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頭一皺,女媧秀手輕輕揚起,直接揮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推著哪吒就往裡飛了去,根本不給他絲毫反抗的機會。

「你們自己去吧。」她對剩下三人道。

楊戩、牛魔和后羿皆點了點頭,轉身走之前,又道:「娘娘,若是抵擋不住,進來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恩。」女媧淡淡的應了一聲,並未往心中去。

「三位,你們也進去吧,等恢復了傷勢,再出來。」

「娘娘說笑了。」三教之主紛紛搖頭,態度無比堅決。

隨後再做決定,將其他三教弟子也送入神關當中。

神界之外,駐紮在此的黑暗大軍紛紛跪了下來。

「見過血祖、血皇、冥帝!」

至尊位比天高,見禮當然是必不可少的了,不然開罪至尊,搞不好就是滅族之禍。

「你們為何不進去?」血祖問道。

「神族狀況不明,未敢親入。」東皇太子說道。

「你是東皇的兒子吧。」血皇看著他,問道。

聞言,東皇太子點了點頭,道:「祈前輩為我父報仇。」

「你父雖死,卻帶走了項玄,對於我等也是有莫大好處,若是日後有為難地方,可以來找我等。」冥帝說道。

東皇太子頓時大喜,老爹死了,他等於失去了最大的靠山,現在竟然有人給他撐腰,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好了,如今我等已來,不必擔憂,入神界吧。」

「是!」

黑暗大軍紛紛站了起來,隨後如同潮水一般,湧入了神界當中。

「他們進來了!」

隔著遙遠的雲氣,元歌臉上閃過一絲擔憂之色,來到了鬼穀神殿,伸手敲了敲青銅大門。

大門翁的一聲,盪出一圈能量,將他震退。

「這……教主,三大至尊殺入神界了!」

「滾!」

神殿之中,響起了一聲暴躁之音,直接將他震得吐血倒飛。

緊接著,神殿突飛而起,嗖的一下進入了太空之中,眨眼消失不見。 一道天光,徑直破開了神界的阻隔,進入了宇宙當中,絢爛無比,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這道光,直接穿透了宇宙之間的間隔,飛往了太陽系當中,隨後消失不見。

「好啊!竟然有人竊取了神尊的力量,想要藉此來取代我嗎?」

「簡直是痴人說夢,等我脫開大道束縛,這一次要將整個世界歸零清洗一遍!!!」

黑暗的空間當中,那個神秘的聲音再度響起,帶著無邊的怒火。

而同時,黑暗大軍,直接逼到了神界東方仙島媧皇宮門口。

浩浩蕩蕩的大軍在後,裹著漆黑的濃雲慘淡的黑霧,而血祖、血皇和冥帝三大黑暗至尊則是立在前方。

冥帝往前踏出一步,傲然眼神在女媧身上掃過,道:「你便是神界的女媧娘娘吧。」

「不錯。」女媧點頭。

「傳言,昔日你父神尊為超越至尊的無上存在,不知道你繼承了他多少功力。」冥帝哼了一聲,眼中射出紅光,殺機已現。

「我等為至尊,威壓九天十地,而你不過是人道巔峰,卻因為是神族,長生不死!至尊活萬載歲月,中間空隙幾萬年,太古之後三百萬年的歲月,有十之六七都是你統治的。如此說來,你倒是整個世界真正的統治者了。」

血祖冷笑,也往前一步,釋放無邊壓力,逼迫而來。

「天道有輪迴,人自有生死,又何須我等統治?三百萬年歲月,本宮從未插手過凡間事務。」女媧一拂金色大袖,身後出現一張金色的椅子,從容坐了上去。

「百萬年前,黑暗降世,你曾為主力抵擋黑暗大軍,為力尊項扛天爭取機會成尊,這將不插手凡間事務嗎!」血皇說道。

「凡間自有生死,人皆有情感,豈能容他人踐踏?你等既為至尊,應當知道此理,卻違背天道,濫殺無辜,我既有人族聖母之名,焉能坐視不理?」女媧反駁,不卑不亢,展現神主氣質。

「若我等也能同你一般長生,又何須如此大費周章?天道不公,我超越於你之上,卻不能擺脫生死之劫!」冥帝冷哼一聲,顯然不服氣。

「冥帝所言不假,我等既為至尊,天下蒼生便為我等子民。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們能為我等死去,亦是榮光。」血祖說道。

