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師長蔣傑朝自己走來,俞飛趕緊一個立正:「報告師座,一切正常,德國人攻了幾次,大部陣地目前依然在我的手中。」

「好!」蔣傑點了點頭:「我給你帶來了一批罐頭!」

揮了揮手,讓衛隊把成箱成箱的罐頭從卡車上卸了下來,這頓時引起了低低的歡呼。

「走,去前面看看蔣傑揮了揮手第一個走了過去。

罐頭被迅分到了前線士兵的手中,不過這並不能引起士兵們多大的熱情。

麵包、罐頭每天都是這些該死的毫無口感的東西,吃的人想要嘔吐。

忽然,一個士兵好像現了新大陸一樣叫了起來:「哎,看,快看。咱們國家產的罐頭!」

「你有毛病。咱們的罐頭能到這?」

「真的,看啊,真的,咱們產的!」

士兵賭咒誓的話讓他的同伴起了好奇心,紛紛拿起罐頭,然後一片驚呼響起:

「嘿,真的啊,真的!」

「瞧,瞧。縣海的!」

「嘿,你們看這,廣東的!」

士兵們圍了起來,雖然看不到家鄉的親人,但能看到這些罐頭對心理上總也是種巨大的安慰。

「我就廣東的,咱廣東什麼時候有罐頭廠了?。

「你廣東的?我廣西的啊。咱們算是半個老鄉!」

「我2師補充過來的,河北的。」

陣地上一下變得熱鬧起率,唧唧喳喳的互相在那熱烈議論著。

「我前天去師部送信的時候。聽到師座和參謀長在那說,咱國內大舉禁煙,焚毀了好多煙土!」

「是嗎,動真格的了?我那老爺子就好那口,這回好好讓政府治治他」。

「禁煙算什麼?前些天我聽團座說,英國人和法國人欠咱們政府好多錢。」

「吹,吹,再瞎吹,英國人法國人能欠咱們錢?」

「我誓,我真聽到團座這麼說的,說美國人不肯賣東西給盟友了。結果咱們中國賣了,可英國人法國人暫時拿不出錢來,就給咱們大總統打了張欠條。」

「滾一邊去,那叫欠條?那就協約」。

一個士兵輕輕嘆息了聲:「甭管欠條還是協約。反正就是洋人欠咱們錢了。這事可希罕了。從來只有咱們欠洋人的錢,現在倒好,倒過來了。怪不得現在洋人對咱們這麼客氣,咱們是債主那!要是能活著回去就好了。

同伴捅了捅他:小三,家裡來信了?。

「來了,說我媳婦天天哭。就生怕我出什麼事。哎,這一轉眼,兩個多月過去了,再沒有看到新的信了。」

那說著,忽然聽低低聲音!」師座來※

士兵們正想站起來,蔣傑急忙擺了擺手讓他們保持原樣,說著,拿過了一個皮包,扔給了連長:

「弟兄們的信,國內來的!」

「嘩」的一下,整個陣地都轟動了!

在國外的艱苦作戰日子了,家鄉來信是士兵們精神上最大的寄託!

「老羅,笑的那麼起勁,有什麼好事?是不是你媳婦偷人了?。

陣地上爆出了戲詫的笑聲,老羅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你媳婦才偷人呢!我弟弟來的信,聽著啊!」

老羅清了清嗓子,炫耀似地念道:

「哥,我考上了南京軍事院校。咱們鎮里就我一個人考上了嘿,這小子,比他哥強,聽著我繼續念啊

入校的第一個月。我加入了統一黨青年團,我們是黨的後備團,當國家危亡的時候。就是我們青年團為國效忠的時候

哥。我和同學們說了你在歐洲打仗,同學們都崇拜你,羨慕我,說你是國家的英雄,民族的楷模。咱遠征軍在歐洲連戰連捷,打出了威風,國內所有人都以你們為豪

陣地上一下變得靜悄悄的。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聽著老羅念了下去:

「哥,我出來的時候,整個鎮上的人都來為我送行,鎮長說了,「娃啊。你哥可是咱鎮上的驕傲。到了外面。可別給你哥丟人。老羅家的人,沒一個孬種。當年你爺死在了甲午。現在你們哥倆又跟了大總統,好,好樣的,

哥啊,娘還為你準備了一大包好吃的,說要看到了你。一定要把這些東西給你。都是你愛吃的。可娘不知道,歐州離咱們鎮子好遠好遠呢,娘還以為幾步路就能到。我不敢和娘說,怕娘傷心。

