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盆栽中剛剛結出的新鮮嫩苗兒,所有人不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彷彿是難以置信一般!

只見,每一盆新鮮豆子的芽兒上面,不僅結出了嫩綠的芽兒。

並且,這些芽兒的豆瓣上面,還有着“平安”、“幸福”等字樣!

“霧草!霧草!霧嘞個大草!這……這豆苗成神了不成?!”

“我的天,這豆苗開芽就開芽了,怎麼還有字呢?”

“我的老天爺啊,老天爺真顯靈了不成?!”

“神豆!真真正正的神豆啊!”

“我的天,這豆子別說是1塊錢了,就算是10塊我也買啊!”

聽着周圍人七嘴八舌的聲音,鄒小北只是拍了拍自己的手說道。

“好了哥幾個,不要這麼沒見識好不好?

其實這個原理十分的簡單,學過生物的都知道,我用刻刀刺破豆子表皮的時候,種皮損傷了子葉外層細胞組織。

所以等到種子發芽後,這個“傷疤”就還會留下來,不過是普通的生物常識罷了。

多讀讀書,不就知道了?”

“這……”

聽到鄒小北的話,衆人不由呼吸一滯。

居然……就這麼簡單? “啪——”

手槍掉到地上,發出一聲輕響,將田靜驚醒了過來。

“小流氓。”田靜喃喃着來到龍浩宇身邊,看着面白如紙的龍浩宇,擔憂道:“小流氓,你怎麼樣了?沒事吧。”

“沒……事。”龍浩宇強忍着疼痛,道:“靜兒,幫我取出子彈,包紮一下傷口。”

“可……我不會啊!”

田靜帶着哭腔,看着龍浩宇的手臂,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我……教你,先……拿刀取出子彈,然後上藥包……扎就行。”龍浩宇斷斷續續道。

田靜撿起地上的匕首,學着龍浩宇的模樣,在蠟燭上消毒後,準備爲他取子彈,可是猶豫了半天,田靜還是沒有動手。

“怎麼了……靜兒?”龍浩宇顫抖着問。

田靜看着龍浩宇,哭泣道:“我……不敢。”

龍浩宇見狀接過田靜手中的刀,自己動起手來,看着龍浩宇吃力的樣子,田靜感覺自己很沒用。

“小流氓,我沒用,要不是我拉你來,你也不會這樣的,嗚嗚~。”

“傻瓜,我還得謝謝你呢,要不是你,我現在已經死了。”龍浩宇說着,咬牙用刀尖一挑,子彈吧嗒一聲掉到了地上。

“呼——”

挑出子彈,龍浩宇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樣,嘴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右手無力的垂了下去,臉上大汗淋漓,還冒着騰騰熱氣。

田靜見狀,趕緊脫下自己的外套,仔細的爲龍浩宇擦拭起來,搽完汗,田靜趕緊從藥箱裏取出紗布等醫藥用品。

“小流氓,是這個藥嗎?” 田靜拿起一個藥瓶問龍浩宇。

“對。” 最美麗的時光 龍浩宇微不可查的點點頭,道:“將藥片碾碎,灑在清洗乾淨的傷口上,然後包好就成。”

“好——。”

田靜按照龍浩宇說的,小心翼翼的清洗起傷口來。

“嘶~”

消毒水剛蘸到傷口,疼痛便令的龍浩宇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啊!怎麼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田靜聽罷趕緊停手,有些不知所措問。

“沒……事。”龍浩宇擡手將手裏的匕首咬在口中,對着田靜點點頭,囫圇不清道:“繼續。”

田靜見狀只好繼續,不過這次更加輕柔起來,儘管如此,龍浩宇還是不時的暗暗咧嘴,鬧的田靜心驚膽戰的不好下手。

“沒事。”龍浩宇看着田靜點點頭,目光堅定道。

田靜見狀心裏稍微的輕鬆了一些,仔細的爲龍浩宇處理起傷口來,整整用了二十分鐘的時間,田靜纔將龍浩宇的手臂包好,隨後又將小傷處理了一下。

做完這一切,田靜也是累的筋疲力盡了,主要是心裏疲憊,以前她哪裏見過這麼血腥的場面,這是一次大膽的挑戰。

此時的龍浩宇已經陷入沉睡之中,田靜細心的爲龍浩宇蓋上衣服,然後靜靜的坐在他的身邊,也不敢睡覺,因爲今天的一切來的太突然了,被自己最好的閨蜜騙,給誰都無法釋懷。

田靜看眼茶几上的米婭屍體,奇怪的沒有害怕,在她心裏,這還是那個對自己照顧的無微不至的姐姐,可是她卻殺了她,米婭死都沒有瞑目,眼睛睜的老大,裏面滿是不甘之色。

“米婭,對不起,我不能沒有小流氓,以後每年過節,我都會祭拜你的。”

說完,田靜探手在米婭冰冷的臉上一抹,合上了她的眼睛。

這晚,田靜一宿沒敢睡。

第二日早上六點,龍浩宇便習慣性的醒了過來,起身後奇怪的看眼坐在自己身邊的田靜問:“靜兒,你一宿沒睡?”