「這等榮光,你們可曾問過人族,是否為他們所想要呢?」莊周睜開眼睛,身上道韻盎然而現。

血祖抬頭看了他一眼,隨後冷笑起來:「道門之主!可惜!三教雖然強大,卻沿著昔日三大教祖的後路步步前進,如此是永遠無法成為至尊的!即便你們神才天縱,但至尊都必須有自己的路,所以你們的巔峰,也無法跨入人道巔峰境界!」

「即便有信仰之力的加持,你們的戰力和我等也是差上一線。」血皇冷冷說道,眼中帶著一分鄙夷之色。

「昔日三教之主卻是手段非凡,死去如此多年,留下的大教依然欣欣向榮,代代能有人傑出現,也是了得。」冥帝嘆了一聲,隨後目光瞬間轉冷,獰笑起來:「不過到今日,世間怕是要抹去三教了!」

「邪惡,終究無法壓倒勝利,我們能打退你們一次,自然可以打退第二次。先前的四大至尊已死,你們三個,也逃不過天道正義!」老夫子義正言辭,大聲呵斥。

「儒教之主,教化眾生,可笑!」冥帝面目猙獰,手中出現一把血色大刀,像是帷幕瀑布一般展開,一股逼人的血腥味,在整個神界之中升騰而起,讓人聞之作嘔。

「項玄死了,劍皇死了,項羽也死了,你們拿什麼和我們對抗!」血皇提劍而上,殺氣凌人。

「憑你們佛教的慈悲?儒教的仁義和正義?還是你們道門的天道自然、和光同塵?可笑,真是可笑!」血祖怒笑起來,手中長戟突然轉動起來,無盡的血色蝙蝠,從他的長戟之中沖了出來,密密麻麻,將整個神界天空都遮蔽了起來,沖著三教之主率先發動了攻擊。

「明燈耀萬古,仁義青山在!」

老夫子大喝一聲,舉起手中濟世明燈。

濟世明燈之上,照耀萬古神光,破碎千里飄雲,為其他兩人一塊抵擋血色蝙蝠。

「這三人身在本教之內,有信仰之力和昔日教主的加持在身,雖然不敵我等,但一時半會也死不了,想辦法纏住他們,先解決女媧,一切皆破!」冥帝暗暗傳音,一步響起。

手中血刀舞動了,左右劈砍,撕裂空間帶來地獄陣陣黑風,隨後猛地拿起了地獄血刀,嘩的一下劈砍而下!

一道地獄之門頓時大開,無數血色鬼影從中沖了出來,帶著嚎哭之聲,撲殺過來。

八卦鏡出現在莊子手中,只見他雙手緩緩轉動,那面八卦鏡眨眼就演化成了一方天地。

「道運無極宮,八門十三陣!」

天空震動,道道雷光伴著火焰而生,天地為乾坤,水火為八卦,世間萬物演化十三座八卦大陣,穩定整個天空,將漫天的鬼物困進了八卦陣當中。」

血皇皺著眉頭衝出了一面大陣之中,「這三人憑藉傳承之力,果然有些手段,還是想辦法先解決女媧的好。。」

就在此刻,佛祖探出一隻金色巨掌,沖著地獄之門拍了過去。

「如來神掌!」

血皇劍一劈,冷笑刺劍,身影無際,劍化千千萬,帶著血光而起,隨後化作一座血海漩渦,要將佛祖拉扯進去。

「眾生眾相,眾法眾門。天地和合,神佛不遁!」

佛祖收回了大掌,拈花微笑,身下騰起金蓮一朵,綻放萬里金色浩光,定住漩渦,穩固了自身,防止下沉。

「他們也就這些能耐了,先拿下女媧吧!」

最先出手的血祖哈哈大笑了一聲,手中長戟一舞,沖著女媧就劈了過來。

那戟從天地極限一拉,一道鮮艷欲滴的紅色光芒就出現了,還有鬼臉其上,發出難聽的嘶吼聲,沖向女媧娘娘。 「住!」

女媧素手輕點。

前方,一個個金色空間的空格出現,阻擋血色刀光。

轟轟轟!

