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秦浩天臉上無比陰沉的樣子,林豹連忙迎了上來。望著秦浩天笑道:「老大……您怎麼了?」

見林豹都喊秦浩天老大,凌天奇有些的驚詫。林豹他可是知道的。在初級班中也算是一個人物了。幾乎在初級班中是沒人敢惹的那種。卻不想,竟然如此尊敬秦浩天。

「嗯,老大我的場子被人砸了,怎麼辦?」秦浩天拍了拍林豹的肩膀。

林豹在被秦浩天教訓了一番后,對秦浩天還是挺尊敬的。秦浩天倒也想看看,這人的態度如何。

「我擦,我老大的場子都有人敢砸。膽子真的是太肥了吧!老大,到底是那個。」林豹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秦浩天很滿意林豹的態度,對著他道:「把你的小弟都給我帶齊。」

林豹見秦浩天不是開玩笑的,臉色一整,道:「老大,你等等。」

說著,林豹回過頭,對著身邊的幾個小弟道:「你們給我把兄弟們給我叫來。」

「知道了大哥。」那幾名小弟連忙的轉身而去。

林豹說著回過頭,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老大,您用的著我儘管說。」

秦浩天很滿意的對著林豹點了點頭道:「嗯,你做的好。」

果然,很快三十幾名的青年聚攏在了秦浩天和林豹等人的周圍。而且秦浩天看過了,這些人雖然實力參差不奇的。但是也有幾個青年的實力達到了初玄期高階。已算是不錯了。秦浩天帶上林豹是想震懾那些蠢蠢欲動的人。讓他們知道互助會的實力並不是他們表面上看到的那樣。也對以後互助會的成長有利。

「還不叫大哥,他是我的老大……你們還看什麼……」林豹的眼睛一瞪。

「大哥……大哥……」三十幾名青年忙不迭的喊了起來。

三十幾名青年同時喊老大的聲勢果然是挺壯觀的。秦浩天感到很是受用。

林豹也很是滿意,對著秦浩天嘿嘿的說道:「老大,我的小弟就是您的小弟。以後您有什麼事情需要的話,就吩咐我的小弟去做就行了。當然,直接交代我也是可以的。」

「嗯……你有心了。」秦浩天對林豹很是滿意的說。

北海會的會社內

一群青年正圍在一起,似乎正在談論著什麼。笑的非常的得意。

「會長,互助會的那些人現在應該怕了吧!一個預備役班的學員也竟然敢成立什麼會社,實在是太好笑了。」一名青年得意的對著韓楓說道。

韓楓正是曾經帶人去警告過卓富貴的那名青年。只是當他發現自己的警告不成作用后,頓時怒了。這才帶人去把互助社的場子給砸了,還打傷了不少人。這樣的作法自然是為了震懾旁人,不要加入互助社。否則後果嚴重。

「哼,我倒要看看,這互助社怎麼成立起來的。加入一個,我就打一個……看誰敢加入互助社……」韓楓很是得意的說。

「是嘛,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的揍我,我也是互助社的成員。」一道陰冷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韓楓聽到那陰陽怪氣的聲音。臉色頓時的一沉。向外面看了過去。

一群人從外面涌了進來,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林豹。

「林豹,你什麼意思……我和你進水不犯河水的。」韓楓看到林豹帶著人進來,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神色微微的一沉。

「哼,你是和我沒什麼過節。但是你得罪了我的老大,那就有了。」林豹哼了一聲說。

看著站在林豹身邊,陰著臉,冷冷的望著自己的秦浩天,韓楓皺了皺眉頭問道:「是你?」

秦浩天走到了韓楓的面前,微微的頜首著道:「你的記性不錯,還能記得我。」

「你帶人來此,想做什麼?」韓楓凝著眉頭,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抱著手,似笑非笑的望著韓楓道:「你說呢?」