說完,田靜沒有反應,只是呆呆的看着米婭,龍浩宇見狀輕輕的拍了一下田靜的肩膀。

“啊!——”

田靜身體顫抖一下,吃驚的看着龍浩宇,問:“小流氓,你醒了?怎麼樣,好點沒?”

“好多了,除了左手不能動,其它的都能活動了。”

龍浩宇心疼的將田靜攬入懷裏,歉意道:“靜兒,對不起,是我疏忽你了。”

田靜微微搖頭道:“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要不是我,你也不會有此一劫……。”

“別說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龍浩宇打斷田靜。

“嗯嗯。”

田靜乖巧的點點頭,道:“以後我們好好的,我再也不信別人了。”

龍浩宇聽罷,將田靜摟的更緊了,自己忙活楚門的事,疏忽了田靜的感受。

“靜兒,我們走吧。”

龍浩宇起身,拉着田靜走出了房間,出門前,田靜深深的看眼米婭的屍體。

“走吧。”龍浩宇與田靜來到電梯口,幸虧電梯沒事,否則他們可就困死在這裏了。

“你等我會。”

等田靜進入電梯後,龍浩宇轉身來到旁邊,提起旁邊的油桶將這裏澆了個遍,他還在最裏面的一個房間發現了大量的毒品,足有好幾噸。

“就讓這些害人的東西,都化爲灰燼吧。”

說完龍浩宇這纔回到電梯,電梯即將關閉之時,一個打火機丟了出來,瞬間,這裏變成了一片火海。

出了鬼屋,龍浩宇與田靜沒有絲毫停留,直接轉身離去了,既然聖堂的人能夠找到自己,那麼自己的行蹤他們肯定了如指掌,現在自己有傷在身,如果再有殺手來襲,自己到是無所謂,但是田靜卻不能有任何閃失。

吃過飯後,龍浩宇買了機票,決定馬上回國,候機的時候,龍浩宇給炎龍打去了電話,問他現在在哪兒?

“龍哥,我剛辦好護照,準備去m國呢。”炎龍如實道。

“不用了,你在機場等我?估計凌晨一點我會到。”

龍浩宇說完掛了電話。龍浩宇二人準時登機,m國與華夏時差不同,此時的華夏正是晚上,所以龍浩宇讓田靜好好休息,而他則不敢休息,時刻警惕的看着周圍。

不過他明顯多慮了,凌晨接近一點的時候,飛機準時抵達了華夏B市的國際機場。

剛下飛機,龍浩宇就看到了等在出口的炎龍。

“龍哥,你和嫂子和好了?”炎龍看着田靜與龍浩宇親密的樣子,驚喜道。

“嗯嗯!”

龍浩宇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然後對着汽車而去。轉身之際,炎龍突然看到了龍浩宇拉着田靜的右手上,纏着白色的紗布,眼中頓時射出一道寒意,微怒問: “龍哥,你手怎麼了?” 大家是萬萬沒想到,這如此鬼斧神工的豆子,遠來製作居然這麼簡單!

但是不知道爲何,原本很神奇的一件事。

怎麼聽了鄒小北的話後就感覺索然無味了嘞?

可是甭管他索不索然無味,這小玩意兒有大商機是真的!

所有人,都目光熱烈地看向了面前的鄒小北,都想知道他的下一步計劃!

而鄒小北,則露出了一副神祕的微笑。

揮了揮手中不存在的紙扇後,他這才笑着說道。

“沒事,這事我早就想好了!這一次,我們要做的很簡單!

從明天開始,等我們把手術的貨賣光了,我們就轉場去農村賣!”

聽到鄒小北的話,衆人不由一陣疑惑。

不都說城裏人有錢嗎?而且肯定是城裏人口多啊?怎麼非要去農村賣呢?

那樣做吃力不討好不說,一共才能賣幾個錢?

而鄒小北,似乎是知道大家的想法一般。

反覆斟酌了許久後,鄒小北這才緩緩向大家說明了原因。

“首先呢,你們別看農村人沒有城裏人多,但是信佛的人卻比城裏人多多了!

大家基本上都是農村的,你們誰家還沒有個香爐不是?所以我們的東西要是送去農村賣,那肯定要比在城裏好賣一些!

再說就是,若是放到城裏買,我有一點不放心!你看看我們的周圍!”

說完。

鄒小北就拿手指指了指四周。

伴隨着鄒小北手指等到方向,大家這纔看去。

只見四周擺滿了紅色的帳篷,不少縣裏的市民們正在各個大大小小的攤位上看來看去。

看到面前的大紅帳篷,鄒麗、馬龍一行人不由露出了思索之色。

而個別幾個小老弟,卻依舊是一副迷茫的模樣。

“什麼意思啊北哥?人家不就是搭帳篷嗎?”

聽到這幾個兄弟的話,鄒小北不由翻了翻白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