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熱鬧了,一家子都來京城了。

那對母女削尖腦袋想進娛樂圈,不知道左平昆想做什麼。

「佳期,我知道你對我有怨言,但是……但是看在父女情分上,你可不可以跟我多聊兩句?」

左平昆姿態放得很低。

「那你說,你要聊什麼?外面這麼冷,我想回去了。」

葉佳期轉頭看著他,漫不經心。

不冷不熱。

「佳期,你現在過得好嗎?你丈夫對你好嗎?」左平昆搓了搓手,局促不安地問。

「好啊,好得不得了。」葉佳期冷笑。

「那就好,那就好。」左平昆道,「那……有孩子了嗎?可以讓我見見嗎?」

「沒有孩子,就算有,也不會讓你見。」

葉佳期知道自己很無情。

她一向愛憎分明,他們無情在先,就別怪她冷漠。

左平昆聽了葉佳期一句句刺心的話,很無奈。

「那佳期,你家就在這裡嗎?」左平昆又問。

「對,我家就在這裡,怎麼了?」

「不不,沒什麼。」左平昆眼睛動了動。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葉佳期也是尷尬,想求情還放不下面子? 白熙用劍砍斷藤條發現斷了藤條如活物一般扭動再生出枝條朝著前面的活物襲去!

白熙避開,在用劍砍去,斷成兩個節的藤條又重生出枝條,襲過來!

而鳳傾那邊用火燒毀只能讓藤條安靜一會,隨後就壯大一圈,扭動著粗壯的身子反擊!

「這什麼噁心的東西!弄都弄不死!我們怎麼能進去啊!」鳳凌躲在鳳傾和白熙的後面,嫌惡的說。現在藤條把他們一行人都逼出房門,退到了院子里。

「這樣都死不了,肯定是有什麼東西在支撐著這藤條的能力!白熙,你想辦法到進入房門,毀了那兩盆藤條的根基!」朗沉風從後面出來相助,將正在對付藤條的白熙推開,用冰把藤條給凍上!

然後用使用靈氣將凍住的藤條炸碎!那東西被炸的個粉碎,無法再存活!看來也不是無限極的重生了,到了一定的傷害級別還是會死的!

朗沉風的做法有了效果,頓時減輕了鳳傾和白熙那邊的壓力!

解決掉一邊的分裂出來的藤條,朗沉風又到鳳傾那邊,「鳳傾你去跟白熙配合,你們拿著劍去刺中大廳的藤條的本體!」

朗沉風將粗壯了幾杯的藤條給凍住,著東西可能是吸收了鳳傾的靈力,變得更加難以對付了,朗沉風用盡全力才勉強將其凍住!眼見那東西想要破冰而出,朗沉風運氣靈氣再次凍住,從儲物袋裡拿出幾塊上品靈石握在手中吸收裡面的靈氣,補充他消耗的能量!

很快,上品靈石就變成了普通石頭被朗沉風丟棄,又繼續拿靈石出來吸收,調動起真氣,對那不斷的在冰層中反抗的藤條轟炸過去!

嘩啦一聲,粗壯的藤條也被炸了個粉碎,不過同時也散發出一股難聞的味道。

「別聞。」朗沉風說完就飛到雲瑾身邊,捂住她的鼻子!

雲瑾心裡那叫一股著急啊,你不讓我聞我怎麼呼吸啊,我不被妖怪嚇死就會被你給捂死了去啊!

朗沉風看到雲瑾瞪大了控訴的眼睛,笑了笑,鬆開了她,然後將一顆辟毒丹在她鼻子下面晃了晃,「這個拿好,有什麼異味就感覺把這個辟毒丹放鼻子下面。」

「沉風哥哥,我呢!」鳳凌氣的直跺腳!怎麼可以這麼偏心!她可是翼族公主,沉風哥哥怎麼可以把東西先給那個人類女人,而不管她呢!

「鳳凌,你要是連這點抵抗力都沒有的話,還跟著我們來秘境做什麼?我就不行你身上不會放有辟毒的東西?你頭上那個珍珠髮飾上的那枚大的珍珠,可是個好東西啊!」朗沉風對鳳凌在路上一直胡攪蠻纏耽誤他的時間很有意見,他一貫也不是憐香惜玉的人,只有入了他的眼,才能得他幾分好!更何況鳳凌是那個女人的親生妹妹,更讓他避之不及!

「沉風別廢話了,快過來幫忙!」白熙在裡頭大喊!朗沉風之前把那些砍斷可壯大的藤條解決了,但是本來還在不斷的伸延阻擾他和鳳傾靠近本體。目前有效的就是讓沉風先凍起來然後炸掉!