「想來這裡砸場子,你要掂量一下,我們的人,不比你少。」韓楓冷冷的望著秦浩天。

「哼!」秦浩天重重的一哼,一腳踢了過去。

秦浩天這一下太快了,快到了韓楓當覺眼前的人影一晃,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整個人」撲!」的一聲,吐出了口鮮血倒飛了出去,撞倒在了牆上。

秦浩天的出手,不單是北海會社的人,就連林豹等站在秦浩天身邊的人,都沒有發現秦浩天是怎麼出手的。

「老大,果然是老大,著實是太猛了。」林豹望著秦浩天,驚嘆道。

「你敢……」原本站在韓楓身邊的人,見自己的會長被打了,哪裡還忍的住。惡狠狠的向秦浩天撲了過來。

可是他們眼前的影子晃了一下。秦浩天的拳頭幾乎不分先後的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碰!」「碰!」「碰!」的拳頭碰撞聲音,夾雜著骨頭碎裂的聲音。五名北海社的青年整個人如風箏一般,凌空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掉落下來,瞬間的暈了過去。

靜……靜的落針可聞,眾人沒想到,韓楓連一招都沒接下,就被擊倒了。雖然秦浩天是有些偷襲的嫌疑。可是眾人自忖,自己即使是有準備,也不一定就能接下秦浩天這快到了極點的攻擊。

站在秦浩天身邊的林豹目光火熱的望著渾身散發著冷酷氣息的秦浩天,在那瞬間,他的臉上露出了堅定的神色,似乎是作了什麼決定。

其他一些北海社的會員被秦浩天那冷酷給震懾住了。就算是一些想動的人,看到林豹等人那摩拳擦掌的樣子,頓時頭又縮了回來,不敢輕舉妄動。

「你……你是誰,可敢留下名字。」倒在地上的韓楓,踉蹌著身子,站了起來。目光怨毒的望著秦浩天,擦拭去了嘴角的血漬。

秦浩天抱著手,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漫不經心的道:「我叫秦浩天,正是你嘴裡最垃圾班級,預備役初級班的秦浩天。如果想要找我報復,隨時可以來。」秦浩天,說著神色一冷,一股殺氣籠罩在了韓楓的身上。幾乎是一字一頓的道:「找我可以,如果你敢找我朋友的麻煩,不要怪我秦浩天不留任何的情面,他的下場猶如此壁。」

說著,秦浩天一拳轟向了邊上的牆壁。

「轟!」的一聲,眾人但覺地面一震,劇烈的晃動了一下。

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口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目的口呆,真的是目瞪口呆。現場的眾人再次的陷入了死寂。

秦浩天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而去。 恭喜稻草人,後來居上,成為第三名弟子,並且一下躍居第二大弟子了。

…………

說起影子,風的腦袋搖得好像一個撥浪鼓一樣,討好道:「老大,你饒了我吧!跟那個冷血的妞在一起,我非得被她弄死不可。你不知道啊,自從你走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能降服住她了。」

「哦,是嗎?呵呵,恐怕現在我也未必是她的對手了。」陳青雲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留著齊肩頭,一臉冰冷的女人,嘴角不禁掛起一絲笑容。這個冷俊的小妞絕對是龍隱的一個異類,單憑搏擊,很少有人挫敗她。就算是自己,恐怕也得費一番波折才行。這可是一個女人啊!能做到這種地步是多麼的不容易。

之前陳青雲在龍隱的時候最欣賞的人就是影子,臨走之際,還推薦影子當副隊長。而她也沒有辜負陳青雲的期望,憑藉著超強的身手挫敗了兩名爭奪者,成為了龍隱歷史上第一位女副隊長。

「老大,你想啥呢?你該不是想如何在床上打敗影子吧?」風淫.笑著說道。

「嘭!」風捂著屁股被踹飛。

「老大,我抗議。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你的兄弟,說不過我就打人?」風揉著屁股走回到陳青雲的身邊。

