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來,或許在其他人眼中,洛川與黃胖子之間的仇怨看起來有些好笑,但對於洛川而言,此恨卻絲毫不遜於他和韓復的生死之仇!

因為黃胖子觸到了洛川的逆鱗。

紅豆。

還記得那一日,當獅子座流星雨降落在凌劍宗之前,洛川所喝的那碗雞湯嗎?

那便是紅豆從黃胖子那裡討來的。

黃胖子在凌劍宗的伙房做事,而且算是一個小頭目,各式珍饈美味自然見得不少,從他的體型也看得出來平時多有剋扣。

對此凌劍宗高層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兒。

但放在洛川這裡卻變成了大事。

因為自從他從曾經的修行天才變成人人恥笑的廢物之後,手中就變得拮据了很多,待遇更是一落千丈,曾經頓頓魚肉的主僕二人漸漸只能靠粗茶淡飯過日子。

為了給洛川補身體,紅豆只能去求黃胖子。

而黃胖子便以此為要挾,時常藉機占紅豆的便宜,摸摸小手什麼的更是家常便飯。

有一次甚至色膽包天地抓了紅豆的屁股,那一夜紅豆偷偷哭了很久。

但紅豆卻什麼都沒跟洛川說。

第二天仍舊趁著洛川修行的時候去了伙房。

對此,洛川雖然不知道具體的,但他卻早已察覺到了黃胖子在揩紅豆的油,為這他還發了好一頓火。

甚至想要去找黃胖子拚命。

卻是被紅豆的眼淚給攔了下來。

因此從很早的時候洛川就發誓,若有一天他重新崛起,就一定要黃胖子好看。

現在,收債的時間到了。

看著洛川眼中毫不遮掩的凜然殺意,黃胖子忍不住渾身打了個冷顫,他雖然色膽包天,但事涉生死,他可半點也不敢託大。

哪怕此時距離那最後的種子名額已經近在咫尺,但那也得有命拿才是。

因此在下一刻,黃胖子狠狠地咽了口唾沫,頗有些心虛地開口道:「我棄……」

可惜的是,黃胖子棄權二字都還沒說完,洛川已經出手了。

一縷看似虛無縹緲的白色火焰自洛川掌間悄然升起,瞬息而至,精準地落在了黃胖子的口中,焚毀了他的聲帶。

黃胖子啞了。

而這場比試才剛剛開始。 黃胖子已經足夠果斷了,自從見識過洛川的一拳之威之後,他便已經做好了打算,準備在本輪對戰洛川的時候棄權。

但他說話的速度還是不夠快。

重生星中有你 至少沒有那簇白色的焰火快。

所以現在的他再也沒有機會說話了。

黃胖子滿目驚恐地捂著喉嚨,徒勞地張大了嘴,卻只能發出毫無意義的嗚咽聲,口中連半滴鮮血也淌不出。

因為那簇白色焰火的溫度實在太高,連鮮血都會被焚成虛無。

但他還活著。

寶窯 不是因為運氣好,而是因為洛川讓他活著。

下一刻,洛川的拳頭到了。

「嘭!」

暴烈的拳風在空氣中甚至發出了一聲嘶鳴,然後才落在了黃胖子的肩膀上。

黃胖子的右肩應聲而碎,他手中的長劍悲愴落地,隨即他整個人向著演武台的邊緣倒飛而去。

可惜的是,還不等他落在演武台之外,洛川卻搶先一步來到了他的身後。

「咚!」

洛川第二拳出手,就像是錘在了一面沉重的大鼓上,又像是天邊突然響起的悶雷。

黃胖子的口中終於噴出了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箭,背部的骨頭猛地向內塌陷,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癟掉的大球。

生死一瞬間,黃胖子終於爆發出了極大的潛力,體內猩紅色的星輝駭然升起,然後他在空中一扭腰身,一腳掃向洛川的拳峰。

然而,他低估了洛川那恐怖的肉身力量。

只見洛川突然將左手張拳為爪,迎著黃胖子那無比粗壯的大腿就抓了上去,隨即借力騰空而起,曲起了右肘,以萬鈞之力砸在了黃胖子的膝蓋上。

「咔!」

黃胖子的右腿斷了,被生生折成了九十度,皮肉更是恐怖地撕裂開來,看著極其噁心。

有些膽小的記名弟子甚至臉色慘白地轉過身去,不忍再看。

這是洛川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露出如此暴虐的一面,頓時引得滿座嘩然。

「洛師兄……怎麼……怎麼……」

「那黃明軒與洛師兄之間有仇嗎?怎麼我從來沒聽說過……」

「就算再有仇也不至於這樣吧……這……太殘忍了……」

所有台下的觀戰人員當中,只有紅豆面色如常,她的眼神沒有半點波動,既沒有恐懼,也沒有喜悅,如洛川一般平靜。

因為只有她知道少爺為什麼會這麼做。

之前孔祥林將紅豆送給黎洪當試藥童子,所以他的下場很慘,所以他父親身死當場。

黃胖子的行徑雖然不如孔祥林那般嚴重,但於洛川而言,他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因此洛川的下一拳,轟在了黃胖子的星海上。

剎那間,黃胖子的臉色變得如白紙一般慘白,他身上的燦爛星輝消失殆盡,他的眼中寫滿了絕望,卻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