朗沉風只好連那個女人說的謝謝都沒聽到返回戰場!

「喂,我拿這個珍珠簪子跟你換那個辟毒丹!」鳳凌把發簪拿下來朝著雲瑾遞過去。

雲瑾真是哭笑不得,說道:「不好意思,沒經過辟毒丹主人的允許我不能把他送給我的東西,轉手給別人。」

「你!」鳳凌見雲瑾那麼不是好歹,又說:「我是看著沉風哥哥的面子上才跟你換,我要是真想要那個辟毒丹,我直接搶過來就是了!」

雲瑾心想,那你倒是搶啊!反正我是打不過你,你不用解釋那麼多的!雲瑾在沒有進入的秘境的時候,關於到底是誰要害她,先把這位脾氣驕縱的公主給排除了,因為她和她同時被抓走,而且都是黑衣者,所以不太可能是她!看到她被黑衣者抓住放血開啟秘境的時候還覺得她很可憐。

現在雲瑾的感覺是,這一位公主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吧!她對自己的敵意因為朗沉風的存在一直都沒有褪去啊!

鳳凌見自己的話沒有讓那個人類女人主動乖乖的上交,對她的怨恨更加的深了。

朗沉風趕到大廳,幫助鳳傾和白熙,換出冰凌將張牙舞爪的藤條定在地上,由於它本體的能量高出那些被砍斷的截枝,無法一瞬間將其整個凍住,只能用冰凌將那些襲擊過來的藤條定死在地上。這種方法的雖然不會完全制住藤條,可是讓藤條的行動遲緩了很多,給白熙和鳳傾爭取了時間!

有了朗沉風的加入,白熙和鳳傾那裡就順利了很多,兩人同時將手中的劍刺入藤條的本體!

這時在場的人都彷彿聽到了一聲慘叫!

很快地上還在掙扎的藤條都不動了。

美漫世界的武者 白熙和鳳傾從兩個株藤條體內各挖出了內丹,青色的內丹散發著淡淡的光,有著一種充沛的能量。

鳳傾主動說:「這兩顆內丹,白熙和沉風你們拿著吧!」鳳傾覺得自己沒有幫上多少忙,朗沉風是出力最多的,白熙也費了不少勁,而這個木藤就像是他的剋星一般,拿它毫無辦法,他引以為傲的鳳火都不能將其焚滅,看到這個內丹就讓他心塞,多看一眼都不願意!他覺得反正現在才第一層,到後面可能會有更適合自己的東西。

「好,卻之不恭了!」朗沉風沒有任何負擔的收下內丹。

白熙對鳳傾拱了拱手,「多謝相讓!」白熙還蠻想要著內丹的,但是他覺得他跟鳳傾出力都差不多,沉風出力最大,不用說肯定要一顆!他和鳳傾的話就為難了,幸好鳳傾主動相讓!不過這次承了鳳傾的情,下回有機會定會還回去!

朗沉風說道:「好了,我們休整一下,繼續去第二層。這次換我和白熙走最前面,鳳傾和元文斷後!」

白熙和鳳傾都沒有意見。

在院子里等待的雲瑾、鳳凌、元文,見白熙向他們招手,表示危機已經解除了,讓他們過去。

這麼好一會功夫,雲瑾的恢復的力氣更多了,已經不需要攙扶,所以她根本不會去麻煩鳳凌,她覺得被鳳凌扶著她會更加的虛弱。

鳳凌心急的跑過去,見到大廳一片狼藉,藤條已經完全枯萎了,大廳裡面空蕩蕩的也看不出藏了什麼寶貝沒有,於是她問道:「我們現在就去二層嗎?」

「是的。」白熙回道。

鳳凌不太相信一樓就真的什麼都沒有,又問:「這裡真的搜了一遍嗎?沒有什麼暗閣之類的藏了東西嗎?」說實話,鳳凌剛剛看到了那個藤條就那麼難應付,可想而知二層三層至七層會有更難應付的東西等著他們,她都不有點不想上去了。

白熙噗嗤一笑,「鳳凌,你什麼都不出力還想要寶貝?真是想得太美了!你既然覺得這裡會有什麼暗閣的話,你自己找找看吧!我們就先走了啊!」

鳳凌見白熙要讓她留下,她的妖力還未恢復,如果留下來於是其他尋寶的妖該怎麼辦?現在只好繼續跟著他們才好,便急著說:「我不過是說說而已,沒有就沒有啊!白熙,你幹嘛要這麼說我!」

「閉嘴,安靜點!」鳳傾對於這兩個人吵鬧的聲音早就不耐煩了!又不在自己的地盤,廢話還這麼多!