陳青雲懶得理這牲口,掏出褲兜中的手機,有電話打了進來。

居然是葉蜻蜓打過來的。

「你在哪?」電話那頭傳出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對方的直接讓陳青雲稍微愣了那麼一下,眼珠轉了轉,淡淡道:「你家門口。」

「哦,呵呵。沒有想到你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許多。」對方很冷靜,輕笑了一下。

「你也不差。說吧!在什麼地方,讓你們那麼多人等我一個,似乎不太好。」陳青雲問道。

「我們在遊樂場內的蛋糕屋。給你半個小時,應該足夠了。」

「我女兒喜歡吃冰激凌蛋糕,多給她買幾塊。」陳青雲很認真的囑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女兒正在跟下人玩耍,哪像是被綁走了啊!

周易掛斷電話,心中哀怨,大哥,你可趕緊來吧!不然我該把整個蛋糕店買下來了。將電話還給葉蜻蜓,把服務員招呼過來。

「再給我來一份冰激凌蛋糕。」

服務員高興的答道:「好的,先生。馬上就來!」

今天在遊樂場內的蛋糕店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坐在二樓角落裡面的兩女一男每隔幾分鐘就要點一些東西。而且點的東西越來越多,他們自然是吃不完了。吃不完,就放到旁邊的桌位上。

很快的,樓下的一些蛋糕等點心已經快被買完了。而在二樓的桌位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點心。不知道的,還以為店家把櫃檯移到了二樓。

「大哥哥,快點洗牌,我們繼續!」桃花一臉的興奮望著周易手中的塔羅牌,使勁的搓著小手,一副小賭徒的模樣。

周易無奈的嘆了口氣,將二十二張塔羅牌洗了一下,然後給桃花看了一下戀人牌的位置。然後再次洗牌,洗了幾次后,將牌面向下攤在了桌面上。

「大哥哥,這次我們賭得大點吧?」桃花笑著問道。

周易笑了笑,問道:「你想怎麼玩?」

「買下蛋糕店所有的蛋糕,你看行不行?」桃花雀躍道。

周易的額頭冒出一滴大大的汗珠,這個小丫頭也太瘋狂了。早知道這樣,真不該招惹她。原本想用塔羅牌逗逗她玩,結果就演變成了抽牌賭蛋糕。原本也沒有太在意,連續幾次抽到戀人牌,運氣太好了點。可是,這丫頭的運氣好到爆崩了,居然四十幾把都能抽到戀人牌,真是見鬼了。

葉蜻蜓在一旁實在看不過眼了,對桃花說道:「桃花,別胡鬧了。哥哥已經給你買那麼多蛋糕了。都吃不完了,不能再買了。」

「我們這是賭博,反正又不是我的錢。再說,大哥哥也不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是不是大哥哥?」桃花帶著一臉期許的看向周易。

周易還能說什麼,這事是他自己先提出來的,現在要是說放棄了,豈不是被這個小丫頭給鄙視了?

「沒有關係,她喜歡玩就玩吧!」

葉蜻蜓還以為周易在說客氣話,轉過頭對桃花道:「桃花,聽老師話。你讓哥哥浪費這麼多錢,一會爸爸來了該說你了。」

葉蜻蜓還以為抬出陳青雲,桃花會害怕。可是,桃花卻是捂住了腦袋,很失望的說道:「葉老師,我爸爸知道了會很開心死的。你是我見過最體貼的人質了。你該不會真以為大哥哥是我爸爸的朋友吧?」

「人質?他不是你爸爸的朋友?」葉蜻蜓有些迷糊了,記得昨天周易還幫過自己。一直覺得奇怪,一直到今天對方找到她說是陳青雲的朋友,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兩人不是朋友?葉蜻蜓有些不相信,可桃花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

