,宋宸和公輸也不用往前推了,只需要壓著耒耜不讓它向前傾就好,野豬拉耒耜的速度也不算慢,總體上跟用人去拉木犁的速度差不太多,可能還會稍微快一點。

但是這三頭野豬有一個不好的地方就是拉不了多長距離,就會停下來向健要豬草吃,不給豬草就不幹活,停在原地看著健哼哼。

而且一隻停下來,其他兩隻也會跟著停下來,真是百米一斤豬草,中間健只得又去割了一些豬草,沒有健在一旁,三頭野豬也沒有亂動,都趴在地上休息著,不過應該也不是很累,至少宋宸看著它們的呼吸還是非常平靜的,而且一看到豬草精神立馬就好了起來,宋宸忍不住的扒拉了一下豬草,這也不是罌,粟啊,三頭野豬咋就和吸了毒一樣呢。

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豬草部落周圍有很多,管夠就好,這三頭野豬肯定是吃不完的,用野豬來拉耒耜,效率就要比人挖快很多了,雖然耒耜沒有犁那麼大的頭,但是翻過來的土也不少,效率大概都能有人的兩三倍了,關鍵是幾乎都不用怎麼用力就行。

要是能有個幾十頭野豬,這比用犁都划算啊,無論大人還是小孩,老人還是體弱的,只要能走的動路,這都能夠用的起來,完全沒有什麼難度,就是野豬還是太難捕捉了些。 「砰!」

丁一的肩膀,狠狠撞在了封修的胸口…!!

咔擦!

骨頭碎裂聲響起!

「嘶…!」

封修倒吸了口冷氣,額頭瞬間冷汗密佈,面色猙獰瘋狂…!!

「鬆開…!!」

伴隨着一聲嘶吼。

他狠狠,轉動劍鋒…!!

噗嗤!

鮮血噴濺!

幾乎一瞬間,丁一的手掌碎裂!

他的面色慘白,冷汗冒出,但眼神依然瘋狂,堅定!

噗嗤!

一柄寒芒,從他的口中爆射而出!

伴隨着罡氣爆發。

直接,刺穿了封修的胸前衣服。

爾後…

鮮血,噴濺而出!

「……」

封修的臉上,愕然,駭然,氣急敗壞的神色。

徹底,凝固了下來!

他恐怕怎麼都不會想到。

自己,居然會如此狼狽的死去!

砰!

屍體,重重摔在了地上!

那一擊,直接貫穿了,他的心臟!

而,此刻。

丁一劇烈喘息,面色痛苦,勉強用布條包紮住了手掌。

那個刀片,是他藏在了舌苔上的暗器。

光是控制住不傷到自己,就已經很難了。

而,同時。

還能跟人說話…

這,簡直…

驚人至極!

他為此,付出了無數的努力!

但沒想到,第一個死在這暗器下的,卻是一個…外派的長老?

「呼…」

丁一包紮好了左手。

抬頭,看向這雁盪古派,目光徹底冰冷下來。

他毫不猶豫,朝着裏面…就要走進去!

但,此刻。

嘩啦啦……

裏面,腳步聲瘋狂響起!

很顯然。

門口的動靜,早就…驚動了雁盪古派!

唰!

丁一的目光,倏然凝起!

看向了,人群之中,那一道身影!

「陸乘風…!!」

他的聲音冷戾,「你滅我滿門,手段齷齪卑鄙…!」

「你若還是個男人,就站出來,我們堂堂正正的殺一場!」

而,此刻。

陸乘風的面色隱隱凝重,心中顫抖!

這,簡直…

他剛剛,親眼目睹了那一幕!

那個丁一,簡直……可怕到了極點!

不光實力強悍,甚至,對自己都如此的狠!

可見,那傢伙恨他到了什麼地步!

若是落入對方手中…

唰!

想到那個可怕的後果。

這,讓陸乘風的身體,都是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