被鳳傾這麼一吼,白熙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看著鳳凌一臉委屈,對著一旁安靜的雲瑾笑了笑,然後與朗沉風走在最前頭。

隊伍重新排定,可不管怎麼變動,雲瑾和鳳凌還在雷打不動站中間!

這一次是由朗沉風推開第二層的大門,裡面很平靜,一眼看過去房間裡面有一些柜子,然而最顯眼的是房間的角落有兩口打開的箱子,兩箱都是上品靈石,而那些柜子上有一個個笑抽屜,就像是放葯的葯櫃一樣,有的是打開的狀態,有的是緊閉著。

朗沉風和白熙率先走了進去。

在房間里走了幾步沒有發現有任何的攻擊來源,才對後面的人示意,讓他們也進來!

鳳凌第一個衝到那個柜子前面,打開柜子里,準備找一找有什麼好東西。

懷著激動的心情,鳳凌打開了第一個柜子,居然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白熙見到鳳凌那作死的行動忍不住多嘴,「鳳凌,你這麼莽撞如果裡面射出的是暗器,你怎麼辦?會正中你胸口哦!說不定刺穿你的心臟,就算是想復活都不能!」

「那怎麼辦!難道不打開這些柜子嗎?」鳳凌被白熙的話嚇得停下了準備開第二個柜子的手。

白熙走到鳳凌身側,站在旁邊,用劍將柜子的鎖挑開,是櫃門自動打開,結果讓眾人還是失望,第二個柜子還是空的!

這裡面本來就一共四個柜子,有一個是很多抽屜的大柜子,還有三個是整體的大柜子。現在打開了兩個都沒有東西,那麼第三個呢?

白熙利索的用劍再次挑開,柜子打開,居然還是空的! 「這玩我們呢?怎麼都是空的!」白熙不滿的說道。

鳳凌也滿眼失望,「難不成就是那兩箱上品靈石了嗎?」上品靈石雖然是很珍貴,但是她的期望過高,希望能有什麼逆天的寶貝出現,能讓她提高修為,結果什麼都沒有!

「總比什麼都沒有啊!」白熙朝著那上品靈石走去。

雲瑾心裡惦記著其實是朗沉風所說的融靈丹,也不曉得這裡面究竟會不會有。她看向朗沉風,正好跟朗沉風的眼神對上,朗沉風朝她走過來說:「你別擔心,這個閣樓裡面一定會有你想要的。」

「她要什麼東西?沉風哥哥?」鳳凌本來就在鬱悶什麼都沒找到,現在聽到朗沉風正在對那個人類女主做出承諾心裡不平衡極了!憑什麼她想要寶物得自己冒險去找,而那個女人想要東西就會有人奉上呢!

「與你無關,鳳凌。」朗沉風真的覺得鳳傾同意鳳凌進來秘境真是個錯誤的決定。

「沉風哥哥,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人家!」鳳凌覺得朗沉風對自己越來越冷淡了,都是那個女人的錯!

鳳凌跺著腳走到那個很多小抽屜的大柜子,她將希望寄託於這裡,一定要有價值的東西啊!

鳳傾和白熙就站著看著鳳凌翻箱倒櫃,至於守在門邊的元文,盡好自己的本分。

「都是一些晒乾了的靈草,而且品級都不怎麼樣,為什麼會放在第二層的柜子里呢?」鳳凌找了半天也沒發現什麼,太讓她失望了!

她擦了擦自己額頭上冒的喊,問道:「怎麼這麼熱啊!」鳳凌覺得自己就是翻找了幾個柜子而已,怎麼就一下子熱出了好多汗來。

啪的一聲,房門自動合上!離房門最近的元文要去打開,結果手剛接觸到房門,手就被燙出了煙!

「殿下!情況有變!」元文朝著鳳傾緊張的喊道。

房內的氣溫越來越高,雲瑾忍不住鬆了松自己的領口,額頭上也滿是汗。

朗沉風召喚出來的冰牆很快都融化成了水,然後很快就幹了!