空間破裂,刀光也逐漸消散,到了女媧面前,已經成了薄薄一片。

雪白的手伸了出去,輕輕的捏住了那道光,將之破碎,美麗而又性感的嘴角不由得挑起:「所謂至尊,不過如此。」

血祖聞言頓時大怒起來:「管你是女人還是女神,今日我非要將你生擒,好取下你那面具,好好羞辱一番不可!」

說著,直接飛身而往,沖向女媧。

「我等不再巔峰,而女媧雖然無法破入至尊境界,但一直在巔峰之中的巔峰,單打獨鬥絕不弱於我等,速戰速決!」

剩下兩位黑暗至尊對視一眼,隨後紛紛沖了上去,以三打一,夾攻女媧娘娘。

「糟糕!」

老夫子臉色一緊,催動濟世明燈力破漫天蝙蝠。

「該我們了,不要讓他們干擾到三位至尊拿下女媧!」

巫后大喝了一聲。

黑暗大軍蜂擁而至,將三教之主團團圍住,各自布下大陣,防止他們脫困。

「妖魔擋路,佛不與行!」

佛祖厲聲大喝,現怒目金剛之相,掌起掌落,如同拍蒼蠅一般往下方打去,砸出肉泥片片。

「凡是至尊大成境界的,都與我上!」

巫后帶頭,衝上高空,和佛祖隔空對了一掌,被直接震開。

「這三教之主果然強橫,若是讓他們悟出了自己的道,怕又是至尊人物!」巫后心中暗暗吃驚不已。

另外一邊,莊周幻化萬千分身,擋住各方高手圍攻。

老夫子面前攤開一本神書,他搖動手中的濟世明燈去指點那本書。

每每翻過一頁,書中便有一道神光殺了出來,在半空里化作一個人型,演化一道超凡神術,殺人如屠狗一般容易。

而另外一邊,女媧娘娘雖然強橫,但耐不住體內有傷,地方又人多勢眾,已經吃虧。

「媧皇宮,起!」

帶著金光往後退了一大段的距離,女媧娘娘伸手往下方一抓,整個媧皇宮都直接飛了起來,讓她抓入了玉手當中。

「到了這一步,我也不必再留手了!」

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哀嘆之聲,隨後爆發一聲嬌喝!

「神光無極,斗沖神府,天地合一,指令毀滅!」

在她手中,媧皇宮迅速轉動起來,成為神界最為鋒利的寶器,金光凝聚起來,隨後猛然爆發,直直射出一道金黃色的大道,直接沖了出去!

那道光無比的璀璨,帶著金色的烈焰在燃燒,讓神界海洋都沸騰了起來,溫度也瞬間升高,帶著聖潔無比的進化氣息!

神光乍現,鋪就無邊長道,沿起而來,沖光千萬里!

「退!」

血祖手舞大戟如風,抽身往後退去。

一寵成癮,腹黑boss輕點愛 冥帝大步一跨,星雲斗轉,脫離了攻擊範圍。

只有血皇慢了一點,讓那金黃色的大道擦中了肩膀部位,頓時至尊之血飛起,背後出了一層密集的冷汗!

若是讓直接掃中了,怕是他也要重傷吧。

嗖!

金光讓三大至尊躲了過去,他們的部下卻是躲之不過,一彪人馬讓掃中了,當即化為飛灰,原地消散。

「什麼!?」

巫后猛然轉身,見金光射了過來,急忙一抽身,卻失去了一條手臂,頓時在半空之中嬌呼了起來。

「能除一惡,算是一惡!」

佛祖當機立斷,抗住幾道攻擊,反掌沖著巫后壓了下去。

「指令毀滅!」

女媧再摧神光,直衝血皇而來!

「欺人太甚!」血皇怒吼,衝天而起。

「近她的身,不然會被她所傷!」

血祖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以三打一,竟然沒有立馬將她拿下,這讓他們丟臉丟大了。

嗖!

這一次,金光直直落在了巫後身上。

「啊!」

巫后慘叫了起來,身體在半空中化作了飛灰,香消玉殞而去。

「大膽!」

冥帝怒喝,腳步往上一跨,身體縱天空而起,一刀劈下!

「縱天九斬,輪迴我斷!」

咔擦一聲,天空直接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那一刀直落往女媧娘娘身上。

一連催動兩次殺招,女媧娘娘臉色已經有些蒼白了,見攻擊落下,急忙掐動真訣,身體化作一道金光在原地消失。

下一次出現,已挪移了百里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