「葉老師,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大哥哥把我們綁架了嗎?」

葉蜻蜓敲了桃花一個響頭,裝怒道:「別胡說。你見過哪個綁匪給人質買這麼多蛋糕的?」

桃花揉著腦袋,嘟著小嘴不滿道:「這是我贏的好不好?」

「總之,我說不能繼續玩下去了就不能玩了。我是老師,必須得聽我的。」葉蜻蜓擺出老師的架勢,試圖鎮住桃花。

桃花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妥協道:「好了,那就不賭所有的蛋糕。還是老規矩,一次就一份蛋糕好了。」

葉蜻蜓知道這已經是桃花做出最大的妥協了,也就沒有再干涉。再說了,周易自己都沒有說什麼。

桃花將頭湊到了周易的近前,小聲問道:「大哥哥,你見過這麼笨的人質嗎?」

周易苦笑著搖搖頭,心道:你這麼活潑,折磨人的人質我也沒有遇到過啊!

葉蜻蜓咳嗽了兩聲,以示自己的不滿。原本就夠喜歡桃花的,所以在班級裡面就很慣著這丫頭。現在更是跟她爸爸成了朋友,那就更不忍心說她了。

話說,這個該死的陳青雲到底在搞什麼?昨天放了自己鴿子不說,今天又找朋友托自己幫桃花請了半天假。跑到遊樂場這麼久了還不見人影,這到底是準備桃花驚喜呢?還是在考驗自己的耐心。幸虧有周易在,否則她真的崩潰了。 要知道,這會社的牆壁可是特製的。一般人不要說用拳頭,即使是拿著兵器都難以的把它給碎裂。而秦浩天竟然能用拳頭將那牆壁給轟碎。這要多大的力道啊!整個北海會所內的人都目瞪口呆了起來。這一拳如果是轟到了自己的身上,那自己還不成為爛泥了嗎?

這人如果還只是預備役初級班的學員,那自己等人卻又算是什麼。那不是連預備役初級班的人還不如嗎?想到這,不少北海會社的會員都有些慚愧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這秦浩天不就是那個把學院執法隊的人揍了一頓,連林寒羽都吃了大虧的那個嗎?」一名北海會社的青年忽然大喊了起來。

大唐楊國舅 「什麼?是他,他有這麼猛,不可能吧?」

「絕對是他,我一個表哥就是執法隊的,他說那個讓執法隊吃了大虧卻沒辦法的人,正是預備役初級班的。而且也叫秦浩天,不是他還有誰?」那名青年道。

「啊……看來真的是他了,實在是太牛了……如果連執法隊的人都吃了他的虧,我們就別想報仇了。」一名原本憤憤不平的北海會社的成員,聽到秦浩天的光榮事迹,頓時的癟了。

「報個頭,連執法隊都被人家干倒了,更不用說我們這些小蝦米了,人家不來找你的麻煩就不錯了。」另外一名青年哼聲說道。

這些人的議論林豹都聽在了耳里,這下他才知道了秦浩天遠比自己想的還要牛b許多。更為自己當時果斷的認秦浩天當老大的決定感到慶幸。連忙的帶著人追上了秦浩天。

在互助會的場子內

秦浩天望著卓富貴、葉武城幾人關切的問道:「你們沒事吧?」

卓富貴還不知道秦浩天已幫他報了仇,仍然有些義憤填膺的說道:「老大,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惡了。來砸場不算,還打人。」

秦浩天拍了拍卓富貴的肩膀,笑道:「放心,我已幫你報仇了。他們以後應該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了。」

卓富貴愣了一下,看著秦浩天帶來的人。瞬間明白了什麼。有些感覺的望著秦浩天說道:「老大,真對不起,還要麻煩你。」

「呵呵,怎麼說這麼見外的話,我現在怎麼說也是互助會的副會長了,這互助會的事也是我的事,你這麼說,就把我當外人了。」秦浩天佯裝不悅的對卓富貴說。

卓富貴聞言,撓了撓頭,望著秦浩天訕訕的說道:「呵呵,老大,你這麼說也是。」

「老大,我們也要加入互助會。」就在這時,林豹忽然說道。

秦浩天望著林豹,愣了一下,問道:「你……?」

卓富貴也有些意外的望著林豹,雖然林豹不認識他,但是卓富貴這消息靈通之士卻不會不知道林豹是誰。可以說,林豹在初級班中還是很有地位的。等閑之人絕不敢惹他。見他對秦浩天如此的敬重,也微微的有些意外。但想到秦浩天的實力,卓富貴也釋然了。