「這是想把我們活活給熱死在裡面嗎?」白熙也不停的扇風!他是最怕熱的了。

鳳傾是這一行人裡面看起來還好的,他的屬性火,本命法寶是鳳火,所以這種熱度他完全可以承受。

朗沉風從儲物袋裡面拿出一顆冰藍色的珠子,此珠在在他手心亮了起來,以他為中心形成將其餘幾個人都籠罩了起來,在這個透明藍的保護罩中,溫度一下子就降了下來。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白熙盯著朗沉風手裡的珠子看了看,問道:「沉風,這可兒是寒黎珠?」

朗沉風點了點頭。

白熙笑著說:「你身上好東西不少啊!聽說這寒黎珠是由深海玄晶煉製出來,可以避火!沒想到今天不僅見著了還用上了!」

朗沉風神色卻不輕鬆,「外面的溫度還在升高,這個寒黎珠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一旦它實效了,我們可能很難面對外面的高溫!」

白熙臉色的笑收斂了起來,罵道:「白修澤這老東西,真喜歡玩花樣!」

「那怎麼辦,我可不想死在這裡!沉風哥哥,你快想想辦法啊!」鳳凌聽到事態的嚴重不由心急了起來。

雲瑾低著頭,心想連朗沉風都覺得很難應付外面的高溫,那麼如果他手裡的寒黎珠實效的話,她一具凡人的身體不早就會化為一灘水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雲瑾不由的打了個哆嗦。

「啊!!那是什麼!」鳳凌突然指著頭頂尖叫起來!

眾人都抬起頭往上看去!

只見頭頂上居然畫著一隻紅色的大鳥,鳥的嘴巴里吐著火焰,鳥的四周全部布滿了火焰,這些火焰在無風的房間里搖擺,發出紅色的光芒!

這隻長得像鳳凰卻又不是鳳凰的大鳥,像是感應到了眾人看著它的目光,它的眼睛也亮了起來,嘴巴張的更大,然後越來越多的火焰從它的嘴巴裡面噴出來!

鳳傾的臉色越來越凝重,被這種東西給挑釁了,心裡非常的不爽,對朗沉風說道:「沉風,我出去對付這個大鳥!我倒要看看是我的鳳火厲害還是它的火焰!」

現在這種情況也只能讓鳳傾出面對付了!

鳳傾正走出保護罩的範圍,突然停住腳步,回頭朝雲瑾說道:「如果我跟那個東西一直僵持不下的話,你就用那個怪模樣的東西吹樂曲!」說完便閃身出去,手持赤劍朝著那個火焰大鳥飛去!

雲瑾在鳳傾出去后就把塤拿到了手裡,剛開始還能看到鳳傾與上面那隻從牆畫上活過來的大鳥打鬥,時間一長只看到全是一團團的火焰,入眼的都是一片紅色,看久了后她眼睛很疼!

半天沒看到上面的動靜,就只見火焰越來越大,寒黎珠的保護罩越來越薄,雲瑾似乎更感覺到外面炙熱的高溫。

沒有猶豫,雲瑾拿起塤放在嘴邊吹奏起來。

上次鳳傾是被幻境給困住,要安撫他狂躁的殺意,她用了《安魂曲》現在鳳傾是在跟敵人戰鬥,她選了一首曲調激烈一些的曲子——《戰曲》,希望能對鳳傾有所幫助。

鳳傾此時被火焰鳥噴出的火給包圍住了,鳳傾的鳳火都懸在四周抱住主人,可火焰鳥的火也來勢洶洶,兩邊勢均力敵,正在僵持不下的時候,他突然聽了從下面傳來的樂聲。

那音樂似乎充滿了力量和鬥志,鳳傾腦海中突然閃過在他從幻境中醒來,那個女人在一片紫色花田中吹奏曲子的模樣,就是從那一眼起,他才覺得這個女人似乎順眼了很多!

現在她又在為自己吹奏曲子,看來她是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

想到這裡,鳳傾嘴邊露出淡淡的笑容,蓄積的靈氣準備對著火焰大鳥全力一擊,敢在本殿面前囂張,看我不吃了你!算是給我家鳳火升級!

不知為何鳳傾比之前更加有戰鬥力,將赤劍突破了大鳥製造的火焰圍困,整個人化身為一道火焰朝著大鳥的身體衝過去! 既然他不開口,她也不想說任何。

「要是沒有什麼想說的,我得先回家了。」葉佳期道,「別指望我跟喬爺求情。」

「佳期,真得不行嗎?我聽倩倩說,喬爺對你很好。」

左平昆急了,情急之下,脫口而出!

葉佳期的臉色瞬間拉了下來,她冷冷一笑。

果然,就是這個目的。

左倩倩是他女兒,她就不是?

她就不明白,自己媽媽哪裡比不上何丹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