嫂子哭的和個淚人似的,說你走了。我也走了,家裡就沒個男人撐著了。可我知道,嫂子是在念著你想著你呢。

知,萬

哥,一定得活著回來,我們同學都想見你,聽你說說在歐洲打仗的事,

哥。娘想你,姓子想你,我也想你。

念著念著,老羅的聲音。下哽咽了起來,再也念不下去了,拿著信的手不斷在那抖,整個人都蹲到了的上,嗚嗚哭了起來。

邊上的士兵也都在悄悄流淚。

這些在戰場上生死面前從來不皺一下眉頭的士兵,哭了

戰爭的殘酷,不在於死了多少人,而在於那些正在前線征戰的時候。心裡對家人的那份牽挂,

蔣傑輕輕嘆息了聲。俞飛也輕輕嘆息了聲。

士兵們有家人,自己又何嘗不是?

「師座。戰爭什麼時候結束?。俞飛低聲問道。

「快了。快了。」蔣傑喃喃說道:「總司令部會議上說了。國內已經來電,戰爭很快就會結束,但是做為戰勝國,我們還必須在歐洲駐留上一段時候!」

俞飛苦澀地笑了一下:「真是羨慕2o師和2師,他們批參戰。批回國。聽司令部里的意思。咱們會是最後一批回國的。」

帝少追愛:女王別想逃 蔣傑忽然正了一下神色:「如果沒有我們和美國的幫助,英法贏不了這場戰爭,我可以確定!」

是的,蔣傑說的一點也沒有錯。如果沒有外部勢力的協助,英法贏不了德國!

2月的第一周,暴風雪阻止了所有軍事行動。

兩周來的戰鬥使英軍傷亡了三萬八千人。中**隊傷亡四千人。德軍損失的人員大致相同。有一萬一千多名德軍被俘,英軍被俘的約九千。中**隊被俘失蹤的兩千。

康布雷戰役最重要的是,裝甲車在康佈雷的戰術部署表明,適當使用充分數量的機動裝甲車輛能夠轉變戰鬥形勢。

在這場戰役中,德軍的表現同樣可圈可點。

對德國最初的潰敗,魯登道夫最初的反應是慌亂,但他不久就充分恢復過來,命令援軍急開往這個防區。

在他的形容中,新武器「是夠討厭的,但不是決定性的」。

而興登堡有一個更為清醒的評價,他說道:

「中英在康佈雷的進攻第一次揭示了用坦克進行大規模奇襲的可能性,它們能夠越過我們未遭破壞的塹壕和障礙物,這不能不對我們部隊有顯著的影響步兵感到他對坦克的裝甲側面實際上無能為力。機動車輛一突破我們的塹壕線。防守者就感到他的後方受到威脅而離開了他的崗位

裝甲車,或者被歐州人稱為坦克的這一新型武器,開始逐漸為歐州人所重視,並越來越多的在戰場上的到了應用! 之今天第255章更新到了,蜘蛛精疲力盡,弟烹們月票又淵※下!!

由於俄國的突然退出戰爭,使的德國得以騰出兵力專心用於西線。

這個時候行動遲緩的美軍還沒有到達歐洲,而中國新增援之2口個,師也尚未到達,這讓德國有了信心,在夏季打敗英法兩國,扭轉局勢!

口,8年3月,日,德軍第一次總攻開始!

固守在第一線的。是中**隊六個已經不完整的師,配屬一個,或者更加更加準確的說是半個坦克旅!

兩翼是負責掩護的英國人的四個師。

對於這次進攻,德軍志在必得!

魯登道夫和興登堡清楚的看到。在經歷了整整一年的浴血奮戰之後。屢戰屢勝的中**隊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他們的損失無法得到補充,他們的數量正在減少!

而在中國援軍到達之前,摧毀中**人把守的陣地,剩下的英法軍隊將不足為懼!

魯登道夫和興登堡的判斷並沒有錯,這兒感時候的中**隊的確已經打的精疲力竭了。

從才登陸歐州開始的進攻、進攻、再進攻,轉而成為了現在的艱苦防禦作戰。

可是。在沒有得到撤退命令之前。沒有任何一個人會離開自己陣地半步!

這是軍人的職責、榮譽!

中國人的優良品質,在於默默忍受,默默承擔一切。他們沒有法國人那麼浪漫,沒有英國人那麼刻板。但他們的這一優良品質,也是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找到的!

德軍正在洶湧的進攻,陣地上的中國士兵緊緊咬著牙關,用手裡所有可以利用的武器拚命打擊著衝上來的每一個敵人!