「呵呵,老大,我剛剛在韓楓面前已說自己是互助會的人了。現在外面的人,估計都把我當成了互助會的人了。再說老大您是互助會的副會長,我當然要捧您的場子了。」林豹笑呵呵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深深的看了林豹一眼,點了點頭,回過有望著卓富貴問道:「富貴,你的意思?」

卓富貴笑了笑,對秦浩天道:「你也是副會長,你有權決定的。」

秦浩天微微頜首,想道:互助會也需要林豹鎮鎮場子,如果以後互助會有林豹的加入,想來敢前來找麻煩的人,應該是不多。而且秦浩天有一個長遠的打算,在玄武大陸,自己終究是不可能單槍匹馬的。或者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有可能培植自己的勢力。而林豹如果真的願意跟著自己的話,現在倒可以浩浩的觀察一番。

想到這,秦浩天也有了決定。望著林豹正色的道:「既然你要求加入,那以後你就是互助會的會員了。互助會的事情,你得擔著。」

見秦浩天答應自己加入,林豹也很高興,對著秦浩天道:「老大,你放心吧,以後互助會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如果有人敢來互助會找麻煩,就是找我林豹的麻煩。」

「嗯,你知道就好。」秦浩天對林豹的表態非常的滿意。

秦浩天卻不知道,自己的大名在很短的時間內席捲了整個蒼龍學院。打執法隊隊員、虐殺山賊頭目、橫掃北海會社。都讓秦浩天的人氣火了起來,引起了不少有心人的注意。當然,最關注的還是初級班的成員,讓他們知道了,預備役初級班有了一個很牛叉的人叫秦浩天。中級班、高級班以上的學員只是當作一個話料而已,對於這些低級學員的消息,他們並不屑去關注。也並不認為,一個低級班的學員值得自己關注。

蒼龍學院的修鍊室內,秦浩天修鍊了一整天了。緩緩的睜開眼睛。每天,秦浩天都會來修鍊室修鍊。不得不說,這修鍊室修鍊的速度就是比外界好許多。如果不是修鍊室內有時間限制的,秦浩天情願一天都泡在這裡面。

悠然,秦浩天的目光凝住了,望著不知道何時,矗立在自己面前的吞噬之劍。他的神色顯的很是迷惑。最近,只要秦浩天在修鍊的時候,吞噬之劍都會自動的從空間內跑出來,吸收自己周圍溢出的能量。讓秦浩天覺的有些的新奇。

將吞噬之劍握在手中,秦浩天喃喃的道:「這吞噬之劍難道隱藏著什麼秘密,或者真的有如此的靈性嗎?」

不自覺的,秦浩天將能量輸入了劍中,漆黑的劍身在秦浩天把能量輸入后,泛出了劇烈的光芒。只是秦浩天並沒有什麼發現。這劍既然有靈性,自己何不用精神力試探下能否溝通。

只是秦浩天現在還只是玄化期的修鍊者,精神力還十分的弱小,所以在進入吞噬之劍中試探時,顯的有些小心翼翼的。

在秦浩天的精神力覆蓋到吞噬之劍上時,吞噬之劍發出了一道清脆的鳴聲。

「轟!」的一聲,秦浩天的大腦一疼。感到四周變成了一片的漆黑。

「歡迎來到了劍域!」蒼老的聲音傳進秦浩天的耳中。與之同時,一股邪惡的氣息籠罩在秦浩天的身上。 「大哥哥,那我開始抽了!」桃花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