他倒在地上,就像是一頭死豬。

緊接著,洛川猛地抬起腳踩在了他的腦袋上,直接將他震暈了過去。

見狀,沈長老立刻灑下一道星光,將黃胖子從演武台上拖了下去,很明顯是怕洛川再下殺手。

雖然現如今黃胖子的下場已經比死還要凄慘了。

隨即另外一位袁長老當場宣布:「本輪勝者,洛川!」

話音落下,場中響起了一片稀稀拉拉的喝彩聲。

而其他人則顯然是被洛川的血腥手段給徹底鎮住了心魄,一時間還沒能緩過神來。

至於在不遠處的觀戰台上,則出現了更加轟動的一幕。

太上長老林如、副掌門徐子林、副掌門陳安,這三位凌劍宗巨頭紛紛起身,無比震驚地看著場中渾身煞氣的洛川,不約而同地說了兩個字。

「劍氣!」

是的,在他們看來,之後洛川虐殺黃胖子的一幕幕都不重要,或者說,並不值得他們大驚小怪。

畢竟洛川的肉身強悍程度早在首輪混戰中便已體現得淋漓盡致了。

他們真正看中的,是洛川剛開始刺入黃胖子口中的那簇白色焰火。

不,那根本不是什麼焰火,而分明是……

劍氣!

一位降星境的外門弟子,竟然修出只有洗星境巔峰強者才能催化的劍氣!

對於凌劍宗的人來說,此事可比什麼肉身破音障重要多了!

相反,此事於血獄谷的林楓副谷主來說,卻沒有太多的意義,此時的他暗暗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個嗜血的微笑。

「如此殘暴的性子,真是越看越合我意啊……」

洛川的三輪比試,對於一眾記名弟子、外門弟子,甚至是內門弟子而言,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他們什麼也看不懂。

但對於坐在觀戰台上的這些大人物來說,卻是一次比一次更震撼!

就像是一隻螞蟻,對它來說,兔子與猛虎都是一樣的。

只有猛虎與猛虎之間,才知道彼此的可怕。

在林如、徐子林、陳安、林楓等一眾強者的眼中,洛川已經不能算是一頭幼虎了,而是露出了鋒利爪牙的成年巨虎!

而現在的洛川,才十五歲……

便在觀戰台的大人物們還將注意力放在洛川身上的時候,這一輪的比試已經過半了。

在洛川之後,那名戴著面紗的神秘少女與韓復也紛紛取得了勝利。

黃昭卻對上了上官飛虹。

此戰同樣打得非常驚險,最後的結果卻令很多人都為之惋惜。

因為曾被譽為年輕一代最強天驕的上官飛虹竟然輸了!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沒有輸給黃昭,而是輸給了洛川。

第二次輸給了洛川。

可輸了就是輸了,上官飛虹非常遺憾地止步於爭奪種子名額之前的最後一戰。

而黃昭則成為了眾矢之的。

幾乎所有人都覺得他勝之不武,根本配不上種子的稱號。

對此,黃昭卻顯得極為堅定,哪怕萬人唾棄,仍舊沒有動搖自己的決心。

權妻 他要成為內門弟子!

另外一邊,上官飛虹惜敗之後也顯得很大度,甚至開口恭賀了黃昭,隨即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演武堂,背影並不顯得落魄,反而有一種屢敗屢強的氣勢。

倒是看得洛川嘖嘖稱奇。

本輪的最後一場,是魏源森對陣那位同樣被洛川所重視的孤僻少年。

原本洛川還打算藉此好好收集一下對手的情報。

因為在他看來,魏源森輸定了,真正值得他如此鄭重相待的,是那個隱藏了自己降星八重修為的孤僻少年。

但最後的結果卻大出洛川的意料之外。

因為魏源森勝了。

不戰而勝。

或者更準確的說,是那少年在比試的一開始就開口認輸了。

這一變故讓場中眾人無不驚愕。

隨即洛川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少年是刑堂的人。

而正如那日魏源森前去恭賀洛川晉陞一品藥師時所說過的那般,他代表的是西峰,所以他是西峰的人。

刑堂與百草堂一樣,都坐落在西峰上。

這裡面,似乎有些貓膩啊……

若是再想得更深遠一些,魏源森拿到了種子名額,自然能有很大的把握在來年的晉陞戰中成為內門弟子,而那個來自刑堂的孤僻少年,他本身就有降星八重的修為,若真的想進內門,哪怕不是種子又如何?

念及此處,洛川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

看來,這場冬雪小比的水,比自己所預想的要深得多啊……

至此,外門五大種子選手就此誕生了。

洛川。

韓復。

魏源森。

黃昭。

秦未央!

秦未央便是那位戴面紗的神秘少女的名字,這還是洛川從宣布結果的袁長老口中得知的。

但冬雪小比並沒有就此結束。

因為接下來還需要在五人中擇出最終的榜首。

規則很簡單,便是回到了首輪的混戰模式!

五位種子同時登台比試,誰最後還能留在演武台上,自然便是榜首。

洛川等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他很欣慰,韓復並沒有在中途敗離,而是與自己一樣,拿到了最後的種子名額,終於站在了自己的面前。