裝甲車也加入到了這一防禦隊列之中,他們用自己的鋼鐵身軀,阻擋著每一顆打來的子彈。然後用機槍的火炮不斷還擊。

側翼的英國人似乎受到了中**隊的感染,他們同樣用前所未有的熱情投入到了阻擊之中。

殘酷的戰鬥,讓人甚至已經聞不到血腥味的存在,

其實到處都是血腥味,空氣中瀰漫的都是死亡的氣味,沒有人別的任何味道!

士兵們變得有些麻木,機械的扣動著扳機,機械的打死衝上來的敵人,然後機械的被敵人打死!

一個士兵死,了。可是邊上的同伴並不知道,當敵人終於退了下去。同伴推了推他。一直保持著射擊姿勢的這名士兵這才轟然倒地。

同伴嘆息了聲。在那身上摸了下,摸出了這名士兵的號牌,然後心的收好。

既然已經陣亡。總得留個念想。總得讓別人知道,他是誰,他為什麼死在這裡的…

俞飛放下瞭望遠鏡,默默地轉回了自己的旅部。

什麼都無所謂了。死亡,有那麼可怕嗎?俞飛忽然對自己過去如此膽小如鼠感到好笑。

一個子彈飛來「叭」的一聲。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痛苦,沒有恐懼一

旅部全部人員。包括自己的衛隊都已經拉了上去,現在整個旅部,就剩下了自己、一個參謀,和一個勤務兵。

「旅座」勤務兵開了口,卻又有些畏懼。

「想上前線是吧?」俞飛笑了下,接著揮了揮手:「去吧,去吧,記得,好好打,留條小命,活著回來!」

「是,旅座!」勤務兵大聲回答道:

「旅座,我叫程文虎,十八歲。河北保定秦關鎮程家村人。家裡還有一個老娘,萬一我死了,請旅座把我為國捐軀的消息帶回去!」

「我知道了,你是一個好兵!」俞再默默地說道。

勤務兵。不。中**人程文虎端正的朝旅座敬了一個禮,然後大步離開了這裡!

最後一個參謀看了一眼俞飛,俞飛朝他點了點頭,參謀拿起了槍,緊跟著程文虎走了出去。

電話響了起來。俞飛接起,裡面傳來蔣傑的聲音:

「戰況如何。頂的住嗎?」

俞怎停頓了下。然後說道:

「報告師座,我部還在繼續戰鬥!陣地依舊在我的手裡!師座,旅部已經只剩下了我一個人,但是請師座放心,我旅全體將士已經做好準備!成功成仁。絕不玷污中**人榮譽!」

電話那頭沉默了下來,似乎蔣傑不敢相信這是俞飛說出來的話,過了一會。蔣傑說道:

「我知道了。去吧,如果你死了,你也是我四弟!」

俞飛放下了電話。微微笑了一下,然後摘下了牆上的卡賓槍

炮火覆蓋著陣地,讓人感到可怕的是,喏大大戰場,竟然沒有一個人出聲音的!

知%,萬

周圍是炮聲,是機槍是,手手榴彈的爆炸聲,可就是沒有人說話的。

這是喧囂中的沉默,一種最可怕的沉默

老三和老里默默的射擊著,這個小小的陣地,已經只剩下了他們最後兩個人。

老羅手裡的機槍拚命的吼叫著。成片成片殺傷著敵人,老三一次次拉動槍栓,扣動著扳機,不時的拿起手槽彈使勁扔出去。

居然還能活到現在,連他們自己也都覺得奇怪

天知道什麼時候一顆子彈飛來。自己的小命就沒有了

敵人暫時退了下來,老羅長長地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從耳朵上拿下抽了一半的香煙,找了根正在燃燒的樹枝,點著了煙。用力吸了一口,然後遞給了邊上的老三。

老三默默地吸著煙,兩個人誰也沒有說話。

過了好久,許是陣地上的沉默讓老三覺得有些不在:「哎,咱們在這打退幾次衝鋒了?」

「誰知道呢?你問德國人去。」老三有氣無力地回了一聲。

老羅爬了過去,在一具具屍體上摸著,終於讓他摸到了一包已經被壓遍的香煙,一掏出煙,上面沾著的全是血。

老羅點了,用力吸了口,結果很快大聲咳嗽起來。

血腥味,全都是血腥味!

「哎,你說咱兩個能活下來嗎?」老三遲疑著問道。

「還想活?」老羅對同伴問的這話有些鄙夷:「早沒有後備力量了。難道你還指望英國人法國人會來增援?哎,昨天我在英國人那看到一個士兵。你猜怎麼著?2歲!當時就把我嚇壞了。2歲啊,居然就拿槍打仗了!」

「英國法國就那麼點人,你說能有多少後備力量?」顯然,對於老羅的無知,老三是相當不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